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动不得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林家成x 书名:凤月无边
    让卢萦离开?

    文庆眉头一皱,他耐下子正要开口劝说。只听得马车中传来卢萦的低笑声,“陈氏娘子,你这样可不好哦。”

    众人回头,简陋的驴车中,“美少年”卢萦的笑容有点捉狭也有点冷,只听她清清冷冷地笑道:“陈氏娘子,你特意跑来问,那贵人到底许了我什么……明明知道我与那贵人有关连,怎么还能让你表兄把我驱赶出去呢?你就不怕你的表兄会因此得罪那位贵人?害了家族绝了前途?陈氏娘子,做人可没有这个做法!”

    这话恁地尖锐!

    如果卢萦没有点醒,文庆都不曾发现,自家表妹那么可怜可地一眼,那般温温柔柔的一说,其中竟是含着恶毒心肠!

    他不敢置信地瞪向陈嫣,而陈嫣一张美丽的脸涨得通红,眼泪直在眼眶中打着转。

    自小到大,她用这一招都是无往而不利,往往利用了别人,那被利用的人倒尽了霉头还一无所觉,有时她眼泪这么一洒,很多人还心甘愿被她继续利用下去。

    她从来不知道,自己的伎俩,会有被人一眼看穿的一天!

    更重要的是,她从来没有想过,那个看穿她伎俩的人,竟然不顾她的家世地位,直白白地揭了开来,一点也不含蓄,一点也不怕与她撕破脸!

    “阿嫣!”就在这时,那护卫心疼地挡在陈嫣的前,转过头朝着卢萦瞪来,手则按上腰间的剑柄。恨声喝道:“你这妇人怎么说话的?阿嫣心思单纯,你如此编排于她,小心某取了你的命去!”

    这话一出,陈嫣的眼圈更红了。她楚楚可怜地垂着头。时不时地抽嗒几下。

    看到陈嫣如此,那护卫正是对卢萦怒目而视。

    陈嫣本来就是众人注目的中心,她这一哭,那护卫这么一喝一威胁,顿时嗖嗖嗖,几十双目光同时向这边看来。

    阿缇等人连忙靠近,王尚更是直接向文庆询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文庆还没有回答,那护卫已冷森森地喝道:“这人编排阿嫣!”

    他这么一喝,众人同时看向卢萦。而那些陈氏的护卫。更是团团围了上来。

    看到这种况,卢萦不由一笑,只见她声音一提。懒洋洋地说道:“我有没有编排你家姑子,其实很容易弄清。文家郎君,你可以去问问看,刚才大伙私下里议论我的份,谈到我与那个贵人的关系时,陈氏阿嫣有没有在一侧,有没有听明白。”

    卢萦的话一出,阿缇马上叫道:“这个我可以作证,刚才我们说这事时,她听得可认真呢。还不高兴的,怎么啦阿萦?”

    卢萦淡淡说道:“没,这位陈氏姑子刚才在问文家郎君我是什么人,说她不喜欢我,还要他把我赶出去。”

    嗡嗡声大作。

    众人看了一眼懒洋洋的卢萦。又看了一眼脸色不好的文庆。又看了一眼泫然泣,像受了天大的委屈和伤害一样的陈嫣。交头接耳地议论起来。

    卢萦的话不多,可句句中的。如果这个陈嫣明明听到卢萦与那贵人有关系,还这样怂恿自家表兄,要么,她是真愚蠢,要么,她就是心肠恶毒。

    可不管是哪一点,都让人敬而远之。因此原本走向陈嫣,想安慰她几句的少年少女,同时止了步。而靠近卢萦的人,则明显多了起来。

    眼见这况对自己越来越不利,陈嫣气得哽咽不止。她拭着泪说道:“我没有!你这人,你这人怎么能这样?我根本就不是那个意思。我,我……”我了半天,她只能哭个不停。

    没有办法,卢萦的一席话,把她的后路都挡死了。她发现自己除了哭,竟没有别的反驳之词。

    事实上,陈嫣真没有遇到过卢萦这种人。为什么她要这么直接,明明在她生活的环境中,大伙恨得牙齿都咬掉了,表面上也是笑笑呵呵的。明明仇家说了最难听的话,也都是强忍着。

    自己的家世远胜过她,美貌也胜过她,她怎么就不多想想,怎么就这么没有顾及?难道她一点也不想到,这般与自己结成死仇,会遭到自己的报复?

    事实上,卢萦还真不怕她或者她的家族地报复。相反,她清清楚楚地感觉到,如果放任陈嫣表演下去,说不定会让自己倒大霉。

    她把陈嫣的真面目摆出来后,文氏族人是不会对她有好感的。而陈氏一族中,有远见有大局观的人,也会对她不喜……一颗还没有派上用场的棋子,随时想撤,也就撤了。至于旁观的阿缇等成都名媛,也会对陈嫣有了三分排斥之心。

    ……对于一个把自己当成对手的敌人,何不在她羽翼未成时直接把她打落云霄?也省得她蒙骗更多的人来对付自己。

    至于这般结成死仇后,陈嫣或者陈嫣的母亲兄长什么的,非要报复她,卢萦也不怕,因为,她已把她们的仇怨,清清楚楚地摆在明面上了。他们不得不忌讳那个贵人,不得不忌讳众人的悠悠之口,他们根本不敢动手!

