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二章 太子的醋意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林家成x 书名:凤月无边
    .

    就在这时,一阵脚步声传来,转眼,卢九郎叫道:“十一郎,你出来一下。”见卢十一郎不动,他急急说道:“父亲来了。”

    卢十一郎一惊,猛然转头。

    见到弟弟那苍白的脸色,卢九郎叹了一口气,安慰道:“父亲说,让你直接认输。还有,那卢文这一手,把绮香阁和醉梦楼都给压下去了,你认输不算丢份。”说实在的,卢文这一手赢得过于漂亮,这般把所有人都压下去了,卢十一只要直接认输,也就能把世人的注意力由两卢之赌转到这一场表演和卢文的天才上,倒是比预想中况要好。

    黑暗中,卢萦在不知不觉中,被人接到了一只大船上。

    看着那只乌黑高大的军用船只,卢萦暗暗想道:刘疆也来了?

    寻思到这里,她脚步轻快了些。

    从跳板上到军船上,卢萦轻快地入了船舱。一见到里面隐隐绰绰的人影,她便清声笑道:“这一次,我妙施空空手,平白赚了七千二百两黄金!如今是财大气粗得很,怎么样主公,要不要阿文我请你到哪里去花销花销?”

    这黄金数,确实太吓人了,平时连做梦也没有想到过,自己有一天会拥有如此巨额财富的卢萦,颇有点被财富冲晕了头脑的架式,这般人还没有看到,她就放起豪言来。

    一边清笑,卢萦一边推开了舱门,然后,笑吟吟地抬头看去。

    这一抬头,她的笑容便是一僵!

    凝视着灯火下,卢萦这张俊美清华的脸,迎上她笑意盈盈的眼,那个站在窗边,高挑颀长的青年,慢慢摘下脸上的银制面具。轻声说道:“好久不见了,阿萦!”

    摘下面具的青年,有着一张如描画出,精致俊美的面容。他的俊,与刘疆,与耿秉。与卢萦自己完全不同,他有一副如画的五官,眉眼直有山水之妙。他的肌肤有点过于苍白,可这种苍白配着他那渲染描画出的眼,配着那浓浓的睫毛。还有那直直凝视着卢萦,含着万千言语,却又太遥远。太苦涩,太忍耐而显得飘渺的眸光,直能让人目眩神迷。

    ……卢萦却不知道,洛阳这么多美男中,她卢文与这个澈,另有一个称号,那就是天下好男色者最想私藏的两大美男。

    迎上呆若木鸡的卢萦,澈走到一侧。低头给卢萦倒了一盅酒后,他缓步走了过来。

    轻轻把那酒盅放在她的手心,澈凝视着依然一动不动的她。苦笑着说道:“阿萦,我来晚了,是么?”

    见那酒盅在她掌心有点摇晃。他伸出手,温柔地握她握紧,垂下长长的睫毛,澈精美苍白的脸上带着一抹脆弱,“阿萦,我让你等得太久了……是么?”

    卢萦的唇猛然颤动起来。

    她低下头看着握着自己手的手,猛然向后退去。

    因退得过于匆忙,她都有点狼狈。猛然退出几步,退到舱门口的卢萦抬头看向澈。

    对上这张苍白精致面孔中的脆弱,她唇颤动了会,好半晌才苦涩地说道:“我,我……”我了半晌,她一个字也说不出了。

    直过了一会,卢萦像是惊醒一般,猛然转,狼狈地逃出了舱门。

    看着她逃之夭夭的影,澈慢慢低下头来,在他凝视着自己的手掌时,一个黑衣人走到他后,低声问道:“少主,要不要拦下卢文?”

    澈慢慢地摇了摇头。

    他又密又浓的睫毛不停地扑闪着,过了好一会,他才哑声说道:“来方长。”

    卢萦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逃,她踉跄地冲着,冲了一会,突然间,一只手臂一伸,把她扯入一只小船中。

    不一会,她被带入一个船舱里。船舱中灯火通时,温暖如,卢萦却只是低着头,逃离时她的束发已经扯散,额头凌乱地挡在她半边脸颊上,划过她水润的薄唇。灯火下,卢萦的脸色有点苍白,唇也有点抖动。

    直过了良久良久,舱中人才低沉地开了口,“见到澈,便让你这般失态?”声音沉沉,有着刻骨的寒冷!

