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九章 “小小”的教训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林家成x 书名:凤月无边
    也不知过了多久,卢萦听到头顶上传来一个冰冷的声音,“起来吧。шwщdyzw8138看書蛧138看書蛧”

    卢萦恩了一声,站了起来。她起先是准备应得谄媚一点的,可后来想到自己不是还在妒忌吗?因此那一声应答,便矜持起来,傲骄起来。

    刘疆还在盯着她,盯了一阵后,他头也不回地低声命令道:“去准备吧。”

    “啊?”卢萦一怔抬头时,只见站在门外的郭已朗声应道:“是。”

    刘疆对上卢萦诧异不解的眸光,脸上毫无表,他仿佛看一个陌生人一样地盯了卢萦一眼,朝一个仆人命令道:“拿件黑袍给她。”

    卢萦一怔,这时,仆人已把装着衣裳的包袱送到了她手里。卢萦暗暗蹙了蹙眉,老实地接过,转步入厢房。

    不一会,再出来时的卢萦,便如一个一袭黑衣的冷峭少年了。

    刘疆不再向她看来,衣袖一甩命令道:“走。”

    众人无声地跟在他后,走下了阁楼。

    楼下地坪中,站了十几个便服护卫,而此刻,这些护卫都换上了一袭黑衣。在卢萦过来时,有人递给了她一副面巾,然后又递给了她一匹马。

    上次从武汉到洛阳那一路,卢萦得了嘱咐,已学会了骑马全文阅读。此刻她一袭黑衣,混在众骑士中,脸上蒙着面巾,颇像个长期生活在黑暗中杀人放火的冷血杀手了。

    一出庄子,又围上了一排黑衣人,这前后几十个黑衣人无声地筹拥在刘疆侧,带着一种难以言状的肃杀!

    不一会,刘疆上了马车。一行人在黑暗的巷道中无声无息走了一会后,渐渐的,前方出现一片河滩,却是来到了洛河边上。

    洛河边上,早就数十只黑压压的快船。也不知是谁一声唿哨,只见那快船中,无声无息地走出了上百个同样打扮的黑衣人。

    这时,刘疆下了马车。他刚下马车,同样穿上了黑衣,脸上围着黑巾的郭便拿过一件黑色披风。把它披在刘疆上。

    穿上黑袍后,刘疆给自己戴上一顶纱帽,回过头来,面无表地盯向正一脸雾水的张望着的卢萦。

    卢萦对上他的目光,连忙按下心中的疑惑。快走一步站到他侧。

    便这样,刘疆左有郭等人,右伴着卢萦。跳入了一只快船上。

    随着众黑衣人进入,刘疆低低说了声,“出发!”声音落下,快船如箭般飞驰而出。

    数十上百只漆成黑色的快船,这般无声无息的走在河道中,饶是天上弯月如钩,却也透着种说不出的诡异。

    众船驶得很快,不到小半个时辰。便进入洛河中流。就在这时,郭手放在唇边,低低嘬叫出声。随着他这一声啸,众船悄无声息地四散而开,像是雨滴落入河水中。完全溶入了黑暗,再也不可见,不可寻。

    被众船筹拥的中央处,刘疆面无表地看着河道前方。夜风吹起他的外袍猎猎作响,高大伟岸的男人,这一刻,形直如这河道两侧的山峰般,沉凝中透着神秘,同时又带上了几分陌生和寒。

    卢萦站在他侧,不自地抬头看向他。她有很多话想问,可四下毫无声息,她也不敢吱声。

    夜,渐渐深了。

    慢慢的,月上中天。

    慢慢的,弯月西斜。

    卢萦把手捂在唇上,小小地打了一个哈欠。她再次抬头看向站在她前的男人,这个按道理应该比她更养尊处优的男人,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动一下,那影如此沉稳,又如此的寒凝。仿佛他这样不言不语,可持续千年。

    就在一阵河风拂起他的衣袖时,突然的,郭低声说道:“来了。”

    卢萦顺着他的目光看去。

    只见洛河的另一头,出现了十数个光点。那光点随着船队越来越队而越来越亮,直把这个暗的天地间都照亮了少许。

    郭说出那两个字后,众人依然一动不动,刘疆只是略略抬头,冷冷地看着那些船只驶来的方向。

    不一会,那些光点终于出现在卢萦的视野中。

    这是四条大船,驶在最前面的大船,只有二层,那船吃水很深,里面分明装满了极重秤的货物。

    卢萦只朝行驶在最前面的大船看了一眼,便再也移不开目光!

    那个站在第二层甲板上,一袭银甲,脸戴面具,腾腾燃烧的火把光下,眸子如山水如画的,可不正是澈?

    竟然是澈!

    刘疆郭等人半夜出现在河道中,埋伏着等侯的人,居然是澈!

