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态度改变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林家成x 书名:凤月无边
    与他们的询问声同时传来的,还有那黑衣首领的厉喝声,“你这少年竟敢坏我的大事?来人,杀了他!”他的声音,因为愤怒而声嘶力竭。

    面对黑衣人的愤怒,众少年少女的惊疑和担忧,静静地站在树林侧,好整以暇地欣赏着这一幕的卢萦,却没有半点慌乱。

    她瞟了一眼那几个晃着长剑冲来的黑衣人,脚步也不提,只是淡淡说道:“何必白做功夫?”

    黑衣人自是不理,眼看他们越冲越近,卢萦随意地提起一个小酒坛,“砰”地一声远远扔出。随着这一扔,只听得“哗——”地一声,酒液四散处,火焰蔓延而去!

    险些冲入火焰中的三个黑衣人急急止步,饶是停得快速,那火焰还是差一点便烧到了他们上。

    眼见竟是奈何卢萦不得,那黑衣首领气得哇哇大叫。

    而这时,阿缇的叫声传来,“阿萦,发生了什么事?”她的声音刚起,莫远也叫道:“阿萦,这是怎么回事?”

    到了这个时候,这些郎君姑子还分不清状况?

    卢萦回头一看,却原来,阿缇等人还是胆子大的,不远处,还有几个姑子脸白如雪地软瘫在地,有一个少年还在尖叫不已。

    是了,这些人都是富贵上养出来的玩意儿,经不起风浪的。

    见那些人还在等着她的回答,卢萦勾了勾唇,冷冷说道:“事很简单,这些人要么是刺客。要么是盗匪,他们想杀人越货,不过被我发现了而已。”

    见到成家大郎等护卫举着刀剑冲了出来。卢萦声音一提,叫道:“成兄。速速派一部份人看管车辆!”

    她的叫声清冽。再加上那火光中雍容淡定的模样,自然而然成了众人的主心骨。成家大郎马上应了一声,挥手命令一部份人冲向马车。

    而这时,因为酒液燃起的火焰渐渐熄灭,隔开护卫和盗匪的火龙再无威力。

    也不知是谁先喝一声,转眼间,众护卫和众匪徒冲杀到了一块。

    看着厮杀成一团的两伙人,卢萦悄步后退,转眼间便消失在树林中。

    十数个郎君姑子。他们所带的护卫少说也有百人,这些护卫个个衣甲精朗,武器精锐。再加上还有一些壮仆帮忙,这一战,盗匪失了先机,再也不能突袭,只靠实力相拼的话,胜负没有悬念。

    眼看着黑衣人节节后退,原来瑟缩成一团的少年少女强撑着站起。

    黑衣人开始溃散了。

    这些乌合之众,一旦看到大势已去,便没有拼死的勇气。有了一个人撤退,转眼间越波及了整群人。也不知是谁唿哨一声。众黑衣人急急地朝着树林的方向遁逃而去。

    他们一退,众护卫也是穷寇勿追。看着成家大郎朝这里跑来,长玉立的卢萦,从黑暗中走来。

    再次对上这张疏离冷漠的俊美面容,众人的眼神中。再也没有了半分轻视。

    嘴张了张。王尚走到卢萦后,忍不住问道:“你是怎么发现的?”

    刚问出这句话。他便想到卢萦这几天四处晃悠的行为。不由改口道:“你怎么不早说?”

    卢萦静静回头,明灭不定的焰火中,她乌黑如宝石的眸子,清冽而毫无波澜。对上众少年询问的眼神,卢萦勾了勾唇,回道:“我说了,你们也不会信。”

    众人一怔,正准备反驳,转眼想到这几自己对她的冷言冷语,不由一噎。

    这时,阿缇叫道:“阿萦,你这酒从哪里来的?”

    卢萦提车队方向看了一眼,道:“那辆驴车中取来的。”她的话音一落,已围了上来的成家大郎马上接口道:“酒的事卢氏娘子跟我提过,这帐蓬外淋的这一圈酒,还是她要我做的。”入睡时,她非要这样做,他还反对过呢。不过见她坚持,又愿意承担一切后果,他才帮的这个忙。却没在想到,正是这些酒替他们赢得了时间,救了他们的命。

    成家大郎刚说到这里,却见卢萦使了一个眼色过来。

    当下,成家大郎连忙跟卢萦走到一侧。

    在众人的注目中,两人低语了几句后,成家大郎带着十几个护卫,突然如狼如虎地冲入婢仆群中。

    只是一转眼,他们已扑到了二个壮仆。把那二人掀翻在地后,成家大郎手中长剑一指,抵着他们的咽喉喝道:“好你个吃里扒外的东西!”

    “不,不,这事与我无关。”“饶命,姑子救我!”

    护卫们没有理会他们的尖叫,他们反手一提,便把两仆推入一个帐蓬拷问起来。

    眼看着那两个仆人被带走,站在阿缇侧,不久前还对卢萦冷嘲讽的萧燕呆了。好一会,她腾地转头瞪向卢萦,尖声道:“你胡说,他们才不会是内贼!”声音尖锐中透着凄惶,也不等卢萦理会,少女已抱着头哽咽道:“他们不是,他们不会这样对我,他们不是她的人……”

    听她这语气,却是知道谁要对付她了?