    是刘疆的声音!

    卢萦一惊,她腾地抬起头来。

    烛光下,刘疆俊美尊贵的面容上带着一抹笑,这是一抹没有任何温度的笑容,这种笑,可以让空气凝滞,让四下再无声息。

    卢萦看着他,唇动了动,好一会,她才哑声说道:“不是,我只是,只是一时没反应过来……”

    才解释到这里,刘疆哧的一声冷笑。

    卢萦闭紧了嘴。

    刘疆盯了她一会,慢慢闭上双眼。

    只是他按在几上的手,青筋暴露,微微颤抖着。

    这时,一阵脚步声响。转眼,郭恭敬的声音传来,“主公,时辰不早……”

    才说到这里,刚说到这里,刘疆蓦然暴喝一声,“上河道!”

    郭一惊,他朝船中的卢萦看了一眼,马上低头应道:“是。”

    于是,船只转向,原本应该急急赶回太子府处理要事的众人,便在这夜深时刻,在外面不时传来的议论喧嚣声中,驶入了洛河河道中!

    卢萦低着头,她在努力平息慌乱的心,努力地让自己冷静下来,好说些什么话,让刘疆相信她。

    就在这时,刘疆低沉的声音传来,“过来。”

    卢萦慢慢抬头看向他,提步走了两脚。

    “跪下!”

    卢萦一怔,她看了他一会,慢慢屈膝跪在他面前。

    “铮――”地一声,突然间,一个森寒的剑锋抵在了她的咽喉上!

    他抽出了佩剑!

    他竟然抽出了佩剑抵着她!

    卢萦脸色一白,腾地抬头看向他。

    灯火下,刘疆的脸上毫无表,那双眸子,更是黑得如浓墨,里面仿佛乌云笼罩。

    他低头凝视着她,那指着她咽喉的剑,在微不可见的颤抖着。

    ……直过了好一会,他才低哑的。轻轻地问道:“阿萦,你便如此喜他?”他的声音有点沙,有点冰寒,“置于巨浪中,你不曾惊慌过,那般被我用剑抵着。你也不慌不忙着……阿萦,不过是这么见一面,你为什么逃得如此狼狈?”

    他的声音越来越哑,越来越哑,到最后。那声音有着一种近乎苍凉的嘶沉,仿佛那月夜独啸的狼,一声又一声的啸叫底。全是无边苍凉!

    卢萦呆呆地看着他。

    她唇动了又动,动了又动,却说不出话来。

    她无法解释,她无法解释自己为何那般狼狈逃出。正如他所说的那样,不过是见一面,不过是与故人见一面,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她,怎么就给逃了?

    迎上卢萦。那抵在她咽喉的剑,又进了些许!

    卢萦只是抬着头,她一瞬不瞬地迎着他的目光。

    这时刻。她的脑子还乱着,她的心还胡乱绞成一团,她说不出解释的话来。她只是知道,自己不能逃避,自己应该看着他的眼,给他起码的真诚。

    此刻,渐渐驶入洛阳中的小船,突然被一个旋涡引得一歪。随着夜风扑入窗中,小船上的烛光腾地一声全部熄灭。天地间,只有窗外那一轮刚刚冲出云层的明月光照进船舱中,照在这个高大的,如受了伤的巨兽一般的男人上,脸上,铺在跪在他面前的卢萦的上,脸上,照在卢萦那双抬头凝视,乌黑乌黑的眸子中。

    冰寒的剑锋,一动不动地抵在她的颈间。

    她清楚地感觉到他的手在抖动。

    抬头看着他,一瞬不瞬地看着他,终于,卢萦稳住了自己的心。

    她凝视着他,认真的,低低地说道:“阿疆,我也不知道我刚才为什么会逃……”一句话令得刘疆脸色冰寒后,卢萦慢慢说道:“我在汉阳时,是对澈心动过。”高大的,尊贵不可一世的男人冷笑出声。

    无视他的冷笑,卢萦蹙眉寻思着说道:“不过他离开后,我只是偶尔才想想他,到了成都后,都不怎么想了。跟着你到了洛阳,更是不怎么寻思过。”

    她表中带着一缕疑惑,眼神却清明坦,“阿疆,我想我应该对他……”

    才说到这里,背着月光的刘疆,已声音沉沉的,面无表地唤道:“卢氏!”

