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三章 失控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林家成x 书名:凤月无边
    这些世家郎君,什么样的美味没有吃过?什么样的美人没有见过?在酒飘香,美人如云中,他们一个个表懒散,自顾自地说着话,兴致来了的满廓游走,倒也自※由自在。

    卢萦大大方方地落坐后,倒令得好一些向她看来的目光收了回去。

    垂着眸,卢萦举起酒盅轻抿了一口,酒刚入口,她听到耿左将军问道:“卢文,你是汉阳人氏吧?”

    卢萦应是。

    耿左将军慢慢说道:“可有适人?”

    什么?

    卢萦抬起头来。

    坐在她前方的耿左将军,俊美的五官在灯火下清晰而冷峭。便是对一个姑子问出这样明显带着暧昧的话,他也神色不动,仿佛他从来都是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

    卢萦眼珠子转了转。

    她还没有回答,耿左将军那冷峭的声音却又传了过来,“不想说,不说便是。”他举了举酒盅,仰头自个一饮而尽。

    就在这时,前方传来一阵喧哗欢喜声。

    却见湖泊的另一边,上百个婢仆拿着红色的轻纱,扯成了一条长长的纱带,把花园分隔成两半。

    几个声音传来,“这样最好,那些姑子们可以坐在纱的那一侧,与我等共赏妙乐。”“倒是有几分意思了。”“听说还请了杭州的绮香阁,这绮香阁与我们洛阳的醉梦楼同时出台,实是不容易啊。耿七这次出了大价钱了。”“倒是难得的闹。”

    少年这边,已如煮沸的开水一般嗡嗡议论起来。在座的少年郎,虽然一个个都是享尽了美色的,只是从小到大的教育都告诉他们,妻室与那些玩物,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因此,对面那些够格成为自己妻室的姑子,他们还是很感兴趣的。那边轻纱还没有蒙上,已有不少人溜了过去,藏在树林间朝着众姑子瞄来瞄去。

    议论声中,卢萦一眼瞟到朝自己盯来的卢十一郎。

    卢萦那句“别输不起,那样太难看”的话,实在是刺了他的耳,红了他的眼。只是卢萦运气太好,一句话说完,卢十一郎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已被耿二纳入追随者。

    卢十一郎的表很有点不善,对上他的目光,卢萦一乐。当下,她站了起来,学着一些少年的样子,靠着走廓欣赏起湖景来。

    ……看,她做事多么地道?连挑衅的机会都迫不及待地给了人家。

    卢萦一离开耿左将军,几个少年便是朝她走来。

    不一会,他们围上了卢萦。

    看着倚着走廓,似笑非笑的她,卢十一郎朝她举了举酒盅,微笑道:“阿文,今晚我很想与你赌一场,不知赌个什么的好?”

    “哦?”卢萦侧眸,她想了想后,挑眉问道:“真的非赌不可?”见卢十一郎也不错眼地盯着自己冷笑,卢萦摆出一副十分为难的模样,好一会才说道:“既然非赌不可,那就赌吧!”痛下决心,语带艰难地说到冇这里,卢萦盯向前方,蹙眉问道:“既然今晚绮香阁和醉梦楼都会前来,那么我们这一赌,便在这两家上面下功夫如何?”

    卢萦的声音不小。

    当然,更重要的是,这里的人都对她感兴趣,在卢十一郎上前时,早就在倾神凝听她的话。

    现在,她的话音一落,四下嗡嗡声大作。第一次站起来的,是耿七郎,只见他拊掌赞道:“这主意不错!”

    他看着卢萦和卢十一郎,兴※奋地说道:“这绮香阁和醉梦楼,虽然行的是红尘轻浮事,不过主事人都有点清高劲儿,而且他们有大后台,想不给谁的面子便不谁的面子。两位卢郎虽然势大,可要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威胁某一方成事,确是大不易。不错,这个赌不错,难度很大,也很公平。”

    说到这里,他高兴地咧牙笑道:“卢文,快说出你那赌约。”

    众人齐刷刷地注目中,卢萦蹙眉寻思了一会,才扫去神色间不经意中流露出的为难和不自信,清清朗朗地说道:“这些红楼,任何一场舞乐,听说都是早就费了百功夫编排好的。这样吧,我们双方各出一到五个人,谁要是能主宰这两楼中的任何一场舞乐,让那些琴师也罢,舞伎也罢,在今晚这样的宴会上,冒着被砸招牌的危险,只听你一人号令,完全按你的意思表演,便算谁赢。这样的赌注如何?”

    说到这里,单前来,连个像样的跟班也没有的卢萦,定定地看向卢十一郎。灯火下,她的墨眸太清亮,简直就是在说,你带了这么多跟班,又有的是朋友,我这赌约分明对你有利啊……哎,我就是太大方太不计较输赢了!

