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迎妾礼?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林家成x 书名:凤月无边
    面对卢云的疑问,卢萦只是一笑,什么话也没有说。

    第二天一大早,卢云照常入学。按照卢萦地安排,今天卢云会去见过黄公。至于如何求见,如何应对,卢萦没有一个字地提示。

    她只把她想要的结果告诉了弟弟。

    她想,大不了这次好不容易得来的机会,被卢云搞砸了,反正她下定了决心,以后让卢云做事,不会具体细节也告诉他吩咐他。

    她就是想看他如何发挥,如何处理。宁可他做错了,弄砸了,她再重新计算一次,也不能插手太多,使得弟弟不能成长。

    闲着无事,卢萦看了一会书后,便雇了辆牛车,赶向各府递送标有自己新家地址的名贴。

    不管是阿缇家还是萧燕家,都是世家大户,饶是卢萦一袭银白男袍,举止如翩翩少年,书贴到了门子手中,都是在一阵盯视打量后,便被敷衍了事地打发了。

    这一切,主要是因为卢萦是亲自前去递贴子的,而且她的边没有带仆人。有所谓阎王易近小鬼难缠,比起上位者的小心衡量,这种下人直接得多。你连个仆人也没有带,不管你长得最好,也定然是个没来头的。

    不过卢萦也不放在心上,她只要送了就可以了,至于那书贴能不能到阿缇等人的手中,她不急。

    送完十几户人家,几乎把成都城跑遍,卢萦回到家中,已到了傍晚。

    一边忙着煮饭烧水,卢萦一边等着弟弟回来。

    不一会。房门被人敲响。

    卢萦走了过去,把房门一开,便看到乌黑的眼睛睁得老大,强忍着激动的卢云。

    看到弟弟满怀激动。却强忍着想摆出荣辱不惊的模样。卢萦不由笑弯了眼,她上前把他牵入房中,轻声说道:“你见了黄公么?他都说了什么?”想了想,她又加上一句,“不过我知道我的弟弟肯定能把这事儿办成。”

    卢云得到了姐姐的肯定,笑得眼都弯了,他强忍着欢喜地说道:“我到了学堂不久,便有人为了黄公那“不善不义”四个字骂我,他们骂得我很起劲。我当时就跳起来了。我跟他们说,黄公从来没有说过那样的话,如果不信。我可以跟他们打个赌。如果我能自由地出入黄公府第,并被黄公府中的下人客客气气的迎进送出,那么,就证明我所言不差。如果我赢了,每个得给我三十枚铁钱。如果黄公真的厌弃于我,那结果自然是我连黄公府门也进不了,自然也是我输了,我输的话,给他们每人三十枚铁钱。”

    听到这里,卢萦双眼晶亮。她兴奋地说道:“好,做得好,阿云这一招做得好。”他的弟弟,不但学会了因势利导了,还学会了果断。要知道每个人三十枚铁钱的赌注。对现在的姐弟俩来说。要拿出已不容易。

    人生在世,谁没有个赌一赌的时候?关健时候敢下赌注。也是男子汉的表现!

    卢云得意的一咧嘴,不过一想到昨天姐姐的呵斥,又板起俊秀的小脸,努力装出宠辱不惊的模样,继续说道:“然后我要他们悄悄跟在我后面,躲在那里,看看我是不是能出入黄公府第。到了门口那,我就把那木牌拿出来了。然后,我很容易就入了黄公府中。”

    想到当时那群人傻了眼的景,卢云不由咧嘴一笑。

    接着,他继续说道:“进了黄公府中后,有仆人拦住我,说黄公有事,下次再来。我当然不听了,姐姐你曾经说过,理在我,便看势,若势在我,不可轻退,一退就势散。更何况,我还今天还非要赢他们几百枚铁钱不可!当下我拿起那牌子,把那仆人狠狠地说了几句,直接朝里面就冲。那仆人见我强硬,竟然马上改口说,稍侯片刻,应该可以见到黄公。”

    说到这里,卢云不由想道,要是以前,他多半被那仆人一阻便退了。

    顿了顿,卢云又说道:“不到一柱香时间,我便见到了黄公。一行完礼,我便直接要求黄公,要与那个说我“不善不义”的人当面对质。我跟黄公说,大丈夫行于世间,无不可对人言之事。卢云或许才学浅薄,然后,“不善不义”四字万不敢当。我还跟黄公说,世间没有说不清的因果,我自从知道能在黄公门下读书起,便心怀万般敬仰,视之如父。如今,我受到冤枉,愿在长者面前,与小人一辩以证清白。”

