第三百一十六章 交谈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林家成x 书名:凤月无边
    平静漠然的声音混合在河风中刮入卢萦的耳朵里,令得她转过头去,好一个都没有回头。

    这时,澈坐了下来,他微笑地说道:“时辰还早得很,左右无事,阿萦,咱们说说话吧。”

    卢萦这时也站累了,她在他的对面坐下。

    澈向后一仰,右手闲闲地搭在塌沿上,目光微垂。

    看到他眼底泛青,卢萦低低地说道:“你平素里,还是要照顾自己的好。”

    澈没有回答。

    他不说话,卢萦也闭上唇。直过了一会,她又低声说道:“我与田氏的事,可有为难到你?”

    澈这才睁开眼来。

    他静静地看着卢萦,良久之后,才缓缓说道:“他们不知道你与我乃是熟人。”顿了顿后,他笑道:“扬州西凤巷事故后,有些人怀疑到你卢文在刘疆一脉的地位和作用。而我们这些人中,你曾为耿秉贺过二十岁生辰,给了他很大的面子。所以,这几个月中,他的子很不好过,很多人都去问他,他与你卢文到底有何关系,最初你们是怎么相识的,上一次卢文为何要给他贺寿,卢文这人,到底在刘疆边,是个什么位置……”

    他垂眸微笑,“那时我曾想,我马上也要满二十了,不知阿文会不会也来为我贺寿。可经此一事,耿国却不停地说,中了卢文的陷阱了,卢文这是不费一兵一卒,便令得咱们自己人把耿秉闲置一侧!”

    他说到这里,又浅笑起来,“耿国对你印象不佳,一直觉得你擅于谋,城府太深。”

    在卢萦的沉默中,他轻轻说道:“这船上都是我的心腹,阿萦有什么话可以随便说出,不会有事的。”

    他闭上双眼。过了一会,又慢慢说道:“据他们地调查人,你卢文,确实在太子刘疆心中地位不一般。阿萦,以后行事,你真得谨慎了。”

    以前他说这话时。是苦口婆心,这一次却带着淡淡的冷漠。

    卢萦看向他,低声恩了一声。

    澈继续说道:“刘疆从小便多疑,因此他的防范功夫,算是做得最到家的。直到如今。我们这边的暗部,还不曾在他边成功地安插下什么人。因此,你的份。直到现在还是只有我与耿秉知。”顿了顿,他喃喃自语道:“只是阿萦太聪明了,都渐成众人的心腹之患,也不知这秘密,我们两个还能替你保管多久?”

    卢萦没有说话。

    风刮过河面,令得这碧水泛起了一道道波纹。澈伸手从一侧的仆人手中接过笛子,便这般坐在塌上,闲闲地吹奏起来。

    他的笛子吹得十分的动作。只是里面盛载了太多的寂寞,太多的孤单,令得听的人直感觉到沧海桑田的悲凉。

    便这样。快船疾冲而出,激起的浪花冲天而起中,澈的笛声。一缕又一缕,如梦如幻,如花如月的在空中飘,飞扬……

    也不知过了多久,一曲终了。

    见他垂下玉笛,卢萦突然伸手接过。她从怀中掏出手帕,细致的,缓慢地把笛子拭净。然后,对着风吹奏起来。

    卢萦的笛声,是在重复着澈同样的曲调,可从她的口中吹出,却生生带上了几分散漫和放旷。

    随着这一支曲吹完,卢萦伸手敲打着船舷,提着声音高歌起来,“说生死,看成败,却不知昔始皇今何在?望江流,顺着游,一卷风带走万古愁……”

    她的声音十分的清冷动听,混在这风声水声中,给远远地传开来。

    高歌过后,卢萦把笛子放在唇边,再次吹奏起来。

    在卢萦的笛声中,渐渐的,夜色降临了。

    在江面上浮起的云雾中,夜色完全降临时,一轮圆月浮现在天空上。

    澈仰望着那轮圆月,低声说道:“又是月圆了。”

    卢萦早就吹累了,她已放下了玉笛。听到他的感慨,她也转头看向那轮圆月。

    怔怔地看着那月亮,她直是发了一会痴,才突然出声了,只听得卢萦说道:“我的外祖母一家汉阳平府,在汉阳呆不下去后,曾赶到洛阳来寻我。”

    澈没有想到她会突然说起这事,不由转头定定地看向她。

    卢萦却没有看他,她慢慢站起,这般怔怔地看着那月亮,口里则继续说道:“我交给他们一些活计后,便把他们赶回了成都,这一次在武汉我也见到了,他们虽然比以前过得忙碌些,却过得很认真,还算不错。”

    顿了顿,她继续说道:“平因被休了,现在在娘家住。听说过得很不好,都被平氏的几个长辈迫着在道观里住上半年了。”

    她专注地看着前方,还在说道:“前不久我也看到了我曾经的未婚夫曾长志,他娶了一个世家女,女方势大,他过得很憋屈。还有上次我以卢文的名义回到成都,遇到了王尚莫远他们,他们都在掂记你,老向我问,你过得好不好?”

