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强搬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林家成x 书名:凤月无边
    第七十三章 强搬

    


    

    

    

    急促的敲门声在这雨绵绵中响起,带给人一种说不出的焦躁。

    卢萦蹙了蹙眉,快步走近。

    当她拉开房门时,发现站在门外的,是她外祖家平氏的一些人,站在最前面的,是她的外祖母平老夫人,然后是三舅母和三舅父和四舅母等人,靠在右侧的,是黄嫂子。

    这些人后,还跟着十来个仆人和婢女,虽然打着雨伞,可风吹得雨丝乱舞,还是浸湿了她们的外裳和鞋履,使得这些在汉阳城横行霸道惯了的人,未免显得有点狼狈。而不远处,则停着几辆牛车和驴车。

    居然是她们!

    卢萦先是下意识的瞳孔”缩,暗叫不好,不过转眼,她又放松下来。

    卢萦的表变化,这些人自是没有注意到。平老夫人在一直婢女地扶持下走了进来,她越过卢萦,一边打量着这小小的房屋,一边蹙眉说道:“便是有了这么一小间屋,你就这么得意?就住得这么开心?连外祖家也不去了?”说到这里,平老夫人转过头来,她盯了卢萦一眼后,便不再理会她“去,把房屋里的东西全部收拾好,记着那些书简是珍贵之物,要是有所损失,小心你们的命!”平老夫人这个命令一下,众仆马上应道:“是。”然后他们齐刷刷一转,便冲入了房间中。

    卢萦脸一黑,她盯着平老夫人,冷冷说道:“敢问老夫人,这是什么意思?来搜家么?”

    她这话一出,平老夫人便是一阵咳嗽。

    在婢女们连连地拍击下,她好不容易才缓过气来。

    一缓过气,平老夫人便转头看向卢萦。她看着卢萦的眼神中,有着失望,也有着叹息“阿萦,你母亲便是这样教育你的?”不等卢萦回话,黄嫂子已走上前来,朝着卢萦笑眯眯地说道:“阿萦啊,你这下可误会你外祖母了。她不是看到你们姐弟住在这地方太孤单了吗?你看看,你一个小娘子总天出出入入的,连个把门的人都没有,万一遇到登徒子,可娄么办?”

    在卢萦乌黑的,冰冷的眼神中,黄嫂子笑得越来越勉强,她悄悄拭了拭手心的汗,笑道:“这个,你外祖母是担心你们姐弟的安危,特意接你们前去平府居住。”

    特意接她们前去平府?

    卢萦明白了。看来,自己那天与贵人见面的消息,还是泄露出来了。而走投无路的平府,已下定决心,要紧紧抓住她,进而攀上那个贵人。她卢萦,已是她们能抓住的最后一根稻草了!

    甚至,为了彻底地抓住她,掌握她,她们已顾不得迂回,也顾不得卢萦的心思。她们已下定决心,不管如何,都要先把人弄回去再说。

    只要到了平府,他们有的是手段让这无父无母的两孩子彻底为他们所用。

    而由平老夫人亲自前来,则是给足了她的面子,这样就算有人说起,道理也全在平府那边。

    卢萦冷笑着想道:果然还是不死心啊!

    看到卢萦脸上的冷意,平老夫人涌出一种说不出的厌恶来。强行压下心中涌出的憎恶不喜,平老夫人慈祥地说道:“孩子,你这是什么表?我们不是你的亲人吗?亲人来接你回府享福,这不是应该的事吗?”说到这里,她失望地叹道:“你这孩子,便为了退婚一事,就记恨外祖母到现在?哎,亏外祖母还以为你的气早就消了呢。”

    平老夫人的话一落,三舅母也在一侧说道:“阿萦你这孩子这是怎么啦?你外祖母亲自来接你们回家,你还想忤逆不成?”

    另一侧,四舅母也在旁边笑道:“好了好了,大好的子不说这些。阿萦啊,这个,我们是来得仓促了些。这不是急于想让你过好子吗?阿萦啊,这女人啊,活在世上,不能太刚,更不能太烈,要是刚得连圆通也不讲究了,连亲人也不要了,这以后便是攀上了富贵,也守不住啊。”

    三个长辈,从三个角度来劝着卢萦,或语重声长,或带着辜告。

    她们的声音一落,黄嫂子也握着卢萦的手,亲亲密密地说道:“阿萦啊,你这样杵在这里,也不说话也不感激的,可是不对哦。你外祖母是来接你回去享福的啊。你不知道啊,这阵子她一直念着你,

    老是担心你姐弟俩在外过得不好,有没有被人欺负。”眼见卢萦还是冷着脸,还是没有被说服,平氏三舅走了上来。

    他来到卢萦侧,慈祥地看着她,平氏三舅说道:“阿萦啊,阿云他………”

    卢萦抬起头来。

    平氏三舅迎上卢萦的眼,叹了一口气后,说道:“是这样的,你舅母只是一个妇道人家,有些事说不清。阿萦啊,我们这次之所以接你回去,是因为你这里确实不安全。你弟弟阿云他,被人劫老了!”

