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四章 夹道相迎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林家成x 书名:凤月无边
    昨天电脑突然出了毛病,现在总算好了,这一章是补上昨天的欠更的。<冰火#中文 ..

    ¥¥

    卢萦沉默着。

    她低下头,慢慢敲击着船舷。过了一会,她抬头说道:“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会向阿疆要求留在外面,替主公经营他的产业。这样你们在洛阳万一有事,也好有个呼应。”

    郭蹙眉,“可你总不能永远都不去洛阳……你不想嫁主公了?”

    卢萦弯唇一笑,慢慢地说道:“嫁人一事,可以慢慢筹谋,现在商量的是当下之事。”

    郭寻思了了片刻,说道:“我去问过主公的意思。”说罢,郭就走。这时,卢萦唤住他,她轻声问道:“阿疆这次回洛阳,真的可行吗?”

    与卢萦的略带不安不同,郭却是眉目舒展,他看着卢萦,认真地说道:“陛下的为人,阿萦可能不太清楚。他为人或有不够完美之处,然后其人其,却也当得上‘信义’两字。”顿了顿后,他声音一沉,轻轻说道:“若不是陛下实是仁义之君,下他也不会一直在赴滇之前,还兢兢业业,只想博得他一字赞许。”说到这里,郭也苦笑起来。不过转眼这苦笑变成了开怀,他笑容明明地说道:“不过这次陛下能说出那样的话,却也证实下这些年的努力付出是有成效的。”

    又说了一会,他再转离去。

    郭做事利落,当天他就飞鸽传书,传令众青衣卫停止一切活动。同时。刘疆的奏折也八百里加急送往了洛阳。

    到得这时,刘疆与卢萦,也没有回到扬州的必要了。只要客船一到武汉,众人便会弃船而坐马车奔赴洛阳。只是怎么安置卢萦。在陛下的旨意不曾到达前,众人只能避而不谈。

    当客船抵达武汉时,刘疆因要等侯陛下的圣旨,并没有急于离开。在武汉客栈停留数天后,刘秀接到了刘疆的奏折,而他在奏折下地批复也被刘疆所知了。

    批复上,皇帝直接说道:卢文对他儿子一片忠诚,虽然行为过激,却其可悯。因此。赫卢文无罪。

    这批复一传来,众人都松了一口气,刘疆唇角也浮出了淡淡地笑容。

    与陛下的批复同来的,还有刘疆通过自己门道传来的飞鸽传书。那信上说,卢文以一抹倾城威胁耿国一事。耿国不知出于什么目的,竟是封住了下面的人的口,所以,陛下只知道卢文带着人冲入耿**中,强行要求带走太子,至于那什么“一抹倾城”,还有卢文以两岸百万生民的命对耿国进行威胁的事。洛阳无人知晓。

    这消息一传,卢萦和刘疆等人都是一怔。卢萦怔怔地看着那纸条,想道:如此说来,我这是承了他耿国的了?

    同时。卢萦也得知,就在她从地道离开的第二澈便向皇帝请罪,他说据他调查。先前状告卢文的诸事,实际上都是子虚乌有。实际上是他查到卢文与太子关系密切,因怜惜其才,故安插罪名在卢文上想留下卢文这个人才,不料还是给卢文跑了。他的请罪折子传上的同时,另一封密告太子府府第下面,建了一个与卢府和城外山谷相连的地道的奏折,也传到了陛下案前。

    据宫中密报,说是陛下在知道太子的府第下,居然挖有逃生密道时,神大变,直是失神良久。等醒过神后,他在见到后时,便说不想废太子了。

    主意既下,当下,众人继续朝洛阳出发。

    在离开前,郭告诉卢萦,青衣卫已把太子刘疆无恙的消息告诉了卢云和元娘。然后,刚准备上路,卢萦便接到卢云和元娘的飞鸽,信中问两人在问卢萦,他们应该怎么办?

    卢萦向刘疆要求在武汉再停留一,她赶着去见了青元居士。在与居士略做商议之后,居士同意了卢萦地要求,那就是把婚期改成明年三月,由青元居士请人来张罗卢云和元娘的婚事,两人成婚的地方便选在武汉一城。而原本对弟弟的婚事全程安排的卢萦,则只是在卢云成婚时前来观礼。

    完成了这件事后,卢萦与刘疆,便踏上了前往洛阳的马车。

    去时还是夏时,现在,却已是秋深了。望着那飘飞而下的落叶,望着渐渐出现在前方的洛阳城门,众人都有点激动。

    这时,郭激动地说道:“主公,城门外似乎有不少人。”

    这话一出,众人都昂头看去。果然,千数步远的城门外,密密麻麻站满了百姓,停了一些马车。而那些人,正掂着脚朝着这边望来,一副正在等着什么人的样子。

    而随着刘疆的马车越来越近,城门口看到了的百姓们,齐刷刷发出一阵欢呼声。欢呼声中,无数人同时叫道:“是太子!是太子的车驾!”竟是都是来迎侯刘疆的!

