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七章 车厢中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林家成x 书名:凤月无边
    .

    接下来,刘疆带着卢萦视察了一下众军卒,走了一圈卢萦才知道,原来这里还是一个兵器铸炼所。

    转到半夜,第二天一大早,刘疆和卢萦,在郭等十几人地保护下,朝着长安城门驶去。

    此处离城门还有五十余里,马车行在官道中,听着四周咋咋呼呼的来往人声,卢萦一直很安静。

    ……昨晚上发生的一切,都在她的意料之外。

    她没有想到,刘疆会这么带她来到那山谷,从那里的防范森严可以看出,那山谷是刘疆的秘密基地。

    她也没有想到他会把男装的自己介绍给他的跟随者,可以说,有了那些人地帮助,她卢萦想在洛阳图个什么,将变得很容易。便是她与范阳卢氏那一争,只要她愿意请出这些人,也会起到不可想象的作用。

    这便与他在武汉时,给了她小半城的财富一样,他这是通过他的方式,给她最坚实的人脉力量。而这种力量发挥得好,远远不是武汉那里的小半城财富能比!那只是利,而这是权,是名,是可以通向巅峰的保证。

    至于他最后说的那番话……

    卢萦苦笑起来。

    坐在马车中,卢萦一时想起他的表白,想到他当着众人所说的那句“她是我心头所”,心中便是一阵甜蜜,可一想到他接下来的话,心脏又是一阵缩紧。这般时甜时慌,倒让坐在马车中的卢萦,无复以往那种风度翩翩的从容状。

    郭无意中瞟到十指握紧的卢萦,暗中想道:这个小姑,总算乱了心了。

    卢萦是乱了心了,刘疆前所未有的认真地把她引荐到他的世界里,向他的亲信公布了她的份和地位,却又马上下了那道残酷之极的命令,让她明白。她这一生,生是他的,死也是他的。他甚至不愿意在黄泉路上独行,便是下得地狱,他也会在奈何桥上等她一道走……

    想到这里,卢萦的手指又拘挛了几分。

    他这些只是宣布。他只是在宣布,所以,她的意见都不重要,所以,卢萦也一直安静到现在。

    马车中。一直翻看飞鸽传来的帛书的刘疆把帛书一合,双眼懒洋洋地瞟向卢萦。

    看着她,他突然问道:“我送你的那支祝你及笄的钗子。可在上?”

    他怎么突然说起这个了?

    卢萦一怔,愣愣地看着他摇了摇头。

    刘疆恩了一声,淡淡说道:“呆会我亲自给你再挑一支。”

    卢萦还在傻傻地看着他,好一会,她才问道:“怎么提到钗子?”

    刘疆淡淡说道:“洞房之夜,你用得上。”

    “……”

    直过了一会,卢萦才低声道:“洞房之夜?”唇动了好几下,卢萦又道:“是在这长安城么?”

    “恩。”

    他回答得轻描淡写。

    卢萦蓦地睁开眼看向他。

    看了一会。她低头道:“多谢阿疆。”

    他本随时可以要她,他也有无数个机会要她。可他一直等到来到这长安,一直等到把她正式介绍给了他的属下。

    他对她与他第一次。很慎重。

    虽然不是大婚,但这种在属下面前过了明路,却比婚礼更透着几分信任。

    虽然。卢萦一直在说,她在为两人能在一起而努力着。她又向他说,范阳卢氏的嫡女,是否够格当他的正妃。

    可他和她内心深处都知道,那样,并不容易,也许要耗费太多的时间,要太久之后,她才能站到那个位置。而那时,她已年长,已不可能是他的良配。

    见卢萦低着头不再吱声,良久后,刘疆磁沉的声音传来,“你害怕?”

    这声音有着冰寒!

    这个任的男人啊,他发布了那样的命令,又安排了他们的洞房之夜,她一个闺阁少女,怎么连害怕的绪都没有?

    暗中叹了一口气后,卢萦挪到刘疆侧,她搂着他的颈项,把自己的脸挨着他的脸,摩挲几下后,喃喃说道:“我不是怕你……就是有点心慌。”她的声音很低,语气中没有半点敷衍,那搂紧他的动作,更似在汲取温暖和力量。

    这对卢萦也是奇怪的事,明明一切的根源是他,可她还是下意识地向他靠拢,向他寻求力量。

    刘疆慢慢伸手。

    他搂紧了她的腰,良久后,他在她的秀发间低低说道:“别害怕,无论如何,有我与你一道。”

    陡然的,卢萦心头一松。

    是啊,不管如何,他与她在一起。

    死,是在一起。

    洞房,也是与他。

    所以,她没有什么好紧张不安的。又不是跟了别人……

    想到这里,卢萦放开了。当下她低低的“恩”了一声,搂着他的颈,她软绵绵地唤道:“阿疆,我颠得腰酸,你帮我揉揉。”

    刘疆一木。

    便是这样,总是这样!

    她对他,就敬畏不起来么?他是堂堂太子,他可没有看到过父亲的后宫中,有哪个女人敢要求父亲给她们揉揉腰的!

    刘疆想抚额,可他的手,还是不知不觉中伸到她的腰后面,给她有一下没一下地揉按起来。

    被他揉得舒服,卢萦便懒洋洋地趴在他的膝头,闭着眼睛哼哼。

    也不知过了多久,郭有点压仰的声音从外面传来,“卢文,就要进长安了。”

    这个她知道啊,特别提醒干嘛?

    卢萦睁开眼来。

    这一睁眼,她陡然发现,官道上的行人比之前多了数倍,时不时的,会有人透过大开的车帘,瞅向她和刘疆两人。

    不说这两人的外表是如何俊美,光是他们在一起的这种亲昵,便让人不得不好奇。

    刘疆显然也发现了这一幕。闭目养神的他睁开了眼,也移开了放在卢萦腰间的手。

    卢萦咳嗽一声,慢慢坐直,然后拉下车帘。

    重新变得清净后,她继续伏在刘疆的膝头,软语轻唤,“阿疆,还给我揉一会。”她拿着他的手放在自己后腰。然后,她有一下没一下地玩着他腰间的玉佩,玩了一会,她像想起什么,喃喃说道:“阿疆,你到了长安好象不一样了。”卢萦措词道:“你好象更放松些……莫非这里才是你的大本营?”

    刘疆瞟了她一眼,没有回答。

    正在这时,外面喧哗声大作,于闹中,郭在外面说道:“有车队进城了,我们先侯一会。”顿了顿,他又叫道:“我说卢文,你不是很喜欢长安吗?怎么到了长安城外都不好好看一看?”尽缠着自家主公腻歪的,刚被人看了还不羞愧,转眼拉上车帘继续。哎,这个卢氏已经聪明得可怕了,要是再学会了狐媚手段,这让洛阳那偌大的宫怎么办?就那么空着?

重要声明:小说《凤月无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