    卢萦还没有理会,阿缇等女已筹拥着那少女走向一侧。这些富贵人家出来的子弟,对于自的处境比一般人在意。既然这个少女已怀疑到了什么人,她们不用人提醒,也会去问个清楚。

    帐蓬中哭泣声嘶喊声不时传来,而外面,王尚已挨近了卢萦。

    他低头看着卢萦,只觉得咽中发苦,好一会,王尚才说道:“阿萦,你真是姑子么?”

    这话问得稀奇。卢萦抬起头来,这一抬头,她对上了月光中,王尚那无比复杂,似有着倾慕,又似有着期翼的眼。

    他在期待自己不是姑子?

    卢萦盯了他一眼,勾唇道:“我是姑子。”

    一句话落地,王尚眼神一黯。

    这时,另一个材颀长的少年走了过来,他朝着卢萦深深一揖,感激地说道:“今之事,多亏了卢氏娘子。这份,汝南文庆记下了。”

    卢萦等的便是他这句话。

    事实上,她一个妇人,出了这种风头,虽然博得人一时尊敬,却也会让一些人心中对她畏惧。传得远了,说不定那话便会变得难听。

    这样的话,如果她还想博个良缘的话,会成为阻碍。

    不过卢萦博的从来不是良缘。

    因此,在听到这少年感激的话后,卢萦朝他福了福,清声道:“不敢。”

    只说不敢,却没有说不用还报,这次卢萦便与邱公刺杀案中相救各少年一样,是准备让他们欠她一个人了。

    自文庆上前说过感谢的话后,又有二个少年,四个姑子上前致谢。

    卢萦大大方方地受了他们的礼。

    接下来,定过神来的姑子们围着卢萦,一一询问起来。

    受了惊吓的众人,这一夜几乎没有人睡着。第二天凌晨时,成家大郎等人已经审问出来了。

    原来,还真是成都萧氏出了内讧。那个与阿缇交好的姑子叫萧燕,萧燕是萧氏大房的嫡长女,而那两个派来对她动手的仆人,原本是照顾了她和她弟弟多年的忠仆,却被她继母收卖了。

    那继母的原意便是,找到合适的机会,便把萧燕除去,然后嫁祸给山匪。

    这萧燕格直爽仗义,与阿缇一向交好,也很得阿缇父母的喜欢。一直以来,萧燕因为有阿缇这层关系,她在萧府的地位牢不可破,甚至,那个小她三岁的亲弟弟,也因为姐姐的缘故,在萧府保住了他长房长子的地位。那继母想要让自己的儿子上位,最好的办法便是除去萧燕,她是想着没有萧燕这层关系,萧府那个所谓的长房长子,便无人放在眼里了。

    只是那两个萧燕从来信任的忠仆,这一路上一直找不到机会,便悄悄与盗匪勾结了。他们盅惑众少年多装了些酒,只准备这里把护卫们杀戮一净后,那边打破酒坛点燃驴车,惊动众骑,令得众人不能凭众骑逃离。从而一网打尽,省得留有后患。

    这事少年们一审清楚,顿时义愤填膺。听着他们充满恨意的议论声,卢萦暗暗想道:萧氏那个继母,看来是完了。只怕萧燕的父亲,这一次也讨不了好。

    因头一晚大伙都没有睡好,第二天直到接近中午才再次起程。

    卢萦又坐上了驴车。

    众少年姑子的车驾,一律都是马车,只有卢萦一辆驴车参杂其中。要是前几,他们还排斥她,还觉得她混在他们当中让自己丢脸,这一,却是把她围在了中间。

    事后,众少年细细想起,都是称赞卢萦观察仔细,感觉敏锐。至于她的狠辣什么的,他们倒是没有感觉。真正令得他们印象深刻的,倒是他们冲出帐蓬那一刻,卢萦那站在火龙旁,树林前的俊美冷静的风姿。

    文庆朝卢萦的驴车看了一眼,耳尖一阵泛红。不知不觉中,他的马车加速,渐渐与卢萦的驴车并驾齐驱。

    风吹着车帘,带来一种湿湿的天的味道。文庆侧头看向卢萦,对上她宁静秀美淡泊的面孔,他突然觉得呼吸一窒。

    就在这时,阿缇的声音从后面传来,“文家郎君,你让一让,我要与阿萦说话儿。”

    文庆眉头一蹙,还没有开口,阿缇已经扯着嗓子叫道:“阿萦,我发现我喜欢上你了。你在成都没有亲人,不如住在我家里好不好?”

    听到阿缇毫无顾及地叫喊声,卢萦笑了笑。她还没有回话,另一个少女也叽叽喳喳地说道:“住我家吧住我家吧。我那个庄子刚刚弄好,还没有去住呢。阿萦你就住到那儿去。”(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凤月无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