    说到这里,卢萦缓缓转头,她温柔认真地看着澈,低低地说道:“阿澈,你呢,你过得好不好?”哑着声音,她的语速缓慢而沉,“所有的人,不管是幸运还是不幸的,是快乐还是痛苦的,他们都不在原地了。阿澈,你也在别在原地呆了好不好?汉阳的少年相逢,墙角的月下吹箫,留在心底就够了,它不值得占据你的生活的。”

    她在劝他忘记他吧?

    只是这一次,比起以往的任何一次,都要委婉温柔。

    澈定定地看着她。

    看着看着,他闭上了双眼。直过了一会,他唇角浮起一抹笑,低语道:“傻姑子……要是能忘,我早就忘记了。这心它自己忘不了放不下,我有什么法子?”

    卢萦听到这里,却是眼眶一红,她转过头去,睁大眼睛让风吹了一阵后,卢萦沙哑的声音缓缓地传来,“明明只是年少相识,只是那么相遇相晤过几回,怎么就成了你的障了?阿澈,我不想这样,我想你忘记我,忘得一干二净的,我想你幸福,与我一样的幸福。”

    她最后一句话吐出,却是直承她与刘疆相处,她很幸福了。澈直觉得口一阵绞痛。

    他垂下双眸,直过了许久才慢慢说道:“清风虽好,明月不许……清风虽好,明月不许。阿萦,你是不是早就料到了这一切?早就明白,世间有很多事,不是人努力了就能行的。”

    “是。”卢萦轻应了一声。

    她看着江河中模糊破裂的圆月倒影,过了好一会,她才说道:“这世间沧海桑田变幻,阿澈,你没有发现吗?我早已不是以前的我,你也不再是以前的你了。以往的你我,早定格在记忆里,我们其实已经变得判若两人了。”

    澈知道,卢萦依然是在劝他,要他忘记她。她告诉他,他曾经过的那个卢萦,其实早就变了,她变了,他也变了,他们的心态都变了。现在之所以还念念不忘,只是因为自己固执地把记忆留在当初,固执地不相信彼此早就已得面目全非而已。

    当下,他哑然失笑。笑了一会,他唇角微微一翘,轻浅地说道:“阿萦,你知道我这次为何吐血么?”

    卢萦沉默了一会,才问道:“为什么?”

    “那你来江上迎我,白袍飘拂,举止洒脱,自在得意宛如神仙中人。当时我看了,心跳得太快,可口又有什么堵着闷着,令得它跳起来频频受阻。在马车驶入府中时,也不知怎么的,就吐血了。”

    在卢萦听得咽中一阵干涩,心口堵闷之极时,澈温柔地低语道:“傻姑子,你难道以为我对你的欢喜,只是年少时的一时冲动?我啊,我是太过愚鲁,总是一不小心,便又对你倾慕上了,这般一次又一次的,便成了执念,入了障,断了魂,化成梦了。”

    卢萦紧紧地抿着唇。

    她紧紧地抿着,倔强地抿着。直过了一会,她才以一种任的,沙哑得倔强地语气说道:“中可我想你忘记我!我不想你还记得你!你不应该还记着我!”

    她的声音干脆中带着倔强,像是一个人,在缠着自己的至亲蛮。不过她这话语中,蛮的内容是让他把她遗忘罢了。

    不惯拒绝她的澈,当下轻轻软软,温柔地应道:“我试试。”

    得到他这三个字,卢萦似是松了一口气。她垂下眸,再次把玉笛放在唇边。

    一缕飘渺幽沉的笛声流溢而出,慢慢的,它渗入风中,沉入了河水里。

    看着她,澈垂下眸子,静静忖道:傻阿萦,这人心要是能自主,世上也没有那么多悲苦了……我也想忘记你的,只是一直无法做到而已。不过,我相信这世间事迟早有个因果了断。如果四下继了位,刘疆为故太子,多半命难存。以你的,他若是死了总不至于殡葬吧?

    所以,也许到了那时,到了一切都有个了断之时,我也就知道该怎么决断了。

    一侧的卢萦,哪里知道他在寻思这个?她还是静静的吹着笛。随着夜间的江雾如轻纱一样,绵绵地罩在她的一袭白袍上,随着天上明亮的圆月流溢出来的银光,静静的铺染在她的眉梢乌发上,她的笛声,始终悠然如月,飘渺如梦,不曾断绝。

    ##

    最后两天啊,最后两天,求大伙看看自己的个人书屋,找出几张粉红票来扔给凤月无边。朋友们,你们的粉红票留着会浪费,给了别人我心痛,泪,都扔给林家成吧。(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凤月无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