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八章 相偎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林家成x 书名:凤月无边
    .

    欢呼中,耿六也笑道:“绮香阁和醉梦楼要拼上十?这可是十年难得一见的盛况,好,太好了!现在我也有点迫不及待了。”

    说到这里,他转向众卢氏子弟,叫道:“你们也是来迎接澈的吧?一起去吧。”

    “我们过来,正是要跟你们说这事。”卢十一郎说道:“我们刚从上面来,听到府仆人说,他家郎君发来飞鸽传书,说是突然遇袭,如今归期难定!”

    “什么?”

    众少年叫出声来。澈竟然在临近洛阳时遇到了袭击?那动手的人当真是胆大包天啊,天子脚下也敢这般任意妄为。

    少年们的议论中,卢十一郎压低声音说道:“不过听澈说,他心中有数,早做了防范,所以损失很小。估计过个两便能回来了。”

    他的声音一落,另一个卢氏少年笑道:“我们刚才算了算,阿澈回来时,正好绮香阁也赶来比试了。他多半是掐着点来看闹的。”

    他这样一说,众少年哈哈一乐。

    耿六等人跑了一个空,都有点失望。不过他们别的不多,这时间却多的是,当下耿六转过头朝着卢萦直笑,“看来今白跑一趟了。阿文,既然来了,我们一道去醉梦楼玩玩,看看他们准备怎么对付绮香阁?”

    去青楼?

    这个卢萦有点不敢。她现在扮起男子来虽然惟妙惟肖,无人可以识破。可真正进入青楼,与那些常自在男人堆中混的女人打交道,却是没有信心。而且,看这些纨绔子弟的模样,以他们的荒唐程度来猜测,只怕到时还会来个现场表演啥的。

    她是天不怕地不怕,可那种事真不适应。再说,给刘疆知道了,那后果不敢想象。

    想到这里,她摇头道:“先回城中吧。”

    “好,大伙回城。”

    众少年嘻嘻哈哈掉转马车,朝着城中返回。

    这一路上,众卢氏子弟与少年们打闹成一团,看起来关系好得很。而且这种好,颇有种把卢萦排斥在外的感觉。

    可惜,卢萦一直明白得很,真正让一个人,一个圈子看得起你,从来不是这种虚妄的交,而是实力,魅力和魄力。

    这种打闹交际从来不是她的长项,而她也从来没有想过要勉强。在她看来,总有一天,这些人会象成都的尚缇文庆等人一样,接受子本来便清冷的她,把她当成真正的朋友。

    于是,在闹中,卢萦老老实实地坐在马车一侧,静静地翻着书卷。

    入了洛阳,卢萦不顾耿六的不舍,与他干脆告别后,便令驭夫驶向昨晚上郭安排给她的庄子。

    西城玉柳巷背山临水,是个极美丽的地方。从青山小道上驶过,不一会,马车便来到一个庄子外面。

    守庄的门子是个矮瘦的老头,他朝卢萦的马车和卢萦看了一眼后,佝着腰示意她通行。

    马车缓缓驶入了庄子中。

    庄子中,只有一个楼阁,离楼阁很远的地方,才有一排木屋供给下人使用。

    而此刻,那楼阁前,站着几个一动不动的青衣卫。

    这是卢萦没有想到的景,她不由一呆。

    在卢萦下了马车,缓步靠近时,圆脸青衣的郭也看到了她,他大步迎来。一对上卢萦,他便低声说道:“主公来了。”

    卢萦眨了眨眼。

    郭的神色有点复杂,他盯着她,慢慢说道:“昨晚你离去后,我便向主公提到此处。今儿一早,他便来了。”

    顿了顿,郭慢悠悠地说道:“卢氏,他这是想你了!”

    卢萦猛地抬头看向郭

    阳光下,郭脸上依然带笑,可那笑容却比平素多了几分慎重。他看向卢萦,压着声音,认真地说道:“我与主公一起长大,这还是我第一次看到他这么在意一个女人……阿文,你要懂得珍惜!”

    卢萦低头。

    阳光下,她俊丽的面容波澜不动,乌黑的眸子光芒闪动。直过了好一会,她才轻轻问道:“主公呢?”