    眼见四周的目光越来越冷,陈嫣直是哭得梨花带雨,悲伤不已。

    这时,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传来,“怎么回事?”

    看到那男子走近,几个护卫连忙上前,低声说了几句话。

    中年男子一听,脸色不由一变。他走到卢萦的驴车前,深深一揖,道:“卢氏娘子,老夫替我这不孝女向你致歉了。”

    卢萦连忙回礼,“不敢,陈公多礼了。”

    陈公回过头来,他狠狠地瞪着女儿,看着女儿那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却还是美丽无匹的脸孔。他暗中恨道: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这一次陈氏举族迁往成都,固然有家业的原因,把这个千百媚的女儿推向那个贵人的怀抱,也是陈氏计划中的重点之重。可他万万没有想到。被族中寄以厚望的女儿。连成都还没有到,连那贵人的面还没有见,便名声败坏了!

    这名声败坏,要是平常,他还能想法子遮一遮,可这里这么多富贵人家的子弟,他能遮谁的口?

    气到极点,陈公忖道:罢了罢了,只得别择它法了。

    想到这里。陈公青着脸命令道:“带姑子回马车,别让她出来丢人现眼了!”

    “是。”

    几个婢女上前,推着哭得无比伤心的陈嫣远去。送走女儿后。陈公大袖一甩,铁青着脸大步离去。

    陈术向来与这个妹妹交好,眼见她哭得伤心,不由压着脾气远远地瞪了卢萦一眼,向旁边的人问道:“你去问问,这个卢氏阿萦到底是个什么来历,还有,她与众人的关系如何?”

    他想,不能让自己的妹妹白受了委屈!因着那贵人的关系,他可能不敢来硬的。可这世间,要用软刀子杀人,那法子多得很。

    就在陈术铁青着脸越想越怒时,那仆人走了过来。他低声把卢萦的来历说了一遍后,道:“郎君。那小姑子可了不得。她昨天晚上施法赶走了山匪,那伙人无论上下。都承她的,感她的恩呢。”

    “怎么回事?”陈术连忙问道。

    那仆人把昨晚发生的事细细说了一遍,道:“郎君你不知道,那姑子小小年纪,却把那些护卫都收伏了。那些粗大汉子,一提到卢氏阿萦,个个心服口服呢。至于那些郎君姑子,也是一个个对她赞不绝口。”

    陈术沉默了会,说道:“我知道了,退下吧。”

    他策马来到陈嫣的马车旁。

    感觉到陈术靠近,陈嫣在马车中咬牙切齿地说道:“四哥,你要帮我杀了她!”她的声音中充满了恨意和恶毒,“四哥,你快点帮我想法子,我要她死!我不想看到她还活在世上!”

    提到杀人,她没有丝毫犹豫。事实上,她凭着自己的美貌,已杀过好几个人。去年时,有个长相俊美的郎君竟然不欢喜她而喜欢她的一个手帕交,那个长相远逊于她的呆蠢之物。她便是通过陈术的手,把那手帕交骗到盗匪手里,让她失了清白后自尽而死。

    听到妹妹的要求,一向对她百依百顺的陈术却沉默起来,好一会,他才艰难地说道:“阿嫣,那卢氏女动不得。”

    他一句话刚刚落下,马车中,陈嫣已捂着耳朵压着嗓子尖叫起来。

    陈术苦着脸,等到妹妹尖叫完了,才低声叹道:“阿嫣,这次你一定要听四哥的, 那卢氏,真的动不得。”这里的少年少女,个个都是富贵人家出,人人都精通这些鬼诈伎俩。据刚才地探查得知,那卢氏女生活简单,根本没有仇家。自家妹妹,可能是她结下的唯一一个仇家。在这样的况下,别说自己有动作了,便是自己什么也不做,那卢氏女有什么好歹,别人也会第一时间怀疑到妹妹上。

    那卢氏女,是真的动不得啊。

    想到这里,陈术不顾马车中的妹妹再次传来的尖叫,断然说道:“阿嫣,这次你一定要听四哥的。以后,你就不要想这回事了。等父亲他们消了气后,四哥会把你送到洛阳,让你到那里找个好夫婿的。”至于成都,就不必呆了。

    马车中,陈嫣还在尖叫,陈术却顾不得她了,摇了摇头后,他把一直跟在陈嫣边的护卫叫过来,严厉警告他不许打卢萦的主意后,陈术这才策马离去。

    ##

    推荐鬼鬼梦游的新书《欢喜如初》

    简介如下: 一道圣旨,把武林盟主之女华如初许给了将军府嫡子,是从还是不从?

    华如初是识时务的人,所以她从了。

    大宅门里的生活每天欢乐和狗血齐喷,如初经常看戏,时而参与,偶尔入戏,倒也快活。

    她还有个伟大的人生目标,可困在大宅门里,这个目标是不可能实现的。

    “什么?你问我人生目标是什么?”

    “恩哼,听好了,姑娘我以散钱速度赶不上赚钱速度为毕生志愿。”

    “什么?不可能?哼,那我就能给你看!”

    已有完本坑品《花木呈祥》、《荣家》、《上善若书》、《药医的悠然生活》、《重生之缘来如此简单》,坑品保证,欢迎跳坑!(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凤月无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