    卢萦的声音戛然而止。

    刘疆慢腾腾地说道:“做为一个妇人,我可以给你自由,也可以把它收回。”

    一句话令得卢萦瞳孔一缩后,他冷冰冰的,公事公办的声音继续传来,“你本是我的人,这阵子我怜你惜你,所以放纵你……从今晚开始,你必须成为我的女人,把你的子和心,全部交给我。”

    他说得缓慢而刻板,在那剑锋得卢萦不得不向后抬着头时,他的话还在一字一句地传来,“往后,除非意外,西城玉柳巷的文园,你每晚都必须入住……我许你依旧扮成男子出入各种场所,但是,若是你再与任何男人有不清不白,那文园,便是你一生的归宿,此后你寸步不得出那院门一步,这世上,也不会再有卢文这个人。我的话说完了,你可有什么意见?”

    卢萦抬头看着他。

    月光下,她的眼如宝石般,流转着一种异样的光辉。

    直过了一会,卢萦才低声说道:“一切都听夫君的。”

    这几个字吐出,只听得“铮”的一声长剑还鞘的声音传来。接着,卢萦冰冷的手被他抓住,接着,她被重重带入他的怀抱!

    他的铁臂紧紧地搂着她,搂着她,好一会,从她的头顶传来他嘶哑得近乎绝望的声音,“阿萦,我真该杀了你!”

    他哑声着重复道:“早在武汉,不,早在成都时,我就该杀了你!”

    %%

    送上第二更,大伙用粉红票奖励勤奋的林家成吧

    就在这时,一阵脚步声传来,转眼,卢九郎叫道:“十一郎,你出来一下。”见卢十一郎不动,他急急说道:“父亲来了。”

    卢十一郎一惊,猛然转头。

    见到弟弟那苍白的脸色,卢九郎叹了一口气,安慰道:“父亲说,让你直接认输。还有,那卢文这一手,把绮香阁和醉梦楼都给压下去了,你认输不算丢份。”说实在的,卢文这一手赢得过于漂亮,这般把所有人都压下去了,卢十一只要直接认输,也就能把世人的注意力由两卢之赌转到这一场表演和卢文的天才上,倒是比预想中况要好。

    黑暗中,卢萦在不知不觉中,被人接到了一只大船上。

    看着那只乌黑高大的军用船只,卢萦暗暗想道:刘疆也来了?

    寻思到这里,她脚步轻快了些。

    从跳板上到军船上,卢萦轻快地入了船舱。一见到里面隐隐绰绰的人影,她便清声笑道:“这一次,我妙施空空手,平白赚了七千二百两黄金!如今是财大气粗得很,怎么样主公,要不要阿文我请你到哪里去花销花销?”

    这黄金数,确实太吓人了,平时连做梦也没有想到过,自己有一天会拥有如此巨额财富的卢萦,颇有点被财富冲晕了头脑的架式,这般人还没有看到,她就放起豪言来。

    一边清笑,卢萦一边推开了舱门,然后,笑吟吟地抬头看去。

    这一抬头,她的笑容便是一僵!

    凝视着灯火下,卢萦这张俊美清华的脸,迎上她笑意盈盈的眼,那个站在窗边,高挑颀长的青年,慢慢摘下脸上的银制面具。轻声说道:“好久不见了,阿萦!”

