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章 吓退与重逢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林家成x 书名:凤月无边
    卢萦回头看了他一眼,淡淡回道:“或许有吧。”

    或许有?有这样的答案吗?

    在贾三郎说不出是紧张还是不安的感慨中,卢萦负着手走向船舷处。

    一侧的执五见他瞪着卢萦,不由苦笑道:“卢文虽是我等头领,毕竟还是年幼。事实上,这等大事,不能全部寄望于她,我们也得寻思应对之策才是。”

    一席话训得贾三郎连连点头后,执五看向好整以暇的卢萦,暗暗忖道:可卢文这个样子,也太淡定了,难道她真没有对策?

    转眼一天过去了。

    凌晨时,执五在舱外沉声说道:“卢文,看到了耿国的船队了!”

    “恩,知道了。”卢文地应答声一如以往那般清冷而平静。不一会,一袭白袍的她便踱了出来。

    船只全速运行,再加上这么一大支,足以令得江河断流的船队出现在河道上,耿国等自是远远便看到了。

    当卢萦出现在船头时,上游处急驰来数十只快船。这些快船一散而开,只见一个着金甲的青年将领大步走出。

    这将领国字脸,长相不怒而威,显然就是耿国了。

    耿国常年呆在前线,很少在洛阳厮混,可卢文这一年来名声实在是太响,连他家耿秉也关注了,他自然也是留意过的。

    没有想到出现在眼前的会是卢文,耿国先是一愣,转眼令快船驶近,朝着卢萦拱了拱手,严肃地说道:“卢文,你不呆在洛阳,跑这里来干什么?”

    晨光中,卢萦背手而立,她含笑看着耿国,清声说道:“我来干什么·难道耿将军还不知道?”

    耿国冷哼一声,沉声说道:“卢文,耿某是奉陛下之令,把太子请回洛阳。你插上这一手·便不担心你范阳卢氏数百口命?便不担心陛下令得范阳卢氏除名么?”

    他这话一落,卢萦放声大笑。

    她负着手,挑着眉,一派冷漠地说道:“范阳卢氏除了名,与我何干?”

    她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寒森森地说道:“我父亲本来便没有寄望我能返祖归宗,现在不过是回到原地·我都不着急,你急什么?”

    一句话噎住了耿国后,卢萦沉沉说道:“耿将军,还请让开河道,让我等见过太子。”

    她这要求说得理直气壮,耿国直是气笑了,他厉声喝道:“卢文,陛下之令·你也敢违背?”他盯了卢萦后的众船一眼,又冷笑道:“耿某也是怜你之才,这才好言相劝·不然,卢文你以为你这点人马,你这么一个小白脸儿,便能奈何得了本将军?”

    他这话说到了点子上了。

    一时之间,被耿国这剑拔弩张激得紧张了的众人,齐刷刷看向卢萦。

    明明太子就在前方,可他们去路被阻,一时束手无策。又看看自己一方的实力,再看看耿国,众人同时想道:实在不行·就以命相博吧,几千条命填进去,便是奈何不了耿国,定也能给主公争得一线生机!

    就在执五等人同时站起,一个个面无表地盯着前方,双手已持起长戟·只等着卢萦一令便冲上去死拼时,突然间,卢萦大笑起来。

    大笑声中,卢萦昂着头,傲慢地说道:“主公为太子,乃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的真龙!只要他还是太子一,他便是君,而你就只是臣!堂堂储君,岂容你这等臣子折辱?!”这一席话掷地有声!语气中,充满了对刘疆的维护,以及一种难以言状的高傲。这种高傲令得耿国等人直是觉得,他们哪怕什么也不怕,就只是这么把刘疆拦上一拦,对眼前这个卢文来说,也是无法释怀的羞辱和痛恨!

    她这种近乎极端的维护和傲然,令得四下一怔,一时之间,众人都忘记了说话,连耿国也僵住了,不知说什么话了。

    卢萦负着手,她表冰冷,只见她目光如电的扫过耿国,扫过耿国边众将,陡然的,她声音一提,嘶厉地喝道:“耿国,你们这般大军压迫围堵太子之行!你们是想羞辱太子!羞辱我们这些太子属官!羞辱太子麾下的万万儿郎!么?”

    卢萦这话,激烈中带着让人血沸腾的傲然,这般一句接一句地问而出,直令得她后的众人群激沸起来。

    于是,随着她的声音一落,随着激的河风刮起她的厉喝声远远传开来。站在她后数百上千人同时举戟高喝起来,“不能容忍!”