    仿佛知道卢萦在想什么,刘疆慢慢回过头来。

    黑暗中,他双眸如星,那眸子静静地盯了她一眼后,他微微一倾,凑向她低低说道:“这四条船中,装的是朝庭看重的生铁,澈正是这百里洛阳段洛河河道的押运官……如果这些生铁失了事,他将非常被动。”

    他盯着卢萦,薄唇微动,说出的话音温柔如呢喃,却也冰寒如剑锋,“然,这次,还只是一个小小的教训!”

    丢出这句低语后,他转过头,伸手放在唇间一嘬,瞬时,一阵乌鸦叫声脱口而出!

    随着三声乌鸦啼叫,蓦然的,数十条快船上的百数个黑衣人,齐刷刷地点燃了火把,就在灯火在一瞬间变得通明,澈等人齐刷刷被惊动,一个个都转过头看来时,只见百数个黑衣人的手中,已换成了弓箭!

    这些弓箭,箭头燃烧着火焰,竟然全部都是火箭!

    灯火大亮中,戴纱帽的刘疆右手朝空中一举,只听得“嗖嗖嗖”的一阵破空声急促传出。却是众黑衣人同时把那火箭众船!

    这一下变故不可谓不突然。

    就在出发之时,澈还让人查过河道四周,不管是密报还是明报,今天晚上都应该是平平安安,顺顺利利的。

    更何况,这里已是洛阳城中!

    大船上的众人,几乎是刚刚驶近,便看到前方突然火光大作,无数黑衣黑船出现在他们的视野中。

    而不等他们做出任何反应,对方的火箭已接二连三地出。一只只燃烧的火箭落在船头,船尾,船各处,饶是船上的役夫和士卒急急扑向火焰,转眼间,四条大船还是不可避免的燃烧起来。

    快船上的黑衣人,个个训练有素,在大船里面嘶叫奔忙时,它们始终不紧不慢地跟着这四条船,然后,一波又一波的火箭到了那些大船上!

    渐渐的,大船会船帆和船无法控制地燃起大火,卢萦只看到站在二层甲板上的澈,声嘶力竭的下着一道道命令。火光腾腾中,那张面具下的眼,在燃烧着无比的愤怒……

    就在这时,卢萦侧的刘疆低声命令道:“拿弓来!”

    “是。”

    不一会,一个巨弓出现在刘疆手中。

    “滋滋――”一阵刺耳的弓弦拉动声中,刘疆接过郭递来的一支寒森森的利箭,他把那箭搭上弓弦后,弓微微向上一仰,然后,箭头指向澈那张戴着面具的脸!

    看到他的动作,卢萦的唇颤动起来。可她什么也不能说,饶是她紧张到了极点,心下也明白,只有她什么都不说,才能助得澈一二!

    在卢萦手足冰寒时,刘疆低低的,冷笑出声。然后,弓弦一松,那锋利的箭头如流星般出,以寻常人看不到的速度向澈直而去!

    偏偏,卢萦不是寻常人,她一向眼力过人!

    在她陡然缩小的瞳孔中,那箭,快如闪电地直澈……大船上的众人,没人想得到今晚的来客不止是烧船,竟还兼行刺客之事!澈也没有想到!

    就在卢萦下意识的手指勾紧,肢体发直时,那箭划出一道寒光后,冲到了澈的前,在他急急一个后仰时,擦过他的脸颊,“滋――”的一声入了他后的船舱上,直把木板了一个对穿!

    大船上的众人一惊,在士卒护卫如流水一样涌向澈,把他团团围住时,卢萦看到澈猛然转头,月光下,着银甲的他,慢腾腾地伸袖拭了拭颊侧的血液,沉下眼,低声说了句什么。

    大船上兵荒马乱,众快船上依然悄无声息。只有刘疆好整以暇地盯了澈几眼,慢条斯理地把那强弓递给护卫,淡淡说道:“差不多了。”

    他这声音一出,众黑衣人同时动了,只是一转眼,他们便熄灭了火把。

    而这时,四只大船已被烧得不成样,只见几个护卫冲到侧,强行脱下他的银甲,然后拥着他跳入了河水中……

    这时,一个黑衣人沉喝道:“撤――”

    喝声一出,一只只快船像是幽灵般,在月光下悄无声息的退了下去,转眼间,整个河道中便只剩下四条腾腾燃烧的大船,还有那大船上,躲避不及的船夫发出的惨叫声……

    离开时,卢萦很安静。

    她有点冷。

    从刚才直到现在,刘疆不过说了三四句话。

    可他说的每一句话都不是废话。很明显,今天晚上,不过是刘疆在用自己的行动警告卢萦,教训澈。

    这个男人,这个强横的男人,一把火烧掉四船生铁,不过是给今晚上试图染指他的妇人的澈一个教训而已。

    当然,他更是用这个动作警告卢萦。警告她,有些事,她最好想也别想,不然的话,那个后果不是她能承受的!

    继续试试看能不能送上第二更。

    ♂♂

重要声明:小说《凤月无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