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八章 听壁角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林家成x 书名:凤月无边
    姐弟俩又说了一会话后,卢云突然问道:“姐,这样听了五次后,真能让你对阿漓放心?”

    卢萦笑了起来了,她随意地说道:“当然能。亲人在一起时,都会很放松,也会说真话。像你和我不就这样?你私下里就叫我姐的。”

    卢云闻言大点其头。

    卢萦继续解释道:“还有她家三姐,现在不是生了儿子还掌了事吗?那她会很得意很舒心,女人一得意,就会喜欢吹嘘攀比,所以,我想明天吴漓可能会把你拿出来跟她姐姐吹牛呢。”

    卢云听到这里,嘿嘿一乐,

    眼见不早了,卢萦便告辞离去。她来时,卢云满面愁闷,去时,卢云却是喜笑颜开,乌云尽散。

    卢萦回到楼下,抬头看了看卢云房中的光亮,不由低叹一声。

    就在这时,她看到了不远处的树丛中,闪过一个熟悉的影。

    当下,卢萦大步走去。

    她一直进了树林,看着那仓惶想要逃离的影,卢萦温柔低语,“元娘,怎地连我也躲起来了?”

    那影一僵。

    一阵西西索索声中,元娘从树丛中走出来。她低着头朝卢萦福了福,小声说道:“大哥,我,我不是……”傻了一阵,她喃喃说道:“我只是想看一眼,就看一眼……”

    听到她话中的意,卢萦心中大堵。她上前一步把元娘拥在怀中,伸手拍着她的背,凑在她耳边低声说道:“你放心……我会让阿云心甘愿地娶你!你这么好,他很快就会明白的。”

    元娘万万没有想到,被大哥逮到自己在偷看卢云,竟然还可以得到这样的承诺!

    她愣愣地抬起头来,被乌云遮住的明月。这时探头探脑地出来了。渐渐的,银色的月光铺泄在元娘脸上,照出了她一脸的泪水。

    卢萦掏出手帕帮她拭去泪水,再次在她肩膀上拍了拍,低声道:“安心等侯数。”说罢,她转过大步离去。

    第二天一晃眼就到了。

    卢萦安排了一些事后,不由想到了刘疆。

    她这阵子总是这样,一闲暇便会想到刘疆。有时想得狠了,会辗转反侧,会有强烈的冲动。会想去太子府面见他,马上在他边就职,好与他相见。与他耳鬓厮磨。

    可是,她告诉自己不能急。刘疆那样的人,想得到什么总是太轻易,不管是绝顶美色,甚至是女人以命相许的。这些能够让常人珍惜一辈子的东西,对他来说都不值一晒……所以,她在他面前,永远不可以太急。

    事处理得差不多了,时辰也快到了。当下,卢萦让人叫来卢云。姐弟俩都穿上儒裳,外表太过显目的卢萦还戴了纱帽。便是卢云,也给小小地化了一点妆。让人不至于一眼就认出他来。

    五香楼就位于月明巷外不足二里处,这家酒楼,在洛阳这样的帝都,不过中下水准。可它对于吴氏一家来说,却是他们仅能涉足的最好的酒楼了。

    因护卫打过招呼。一向谨慎的卢萦,还是牵着卢文从后门入了酒楼。

    来到早就布置好的厢房中时。里面已布好了酒菜。

    卢萦信手摘下纱帽,向卢云道:“他们定的厢房便在隔壁。”这时,一个护卫走上进来,他把卢萦所指的墙壁处按了按,也不知按了哪里,那墙壁中间,发出一阵滋滋的机关移动声。转眼间,上面那半截,约有半扇门大小的墙面,竟是向上升了三寸。

    卢云大奇,他走过来伸头一凑,发现入眼就是隔壁的一个大屏风。那屏风是用金丝缠成的网格状鱼鸟图,透过网格的大小孔,可以看清厢房里的所有布置。

    这时,那护卫在旁边按了一下,只听得一阵沉哑的响动声传来。转眼间,卢云伸头的那三寸空墙壁处,降下了一块与墙面颜色质地十分相仿的厚布。那厚布上,有两个婴儿拳头大的洞供他们偷看。

    那护卫看了一眼卢萦,说道:“这块布的那一面,是副山水图。这两个洞眼,便是那图画上的假山洞口。这种图,乃绮香阁的高人所制,其中用了一些秘术,便是有人走到近前,也不会注意到洞口实有问题。几大青楼,常用这种方法监视寻欢客。”顿了顿,他又说道:“经过这山水图和屏风两层阻隔,便是对面的人与你们的眼神直接对上了,也不会起疑心。为了这布置,我们忙活了一整晚。”

    他刚解释到这里,一阵脚步声传来,不一会,一个护卫走了进来,低声说道:“他们来了。”

    四字一出,几人便不再说话。在一个护卫把房门关紧后,这个不小的厢房,更显得安静得诡异。

    卢云来时还信心满满,这时刻,不知为什么竟是慌乱起来。他紧紧握了握拳头,好一会,终于平静下来。

    而这时,凑头看向隔壁的卢萦,突然朝他招了招手。

    卢云连忙走近,他拿眼一瞅,正好看到隔壁的厢房门大开,一个小二迎着一个中年商人,还有一个打扮艳丽的少妇,以及吴漓和几个婢女仆人,走了进来。

    那少妇五官秀丽,与吴漓直有五分相似,便是那中年商人,也与吴漓的面目也有相近处。这三人,任谁一瞅,都会知道他们是亲人。

    小二把三人迎进来后,给他们布好塌。

    父女三人都很斯文主,坐好一会后,那中年商人才率先开了口,他转向吴漓,温和地问道:“阿漓,你搬出去也在二个多月了,事进展如何?”

