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演奏(求粉红票)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林家成x 书名:凤月无边
    沉默中,王尚说道:“我来吧。”他朝着婢女点了点头,“拿琴来。”

    “是。”

    不一会,那婢女便抱着琴走到王尚前,恭敬地递给了他。

    把琴放好,王尚侧头问道:“弹什么?”月光下,王尚那轮廓分明的侧面发着光,那披在肩头的墨发被拂动间,划过他幽深的眼眸,那么一刻,阿缇突然觉得自己的口整个地抽紧了,直紧得她心痛。

    卢萦没有发现阿缇的不对,她浅笑道:“凤求凰。”

    这三个字一出,众人齐刷刷转头,一脸错愕不解地看着卢萦。

    王尚皱了皱眉,问道:“你说什么?”在他开口的时候,一侧的文庆突然发现自己的咽中有点发干。

    卢萦没有回答王尚的问话,而是清了清嗓子后,以她那惯有的清冷优美如琴乐的声音吟道:“临邛卓氏有女,名文君,眉色远望如山,脸际常若芙蓉,皮肤柔滑如脂,才学绝伦……”她的声音悠悠而来,流畅如水,婉转间,起了那一池池的波。

    司马相如和卓文君的故事流传至今,不知道的没有几个。可一直以来,她的故事也就是传说,还真没有人用这种吟诵说唱的方式,来呈现那一段遗忘的浪漫和离经叛道。

    众人没有想到,卢萦说出《凤求凰》,并不是要向什么人表达意,而只是清唱一段流逝地传说。当下,他们心神一定,饶有兴趣地欣赏起来。

    于涓涓如流水般的清吟中。王尚十指一拂,一阵悠扬流转的琴声曼然响起。他的琴弹得奇好,一转一折间,把那个传说中的美人描绘得淋漓尽致。

    卢萦倨席而坐。眉目低垂。继续清吟道:“成都有一子,名司马相如,年少无亲,擅琴,偶至县令家,知文君新寡,美貌无双,才华绝伦,于是奏以《凤求凰》以诉衷。”

    清吟到这里。琴声一转,转到了凤求凰的节奏上。

    这一曲凤求凰,其实不为时人称道。因为它太缠绵,太放,不是君子之曲。

    可是,在座的富贵子弟,都是青年少,都在梦幻中,渴望过那么一个绝色多才的美人,与自己相知相守。

    因此,如王尚等人,在暗地里不知把《凤求凰》弹过几次。

    随着“凤兮凤兮归故乡。游遨四海求其凰,有一艳女在此堂,室迩人遐毒我肠,何由交接为鸳鸯……”的琴声响起,卢萦把信手摘来的一片竹叶含在唇间。伴着琴音吹奏起来。

    琴声中正。竹音清鸣,琴声悠扬。竹音缠绵。一时之间,众人仿佛看到了一对人中龙凤在云间盘旋飞舞的模样,它们时而交颈而鸣,时而并肩而舞,于展翅飞舞之间,道尽了人间的快乐逍遥……

    所有人都听得如痴如醉。

    便连坐在另一侧的众陈氏,也呆呆地倾听着。

    这世间,弦乐之音并不罕见,不过,世间的琴师,都养在王侯之家,市井当中很难得见。便是见到了,也不过是一些毫无灵气的工匠之乐。

    可不管是王尚还是卢萦,他们各自的技艺,都有了一定的水准,其音也清,其,不但技巧娴熟,而且感丰厚,能够道尽其中无穷无尽的缠绵悱恻,婉转相思。

    就在凤求凰的乐音渐渐转入尾音,渐渐消失在黑暗中时,突然间,卢萦的竹叶向上一扬,一阵悲欢凄婉之音再起。

    王尚先是一怔,不过他于琴道上造诣很深,马上便附合着转了过去。

    在王尚的琴声转为悲音时,卢萦拈起唇间的竹叶,继续清吟道:“然,青山长久,人心易变。山盟犹在,郎心不久。”

    吐出这几个字后,她把竹叶一含,再次吹起了卓文君后来所编的那支《白头吟》。

    她从来都是一个痴女子,年少间最美的年华,都给了那个一无所有的男人。

    她放弃富贵无边的生活,为他当坊卖酒,供他辛苦读书。

    她忍受世人的白眼和指责,忍受亲人的遗弃和唾骂。

    她只有他。

    而他呢?刚刚得到富贵,刚刚过了几天好子,便嫌弃她了,便想纳妾了。

    “华竞芳,五色凌素,琴尚在御,而新声代故!锦水有鸳,汉宫有木,彼物而新,嗟世之人兮,瞀于而不悟!朱弦断,明镜缺,朝露晞,芳时歇,白头吟,伤离别,努力加餐勿念妾,锦水汤汤,与君长诀!”

