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四章 再见阴澈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林家成x 书名:凤月无边
    他知道执九想问什么,便朝平府众人和尚缇的夫婿看了一眼,漫不经心地说道:“至于这些人,现在的卢文,已经不可能在意了。她现在已不是成都时的卢萦,这人都这样,站的高度不同,思考问题处理事时态度也截然有异。”

    执九点头,他低叹道:“卢文行事,总是走一步算三步。这次看到主公与她相处,我才明白,强横至极如主公,竟也被她用那种柔丝缠计,一步一步给到了网中了  。你看他昨,卢文喊了一声肚疼才刚蹲着,他已伸出手给她揉搓了,虽然才一下就收了手,那也是因为看到我目瞪口呆的表啊……依我看主公想惩治卢文,就如困兽犹斗,不过徒费功夫而已。”

    另一护卫却是咧嘴直笑,“头儿你担心这个做甚?我等只要主公大业能成,对上我们时宽和有度,赏罚分明就够了。”

    “那也是。”

    因是给白衣卢文的唯一弟弟贺婚,这一次,所有的青楼都下了大功夫。他们在通往卢府的道路上缠满彩缎,联合一些崇慕卢文,家有大量资财的人,把红毯铺满了卢府外的一条街道,在这十五大贺期间,他们开了五百桌的流水席,任何坐着马车牛车前来的人,都可以不花费一枚铁钱的吃上半个月。

    方方种种的细节处,奢华处还有很多,要不是卢萦出面阻止,那些一心想把下九流成变成可以在台面上行走的众人,只怕会把这场婚宴弄得盖过皇家婚娶。

    卢萦在砍断大半措施后。留下这种颇有点暴发户味道的张扬奢华,便为了弟弟的婚宴专心张罗起来。

    大婚当

    到得这时,十五的表演和流水席已然结束,卢府外停的马车牛车,不再复以前的混乱不堪,显得井然有序。

    刘疆为太子,一直没有正式露面。他只是戴着纱帽,站在阁楼上看着这份有着浓烈民间气息的闹场面。

    等酒过三轮,新郎迎回了新娘开始行礼时,人群中传来一阵小小的喧哗声。

    听到那喧哗声。执九低声说道:“主公。快看!”

    能让执九说“快看”的事已然不多,当下,刘疆顺声低头看去。

    却是喧嚣闹,人来人往中。一辆华丽的马车长驱直入。在直驰到众位宾客当中后。白衣卢文和新郎卢云大步迎上,他们来到马车两侧,掀开了车帘。

    然后。只见一个高大俊伟,戴着纱帽的男子,牵着一个美丽妇人的手走下了马车。

    一看到那男子,刘疆腾地站起,他扶着栏杆盯了半晌,而一侧的护卫们,则是朝那男子看了一眼,又朝刘疆看上一眼,对上这两人几乎没有区别的形气质,心下一片明了。至于刘疆,则是慢慢扯唇一笑,“光看这形,便足有七八分相似,真是难为他了。”

    执九在旁点了点头,他也盯紧着那高大的男子,说道:“我见过此人真容,他面目与主公亦有七分相似。幸好这里没有见过下的人,不然,以此子的相似程度,只怕会让人犯嘀咕。”

    他又转向另一侧,看着那美丽的妇人说道:“这就是卢文换回女装,做回贵妇时的模样?”一直以来,卢文都是以男装示人,便是上次刘疆遇险,她从地道逃出相救,也因为行色匆匆不引人注目,而衣着朴素胭脂不施的。所以,她真正的贵妇模样,还没有人见过。

    刘疆恩了一声,道:“也是七八分相似。”

    说到这里,他转向那正与卢文兄弟行着礼的男子,眯着眼睛微叹道:“这就是她为孤找的替?倒比你们以前找的都要好。”

    “是啊,稍稍改变一点,只怕能瞒过陛下。”

    他说到这里,一旁的人连同刘疆在内,也不知想到了什么,齐刷刷地沉默起来。

    如今太子一脉,可以说是势大好。可不管势如何之好,陛下偏了的心是扳不正的,所以,他们还是不可有一的松懈。本来众人来到武汉后,感受着这种闹喧嚣,心里也悠闲起来。这陡然见到个与刘疆有七八分相似的男子,却生生提醒了他们,让他们知道万万没到可以松懈的时候,因此大有感触。

    下面,假刘疆牵着假卢萦的手,假刘疆因戴着纱帽,面目不可见,而假卢萦的脸上则带着淡淡的笑容。她的笑容到底有点疏离和陌生,令得又是惊喜,却又有点不敢相信的尚缇等人发了一会呆后,都只是眼睁睁地看着旧友离去,直到宴席终了,她们也没能上前打个招呼。

    阳三月的下旬,卢云和元娘的大婚,在一种极致的闹和喧哗中落了幕。就在他们大婚后的第二天,刘疆便下了一道命令,在撤消了她边所有的暗卫,只留下四个明卫在旁边后,连同特意赶来相助卢萦的执九也被刘疆带走了。

    然后,在刘疆的命令下,卢萦在卢云的大婚后第五天上了路。而在撤了她的暗卫的同时,便不知去向的刘疆,只留下一句他还有事,得耽搁几再上道。到时他会追上卢萦,与她一道返回洛阳。

    此刻,卢萦便坐在了前往扬州的客船上。

    按她的计划是,选从水路转达扬州,再从扬州走官道返回洛阳。

    卢萦所乘的这客船不大,乘坐的人也就不多。

    上了船后,她一直靠着船舷低头寻思着。听到边护卫的脚步声后,一袭白衣的卢文负着手低声问道:“主公真是有急事?”