    “在二楼。他知道你来了,上去吧。”

    卢萦点了点头,提步入内。

    郭慢慢回头,他看着阳光下,一袭白袍,风度翩翩,仿佛把阳光折※出七彩华晕的俊美少年,突然叹了一口气。

    不一会,卢萦来到阁楼上。

    她一眼便看到了刘疆。

    他正双手撑着窗沿,静静地欣赏着窗外青翠的山林。只着一袭玄袍的他,材高大,光站在那里,便如山凝岳峙,有种无法形容的静穆和神秘。

    是的,是神秘……

    随着来洛阳越久,卢萦越是捉摸不透刘疆的心思。她原本想着,他为太※子,一直以来应该努力的目标,以及唯一的目标都是巩固他的地位。

    可是,这个二岁便成为太※子,不但有人脉,也更有能力和魄力的男人,却在某些事上,带着一种轻浮地放纵。

    如,他不曾早早定下一个势力庞大的妻室,帮自己进一步巩固地位。甚至,他放任与自己定下婚约的妻室暴病而亡。

    这种事,再加上朝野间说他喜怒无常的负面评价,原本都是他可以也应该控制住的。

    可他没有,他放任那些流言。

    就在卢萦看着他出神时,背对着她的刘疆磁沉地低语道:“听说你又多管闲事,毁了一个女人的容貌?”

    卢萦被他的声音惊醒,她提步上前,与他一样微笑地看着外面的青山绿树,口中则淡淡回道:“是啊。”

    刘疆似笑非笑地问道:“便是为了告诉我,你的独占之有多么可怕么?”

    “不止。”卢萦一派大方,她甚是随意地说道:“我就是不喜欢看到那些顶着闺蜜的名头,去断人命婚姻的……这种人,我见一个灭一个!”如冯二姑子这样有※份的世家女子,她涉足孙朝的婚姻,图的不可能是他的妾位!而她要成为心上人的妻室,在这个联姻事关家族,和离并不现实的权贵圈中,最好也最实际的手段,就是把对方的正妻,曾经的好友活活气死,死,自己再坐上那位置。要是她手段高明,还会令得那个被死的亡妻,落个不能容人的后名……

    刘疆苦笑摇头。

    事实上,做为好友却插足他人婚姻,却是这时代最常见的况。毕竟一个正宗的闺秀,如果不是与女主人交好,根本连与男主人见面的机会都没有。男子也是一样,**室的,往往是男主人的好友或兄弟。

    刘疆慢慢转头。

    倚着窗台,他低头看着卢萦。

    从窗口透过来的光线,铺亮了他半边面孔,另半边面孔,却有点暗。这般一明一暗的光线,铺陈在他的墨发上,令那缕缕发丝根根可见,铺陈在他的面容上,令得他那俊美得无懈可击的面容,如苍天鬼斧神工下的杰作,如那雕塑,透着种说不出的,直是惑人心神,动人魂魄的魔力!

    天下间,能看透这个男人的,应该没有几个吧?

    卢萦仰着脸看着他,乌黑的眸子,在窗口透过来的光线下,显得专注而温柔。

    这种温柔,让刘疆的眼眸中慢慢漾出笑意来。这一刻,他在听到卢萦对冯二姑子下手后产生的无奈和叹息,也都烟消云散去!

    他慢慢伸开双臂,轻轻地把卢萦搂在了怀中。

    便这般搂抱着,他没有用力,她也安静地伏着,温暖明亮的阳光照在两人上,竟给卢萦一种天长地久的错觉。

    刘疆低下头,他把脸埋在她的秀发间,只觉得疲惫尽去。这个时候,他心中有一种感觉,仿佛他在这百忙期间抽空前来,只是为了这一抱……

    卢萦安静地倚在他的怀中,全心全意地享受着他的温暖,还有,这种让人安宁的心跳的感觉。

    不知不觉中,她的嘴角轻轻扬起。

    多少年了?好象从父亲死后,她都没有这么安宁愉快过。

    这是一种奇异的体验,仿佛回到了娘胎的婴儿一般,舒服,静谧,踏实,满足,还有满溢满溢的,几乎要流淌出来的欢喜。

    这一个下午,两人都没有说话。这般拥了一会后,刘疆把卢萦置于前,把脸贴着她的脸,双手交叉放在她的小腹上,低低的,有一句没一句地说着话。

    卢萦时不时地应上一句。

    真要让卢萦说起,两人说了什么,她一定哑口无言。

    她只知道,沙漏在那一刻,仿佛停止了流逝,而窗外的光,已由东方转向西方。明亮的,温暖的阳光下,她的心,生平第一次体会到了那个叫足实的词。

    楼阁下。

    一个青衣卫来到郭后,低声说道:“头,时辰不早了。主公怎么还没有下来?”便是与女人欢好,也过了几场吧?