    这个做法很不错,卢萦高兴地点着头,人就是这样,你既然光明正大,就要摆出堂堂正正的架式,如果你畏畏缩缩了,便是有理,人家便会以为你是心虚胆怯,其实不占理。

    在卢萦看来,这件事上,宁可卢云因太直接强硬得罪了黄公,也不愿意他有丝毫畏缩退让的表现。

    卢云又道:“黄公没有直接回我的话,只是问了我很多话,我都一一回答了。后来黄公便说,那造谣之人,他会查一查。然后他让管家亲自送我出门。”

    说到这里,卢云笑眯了眼,“姐,你不知道,那些人看到我被黄公的管事客客气气送出时,那一个个的样子有多好笑。”一边说,他一边晃着手中的铁钱,得意地说道:“姐,这里有六七枚铁钱呢,嘻嘻,都是我赢来的。”

    卢萦一笑,她称赞道:“阿云这事做得很不错。”顿了顿,卢萦点评道:“听那黄公所言,他分明知道自己错了。既然自己有错,却不愿当着你的面承认。圣人说过,谁人无过?过而能改,善莫大焉。这位黄公犯了过错,却没有当面坦承的勇气,甚至不愿意叫来那生事之人,当面弄个明白。其品行才学修为,还达不到大儒的境地。你不能成为他的弟子,也不算损失。”

    被卢萦这么一赞一说,卢云高兴得俊秀的小脸都红朴朴的了。

    就在姐弟两人说说笑笑时,一阵敲门声响起。

    有什么人来吗?卢云疑惑地走过去,拉开了房门。

    院门外,站着四个五大三粗的汉子,而敲门的,则是一个圆圆胖胖的做管事打扮的中年人。

    在这五人的后,摆着七八个箱子。

    咦,这些人是谁?这么大箱小箱的,莫非是来投靠的亲戚?

    可这五人的架式又不像是来寻亲戚的啊。再说,姐姐哪有什么亲戚,会是他不认得的。

    疑惑中,不等卢云开口,那胖子管事已问道:“你是卢氏阿云?你姐姐卢氏阿萦可在?”

    “在。”卢云朝里面唤了一声,“姐,有人找。”说出这几个字后,他又转头打量着这怪模怪样的五个人,问道:“不知几位因何而来。”

    那管事朝几个壮仆一点头,示意他们把箱子搬到院子中后,自顾自地走了进来,说道:“我奉郎君之令,前来迎接贵姐入府。”

    啊?

    这话卢云真心听不懂了。

    见姐姐没有出来,他又回头叫道:“姐,这个人说,奉他家郎君之令,迎你入府。”

    话音一落,卢萦走了出来。

    看到姐姐走近,卢云叫道:“姐,好奇怪呢。这些人抬了这么多箱子,还说要迎你入府。呃,好似……”好似什么,他说不下去了。

    这架式,分明是来迎妾室的。不过比一般的迎纳妾室,更加草率唐突,更加莫名其妙罢了。

    当然,看那几个箱子的份量,好象又比一般的迎接妾室,更舍得花钱些。

    就在卢云如此想来时,那胖管事一挥手。当下,四个壮仆走了过来,一一把箱子打开。

    箱子一开,各色的绫罗绸缎,还有一个小箱子的金银玉饰,直是在夕阳下散发着耀眼的光芒。

    这一下,卢云不信也得信了。

    他瞪着那胖子,一时都找不话来说他。

    而那胖子管事,只是瞟了卢萦一眼后,便转向卢云说道:“这里有八箱上等丝绸,一箱银饰,一盒金饰,一盒玉饰,三箱笔墨书简,还另有各色宝石若干……全是给贵姐的聘礼。我家郎君说了,他这阵子实在是事忙,不能亲自来迎接,让你姐姐莫要见怪。等到了府中,他会好好地喝几杯,给你姐赔赔礼。”

    事实上,前两时,他家郎君是还慎重其事提过,这两也确实是事忙。下午时,他家郎君喝着酒,突然听人提起了美人儿什么的,一时心难耐,便挥了挥手,令他这个管事带着几个仆人来把他那在城门处见到的美人迎回去。

    ……本来这等迎妾之事,怎么说也有一二个婆子出马,不过郎君催得急,这胖子管事觉得,郎君说得这么果断,定然是与人家姑子早就私相授受了的,这种况下,有了这些厚礼,其它不讲究就不讲究吧。于是,他便带着几个壮仆过来了。

    听到这里,要是姐弟俩再不明白,这真是愚蠢了。

    两双相似的黑白分明的眼睛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一会,终于,连卢萦这么冷的人,也忍不住要笑了。

    事实上,她也笑了,扬着唇,卢萦问道:“不知你家郎君,高姓大名?”

    啥?

    那胖子管事一愣,转眼他便厌恶地想道:敢是个水杨花的。 当下他冷笑道:“我家郎君姓张,名丰,难道小姑子还应了别家郎君不成?”语气极不和善。(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凤月无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