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二章 打回原形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林家成x 书名:凤月无边
    .

    第一百三十二章打回原形

    “尚氏倒是殷勤。.. ”

    贵人转头向卢萦命令道:“去换个装吧。”见她双眼瞪大,他却是一笑,“你还想玩?也罢,戴上纱帽吧。”一脸纵容地许她乔装打扮的样子。

    卢萦却不顾一侧执六使出的眼色,向后退出一步后,深深一礼,“禀主公,阿萦不能去。”

    几乎是她这几个字一落地,四周的空气便开始凝滞起来,慢慢的,贵人扬声浅笑,“哦?为何?”明明是在笑着,却让人一种暴风雨就要来临的窒息感。

    卢萦抬起头看向他,淡淡笑道:“无根之木,风雨易折。”

    她说,她现在还是无根之木,遇到风雨就会折损。

    贵人看着她,懒洋洋地说道:“好象有些道理。”

    他的语气缓和了些。

    按道理,现在卢萦就应该见好就收,可她好象没有这个想法。继续说道:“主公,阿萦还有话要说。”

    “说罢。”

    ”阿萦一直知道,我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也知道以后想过什么子。”她直视着贵人,静静地说道:“主公现在对阿萦有了兴趣,故而百般纵容。或许有一主公兴致来了,还会把阿萦收入房中,给阿萦一个名份。阿萦也知道主公尊贵无比,能呆在主公侧还拥有一个名份,实是天大的造化。”

    她说到这里,贵人哧地一笑,眸中的喜悦完全散去,只见他淡淡说道:“哦?今儿个胆子真不小啊。”说到这里,他声音一轻,慢慢说道:“阿萦继续说下去!”

    最后几个字落下时,只听得扑通扑通一阵响声传来,却是众护卫婢仆齐刷刷跪倒在地,一动不动。

    卢萦和往常任何一次一样,无视他那如洪水一样的威压,还有那种让人窒息的恐惧感。她静静地说道:“是。阿萦设想了一下,成为主公的婢妾后,在最初的半年一年间,主公或许还会许阿萦着男袍呆在主公侧,一为幕僚二也可以凑凑趣说说话。”

    显然,被她的话给说中了,贵人双眼慢慢一眯。

    卢萦静静地继续说道:“不过,阿萦毕竟是一个妇人,这般与主公夜相伴,有孕是迟早之事。一旦有了主公子嗣,阿萦唯一的去处,便是主公的后院。然后,阿萦的生活,便是在主公的后院中,与主公的妻子,新纳的宠妾,以往的宠妾争斗……因主公对阿萦曾经与众不同的缘故,阿萦孕子生产期间,会遇到各种伤害,谋杀,还有投毒,以及流言中伤。又因阿萦无人可用,亲族不在的缘故,阿萦应付起这些事,将是十分吃力,甚至会对主公给予的这种生活起了怨怼之心。从此与主公相处,再无昔,便是相视而笑,也多的是算计,求的是宠……”

    听到这里,贵人哧地一笑,道:“说起来像是真的一样。”

    卢萦也是一笑,她懒洋洋地回道:“这也是没法子的事,主公雄图壮志,又尊贵非凡,别说在你侧为妾,便是为婢,也可造福族人,举手投足间,甚至能决定数百数千人的富贵荣辱。这不是争不争的事,而是树静而风不止。”

    她显然说得累了,向后退出两步,懒懒地靠着一棵树干,笑道:“主公你想想,那种子有什么意思呢?”

    她显然觉得自己说得差不多了,信步走到一侧的塌几旁,给自己倒了一盅酒后慢慢抿了一口,然后回眸看向他,举起酒盅晃了晃又道:“主公后院中的家鸡数不胜数,又有什么必要非把一只野猫也剪去野,砍断尾巴,强行把它也变成一只家鸡呢?便这般兴致来了聚上一聚,主公如果有需要的话,阿萦也愿意侍奉枕席。兴尽了便相视一笑,主公依然尊贵,阿萦也不适人,便这般遥遥相望,如何?”

    真是说得好生悠然。

    贵人静静地看向卢萦。

    被太阳晒黑了许多的小姑子,双眼亮得惊人,便如那山林间的野物,天生便带着一种野,一种不知天高地厚的莽撞,一种聪明到了极点的警觉,还有,**!

    她不想依附任何人。

    她对自己的人生有明确的规则。

    她只想索求她想要的。

    她不在意他……

    看着看着,他低低笑了起来。

    磁沉的笑声中,贵人拿起一盅酒,信手间,他把那酒盅朝地上一扔。

    “叭”的一声脆响,那酒盅给摔了个粉碎,盅中的酒水也溅了一地。

    众人齐刷刷打了一个寒颤,不约而同地把脸贴在了地面上,连呼吸声也给强行屏住。

    在一阵极致的安静中,贵人低沉地笑道:“阿萦。”

    “阿萦在。”

    “你还是不了解我啊……在我的字眼中,从来没有放手,也没有过仁慈,只有从还是不从这两种选择。”

    他走到她面前,微微倾,食指抬起她的下巴,贵人盯着她清丽过人的眉眼,温柔地说道:“阿萦,你以为你现在拥有了一切?弟弟拜得名师,你又有着一家酒楼,无论是富贵还是名利,似乎唾手可得,是不是?”他哧地一笑,吐出的温气息扑在卢萦的脸上,说出的话,也温柔得掬得出水来,“阿萦还是天真啊,你想想,如果你从来不曾遇到我,从来不曾得到我的青睐,你还有什么?”