    只是卢萦没有注意到,自从她万般为难地说出这个赌约,还摆出一副对方占了大便宜的模样后。耿左将军便握着拳放在唇边咳嗽起来。

    他低着头时不时咳嗽着,引得边的跟随者都担忧地看着他。

    忍不住又握拳咳了几下后,耿左将军看着蹙眉寻思,一副呕心沥血也要赢得赌约的卢萦,终于忍不住吩咐道:“叫卢文过来一下。”

    “是。”一个仆人走了过去。

    不一会,卢萦便从灯火明亮处走了过来。

    “你们退下。”耿左将军挥了挥手。

    “是。”当下,那些围着他的跟班和仆人们散了开来。

    耿左将军这才抬起头来。

    他打量着灯火下,俊美得清华,明亮得张扬的卢萦,在对上她黑漆漆的,清澈无暇的眸子时,他忍不住又握拳轻咳起来。

    一连咳了几下,卢萦见状,斯文有礼地问道:“夜寒露重,将军可是不适?”

    耿左将军又咳了一下,然后才说道:“卢萦,我真没有见过你这样的姑子。”顿了顿,他叹道:“你这样,胜之不武啊!”其实胜之不武真没有什么,重点是,明明是她胜之不武,占了人家大便宜,却还生生摆出一副自己要吃亏,自己很惆怅的模样儿……

    卢萦一怔:原来她表演了《卓文君》,并凭此一曲成功变成东南西南一带风月场上的知名人物的事,这个耿二也知道啊?

    众人时不时投来的目光中,卢萦眉头微蹙,颇为叹息地说道:“将军不是先行离去了吗?原来那我演奏那《卓文君》时,将军的人也在啊。”真是运气不好,竟然被他识破了。

    说到这里,她再次叹道:“本来可以借这个赌震住这场纨绔子弟的。”

    不但振振有词,还愣是摆出一副被他搅了场扫了兴的模样。

    耿左将军受不了,不由握拳又咳了声。

    这时,卢萦双手一摊,十分洒脱地问道:“那将军说怎办是好?”

    耿左将军瞟了她一眼,站了起来。只见他冷着脸朝着耿七淡淡说道:“小小一个生辰,也想弄是人尽皆知么?”

    一句话令得耿七垂头丧气后,耿左将军提步就走,走出两步后,他命令道:“卢文,一道走走吧。”

    竟是要这样直接把她带出场。

    卢萦能怎样?当下,她只好优雅一笑,道:“好。”

    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两人一前一后出了花园,空留下无数含着怨念的目光。

    卢萦走出花园后,便朝着耿左将军抱拳一礼,说道:“将军,阿文先行告退了。”

    耿左将军看着她,“何必这么着急?”

    灯火中,他双眸黑亮如星冇空。

    卢萦抬头看了他一眼,低头说道:“阿文本为出风头而来,如今出不成风头,自然就得离开。”在耿二忍不住又想咳嗽时,她轻轻说道:“将军刚才问过阿萦适人一事的……”

    她说得很轻。

    可这话一出,原来含着笑的耿左将军,那俊美的脸便迅速地恢复了冷峭。

    是了,他怎么忘记了?她是那个人早就看上了的……

    面无表地看了卢萦一眼,耿左将军淡淡地说道:“既如此,你退下吧。”

    “是。”

    卢萦退下。

    望着她退得干脆利落的背影,耿左将军腾地转,大步离去。

    卢萦上了自个的马车。

    此时的洛阳城,刚刚入夜不久,街道中到处飘摇着灯笼,处处人影幢幢。

    马车走在这样的街道上,有一种特别的安谧。

    不一会,她的马车便来到她府前不远处的巷子里。

    刚入巷子,马车便是一晃,接着停了下来。

    马车中,卢萦从寻思中惊醒过来,不由抬头问道:“怎地停了?”

    驭夫和仆人没有回答,开口的,是一个略有点熟悉的沙哑嗓音,“动作快点!”

    沉冷的命令声中,两个人影闪电般地袭来,转眼便冲上了卢萦的马车。

    那两人的动作兔起鹘落,刚一窜上马车,卢萦还没有来得及开口,她的嘴便被一物堵上,然后,眼睛也被黑布蒙上……

    随着一声低喝,卢萦被扔上了一辆马车。倒在马车上,卢萦非常非常安静。

    马车在无声无息中驶出了巷道,驰向洛阳的另一个方向。

    也不知过了多久,马车晃了晃后停了下来。感觉到有人把自己抬了起来,卢萦很是温驯,甚至在那些人抬她时,她还配合地曲起双膝,以方便他们动作……

    不过她这个举动一做,四下似乎安静了一瞬。

    接着,堵在她嘴里的布被扯了出去。

    依然蒙着眼,双手被反剪着绑起的卢萦,这般得到说话的自※由后,也不挣扎也不怒喝,只是委屈的,轻软地说道:“不就是看了你的闹,又与耿二坐了一会嘛?不带这么连个招呼也不打便掳我吓我的。”

    说到这里,卢萦轻叹一声,低低说道:“阿疆,我不惯他人抱我……”(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凤月无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