    那护卫看了她一眼,没有回答。

    卢萦显然心里有话,不得不找人说出,她嘀咕道:“我怎么觉得。他好似对我没那么关心了?”收回她的护卫,还一副不耐烦的样子赶着她上路。难道,他是看中了什么女人,所以把她这个大妇给赶回家,好与那野花双宿双飞的快活去?

    刚想到这里,卢萦便悲伤地捂着脸,忖道:打住打住!再寻思下去,我都成怨妇了!

    客船还在稳稳地行驶中,它激起的一串串的水浪冲得老高,都高得让习惯了刘疆的温柔相待的卢萦。颇有点寂寞。

    傍晚时。船主人走了出来,叫道:“在前方的码头上停一下。”

    对上疑惑的客人们,他一揖不起,陪着笑脸说道:“刚才小人接到小人家族的飞鸽。说是有一批从扬州赶到武汉来看闹的客人。在快靠近武汉时。听到闹已经过了,一个个大为生气,闹着要打道回府。因那些人都有点钱势。小人的家族也不好得罪,便把他们放在这码头中,由小人一并送回。诸位放心,这船中舱房还多的是,不会挤着你们。再说呢,各位都是富贵中人,小人便是自己睡在甲板上,也不敢挤着你们不是?”

    上来的人只要不挤着自己,船上的人便不会计较这个。

    在船主人的连连陪礼中,客船在傍晚时分停靠上了码头。

    卢萦还负着手与护卫们闲话,蓦然的,一个熟悉的女子叫声传来,“刘卢氏?”

    这声音有点熟悉,似是方小姑的声音。

    几乎是方小姑刚刚叫出声来,另一个王婶子便捅了捅她,低声警告道:“你眼晕了?这明明是个丈夫!”

    方小姑这时也看清了,她喃喃说道:“是我眼花了。”

    王婶子叹道:“我看你不是眼花了,你是掂记着人家的夫君,给晕了头迷了眼。”她说到这里,一眼瞅到那回过头来的白衣郎君,连忙陪笑道:“郎君勿怪,刚才我家表姑子是看花眼了。”

    卢萦从鼻中淡淡恩了一声,她慢慢摘下斗笠,露出一张俊美冷峭的面孔。

    万万没有想到,这个背影与刘卢氏有几分相似的少年男子,居然俊美至斯!

    一时之间,方小姑傻子,王婶子等人也是一呆。

    在对面这白衣郎君似笑非笑的目光中,方小姑红着脸低下头,想道:我真是迷了眼,这么俊的郎君,我怎么会把他看成刘卢氏?

    卢萦的目光朝方小姑后瞟了瞟,见了好一些熟人的影后,她微微一笑转过头去。

    看到他白衣翩翩地走了开来,好一些小姑还在目眩神迷着。

    也不知过了多久,一个少年颤声说道:“我知道他是谁!他就是白衣卢文!白衣卢文居然到了这里了!”

    少年的声音,如石头落在湖水里,一石激起了千层浪,于船上数十人同时尖叫声中,四个护卫同时走出,他们挡在卢萦的面前,用那冷煞的面孔挡住了众人地靠近。

    见白衣卢文又戴上了他的斗笠,那在河风中吹拂的影有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意,众人也不敢唐突了。一个个只是痴痴地看着她,交头接耳地议论着。

    这时,方小姑喃喃说道:“王婶子,他的面目与也刘卢氏有点像呢……”

    她的声音很小。

    王婶子在旁扑哧笑道:“像也有可能啊,他们不是都姓卢吗?说不定便是同族兄妹。”

    这话一出,方小姑似是释怀了。转眼,方小姑小小声地说道:“不过他这么俊,这么了不起,这么神秘,哪是那个刘卢氏能比的?”

    那一边,卢萦静静地站在船头。

    就在这时,一侧的护卫说道:“咦,这时怎么有战船过来?”

    卢萦顺声看去。

    漫天的夕阳中,只见滔滔的江水尽头,正快速地浮现出数十个黑点。那黑点来势甚速,转眼间便出现在众人眼前。

    随着那黑点越来越近,众人qīngchu地看到,来的是一些尖刀船,共有四五十条。

    看到这队伍森严的船队,船主人一凛,马上让人把大船移开让道。

    可就在这时,船上有人叫道:“他们朝我们来了!”声音一落,船上众人尖叫起来。不过这尖叫声,随着快船越来越近而越来越小。特别是看到那个站在最前面,姿颀长如柳,脸戴面具的银袍青年时,有个小姑欣喜地叫道:“咦,这也是位美貌郎君!”

    %%

    又到了月底了,凤月无边的正文下个月中旬会结束,说不定这一个月,是凤月最后一次求粉红票了。求大伙看看个人书屋,如果有粉红票的话都扔给凤月……

    另,凤月无边现在在当当上已经开始正式发售,喜欢这本书,想要收藏的可以下手了哦。(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凤月无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