    他慢腾腾地直起腰来。这般负手而立,静静地低着头看着卢萦的影,在阳光下显得高大而俊美,神秘而狠戾。他温柔地含着笑看着卢萦,只是那笑容中,没有半点温度。

    便这般居高临下地看着她,贵人淡淡说道:“阿萦,我等着你来求我……不过我从来不给逆我者第二次机会,你再来时,我不会给你任何名份!”

    说罢,他长袖一扬,转离去。

    而贵人一走,四下伏在地上的众人齐刷刷爬起,悄无声息地跟了上去。

    再无一个朝卢萦看那么一眼。

    卢萦笑了笑,转朝门口走去。

    执六犹豫了一下,还是送她出了门,来到大门口时,他苦笑道:“我跟你说了,主公正是高兴之时,千万不能让他失望,你承受不起让他失望的这个后果。”

    转眼他又叹道:“真是可惜,好不容易洛阳那里来了好消息,令得主公开怀一笑,却不料被你这个小姑子全给破坏了。”

    卢萦没有回答,她只是朝他福了福后,便安静地回到家。

    才进家门不到一个时辰,门外便响起了卢云的喊叫声,“姐,姐!”他的声音有点急,有点哑。

    “吱呀”一声,卢萦打开了房门。

    对上姐姐,卢云哇地一声哭了起来,他哽咽道:“姐,先生不要我了……明明一切都好好的……”

    卢云还在捂着脸流泪,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却是阳婶子满头大汗地跑来,她朝卢萦嘶声叫道:“阿萦,阿萦,不好了不好了,酒楼被人烧了……”

    话音刚落,巷子的尽头走来一队官兵,当头的走到卢萦面前,冷声问道:“可是卢氏娘子?”

    “我是。”

    “售给你这院子的楼氏,当是通过不当手段强得的房子,现在苦主找来了,你与我回衙门一趟吧。”

    这人的声音才落下,阳婶在一侧已叫道:“这怎么可以?我家姑子还是个黄花闺女呢,怎地可以上衙门?”

    卢萦制止阳婶的尖叫,向那当头的苦笑着问道:“还回这间房子,我可以得到多少赔偿?”

    那人显然没有想到卢萦如此冷静,看了她一眼后,同地说道:“可得此屋的十分之一,三十金许。”

    “那好,给金我吧。”

    卢萦转过,她微笑着看向阳婶,道:“婶子跟我来。”

    阳婶呆呆地跟着她入了房,小心地问道:“阿萦,你是不是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卢萦笑了笑,没有回答,而是指着那一屋的书本说道:“我在汉阳有间房子,婶子是知道的。这样吧,我给婶子一些钱,婶子把我这些书带回汉阳。以后,你与罗子便住在我那房子里。做为照看书简和房子的费用,我再给你们十两金,干不干?”汉阳的那房子,是她破了邱公案后,得了富户们的感谢后买的。这其中不曾借过贵人的势,完全属她所有。

    阳婶其实从离开汉阳后,一直在后悔。听卢萦这样一说,她马上应道:“好,好,我干。”说到这里,她又关怀地问道:“阿萦,那你们去哪里?”

    卢萦浅笑,“总有去处的。”

    官府的动作很快,不出三天,卢萦这处才住了几个月的房子便成了别人的了,而卢萦则得了三十金。

    这里得的三十两金子,再加上买酒楼后还剩下的五十两金子,以及一大堆子最近制的华贵裳服,便成了卢萦姐弟俩最后的财产。

    把书简装上驴车,再拿出十五两金,一做路费二做照看费用送给阳婶后,卢萦带着剩下的六十五两金,以及一些包袱,便与卢云一道离开了这个生活多时的地方。

    坐在雇来的驴车中,卢云担忧地看向姐姐,握着她的手问道:“姐,是不是出了大事?”

    卢萦回头。此刻夕阳正好,金灿灿的光芒中,她眼神明亮,笑容温暖而轻松,“阿云,我得罪那人了。”

    “那人?”陡然记起,卢云睁大双眼,他倒抽了一口气后,马上握紧卢萦的手,认真说道:“姐,你别怕,只要你我还好好的,就什么也不用怕。”

    她的弟弟呵。

    卢萦心中一暖,她伸手搂住卢云,轻声道:“阿云,我没有怕,只是让你中断了学业,失望了吧?”

    “我只要姐姐好好的。”卢云喃喃说道:“以往父亲母亲过逝时,我们什么也没有,不一样过得快快乐乐的?”

    卢萦应道:“是啊,以往不也过得快快乐乐的?”那时,她上还只有二十几枚五铢钱呢,不像现在,都有这么多金了。

    在驴车的急驰中,卢云突然说道:“姐,那玉佩?”

    “玉佩是我赢回来的。”卢萦浅浅一笑,淡淡说道:“我会收着它。”只是,再也不能用了。除非她做好了回到他边的准备,否则,无论遇到什么困境,她都不能使用它!

重要声明:小说《凤月无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