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八章 辱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林家成x 书名:凤月无边
    第二天,那护卫又来到卢萦的面前,他看了卢萦一眼后,低禀道:“下说,够了!”

    “够了?”卢萦放下书帛,抬头惶恐地问道:“下恼了?他因何而恼?文可有做得不对之处?我改,我这就改!”

    那护卫看着她呆了呆,半晌才道:“臣这就去回复下。”

    等那护卫一退,坐在房中的卢萦便拿起书本,她摇头晃脑地低吟道:“明明就是喜欢猫,却偏要把猫成狗!哼,你说够了就够了?我还没够呢!”

    接下来两天,那个护卫都没有回禀刘疆地答复。

    而卢萦,这阵子装规矩也装得着实累了。这一天,她沐浴过后,双腿搭在石桌上,闭着眼睛着后传来的琴音。

    自卢萦拜师清老后,以她在洛阳打下的名头,再加上风月场上已有的名头,很是引起了那些风月门人的推崇敬仰。几乎是每天都有很多人上门求追随。如现在奏琴的,也是一个立志要做她追随者的大琴师。这琴师一琴技出类拔萃,在洛阳都是数一数二的。自从知道卢萦喜欢听琴,她自己的技术不过勉强上流后,他便天天抱着琴来,为卢萦奏上那么半个时辰。时辰一到,他会二话不说便抱琴飘然而去。

    再加上这琴师长相俊逸,气质飘逸,原本便受人追捧,所以每天的这个时候,卢萦的府门外,都有人徘徊倾听。

    当那琴师时辰一到,抱琴离去时,耿六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

    他朝卢萦打量一番后,道:“这一个月你去哪儿了?前阵子我找了你二三次,都不见人影。”

    前阵子?她还在画舫中受折磨呢。

    见卢萦不答,耿六径自坐下后,又道:“不过你这次倒是消失得好。你不知道,田老三天天叫嚣着要报仇,那阵子·他还真的从一个出名毒的小人那儿得了一策,正兴致勃勃要用在你上呢,可你居然一连二三十天不见踪影的。”

    卢萦这下感兴趣了,连忙问道:“得了一毒策?不知是什么计策?”

    耿六摇头·“他们知道你我交好,怎么会让我知道这些?”转眼,他又说道:“不过府这阵子事忙,田老三只怕没时间对付你了。你不知道吧?前阵子太子截了数十条船的精盐,后不久又截了七八十船的生铁。从来盐铁都是朝庭管制,私人不得贩卖。可这次太子截获的实在不是少数,天颜大怒·当场便命令彻查此事。现在查明,那事竟然与识有关,主事者还与田老三是结义兄弟呢。如今他们光是应对言官,上请罪折便忙得不可开交,哪有力气来对付你?”

    卢萦垂眸。

    盐的事,是她入画舫之前就查出来的。这七八十船生铁,则是她在画舫受了二十天苦的最大成果!

    说真的,这六识过人·在很多事上还真正占了便宜。如卢萦查那些卷案时,表面上看起来完全没有问题的东西,她就是能凭着直觉找到漏洞。再加上刘疆势大·这一有目的地细查,世上哪有什么真查不出来的事?

    说到这里,耿六却不耐烦了,他哇哇叫道:“我说阿文,你现在都是白衣了,还管这个干嘛?走走走,一道出去走走。”说罢,他连推带拉,把卢萦拖上了马车。

    两人刚刚出卢府,迎面一队马车驶来·却是耿六那些同伴也过来了。见到两人,众少年大喜,当下一行人浩浩地朝着街道进发。

    白灼灼,高挂其上,树林叶浓,天地间一片葱郁。

    在这美景中·众人的心也是飘的。刚来到郊外,众少年便扯着嗓子,鬼哭狼嚎地高歌起来。

    听到这些乱七八糟,让小儿止啼的高歌声,卢萦扯唇淡淡一笑,她转过头去,这一转头,她看到了前方驶来了一对人马,而走在前面的十来人中,有一个是她认识的孙朝。

    见卢萦看向孙朝,耿六扁了扁嘴,不屑地说道:“这厮自纳了孙二姑子为妾,又把人家冷落一旁,反过来又缠着他的正妻后,算是把孙二姑子的几个兄弟给得罪狠了。这不,他那新差事才得几天,又给丢了,现在都缠上识的这个妻舅了,与这等混帐子玩一伙了。”

    卢萦见他不屑,不由笑了笑,“孙二姑子容颜已毁,他弃她而就正室,不是很正常吗?你鄙夷什么?”

    耿六低声道:“我们就是不喜欢他成天纠缠在这女色事上,弄得没有了一点志气的样子。他当初要是不理孙二姑子那个疯女人,怎会有今之苦?”