    叫嚷声中,人群如潮水般涌来。看到他们,刘疆手一挥,吩咐马车停下后,缓步踱了出去。

    看到他真人出现,人群安静下来。他们涌到刘疆前方后,老老实实地站在道路两侧,一个个目光切地看向刘疆。

    而随着刘疆走近,隐有低语声传来“真是太子。”“谁说太子被陛下关起来了?”“真是流言不可信。”“就说这全是谣言,什么陛下反刘扬,囚太子,天下将要大乱。这太子不是好好的?哪里就乱了?”

    在站了满满两道的洛阳百姓地注目中,在他们切欢喜的目光中,刘疆带着众臣,在百姓们的夹道相迎中,带着平和亲切的笑容,一边点头示意,一边朝着城门缓步走去。

    而这时,一辆马车急驰而来,一个太监走下马车后,尖哨着唤道:“刘疆接旨——”

    “儿臣接旨。”

    刘疆一撩衣袍,单膝跪地。

    随着那太监尖哨的诵念圣旨的声音传来,围观的百姓由安静转为了嗡嗡细语。倾听了一阵后,无数人在那里轻声说道:“听到没有?陛下说,他的长子刘疆依然还是皇太子。先前废立之话,只是谣言。”

    “原来是谣言呢。”“果然是哧人的。”

    在太监把那骈五骈六的圣旨念完,刘疆站起来接过圣旨,转返回马车中。在他转之际,卢萦突然发现,他的眼眶有点涩意。

    陡然,卢萦明白了。

    陛下在他们入城门的那一刻颁发圣旨。不但是用事实点破那条“太子已被皇帝囚”的谣言,也是在给刘疆下安心药。

    陛下通过此举,告诉天下了,太子还是太子!

    陛下也通过当众下旨,告诉刘疆。让他安心,让他相信他回到洛阳后,一切如旧。

    所以,这一刻,不止是刘疆,便是郭等人,也一个个眼眶发红。他们的脸上洋溢着喜色。仿佛前一阵子的奔波劳累,夜纠心,已化成一场噩梦随风而逝。

    这一刻,所有的人都完全放松了!

    在一种压抑的欢喜和激动中。一行人终于进了洛阳城。

    看到这熟悉的城池,看到两侧熟悉的房屋和面孔,郭等人有的眼中都浮出了泪光。看着他们的模样,卢萦突然想道:经过这么一折腾。连郭这个郭家子,也只求能保住刘疆的太子之位。对郭皇后被废一事不敢再多有怨怼了。

    马车在人群地筹拥中,还在稳稳地向前驶去。

    随着街道越过越多,筹拥在后面的百姓们也越来越多。刘疆这些年的名声在洛阳百姓中,并说不上多好。可现在是刘扬反叛的节骨眼上,再加上这些时里,那些断断续续的,让人心中不安的谣言,好不容易安定下来的洛阳人,实在不喜欢朝庭又生变故。因此,对于刘疆这位当了十几年太子的人,还能好端端地能坐在太子位上,他们是无比高兴的。

    刘疆的马车没有驶向太子府,而是直接转往洛阳皇宫。

    而做为不告而别的臣子,卢文自然也要前往皇宫,向陛下请罪。所以,早就换回了卢文那一袭白袍的标志打扮的卢萦,老实地坐上了另一辆马车,跟在了刘疆郭后。

    马车来到了宫门外。

    刘疆和卢萦都下了马车,缓步朝着中走去。

    太阳的光芒照在一行人的上,脸上,照在闲散站着的众臣脸上。

    一时之间,四下安静起来。

    一时之间,只有“蹬蹬蹬”的脚步声不绝于耳。

    卢萦跟在郭后,亦步亦趋地走着。

    这时,她感觉到有一道目光盯上了她。

    卢萦抬起头来。

    这一抬头,她对上了盔甲在的耿秉,她没有看到澈和耿国,这让卢萦松了一口气。不过卢萦马上想到了,如今真定王叛乱,这两人一定是去做与平叛有关的事了。

    耿秉正在盯视着她,他的表严肃而冷酷,便如平素时一样。可这刻卢萦与他对上时,还是看到了他眼中的警告。

    卢萦看不懂他在警告什么,也不想懂,便转过头来目不斜视地看着前方。正好这时,有太监站出,尖锐地唱道:“传——刘疆进!”

    目送着刘疆进入中,卢萦垂下眸来。

    这时,一人走到她侧,低头盯着卢萦半晌,耿秉轻叹一声。他现在对上卢萦,似乎也有点头痛,叹息过后,他清冽的声音缓慢地传来,“以后,好自为之吧。”

    说罢,他衣袖一甩,转大步离开。

    卢萦一直在外面侯着。

    直侯了一个时辰,众臣都络绎散去,才有一个太监走到她面前,朝她上上下下打量一眼后,尖着声音说道:“卢文,你可以退了。”

    难道皇帝不会见她?卢萦抬头对上这太监后,马上应道:“是,臣卢文告退。”说罢,她双手一拱,缓步向后退出。

重要声明:小说《凤月无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