    “事进展如何?”六个字一入耳,卢云不知怎么的,涌出了一种不怎么舒服的感觉。

    吴漓便是这样与亲人坐在一块,也是清雅秀致的,她垂着眸,轻细温柔地应道:“还好。”

    那中年商人眉头微蹙,似是有点不满。他转向那少妇,笑道:“滟儿,有所谓机会难得。你如今母凭子贵,当好好把握机会,便是能掌得你夫家这月明巷里几家店铺的商事,以后也不用愁了。”

    那少妇乖巧地应道:“父亲,我哓得的。”

    少妇抿着唇笑了一会后,目光闪了闪,愉悦地说道:“应郎对我极好的,前。婆婆还特意唤我过去,给我座位,说是谢我为应府开枝散叶。生了一个大好孙儿。”

    轻细的话语中,隐隐带着种得意。听着听着,吴漓似是笑了笑。

    她笑得温婉,那少妇却不满了,她看向吴漓。抿唇说道:“阿漓自小聪明,书又读得多。说起来,我们六姐妹,阿漓你是志向最远大的……不知你那如意郎君,现在与你进展如何,何时可以入驻卢府。成为卢府的当家主母?”

    少妇的声音清而柔,可这话中,却透着一种她们姐妹说话时。惯常表达的嘲讽。便是她那含笑的眼,也带着几分嘲意。

    这意思很明显,这个三姐和往常一样,是在讽刺自己不知天高地厚,以为那些大户人家的主母是她这种份的女人能当的。

    吴漓瞟了自家三姐一眼。虽是什么话也没有说,可那眼神中。却清楚地流露了一种不屑,以及自信。

    因卢萦在安排时,刻意让卢云所处的角度,一眼瞅去的便是吴漓的正面。当下,吴漓这与平素在他面前时,那完全不同的轻蔑不屑,还有傲然自信,都完全呈现在卢云面前。吴漓这样的眼神,与她三姐刚才所说的那些话,令得卢云根本不敢寻思,稍一寻思,便让他一阵心慌意乱。

    少妇也看到了吴漓眼中的不屑,她恼怒的挑了挑眉,转向她父亲撒道:“父亲,你对六妹可真是好,她说要租在外面,好让那个姓卢的郎君接近她,你就应了。当年你对我可没有这么好,我都不知道什么呢,你就定下了应郎。”

    少妇的嗔声又软又清,随着那句“她说要租在外面,好让那个姓卢的郎君接近她”清楚无比地传入卢云的耳中,他只觉得口一闷,似有一块巨石堵在其上,令得他呼吸困难……

    卢萦站在一侧,她把弟弟的表变化收入眼底。微微弯了弯唇,无声的冷笑起来。

    少妇的话一出口,那中年商人马上轻喝道:“你们姐妹难得见一次面,怎地话没有说两句,便你一言我一句的没个清净?”

    正好这时小二送上饭菜来。中年商人沉着脸喝道:“食不言寝不语,用餐吧。”

    他说出这句话后,隔壁安静下来。这父女三人显然很注意用餐礼仪,吃起饭菜的动作优雅精细,透着种讲究。

    一时之间,隔壁只有咀嚼声若有若无地传来。

    在这种安静中,一个护卫走了进来,他凑在卢萦耳边低语了一句。

    当下,卢萦站了起来,她转出几步后,朝着脸色一时青一时白,表相当复杂的卢云说道:“阿云,走吧。”

    卢云连忙应了一声,跟在卢萦后,从酒楼的后门离开了。一直到上了马车,他都没有说话。

    直到入了府门,卢云眼看着卢萦似乎有什么急事,大步朝前走去,这才开口唤道:“大哥。”

    卢萦回头。

    卢云看着她,唇色发白,他艰涩地说道:“大哥,吴漓她?”

    卢萦静静地看着卢云,她直视着他的眼,轻声说道:“还有四次,阿云,我们还可以再听四次他们地谈话。”说到这里,她垂眸,任由长长的睫毛遮住眸子中的冷漠,淡淡地说道:“昨晚大哥告诉过你,我派人盯着吴漓了,所以,有一些事,你永远不会知道的,我却能知道。我怕我说出来你也不信,便不想提。阿云,你可以再用三个月时间,去了解一个女人的另一面,了解她一直在你面前掩饰了的,在得到她想要得到的一切之前都会藏住护住的另一面。”

    说到这里,卢萦翩然转

    卢萦走得干脆,如寻常一样的干脆,卢云却像在成都时一样,清楚地感觉到,她对自己是那么失望。

    ##

    昨晚码到一千多字,突然头晕不舒服了,感觉再码下去,也不会好看,便没有码了。因上一章的留言是“有可能有第二更”,所以当时想了想,便没有再通知大伙一声,让大伙久等了。以后再有类似的事,我会及时说一声的。

    另,这是第一更。

重要声明:小说《凤月无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