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 待客之道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林家成x 书名:凤月无边
    马车转来转去,不一会功夫,便驶入了一个极其繁华的街道。

    过了那街道,四周渐转安静。看着宽敞而干净的巷子,还有两侧精致宏伟的高墙青砝,卢萦忖道:多半是快到了。

    约二刻钟后,马车来到题有“萧府”的巨大石柱旁,看着那足有六米高的铁门,听着里面传来的喧哗声,卢萦还没有说话,萧燕已低声说道:“这是我的家,可我不喜欢呆。”

    转头看向卢萦,萧燕喃喃说道:“阿萦,你说做女子有什么好?过不了多久就要嫁人,嫁人后又有更多的烦恼。”

    这个问题,卢萦自是回答不了。

    当马车从大开的正门驶入时,萧燕突然伸出头唤道:“停一下。”

    马车一晃,停了下来。

    萧燕伸手把车帘掀开,让卢萦的面容露出来后,她盯着那几个门子,冷笑道:“看清了没有?她就是卢氏娘子,是我的好友,以后谁要是再狗眼看人低,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在萧燕的目光下,几个门子都是低着头,畏畏缩缩地回道:“不敢。”

    “不敢就好。”

    马车驶了进去。

    抿着唇,萧燕低声说道:“阿萦你知道吗?那天知道你给我投过贴子,却被门子拦下后,我就想惩治他们,可都给我那继母拦下了。”少女因为隐着怒火,秀美的脸都有点扭曲,“我堂堂萧府嫡姑子,连处治个门子也给她拦下。我知道,她是故意的,她就是让那些人知道,我在这个家里。什么也不是。虽然疼我。可这等小事,我也不好闹到那去,我总不能一有什么事就叫到那里去。”

    她转头看向卢萦,认认真真地说道:“阿萦,呆会你见了她,可别被她骗了。”

    卢萦忍不住伸手抚上她的手,安慰道:“别怕。”

    得了卢萦地安慰,萧燕向她靠了靠,不过没有碰到卢萦。而是低下头,好一会,她抬头微笑。“我不怕。”

    两女交谈中,马车停了下来。萧燕领着卢萦,朝一个院子走去。一边走,她一边笑道:“阿萦,你先到我住的地方看看吧。等有召了,我们再过去。”

    “恩。”

    两女这一路行来,婢仆川流不息,他们看到萧燕,都是低头行礼,偶尔也有人悄悄地瞟向卢萦。目光不无好奇。

    萧燕的闺房,是一处阁楼上。两女刚刚抵达阁楼处,卢萦还没有入闺房呢,一个婢女便小跑了过来,笑眯眯地朝萧燕行礼唤道:“大姑子。主母说。你带回了卢氏娘子,怎么不让她也看看。她还要感激卢氏娘子对大姑子的帮助呢。”

    这婢女的声音又清又脆。透着一种轻快。

    萧燕淡淡地说道:“知道了,你告诉母亲,我们马上过来。”

    “是,大姑子。”

    那婢女一走,萧燕一边唤人端水帮卢萦净脸,一边冷笑道:“想显摆自己势大眼目多么?我们坐也没坐便来唤人了。”

    卢萦洗了个脸,又薄施了一层脂粉,萧燕才带着她下了楼阁。

    萧大夫人的院子,便在隔壁,两女还没有走近,一阵莺莺燕燕地说笑声便从院子里传来,显得煞是闹。

    刚刚靠近,一个清雅温柔的笑声传来,“你们几个小蹄子,真是好不知羞也。”

    这声音一落,几女嘻笑起来,一个少女的声音传道:“明明是大伯母开的头,居然说是我们不知羞。呜呜,我不活了,我不活了……”一阵假哭中,笑声更响了。

    萧燕在一侧冷笑道:“看来我那几个姐妹也在。”她看向卢萦,提醒道:“我那继母最是毒,她娘家势力也大,把我几个堂妹妹的心都搂过去了。”

    听到这里,卢萦终于知道萧燕姐弟难在哪里。这个大夫人不但掌了萧府的家,还收拢了人心。萧燕姐弟等于是孤立无援。怪不得上次那种等于当场抓获的罪,她也能丝毫无损。

    就在卢萦寻思时,萧燕已摆出了一副笑脸,她牵着卢萦的手,温柔清亮地说道:“母亲,我带阿萦过来了。”

    四下微静中,萧燕和卢萦步入了花园中,而此时,花园正中,有十几个女子正说说笑笑,而此刻,她们都转头看向了卢萦。

    这些女子中,坐在正中的,是一个长相温婉大方中,透着几分清雅之气的妇人,这妇人约二十七八岁。她明眸似水,看人时,给人一种极为温和可亲的感觉,哪怕什么话也不说,就让人觉得她是个纯良温善可靠的。

    怪不得萧燕会输了。

    卢萦暗暗想道。

    在她看向那妇人时,那妇人也看向她,妇人的眸光带着笑,带着几分温和和随意的亲近之色。不过,卢萦只是看了她一眼,便让自己移开了目光……这妇人如毒蛇一样,给人的感觉粘乎冷,很不舒服。

    萧燕牵着卢萦走到那妇人面前,朝她福了福后,两人唤道:“女儿见过母亲。”“卢氏阿萦见过萧府大夫人。”

