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九章 卢萦的办法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林家成x 书名:凤月无边
    众青衣卫这一拜倒,不但令得卢萦大惊,令得贾三郎等人倒吸了一口气。

    在众人惊得都不知道怎么说话时,执五带头站起,他朝着卢萦继续说道:“当时得到主公嘱咐时,本来我等颇是不愿,可郭郎君当时也说,你卢文行事惯走偏锋,所思所想都不是常人能够揣度。如遇非常之机,也许只有按你的方法行事,方能打乱对手的步骤!”

    那君臣两人,竟是不约而同地把他们的命脉,把能够让这个天下都为之震动的势力,交到了卢萦的手中。

    在众人地盯视中,卢萦神色不变,心中却激起了滔天巨浪。

    她深吸了一口气后,转向众青衣人。

    看着这些执一方牛耳的巨头们,她静了静后,向前走出一步,提着声音,中气十足地说道:“既然主公把责任交托于你,那好,卢文挑起这个责任。”

    这段时间中,她困于斗室,全副精神都在寻思着种种对策。寻思来寻思去,也有了一些主意。执五把话一说,她略略把心中早就定下的主意过了一遍后。便昂着头声音一提,喝道:“我下的第一道命令就是,从现在开始,各位动用自己的力量,向天下间散布谣言,便说,刘扬之反,实因陛下一心想让贵人当皇后,想让他最疼受的四皇子刘庄成为太子。所以,他通过各种手段,把早已在他掌握中的真定王刘扬给反了。因为只有刘扬反了,他才好对品行无垢的郭后和太子刘疆下手,才可以把自己心的女人和儿子扶上位时,不至于被天下群起而攻之!”

    说到这里,她清喝道:“我的话,可听明白了?”

    她的声音一落。几十个青衣人同时低头应道:“回主母,听明白了。”只是在低头应承时,他们目光微闪,心中不免想道:不愧是妇人,能想到的,居然是这种散布谣言的小道。

    卢萦踱出两步,在夜风吹过树林的哗哗清风中,清了清嗓子后,又纵声说道:“第二道要散布的谣言便是。皇后刚废,太子刘疆便被陛下秘密囚起来,只等收拾了刘扬后,皇帝便会马上杀了太子!”顿了顿,她厉声道:“这第二条很重要。一定要传得天下皆知!”

    她这么认真,众人也不敢轻忽,齐刷刷躬应道:“主母放心!”只是这么一应间,刚刚还在他们心中浮现的轻蔑,不由自主的减缓了一些,竟是想道:这两条谣言同时散布出去,说不定还真能收到奇效。

    与卢萦不同。他们对皇帝刘秀,那是了解颇深。刘秀这人于百姓心中,众臣心中,都有美名。而如他这样。越是重声名,越是会对这些民间谣言有所忌惮。前一条也还罢了,后一条说他“囚”了太子刘疆,说他还想杀了这个儿子的谣言。只怕会给皇帝造成困扰。

    卢萦对他们的态度很满意,当下点了点头。转问道:“你们中,可以在长江河道有掌控能力的?”

    声音一落,三人青衣人上前,他们躬应道:“主公在长江河道经营多年,除了苏杭扬州那一段外,西南一段,都是主公的控制范围。”

    卢萦点头,断然下令,“那好,传出号令,让长江道众人随时待令,一旦令,让他们立刻以黑龙水匪之名,全面封锁长江河道西南段。我要让那里的物产,寸铁不能运出西南。要让整个西南段的商运全部瘫痪,给百姓造成天下就要大乱的局势!”

    这一次,众青衣人相互看了一眼,不知不觉中,他们双眼明亮起来。转过,众人齐刷刷向卢萦应道:“遵令!”

    这一次应答,却是比刚才响亮诚心得多。

    卢萦又问:“黄河河道,可有能掌控的?”

    一个青衣人说道:“我们在黄河势力不强,十成只有一成能掌控。”

    卢萦冷冷地说道:“在长安,执六不是培养了十数万人吗?也让他们随时待令,一旦令,便令众人全部出马,扮成黑龙水匪搅断黄河水运!”

    众人同时躬,响亮地应道:“是!”

    “令之时,两河水道封锁之,记得同时散布谣言,便说昔王莽余孽纷纷而出,他们放出言道:刘扬叛乱,太子被囚,天下又要大乱,此时不起更待何时?”

    这一下,众人完全知道她的计划了。她先让人散布二种谣言,最后搅乱南北两条最重要,最事关国家命运的河道。归根到底,就是想令得天下间民心惶惶,想令得正在应付刘扬之乱的刘秀焦头烂额。想让还没有上位成为太子的刘阳,以及还没有成为皇后的氏,还不曾现于世人之前,便背负了祸水之名。让人以为刘秀起意废掉刘疆,是自断臂膀,自乱江山之举!