    对上卢萦渐渐眯起的双眼,平氏三舅极和气极可亲地说道:“那些掳你弟弟的人,是一些恶名彰著的盗匪。要不是他们派人向舅舅讨要钱银了,舅舅也不会知道这事,更不会亲自来看你了。

    孩子啊,这事你也不要慌,还是先随舅舅回去后,再商量商量?”

    平氏三舅说这话时,语气极为诚恳,看向卢萦的眼神,更是慈祥中透着些对她忤逆行为的敲打。

    平氏三舅的话一说完,平老夫人的唇角便绽开了一朵笑容。而一侧的三舅母和四舅母,也同是含起了笑。

    平老夫人笑过之后,朝倒的一个仆人使了个眼色,令他马上去按照平氏三舅的话行事:那就是,马上把卢云掳走!

    卢萦匆匆一瞟间,把众人的眼神收入眼底。她心中警觉道:他是在骗我!不好,阿云马上要有危险了。是了,我的态度提醒了他们,只怕他们从此后都会把阿云扣在手中,直到让我乖乖听话为止!

    平氏三舅的这番话,明显只是化的灵机一动。可这灵机一动,却真真正正地让卢萦涌起了杀机!

    卢萦吸了一口气后,瞟了一眼那个正朝大门走去的仆人后,转头看向平氏三舅,清声说道:“三舅是开玩笑的吧?阿云今天根本就没有去学堂呢!”她说到这里时,那刚刚跨出大门的仆人脚步一顿,转过头朝着平老夫人看来。

    一句话令得那人停下脚步后,卢萦还在盯着平氏三舅,还在说道:“阿云今天去了王氏尚郎的府中。舅舅可能不知道,那王尚与我这邻居氏澈郎交好,他们也一起指点过阿云的学业呢。阿云去之前还跟我说过,今天会在王府用过晚餐再归家。”缓了缓,卢萦又道:“三舅应该知道,那王尚家可是大有来历的呢。那样的人家,那些盗匪怎么敢接近?”

    王尚家与澈家一样,是刚搬入汉阳不久的。虽然平时不显山不露水的,可如平氏这样的地头蛇都知道,这两个人家,都是很有些来历的。

    平氏三舅一噎。

    他没有想到,自己想到的这么天衣无缝的借口,居然出了这么个大漏洞。

    不过他自是知道,这个时候只能硬撑到底。当下平氏三舅皱着眉头,腾地转,一个巴掌重重地扇得后的一个仆人翻倒在地后,厉声喝道:“这是怎么回事?不是你说的阿云落到了那些盗匪手中的吗?

    马上给我解释清楚!”那近仆莫名其妙挨了一巴掌,半边脸都肿了起来,整个人更是重重摔倒在地,不过他显然是个极灵活圆滑的,马上接着平氏三舅的口风道:“冤枉啊,1小人明明见到了那些人,还看到了他们递上来的阿云的随衣物。”说到这里,他小心地问道:“莫非事有变。阿云虽是去了王府,却在中途出去踏了什么的?”好借口,当真好借。!

    就在平氏三舅双眼一亮,准备接过他的话风说事时,一侧的卢萦突然问道:“贴衣物?什么样的贴衣物?”这问话一出,那仆人又是一呆,他马上眼珠子一转,叫道:“这个衣物不是我认出的,是三房那个叫阿青认出的。”他知道阿青与姐弟俩曾经关系不错,因此找了这个借口后,那仆人又叫道:“事紧急啊,表姑子,可不能再在这里浪费时间了。”

    这一催正是时候,三舅母马上朝众仆人厉喝道:“还愣着干吗?

    没有看到老夫人还站在雨中吗?快点快点。”这喝声一出,众仆人搬得更急了。看到自家的家俱一样一样地被搬到院子里,卢萦突然幽幽说道:“那个贵人”这四个字一出,众人齐到刷看向她。

    卢萦低下头,有点羞涩,又有点说不出的迷茫和不安地说道:“他,他一直有派人看着我”说到这里,她顿了顿,好半晌才加上一句“我弟弟也是。”说到这里,卢萦歪着头,一派不明白地看着平氏三舅“三舅,那贵人明明说了那话,怎么还让我弟弟被人掳走了呢?三舅,你是骗我的对不对?”

    再一次,令得那个刚刚走出府门的仆人停下脚步后,卢萦静静地看着平氏三舅,看着他在自己的眼光下,渐渐慌乱起来。

    …卢萦的话如果当真的话,意味着他们今天的所作所为,会被那个贵人知道。卢萦还小,还可以唬弄,可那贵人听了他们的对话,岂会不知他们是在讹诈卢萦,岂会不知道平氏所打的主意?

    一时之间,平氏三舅背心冷汗涔涔而下。(未完待续

    秋舞文学网最快更新,请收藏秋舞文学网(www.qiu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凤月无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