    摘下面具的青年,有着一张如描画出,精致俊美的面容。他的俊,与刘疆,与耿秉。与卢萦自己完全不同,他有一副如画的五官,眉眼直有山水之妙。他的肌肤有点过于苍白,可这种苍白配着他那渲染描画出的眼,配着那浓浓的睫毛。还有那直直凝视着卢萦,含着万千言语,却又太遥远。太苦涩,太忍耐而显得飘渺的眸光,直能让人目眩神迷。

    ……卢萦却不知道,洛阳这么多美男中,她卢文与这个澈,另有一个称号,那就是天下好男色者最想私藏的两大美男。

    迎上呆若木鸡的卢萦,澈走到一侧。低头给卢萦倒了一盅酒后,他缓步走了过来。

    轻轻把那酒盅放在她的手心,澈凝视着依然一动不动的她。苦笑着说道:“阿萦,我来晚了,是么?”

    见那酒盅在她掌心有点摇晃。他伸出手,温柔地握她握紧,垂下长长的睫毛,澈精美苍白的脸上带着一抹脆弱,“阿萦,我让你等得太久了……是么?”

    卢萦的唇猛然颤动起来。

    她低下头看着握着自己手的手,猛然向后退去。

    因退得过于匆忙,她都有点狼狈。猛然退出几步,退到舱门口的卢萦抬头看向澈。

    对上这张苍白精致面孔中的脆弱,她唇颤动了会,好半晌才苦涩地说道:“我,我……”我了半晌,她一个字也说不出了。

    直过了一会,卢萦像是惊醒一般,猛然转,狼狈地逃出了舱门。

    看着她逃之夭夭的影,澈慢慢低下头来,在他凝视着自己的手掌时,一个黑衣人走到他后,低声问道:“少主,要不要拦下卢文?”

    澈慢慢地摇了摇头。

    他又密又浓的睫毛不停地扑闪着,过了好一会,他才哑声说道:“来方长。”

    卢萦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逃,她踉跄地冲着,冲了一会,突然间,一只手臂一伸,把她扯入一只小船中。

    不一会,她被带入一个船舱里。船舱中灯火通时,温暖如,卢萦却只是低着头,逃离时她的束发已经扯散,额头凌乱地挡在她半边脸颊上,划过她水润的薄唇。灯火下,卢萦的脸色有点苍白,唇也有点抖动。

    直过了良久良久,舱中人才低沉地开了口,“见到澈,便让你这般失态?”声音沉沉,有着刻骨的寒冷!

    是刘疆的声音!

    卢萦一惊,她腾地抬起头来。

    烛光下,刘疆俊美尊贵的面容上带着一抹笑,这是一抹没有任何温度的笑容,这种笑,可以让空气凝滞,让四下再无声息。

    卢萦看着他,唇动了动,好一会,她才哑声说道:“不是,我只是,只是一时没反应过来……”

    才解释到这里,刘疆哧的一声冷笑。

    卢萦闭紧了嘴。

    刘疆盯了她一会,慢慢闭上双眼。

    只是他按在几上的手,青筋暴露,微微颤抖着。

    这时,一阵脚步声响。转眼,郭恭敬的声音传来,“主公,时辰不早……”

    才说到这里,刚说到这里,刘疆蓦然暴喝一声,“上河道!”

    郭一惊,他朝船中的卢萦看了一眼,马上低头应道:“是。”

    于是,船只转向,原本应该急急赶回太子府处理要事的众人,便在这夜深时刻,在外面不时传来的议论喧嚣声中,驶入了洛河河道中!

    卢萦低着头,她在努力平息慌乱的心,努力地让自己冷静下来,好说些什么话,让刘疆相信她。

    就在这时,刘疆低沉的声音传来,“过来。”

    卢萦慢慢抬头看向他,提步走了两脚。

    “跪下!”

    卢萦一怔,她看了他一会,慢慢屈膝跪在他面前。

    “铮――”地一声,突然间,一个森寒的剑锋抵在了她的咽喉上!

    他抽出了佩剑!

    他竟然抽出了佩剑抵着她!