    “不青k容忍!!”

    “不能容忍!!!”

    高喝声越来越亢奋,众将士扯着脖子同时厉喝,一个个脸孔涨得通红!这个卢文,就只是这么一句话,便令得他后的这几百条船,数千将士的血,彻底的血沸腾起来。在一声又一声的高喝声中,所有的船只开始缓缓进,所有的长戟已经举起,所有看向耿国的眼神中,已不再有半点退却,全是燃烧的怒火!

    刘疆为太子多年,在朝臣中本有积威,虽然耿国一直是氏一脉,这时也被卢萦这话,被这数千将士,被这气氛得脸色微变。原本还气势十足的他,心中也有了几分虚弱。

    耿国的虚弱,别人或许不曾注意,卢萦却是注意到了的。

    当下,卢萦脸一沉,厉声命令道:“抬上来!”

    声音一落,在众人疑惑地注目中,十来个大汉抬来了几个大木箱。

    他们把箱子放下后,卢萦踱上前,一一把这些箱子打开后,卢萦从中拿了几个小瓷瓶出来。这瓷瓶形状很一般,可颜色非常特别,竟是全部漆成了血色,上面还绘了几个由骷髅头组成花。

    把这瓷瓶朝着耿国晃了晃后,卢萦声音一提,厉声说道:“耿将军可知道这是什么?”她森森地说道:“这东西,可是来自宫中秘藏的,传闻中,它只要半滴,便可以毒死一百头牛,而一旦溶入水中·它的毒还会加剧十倍。”

    卢萦刚说到这里,耿国失声叫道:“是一抹倾城?”

    耿国为耿家嫡子,自是知道这种前朝宫中秘藏的极品剧毒,之所以叫做一抹倾城·是因为它的毒素是从相思子和蓖麻中提取的,然后再混合了一种西域来的蛇毒混制而成。因药太过可怕,水珠大的一滴便可以毒死数百头牛,溶入水中那毒还能增加十倍,所到之处,完全可以倾国灭城,再加上其中的主要成份是相思子·所以取了个美丽的名字,唤‘一抹倾城,。这种毒物,不是朝中权贵,几乎听也没有听过。

    因此耿闹失声惊叫时,卢萦后的诸人,表现得愕然而平静。

    对上耿国惊惶的表,卢萦放声大笑,“不错·正是一抹倾城,耿将军果然有见识,连这个也识得。”她说到这里·把那瓷瓶晃了晃,冷冷说道:“耿将军,这里呢,共有七大箱,一共一百三十瓶一抹倾城。”耿国脸上变色,“我可不知,这种毒药竟有这么多存在于世!”

    “你自是不知。”卢萦一笑,“这是太子他从地下暗标得来的。”

    一句话说得耿国终于完全变色后,卢萦伸脚朝一个木箱踢了一下,在一阵瓷器的清脆交鸣中·在耿国脸色暗变中,卢萦朝他冷冷说道:“耿将军,你说我要是把这些一抹倾城全部倾倒在这长江河里,”才说到这里,不管是耿国那边,还是卢萦后众人·都齐刷刷倒抽了一口气时,卢萦清亮的声音继续传来,“将军说说,到得那时,这长江一带,还能存活几个百姓?”

    耿国听到这里,不由涨红着脸厉声喝道:“这种丧尽天良之事,你也敢做?”

    他的话音一落,卢萦也是脸一板,她沉沉地说道:“我怎么不敢?卢文本来便在天下人面前发过誓,“主有危,文先死!”如今太子被小人围困,尊严命束于他人之手,我卢文无法忍受主公受此羞辱,原以一之荣辱,后之骂名,换得太子一时安康,有何不可?”

    在一番正义凛然的言辞说得众人齐齐色动,虽心下觉得她所行之事太过卑鄙,却也不得不佩服她对太子刘疆的忠义之时,卢萦声音一提,再次厉声喝道:“再则,这一抹倾城倒入长江,令得长江两岸浮尸百万,到时被天下人指责的,可不止是我卢文吧?”

    这话一出,耿国脸色更是一变。他清楚地明白卢文的意思。知道卢文几箱子毒药一投入河中,确实挨骂的不止是卢文。到得那时,一意孤行坚持无故废后废太子的皇帝,还有皇帝新立的皇后氏,以及皇帝喜的,想要立为太子的四皇子刘阳,才更令得天下百姓痛恨!

