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平因哭了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林家成x 书名:凤月无边
    第七十一章  平因哭了

    


    

    

    

    嬲卢云一推开家门,便看到姐姐一个人坐在院子里,抿着唇,面无表地对着远方发呆。

    “姐?”卢云小心地靠近,不安地问道:“姐,发生了什么事?”

    “阿云回来了?”卢萦转过头,看着弟弟,她低声说道:“过阵子,我们可能会离开汉阳。”

    “离开汉阳,为什么?”卢云睁大了眼。他现在在学堂里,先生很看重他,他也交好了几个同窗,连平氏那么大的麻烦他姐姐也不怕,为什么突然说离开。

    何况,离开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没有人推荐,就不能随便入学。

    甚至连居住都是大麻烦。

    对上弟弟不解的眼神,卢萦寻思了一会,才说道:“今天在街市中,你看到我不见了,是么?”

    “姐,那不是你先回家了吗?”

    “不是。”卢萦说道:“记得怡园那个贵人吗?我被他接过去了。”

    “什么?”

    这个消息不管放在汉阳哪个家族,都是让人震惊的吧?卢云不敢置信地瞪了姐姐好一会,才哑声说道:“姐,他会给你名份吗?”

    说到这里,卢云突然愤怒起来“姐,你这么好,他会给你名份对不对?呸,他要是不给,我就跟他拼了这条命!”

    “这什么话呢?”卢萦失笑,她摇头道:“他没有对我怎么样”

    顿了顿,卢萦把刚才在怡园发生的事说了一遍,蹙眉道:“不过我感觉到,他似是真对我感兴趣了。我怕他到头来还是会把我带在边。

    真到那时,我就换上男装,等到了成都没有人认识我们的地方,就直接对外人说我与你是兄弟,你没有姐姐。”

    卢萦抿了一口茶,低而清冷地说道:“我的生活,得由我自己来安排,所以阿云你放心,我不会成为他的婢妾或枕边人!”

    说罢,卢萦抬头看向弟弟。

    对上姐姐乌黑坚定的眸光卢云是完全相信了,他兴高采烈地说道:“那也好嘻嘻,等姐姐相中了喜欢的人,再换回女装不迟。”

    卢萦哑然失芜卢云却没有笑,他认真地看着姐姐很是质朴地说道:“反正我就知道姐姐会有办法。

    姐姐不想的事,谁也难不住姐姐。“这小子什么时候起,这么信任自己了?卢萦哑然失笑。

    不过被卢云这么一说,卢萦心中也宽快起来。现在的她,也就是隐隐感觉到,贵人如果离开汉阳,说不定会带着他们姐弟一起走,不过那是以后的事,等到了那时候再想法子。反正,如果要她做那贵人边的枕边人,她宁愿穿一辈子的男装当一辈子的男人。

    ,人生最可悲的莫过于让自己的命运被别人纵在手。说实在的,她对以后嫁人生子的子,于内心深处有着恐惧。她实在不想自己的一生,被一个不知所谓的男人或男人的家庭男人的母亲所纵。

    与弟弟说开后,卢萦心已是大好。她换了一袭衣裳提着篮子出了家门。

    刚刚来到市集中,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出现在后“阿萦!”

    卢萦转头。

    她对上的,是一脸憔悴不堪的平因。这一次出现在她面前的平因,虽然还是一袭华服,妆容精致,可那嵇粉再厚,也掩不去她苍白的脸色。

    卢萦朝她后看了看,平因不是乘驴车来的。平氏应该没有倒得这么快啊,她的驴车呢?

    在卢萦的沉默中,平因走到了她面前。

    然后,她停下脚步,扁着嘴,又是委屈又是怨恨地瞪着卢萦。

    ,发生了那么多的事,她边的人每个人都不高兴,怎么这个阿萦还是这么精神,甚至比上次见到又美了些?

    正处于发育成长年龄的卢萦,正以极快的速度,向女大十八变,越变越漂亮的方向进化着。

    瞪了一会卢萦后,平因突然有点说不出的难受,她忍着泪水,侧过头说道:“你现在得意了吧?”

    她得意了?发生了什么事,使得她要得意?

    卢萦狐疑地看着平因,盯着她尖尖的下颌,和那婴儿肥不再的双颊,卢萦心神一动,突然说道:“阿因,曾府又想退婚?”

    她这话一出,平因脸色刷地大变。她腾地转头盯着卢萦,尖声道:“你果然知道!你这个害人精!你这个恶妇!”

    她才叫骂到这里,突然手腕一紧,却是被卢萦扯着朝一个巷子走去。

    平因正要挣扎,却听到卢萦冷冷的声音传来“你就这么喜欢被人看闹?”