    卢萦脸色一白,腾地抬头看向他。

    灯火下,刘疆的脸上毫无表,那双眸子,更是黑得如浓墨,里面仿佛乌云笼罩。

    他低头凝视着她,那指着她咽喉的剑,在微不可见的颤抖着。

    ……直过了好一会,他才低哑的。轻轻地问道:“阿萦,你便如此喜他?”他的声音有点沙,有点冰寒,“置于巨浪中,你不曾惊慌过,那般被我用剑抵着。你也不慌不忙着……阿萦,不过是这么见一面,你为什么逃得如此狼狈?”

    他的声音越来越哑,越来越哑,到最后。那声音有着一种近乎苍凉的嘶沉,仿佛那月夜独啸的狼,一声又一声的啸叫底。全是无边苍凉!

    卢萦呆呆地看着他。

    她唇动了又动,动了又动,却说不出话来。

    她无法解释,她无法解释自己为何那般狼狈逃出。正如他所说的那样,不过是见一面,不过是与故人见一面,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她,怎么就给逃了?

    迎上卢萦。那抵在她咽喉的剑,又进了些许!

    卢萦只是抬着头,她一瞬不瞬地迎着他的目光。

    这时刻。她的脑子还乱着,她的心还胡乱绞成一团,她说不出解释的话来。她只是知道,自己不能逃避,自己应该看着他的眼,给他起码的真诚。

    此刻,渐渐驶入洛阳中的小船,突然被一个旋涡引得一歪。随着夜风扑入窗中,小船上的烛光腾地一声全部熄灭。天地间,只有窗外那一轮刚刚冲出云层的明月光照进船舱中,照在这个高大的,如受了伤的巨兽一般的男人上,脸上,铺在跪在他面前的卢萦的上,脸上,照在卢萦那双抬头凝视,乌黑乌黑的眸子中。

    冰寒的剑锋,一动不动地抵在她的颈间。

    她清楚地感觉到他的手在抖动。

    抬头看着他,一瞬不瞬地看着他,终于,卢萦稳住了自己的心。

    她凝视着他,认真的,低低地说道:“阿疆,我也不知道我刚才为什么会逃……”一句话令得刘疆脸色冰寒后,卢萦慢慢说道:“我在汉阳时,是对澈心动过。”高大的,尊贵不可一世的男人冷笑出声。

    无视他的冷笑,卢萦蹙眉寻思着说道:“不过他离开后,我只是偶尔才想想他,到了成都后,都不怎么想了。跟着你到了洛阳,更是不怎么寻思过。”

    她表中带着一缕疑惑,眼神却清明坦,“阿疆,我想我应该对他……”

    才说到这里,背着月光的刘疆,已声音沉沉的,面无表地唤道:“卢氏!”

    卢萦的声音戛然而止。

    刘疆慢腾腾地说道:“做为一个妇人,我可以给你自由,也可以把它收回。”

    一句话令得卢萦瞳孔一缩后,他冷冰冰的,公事公办的声音继续传来,“你本是我的人,这阵子我怜你惜你,所以放纵你……从今晚开始,你必须成为我的女人,把你的子和心,全部交给我。”

    他说得缓慢而刻板,在那剑锋得卢萦不得不向后抬着头时,他的话还在一字一句地传来,“往后,除非意外,西城玉柳巷的文园,你每晚都必须入住……我许你依旧扮成男子出入各种场所,但是,若是你再与任何男人有不清不白,那文园,便是你一生的归宿,此后你寸步不得出那院门一步,这世上,也不会再有卢文这个人。我的话说完了,你可有什么意见?”

    卢萦抬头看着他。

    月光下,她的眼如宝石般,流转着一种异样的光辉。

    直过了一会,卢萦才低声说道:“一切都听夫君的。”

    这几个字吐出,只听得“铮”的一声长剑还鞘的声音传来。接着,卢萦冰冷的手被他抓住,接着,她被重重带入他的怀抱!

    他的铁臂紧紧地搂着她,搂着她,好一会,从她的头顶传来他嘶哑得近乎绝望的声音,“阿萦,我真该杀了你!”

    他哑声着重复道:“早在武汉,不,早在成都时,我就该杀了你!”

重要声明:小说《凤月无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