    毕竟,这种惨绝人寰之事现于世间,不是苍天示警,不是他刘秀为了一已之私,置天下安危于不顾才招惹的祸端,还能是什么?

    从来,不管天下间发生什么事,时人只会怪责令得朝野震动,以及令得这些祸患发生的政治举动。他们会想,如果皇帝不废后,如果皇帝不另立太子,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

    更迷信的说话则是,真因卢萦的投毒以导致长江两岸伏尸百万,那就意味着苍天不许刘秀他继续坐江山了。因为世人都相信,如果苍天不愿意成全某人某事,那个卢文便是想毒害长江一带的百姓,也会差阳错而致事有不成。她能成功,便是天意让她成功!所以,到时她与刘秀一家三口,都是罪人!

    卢萦说到这里,四下再无声息,只有猎猎河风不停地吹来。

    无比的安静中,耿国铁青的脸色中,卢萦又把手中的瓷瓶晃了晃,只见她高声叫道:“耿将军可是想查看一下这是不是一抹倾城?要不,我扔来几瓶你给接住?或者,我干脆让人给你扔一箱子来?”

    她这句话一吐出,耿国脸色更是难看!

    这怎么可以?万一碎了,落到河水中,他耿国怎么担负得起这个罪名?

    欣赏着耿国一脸地挣扎,卢萦懒洋洋地负手而立,笑眯眯地说道:“耿将军好象很为难啊。依卢某看来,这事实在没什么值得犹豫的。陛下现在的意思,也就是好言好语言把太子请回洛阳吧?他做父亲的都没有让你强请,你这么尽职尽责做甚?再说,这刘家的江山和百姓一旦有失,你耿府一个小小的将军,担起得这天下人的责难吗?”她这话很有道理,太子刘疆带不回也就带不回,毕竟他名义上还是太子,随便找个借口,譬如说他耿国刚露出强请之意,太子便要举剑自刎这个借口,也就打发了上面地追问了。可若是因他之故,令得卢文一时冲动把这无上剧毒投入长江中,他们耿氏一家数百口的命,那都不够赔的了!

    想到这里,耿国青着脸一咬牙,命令道:“我们退——”

    声音一落,众船打出旗语,于是,厮杀混乱声不停传来的前方,慢慢安静下来。于是,一只一只的快船,迅速地从卢萦侧离开,朝着上游驶去。

    在耿国等人消失在视野中,卢萦头也不回地朝执三说道:“再过一天,你想办法把内传回耿国耳中。便说,我只是把一些河水放在一些空瓶子里,冒充一抹倾城,居然把他给吓走了。告诉他,我的将士们都抬着那些箱子瞎晃,嘲笑他耿国胆小呢。”

    说到这里,她低叹一声,抚着自个的下巴说道:“我其实还不算太坏。你们看,我还要名声呢。”一句话说得众人差点想翻白眼。

    执五等人自是很清楚,卢萦这几个箱子里摆放的,还真的都是一些普通的瓷瓶。便是一抹倾城所用的那种特殊瓷瓶,总共也只有十瓶不到,还都是空的,里面啥也没有。

    因为卢萦毕竟背不起意图毒害长江两岸百万百姓的罪名,所以这几个箱子摆在那里没有动,使得客船上的那些首领都可以上前翻看。

    这一看,卢萦吓走耿国的事,还真成了众人取乐的一件笑谈。毕竟,用一些河水装在女人妆容用的空瓷瓶中,这一着简单之极的计策,便唬住了出了名的能征善战的耿国耿将军,还解了太子之围,这确实稀罕的。

    不过这些人才说笑了一阵,执五便走入他们中间,也不知交待了一句什么话。当下众人齐齐闭嘴。便是后来,也再也没有人提过‘一抹倾城,四个字,以至于除了走得近,可以听到卢萦与耿国的对话的这些人外,其他的人,甚至还不知道卢萦到底说了什么,竟令得耿国不战而退。

    众船迅速地朝前驶去。

    在他们驶去的同时,远处的江面上,也有大船向他们驶来。

    望着那越来越近的船只,卢萦突然咬着唇,眼眶中都是泪花在转。

    两船越来越近,越来越近了。

    终于,卢萦看到了那个站在船头上的男人。

    今天送上四千字。凤月无边在粉红票总榜上的排名越来越下降,眼看都要掉出前十了,大伙再扔给我几张,帮我顶住吧。

重要声明:小说《凤月无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