    凄惶的乐音,渐渐转为了冷漠,转为了绝决。

    那是一个骄傲的女子,他有了二心,她就断然离去,她对他说:闻君有两意,故来相决绝!站在寂寂秋风中,她无泪可流,只是那手中的断弦在清唱着她那遗失的梦,以及千年以来,所有女人的渴望:愿得一心人,白头不相离。

    听着听着,阿缇和萧燕等姑子已经泪如雨下。便是隐在角落里的婢女们,也都是泪流满面。

    在一阵阵哽咽抽噎声中,卢萦慢慢地摘下唇间的那片竹简。她垂着眸,一边玩弄着这薄薄的叶片,一边混在王尚兀自不绝的琴声中,徐徐吟道:“急匆匆,三月桃花随流水;飘零零,二月风筝线儿断。噫!郎呀郎,巴不得下一世你为女来我为男。”

    王尚的琴声渐渐止息。

    这时刻,不管是姑子还是少年们,都沉浸在他们刻意营造出的意境中。

    这时代的乐音,从来不会这么以合奏混合着清唱的形式,从头到尾清楚完整地演绎出一个故事,一场人生。

    可以说,卢萦这是开创了一个潮流了。

    一时之间,众人都痴了醉了。

    在痴醉当中,卢萦转头。月光下,她静静地看着沉浸在思绪中的赵家大郎。

    也许是她的目光过于专注,赵家郎君抬起头来,不解地看向她。

    对上赵家郎君的目光。卢萦浅浅一笑后。冷声说道:“赵家郎君,听说你与你的娘子也曾深意重,恩如初?”

    这话一出,赵家郎君的脸色一白,蓦然的,他的脸上现出一抹狼狈来。

    卢萦瞟过他,又瞟向坐在他后不远处的钱氏娘子,勾了勾唇,冷冷叹道:“可惜。世间最薄的,莫过于男人的誓言,你成亲还不过一年吧?区区一年。便要让你的娘子体会那断肠之苦,凄惶之恨了!

    “……”

    赵家郎君脸色大白,他讷讷说道:“我,我,我只是玩玩,她不会在意的。”

    他原本一直是这样想的,可现在,他不肯定了。特别是听了那一曲《白头吟》后,他仿佛忆起了一向温婉的妻室,在自己的母亲提到要他纳妾时。那眼中闪过的悲凉。

    ……是不是,她虽然从来不说,却一直是在意的?

    ……她在自己面前总是千依百顺,总是温柔之至,是不是。她也会伤心绝望。

    ……如果她受了伤。会不会也想决然离去,会不会也如那卓文君一样。说出:闻君有两意,故来相决绝的话?

    陡然间,赵家郎君的心乱了。

    他与他的妻子自小一起长大,懂事起,他最大的渴望,便是远远地看她一眼。在成亲的前几个月,他总是在梦中乐醒。

    成亲那晚,他搂着他的妻室,第一个想法时,有了她,我算是什么也不缺了。

    他一直知道,他是欢喜着自己的妻室的,还是很欢喜很欢喜的那种。

    只是,只是子过久了,他不免以为,她既然嫁给了他,那她就一生也不会离开他。

    他总是以为,自己做什么她都会温柔地看着自己,因为她是那么地他。

    他只是以为,天下的男人都纳妾,玩玩罢了,又不会动摇她的地位,她才不会在意呢。

    她,真的不会在意么?

    这一刻,赵家郎君心慌了,他无法确定了。

    在赵家郎君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时,众人已低声谈笑起来。对于王尚等人,对于陈氏等人来说,卢萦的演奏很精彩,今晚这一曲,让他们回味无穷。

    不过,她后面对赵家郎君地指责就多余了。那是人家夫妇的事,她管多了。

    当然,她管不管多,都与他们无干。

    只有阿缇等姑子,齐刷刷地看向卢萦。

    直到这一刻,她们才发现,自己真正地喜欢上了这个破落户的女儿,这个份与她们天差地远的姑子!

    好一会,阿缇悄悄伸手抓住了卢萦的衣袖,她的眼眶中还含着泪水,看着她,她认真地说道:“阿萦,你真好。你这些话,我一直想说,可我又不知道怎么说。你很好,你真的很好。”

    萧燕也在旁边说道:“阿萦是真的很好很好的一个人。”

    叽叽喳喳中,只有钱氏娘子有点惶然。她眼巴巴地看向赵家郎君,见他白着脸神思恍惚着,一直都没有回头看自己一眼,不由转向一侧的弟弟,压着声音问道:“阿弟,你看她是什么意思?”

    那高壮少年抬起头来。他看了赵家郎君一眼,又看向自家姐姐一眼,突然说道:“姐,你是不是得罪了那个卢氏娘子?”在姐姐不安的眼神中,少年紧张地说道:“姐,我看这个赵郎不会要你了。”赵家郎君对钱氏少女上心,本只是一时冲动,这种冲动,只是男人心血来潮时的一种玩耍,一种纾解罢了,甚至谈不上多喜欢。

    而这种冲动,被卢氏这么一提醒,他又是个疼自家娘子的,只怕持续不下去了。

    自己可怜的姐姐,好不容易攀上了一个大世家的郎君,正欣喜着呢,难道又成了一场梦?

    梦也就罢了,姐姐与赵家郎君有过这么一接触,只怕在外的名声,是不好听了。

    很快的,钱氏少女也明白了其中的厉害,她脸白如雪,不由自主地朝赵家郎君挪近少许,低低的,委屈地唤道:“赵郎?赵郎?”(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凤月无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