    一句话提醒了平因,她朝四下看了一眼,见好些人都朝这里盯来,连忙咬着牙,跟卢萦进入了一个偏静的 巷子中。

    进入巷子,卢萦放开平因的手,蹙眉说道:“曾氏是不是准备举家搬到成都去?”

    “你怎么知道?”平因一惊,疑问脱口而出。

    卢萦冷笑起来,她哧笑道:“曾长志与我退了婚,现在又要退了你,如果他还留在汉阳,还会有人嫁吗?”

    看来曾父在成都已经稳住了根,这样子,他们搬到成都去,也有可原。而且,曾长志只要不是举孝廉,也就没有多少人会刻意调查他的过往。看来,曾父是想给儿子在成都另谋一门中意的婚事了。

    想通了这些,卢萦抬起头来。

    她看着脸白如纸,薄得像个纸片人一样的平因,看着责美活泼的女孩儿,如今一副脱了水失了魂的憔悴模样,看着她眼中的绝望,突然低笑道:“阿因,你悔了吧?”费尽心力得到的如意郎君,不惜抢也要抢来的好夫婿,却原来是这样的人……

    这话一出,平因刷地抬头看向卢萦。

    她先愤恨地瞪着她,可是瞪着瞪着,一阵难以形容的悲恸却涌上心头。

    慢慢的,平因捂着头蹲下,等卢萦蹙了蹙眉,准备问她两句时,却听到平因哭了起来。

    平因抱着头,不停的哭着。悲伤中,她还记得这里会有人出出入入,因此极力压制自己的哭声。

    听到平因哭得这么伤心,卢萦怔了怔。等她哭声稍息,卢萦蹙着眉,不耐烦地说道:“阿因,你来找我,不地是为了当着我的面哭一场吧?”

    这话一出,平因的哭声又响了几分。

    在卢萦越来越不耐烦时,她哽咽着说道:“我也不知道我就是想见你。阿萦,我知道我错了。你们一起长大,他明明喜欢你,还是因为你家贫而嫌弃,那时我就应该知道,他这人靠不住。可我就是被蒙了眼,就是任着想,我比你好,他当然会选择我而不会选择你。”

    抽噎中,平因的吐词有点模糊,思路却很清晰。她的泪水一滴又一滴地掉在地上,小的子也瑟缩成了一团,整个人都像被抛弃的小

    猫一样,说不出的可怜。

    卢萦面无表地看着她。

    平因也不知怎的,今天知道曾府有意退婚后,她在大哭了一场后,第一个想见的,便是卢萦。

    ,也许,抢了不属于自己的东西,终究是心中不安的吧?也许,她想借这个机会,向这个曾经把自己当成姐妹,后来又成仇人的表妹倾诉一些对着别人说不出的话。

    平因还在哽咽,还在说着“阿萦,你告诉我怎么做好不好?你告诉我,要怎么才能像你那个时候一样,把他放开,把他当成一个陌生人。而不是,这么恨,这么恨……”

    因为那个男人,自己名声已经败坏,可到头来,她还是不能嫁他。

    他不要她了,她怎么办?她怎么办啊?

    ,整个上午,平因都如行尸走,那时候,她脑子里想得最多的,是个死字。

    她不知道,除了死,自己还能怎么样,她什么也没有了,什么也没有了!

    也就是这个时候,她记起了卢萦。记起当时卢萦也是面临着与她同样的境地,可她当时怎么就那么潇洒呢?

    于是,她就过来了。她就是想问问卢萦,她该怎么办。

    听着平因语无伦次的话语,卢萦渐渐明白了她的意思。

    她有点想笑。

    卢萦她勾了勾唇,冷冷说道:“这有什么好伤心的?正如你说的那样,他既然能因为贫弃了我,自然也能因为你家里出现不顺而弃了你。阿因,其实你也没有必要悔。我相信这世间比曾长志还要差劲的男人,应该没有几个。你以后的夫婿,肯定比他好。”

    说到这里,卢萦笑了笑,她摇了摇头,怜悯地说道:“说起来,这世间的女人就是蠢!一个一个的,只看得到眼前的这么点小事,只看得到眼前这个男人。明明在一起时,也只处得这个样子,明明知道,他也就只有这么好。可就是舍不得放手,就是以为,没了他自己就没了一切。哧!固执地守着那么一小角天空,怎么都不愿意去转头看看外面的世界。这种子就这么有意思?切,真是可怜可悲!”

    卢萦可不是一个良善之人,她说到这里后,已经对哭哭啼啼的平因不耐烦了。当下丢下一句“可怜可悲“之后,她衣袖一振,转就走。至于平因还哭不哭,还有被外人看到了怎么办?她肿着脸怎么回去?这些通通与她无关。

    她只知道,反正她这一生,永远也不会落到让人怜悯同的地步!

    秋舞文学网最快更新,请收藏秋舞文学网(www.qiu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凤月无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