    “快起来快起来。”萧大夫人笑得弯了眼,她伸手握住卢萦的手,把她上下打量几眼后,叹道:“长得这么可人,怪不得了。阿萦啊,你对阿燕有恩,便是对我有恩,有什么话尽管说出来,伯母一定帮你。”

    这妇人不说话时显得清雅,说话时透着爽朗,真是很容易让人相信,她是从内心深处关怀你疼你。

    卢萦屈膝,“多向大夫人垂,我与阿燕本是好友,朋友之间相互帮助乃是常理。”

    萧大夫人喜地说道:“好了别说这个了,阿萦,你坐在我旁边。跟伯母说说话吧。”亲密地说到这里,她又朝众姑子打量一眼,转向卢萦笑道:“刚才第一眼见,我便觉得阿萦很是不同。原来。阿萦上还有一股清冽之气呢。你们这些小丫头定然不知道。多年前的那个卓文君,也是有这种气质的姑子。”卓文君三个字一出,还不以为然着的众姑子,脸色便有了变化。这么多年了,当年的事还是四处传说着。有人赞卓文君勇敢,更多的是说她奔无耻。

    所以,一听到萧大夫人把卢萦跟卓文君相比,萧燕的那些堂妹表妹们,一个个表怪异。似笑非笑的透着嘲讽。

    这时,萧大夫人还在温和可亲地说着,“所以她当年可是倾倒了不少世家郎君呢。要不是那司马相如才学特别过人。又擅长温柔手段,还轮不到他得了她呢。”说到这里,萧大夫人扶着卢萦的手,笑眯眯地续道:“阿萦告诉伯母,是不是有很多郎君喜你?你们那一路同来的伙伴,文家的,杨家的,可都是人中俊彦哦。”

    最后一句话说出,好两个姑子都变了脸,看向卢萦的目光中。已带着几分冷意和不喜。萧大夫人说的“很多郎君喜她”,分明还是讥刺卢萦放浪,后面那句话中,她刻意挑出两个少年郎君说事,却令得其中两个姑子看向卢萦的目光中。带了几分警惕和厌恶……原来。她们是那两个少年的倾慕者。

    卢萦还是第一次遇到萧大夫人这样的人。

    她相信,如果不是萧夫人怕她见识不够人太蠢笨。还不会把这暗讽的话说得这么明白。

    卢萦的双手,直到现在还被萧大夫人亲昵地握着。

    她所说的话,卢萦还没有反驳的余地,毕竟卓文君那曲是卢萦演绎的,较起真来,她把卢萦比作卓文君,还是赞美呢。

    就在萧大夫人的声音落地时,后方一个尖脸的小姑子叫道:“对了卢氏娘子,不是说你技艺出众吗?你给我们演奏一下那个《卓文君》吧。”

    那小姑子的声音刚落,另一个小姑子已跑上前,她亲密地挽着卢萦的手,先是朝萧大夫人做了一个鬼脸,“大伯母,你就光疼阿萦不疼我了。”在萧大夫人的笑骂中,她抬头看向卢萦,甜甜笑道:“阿萦,你就表演一番嘛。好不好,你就表演一下嘛……人家早就听说了,一直渴着盼着你来,你就表演表演嘛。”

    表演是容易,只怕这一番表演后,她就彻彻底底地沦为歌伎那一流了!

    就在卢萦沉默时,萧燕走了上来,她抢过卢萦的手,毫不客气地直接说道:“阿萦是我请来的客人,哪有让客人表演的道理?”她瞪过几女,忍着怒火说道:“母亲,你怎么不说说她们?”

    卢萦现在知道了,为什么萧燕会与尚缇成为朋友,原来两人根本就是一样的直爽子。这般行事说话,怪不得斗不过这个萧大夫人了。

    果然,萧燕的声音一落,那个被萧燕推开的姑子已甜甜地说道:“阿燕,我们明明没有那么想,都是你自己瞎说……卢氏娘子当然是贵客,我们这里又没有外人,叫她表演一番怎么啦?”

    她的话音一落,另一个姑子也叫道:“卢氏娘子,我们这么多人求你,你好歹也要给个面子吧?”说到这里,她命令道:“来人,去摘一片竹叶来。对了,告诉大伙,说是那个演奏《卓文君》的卢氏娘子过来了,让大伙都过来到看她表演。”最后一句话,彻底把卢萦放在歌伎的位置上,还抵得她无法拒绝。这姑子连“面子”两字也说出来了,如果卢萦拒绝,她们想要惩治卢萦,也是师出有名。因为她没有给她们“面子”。

    此时,众姑子也罢,萧大夫人也罢,都目光殷切地看着卢萦,仿佛对她的演奏无比期待。

    而一切的萧燕气得脸色发青,只是瞪着萧大夫人等她发话,可萧大夫人看也没有看她,哪里会发话?

    一双双含着笑意的目光中,卢萦勾了勾唇。

    她转向了萧大夫人。

    直直地看着萧大夫人,卢萦清清冷冷地说道:“大夫人也要阿萦演奏么?”笑了笑,她慢慢说道:“阿萦刚来贵府,这茶还没有喝一口呢,大夫人便纵容着贵府姑子来迫阿萦,这就是萧大夫人的待客之道?”她转向萧燕笑了一下,又看向萧大夫人,“前几,阿燕还告诉我,说是她母亲感激我,还想收我为义女……我还以为大夫人是真个感激呢,原来,这才是萧大夫人地待客之道!”

    ##

    求粉红票,求各位帮我保在粉红票总榜前十五。(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凤月无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