    郭有点复杂,过了好一会,他才低低说道:“主公,一直与卢氏依偎在一起说着话。”他也借给两人添水添香的名义上去过一次,看到主公脸上的笑容,那催促的话,便给咽到了腹中。

    那青衣卫一怔,奇道:“就只是说话?”

    郭点了点头。

    那青衣卫失笑道:“与个女人有什么好说的?”陡然想起一事,他又说道:“我从来不知道,主公还是一个这么能说的人。”

    相识这么多年,主公一直是个沉默不喜多言的人,便是在那些人面前伪装时,也只是老笑着,至于话,他从来就不多。

    郭点了点头,低声道:“正因如此,我才有点不安。”

    那青衣卫摇头道:“没什么好不安的,女人嘛,再喜欢又怎么样?置入后院多宠几次就是了。”

    正说到这里,他叫道:“卢氏出来了。”他抬头看了看头,喃喃说道:“都到这个时候了?”

    卢萦回到府中时,太阳已经开始西沉。

    她一进院子,元氏便跑了过来。朝着卢萦看了会,元氏突然叫道:“大哥,你今儿怎么了?这么高兴?”

    卢萦一怔,问道:“我很高兴?”

    “恩。”元氏认真地点了点头,说道:“我从来没有见大哥这么欢喜过,你看,你进来时脚步都是飘的。”说到这里,她想起自己前来逮她的目的,连忙又道:“大哥,那绮香阁和醉梦楼都发贴子来了。你要看一看吗?”

    卢萦笑道:“这事我知道。”她接过元氏递来的贴子,细细看了两遍后,卢萦扬起唇角,慢慢说道:“看起来是有意思的。”

    两时间转眼便过去了。

    醉梦楼和绮香阁为天下间最大的两处青楼,一直享有盛名。而它们比拼的事,不用宣传,也成了洛阳这一年来,最大的要事之一。

    因两家比赛的场地在靠近洛阳的支流上。一时之间,洛阳船贵,无论权贵商家,还是普通庶民,都拼尽全力想搭上一只船,亲临现场一睹究竟。

    耿六等人来接卢萦时,那表亢奋之极。一少年更是手舞足蹈地叫道:“真没有想到会是如此盛况。”

    他哇哇叫道:“倾巢出动,整个洛阳的风月人士全部倾巢出动啊。要不是时间太紧,洛阳周边人都会赶过来。听说这一次两家之斗,连陛下也给惊动了。”

    耿六是个沉稳的,这时刻也有点激动。他看了卢萦一眼,见她微微蹙眉,不由关切地问道:“阿文,你怎么了?是不是担心那赌约了?没事,输了也就输了,反正你已经赢了范阳卢氏一场。这次输了,也不过是扯平了。”

    那少年马上接口道:“什么叫输了就输了,这可不行,卢文,这事你得认真点。嘿嘿,上次你那洛河拦船一赌,把我们这些人都给震住了。这次你也不能让我们失望才是。”

    又一少年叫道:“听说澈那厮果然混上了绮香阁,呆会应该就可以看到他了。”

    几个少年的说笑声中,一人突然说道:“可惜了这难得的盛会,孙朝那厮却来不了。”

    听到他说起孙朝,卢萦来了兴趣。

    见卢萦看向那人,一直关注她的耿六马上说道:“阿文你不知道,那孙朝带来的冯二姑子,她真毁容了。”

    叹了一口气,耿六说道:“大夫给看了,说那容毁得很彻。大夫说,眼角嘴角,本来就是说话多,易牵扯的地方。冯二姑子伤了那里,以后那半边脸是不能看了。哎,孙朝这两天急得口里都起了泡,托着人四处找杨神医呢。”

    另一个少年不耐烦地说道:“扯她做甚?好好一个姑子,非要缠上孙朝。现在弄出这一曲,听说冯府已把她放弃了。孙朝现在是兴头上,过个几,看他还没有这怜香惜玉的心思。不对,容都毁了,也说不上是香和玉了。”

    他挥了挥手,示意众人不得再说这个话题后,转向卢萦认真地说道:“卢文,听说这两天你没啥动静?我跟你说啊,男子汉大丈夫,输赢不重要,可这般不战而逃,可最是丢份。今儿这赌,你千万要撑到最后。不然,休怪我们不认你这个朋友。”

重要声明:小说《凤月无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