    他还在这里说着,那边,孙朝等人已驱着马车劈面迎来。

    孙朝一行人约有十一人,被他们围在中间的,是一个三十来岁的胖子。那胖子一脸傲慢,只见他朝着耿六等人瞟了一眼后,转向卢萦盯来。

    把卢萦细细的,上上下●'打量一番后,他又转向耿六等人,蹙着眉头,十分不耐又不曹地说道:“我说耿轩杨浦,你们好歹也是洛阳中有名的人物,这般与一个戏子混在一起,像个什么劲?”

    一句话令得众人齐刷刷变色后,他转头看向卢萦,一脸恶心地说道:“是什么样的人,就做什么样的事!你这厮既然混了风月,那以后离咱哥们远一点。我胃不好,看到了你犯恶心!”

    有多久了?没有人敢这样对卢萦说过话!

    虽然卢萦早就知道,当她从权势圈中宣布退入风月场时,便迟早会遇到这种人这种事。这种人,或许是单纯地对她落井下石,毕竟,她曾经也太嚣张,便是现在,也不曾收敛不是?当然,更大的可能还是某些人某些势力不放心她,有动作了。

    四下安静无声。

    她后的每一个少年,都是见识过卢萦的神勇的,对她的神威,实是印象至深,自然而然的,他们也无法洗去对她的敬畏,哪怕她以后可能都无法涉足政坛,无法拥有一个强而有力的世家做依靠。

    正因为敬畏,所以他们也没有想到,有一天会有人这么对卢文说话!

    一时之间,四下只有呼吸声传来。

    识的妻舅?

    这个人物卢萦是听过的,他姓田,人称田老三。因识的妻子是与他从寒微时一起发家的,这个田老三说话行事,也脱不了那种陡然富贵的张横劲和嚣张跋扈的子。要不是氏一族治家颇严,只怕那欺男霸女之事,他田老三样样少不了。既然是现在这样,他也是整个洛阳都出了名的鬼见愁。

    正因为田老三名声太不好,所以耿六对孙朝与田老三走得近颇为看不上眼。

    不过话说回来,田老三虽是品行不端,可他也是有名的金眼珠子,凡是他说能做的事,没有不发大财的。所以他虽然名声不好,可在氏一族中地位很高。

    田老三大咧咧地说完那番话后,便用鼻孔对着卢萦,似乎真是对她不屑一顾的样子。

    卢萦慢慢地眯起了眼。

    便这般眯着眼,卢萦背负双手,她缓步踱到田老三边,对着侧过头理也不理她的田老三,慢慢转了一圈后,卢萦勾了勾唇,淡淡说道:“原来是金眼田三,这么个眼中只有金银没有其他的阿堵物,也难怪出口粗俗之言了。”

    她刚说到这里,田老三也不回话,而是弯一腰,竟是对着草地呕吐起来。

    随着他的空呕声,四周越来越静,越来越静。

    而卢萦也止了步。

    她冷起了一张脸。

    便这样漠然地直视着他,过了一会,卢萦低沉的命令声传来,“既然田老三这么喜欢吐,那就让他吐个够!”

    她这是命令!

    因此,随着她这命令一下,众人还没有想到,会有人敢对氏一族的重要人物田老三下手手时,卢萦的几个护卫已大步走出。

    他们动作十分迅速,几乎是卢萦的声音一落,他们已一个箭步冲到了田老三边。在他的哇哇大叫,和田老三的护卫们急急冲来时,四个挡向那些护卫,剩下的一人把田老三的双手一反一剪,迅速地把他制住后,那护卫朝卢萦看了一眼后,得到她的暗示,马上又有两个护卫上前,他们一起反抓着田老三,把他拖到了一辆马车后,隔绝了众纨绔子弟看向田老三的目光。

    在众少年和田老三的仆人大呼小叫地冲上来时,卢萦从地上随意掏了两把泥,便这么朝田老三的嘴里一塞。一边优雅的,极有风度地把泥土一点一点完全塞入田老三的嘴里,卢萦一边冷冷说道:“田三,这次你可以吐个够。如果还少了,我不介意再加一把,反正这地上泥多的是。”

    说到这时,她双手拍了几下,再接过侍卫递来的手帕,动作优雅细致的把手上的泥土抹开后,卢萦就那护卫就要放开田老三时,突然右手扣住他的下巴,然后左手仲出,“啪——-”的一下,给了他一个清脆的耳光!

    这仅是一个开始,只听得“啪啪啪啪”的耳光声不绝于耳,转眼间,卢萦已朝着田老三左左右右各扇了五个巴掌。直扇得他双颊青紫,肿得高高的眼睛都被挤成了一线后,卢萦才再次优雅地拭净双手,淡淡说道:“田三,我一直在想,你我素不相识,你却一见我的面便如此嘲讽奚落辱骂,是何道理?很可惜,我卢文从来不是受了辱还能忍气吞气之人。”

    ¥¥

    上个月谢谢大伙帮忙,凤月得了第四的成绩。呵呵,又是新的一个月开始了,继续求票。

重要声明:小说《凤月无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