    刘秀不是重视名声吗?他不是“仁义”之名传于天下吗?这一次,只要他真敢下令向刘疆伸手,那就让他声败名裂,让他和他同样喜欢仁厚之名的氏,变得遗臭百年!

    有所谓得民心者得天下,原本以为卢文散布谣言是妇人之举,可现在看来,卢萦这先是“刘秀反刘扬,囚太子刘疆,”后又“令得天下重现大乱征兆,以使民心君心两乱”的策略,分明是枭雄之道!

    说实在的,现在这个时候,如果由刘疆也好,由他们这些人出策也好,都会选择向皇帝讨好表忠心。毕竟,刘疆现在还是太子不是?毕竟,这么多年的父子感,任谁都会心存侥幸不是?毕竟,刘秀还没有直接下令,废了刘疆的太子之位不是?在这种心态下,这些忠君思想刻入骨髓的人,根本无法这么快就采取绝烈的态度,制造势来迫皇帝。迫他为了做一个“好皇帝”,为了做一个“美名传于后世的仁厚皇帝”,不得不改变原来的主意,放过刘疆并做出笼络刘疆之举。

    有所谓非常时做非常之事,卢萦之策,虽有毒之嫌,却也十分中用。想来这盘先搅乱天下,如果局势当真不可挽回,再混水中求存的棋一下,刘秀就算本来想要太子命的,那时也不得不改变主意了。

    这策略,实在是妙到了极点啊!

    当下,四五十个青衣人,连同贾三郎江三哥在内,齐刷刷向卢萦拜到在地,齐刷刷唤道:“主母高见!”他们的声音响亮而中气十足,一时之间,激得树林中群鸟乱飞,扑簌簌间,倒是给这宁静得过了头的天地间,添了几分活力和闹!

    众青衣人领命离开后,卢萦在上百个便装护卫地筹拥下,继续上路了。

    她要赶往刘疆的所在。

    事从生到现在,才半个多月,她现在赶上去,要是走得急的话,说不定还能与皇帝派去截住刘疆的兵马,碰个正着。

    马车夜兼程地赶着。

    在如此走了一个月时,洛阳传来消息,郭后被废,氏已入主中宫!

    卢萦所做的那些安排,还没有这么快便得到反馈,所以也没有别的消息传来。

    这般急赶着,当卢萦来到长江边上,坐上大船时,已是疲惫不堪了。

    一坐上这只属于刘疆的大客船,颠覆了多时的卢萦倒下便睡。

    看着她睡得晕天黑地的,贾三郎低声说道:“她竟似不怎么担心?”

    执五是此行地带路人,他朝船舱中瞟了一眼,说道:“主公便是喜欢她这格。”这话一出,贾三郎瞪大了眼。

    乱七八糟地睡了三四天后,卢萦又恢复了精神。站在船头上,望着滚滚东去的长江水,卢萦向执五问道:“主公可有飞鸽传来?”

    执五摇了摇头。

    他刚刚摇头,一个护卫拿着一只飞鸽急步走来。执五连忙上前,不一会,他拿着一张纸条走到卢萦面前,沉着脸说道:“是耿国!他陈兵上万,快船千余,刚截住了主公的去路。况万分危急。”

    听到这里,卢萦脸一白,她冷声问道:“离我们有多远?”

    “还有二水程。”

    卢萦抬头,命令道:“我们的人和船还有多久能到?”

    “就在前方码头侯令。”

    “恩,全前进,我要在一天之内赶到主公那。”

    “是!”

    客船加,一个时辰后,他们的视野中出现了一个码头,此刻,这码头上停满了黑压压的船只。

    朝那些船看了一眼,卢萦命令道:“让他们直接跟上,我们没有时间停留等侯。”

    “是。”

    不到二刻钟,那些船只便追上了客船,筹拥在她后面。后面这些船只中的,都是忠于刘疆的老部卒,他们在看到领头的是他们从来没有见过的白衣俊美少年时,都是一呆。转眼,那些船上的人都交头接耳,低声议论起来。

    这些船,再加上卢萦所坐的船,共有二十来条是不便作战的客船,战船则不到五百,看这样子,只怕不及耿国所率兵卒的一半。

    更重要的是,耿国是出了名的将军,能征善战,与他相比,卢萦这个妇人差了何止是千里万里?

    看着站在船头,重又变成了男子,一袭白袍显得风度雍容,一派淡定的卢文,贾三郎忍不住低声说道:“卢文如此平静,可是有甚良策?”

重要声明:小说《凤月无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