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分析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林家成x 书名:凤月无边
    第六十二章 分析

    卢萦叫了一辆驴车,把自己送回了家。

    一进入巷道,她便轻轻吁了一口气。

    平氏,平氏……她只是想相争无事,她只是想守着弟弟过些自在子,可她们不依不饶啊!

    远远便看到卢萦冷着脸走来,澈唤道:“阿萦?”

    卢萦脚步一顿,转过头去。

    见她对上自己时,表还有着茫然,澈担忧地问道:“你怎么啦?”顿了顿,他轻声问道:“你不是到你外祖家去的吗?发生了什么事?”

    他的声音很温柔,很温柔,听到耳中,不知怎地,卢萦眼圈有点泛红。

    就在她准备开口时,看向澈的后面,那两个急急向他走来的婢女,以及其中一个婢女瞟到她时,那警惕而又防备的眼神时,卢萦陡然清醒过来。

    她朝着澈福了福,淡淡说道:“劳郎君挂念,我没事。”说罢,急急转,来到了自己的家门口。

    进入房中后,卢萦一直在院落中转来转去。

    也不知转了多久,她听到了弟弟地叫声,“姐,我回来啦——”

    “阿云回来啦?”一听到卢云的声音,卢萦便由衷地感觉到暖意,她连忙打开院门,把弟弟迎进来。

    姐弟俩回到房中,卢萦一边生火烧水,一边微笑着问道:“阿云今天可好?”

    “很好啊。”卢云说到这里,突然叫道:“姐姐,刚才放学时,二舅父还派人给我送了些铁钱呢。还说是你也知道,让我尽管收下。”

    卢萦抬起头来。

    她看着卢云那俊秀而认真的脸孔,想了想后,徐徐说道:“我白天到外祖母家去了,在那里,发生了一些事。”

    发生了一些事?卢云心中一紧,迅速地抬起头来盯着卢萦。

    卢萦一边忙活,一边从昨天说起。把黄嫂子替她购裳,再到今开始时,那平府之人对她的态度说了一遍后,又道:“那个叫阿桃的婢女便跳出来,说我偷了四表姐的定婚玉佩,于是她们都叫着要把我送官。”

    饶是卢萦诉说时,表平平,可卢云依然听得心惊跳,他愤怒地叫道:“姐姐怎么可能做这种事,分明是她们陷害!”他咬得牙齿格格作响,手一伸扯出一个钱袋,便想把刚到手的那些五铢钱扔掉。

    “别。”卢萦伸手制止了弟弟,“不得白不得,犯不着与钱赌气!”

    卢云悻悻地收回钱袋,转眼瓮声瓮气的埋怨道:“姐,我们不是说好了,再也不理那家人的吗?怎么你还去?”

    卢萦摇头,“你听我说完,后来外祖母出面了,她直接就驳斥了那婢女,说是相信我。”

    卢云松了一口气,转眼,他又问道:“姐,你很不高兴?”

    卢萦冷笑道:“恩,我不高兴,她们陷害我,算计我,我当然不高兴。”她走到房中,一边忙着煮饭烧水,一边说道:“而且我已经弄明白了,阿云,上次那四个殴打你的混混儿,便是平氏派出来的。”

    “什么?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卢云从来没有怀疑过姐姐的判断,他黑着脸一脸愤怒。

    “因为,他们要控我,要用我去接近那个贵人,然后通过我得到荣华。而在这个过程中,你是多余的。没有了你,我更好控,没有了你做依靠,我就不得不依赖她们。”

    解释到这里,卢萦抬头看向弟弟,严肃地说道:“阿云,你觉得那平氏为什么要陷害我偷盗,为什么平老夫人又要跳出来替我摘清?”

    对着沉思中的弟弟,卢萦认真地解释道:“老子《道德经》第36章里说:“将去之,必固举之;将夺之,必固予之。将灭之,必先学之。”也就是说,想要夺取它,必须暂时给予它。阿云,平氏昨给我购裳,今又对我如此络,那就是必固予之。她们给予了我信用,尊敬,喜和亲密,再突然地夺去它,这样我就会产生一种极度的慌乱和不安,再然后,她们再重新对我好,我就会对她们感恩戴德,不说从此死心塌地,至少想法和行事也会恭敬许多。”

    卢萦一直希望,自己这个弟弟能走得更高,更好,所以,这些她从书中学到的知识,她是不遗余力地想会教会他。

    只有弟弟强大了,自己才会过得更好。

    这是个读经社会,满街满巷,都可以听到学子的读书声。不过,一般的学堂中,先生教学时,只会一遍又一遍地要求学子们诵读经书,直到背熟为止,从来很少有人会细细剖析这些经义。卢云没有想到,那看起来简单得很的《道德经》居然可以这样衍生开来,不由低头沉思着。

    沉思了一会后,卢云抬头看向姐姐,“姐,平氏不会放手对不对?她们会使出各种各样的手段,直到你完全听她们的话,按她们地安排成为那个贵人的婢妾对不对?”

    卢萦点头,干脆地回道:“对。”

    卢云又沉思了一会,抬头问道:“姐,那我们怎么应对才好?”

    卢萦慢慢说道:“目前为止,应对之法有三种。”

    在卢云尖着耳朵凝听中,卢萦说道:“第一种,便是离开汉阳。不过在无人推荐,无人替你我担保的况下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重新开始,阿云你的学业便会中断,可能再无上进之期。所以我们不能离开。”

    “第二种方法,我去找那个贵人,请他放弃我,或者,我找到一个对象,马上定下婚约。”抿了抿唇,卢萦继续说道:“马上定下婚约一事行不通,至于劝说那个贵人,也不是易与之事。那种贵人对我的兴趣,可能只是一时冲动。我真过去劝说的话,有可能他原本已经忘记了我,反而又感兴趣了。”虽然说到这里,卢萦自己也不怎么相信,不过卢云还是连连点头。

    “至于第三个方法了,就是让平氏打消这个想法。不过这也不易,平氏在汉阳经营多年,早就想跳出汉阳,到成都去称王称霸,可平氏子弟历年举孝廉,考秀才都没有成效。可以说,你姐姐我,是改变平氏一族命运的一大契机,出于利益,他们不可能放手。”

    听到这里,卢云在房中晃悠起来。他一边走一边嘟囔道:“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难道,便任由他们摆布不成?”

    “自是不会任由他们摆布!”

    卢萦垂眸,声音冰寒,“断其翼,斩其手足,朽其根,这一招,不仅仅只是她们会!”

    C

    秋舞文学网最快更新,请收藏秋舞文学网(www.qiu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凤月无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