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我这个人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林家成x 书名:凤月无边
    第四十六章 我这个人

    奕道暗含权术,自古以来与帝王之术息息相关,如贵人这样的份,自是下棋高手。

    卢萦呢,在棋上有点天份,不过她只是一个弱女子,以前父亲在时还学过,对弈过,后来被生活所迫,便下得少了。因此,卢萦远远不是贵人的对手。

    不过她也不想做他的对手,有所谓棋风如人品,她与他下棋,就是想让他知道,她是个什么样的人。

    因此,一盘棋下来,卢萦既硬且辣,该诡诈处有狠,该圆融时,却也只顾着横冲直撞。

    棋力上相差太远,贵人三不两下便把卢萦收拾得差不多了。望着负隅顽抗的几粒白子,贵人低笑道:“还不罢手?”

    卢萦抿紧了唇,直到他又吃了自己一子,这才哑着声音倔强地说道:“虽死可也!”

    虽死可也!

    她竟敢在他面前说虽死可也!

    贵人眸光一沉,一通连环劫杀,直把卢萦的后路全部堵得干干净净,把她杀了个人仰马翻后,才盯着她低沉地问道:“虽死可也?”

    卢萦慢慢收起黑白子,已然西沉的阳光下,男装的少女鼻尖渗着汗,在对面那沉寒的威压中,她扯了扯唇,淡淡说道:“不过一局棋而已,又不是真关生死。”

    把棋子全部放到木盒中后,卢萦站了起来。长玉立的少女,姿秀而冷利。她昂起头,直直地看着贵人,勾唇一笑后说道:“有些人,便如那白鹭,放飞在田野间时,或有翩翩之姿,可真要关到笼子里,也不过一白毛畜生而已。没的倒了贵人的胃口!”

    说到这里,她朝贵人深深一揖,朗声道:“多谢郎君赐教,卢氏告退。”说罢,把木盒一夹,转就走。

    看着少女秀的影渐渐消失在视野中,那贵人伸手抚在额头,低低笑了起来。

    仿佛是听到了自家主公的笑声,一个与卢萦打过照面的青衣人走了过来,他盯着她的背影,诧异地问道:“这姑子,又是扮男装又是换名字又是下棋的,她想干什么?”

    贵人抬起头,他负手笑道:“她呀,她来告诉我,她这人又冷又硬又不讲理,看起来虽美,实际上只是一白毛畜生,没啥意思的。”

    “啥?”

    贵人磁沉的声音中夹着无法掩抑的笑意,“她在劝我放手啊。”

    青衣人一惊,好一会他才失声说道:“这姑子,好生聪明……她怎么就这么肯定你是真对她感兴趣了?”

    贵人摇了摇头,只是那双黑沉沉的眼眸底,笑意流

    第二天,卢萦又来了。

    也许是得了这个贵人的嘱咐,这一次无人拦她。

    卢萦再一次在亭台处见到了那贵人。

    远远地看着沐浴在金光下,华光流转,俊美人的贵人,卢萦暗中想道:如此人物,犯得着对我这样的人用这等强迫手段?他就不能出息点?

    卢萦扁了扁嘴,又摇了摇头。

    看到换成了一袭绯色衣裳,面容在绯色的映衬下,冷利又嫩的男装少女,贵人弯了弯唇。他瞟了一眼,极温和极平易近人地问道:“今不下棋了?”

    卢萦深深一揖,清声说道:“与郎君相差太远,不敢再献丑。”一边说,她一边从袖袋中掏出三本书来,然后上前一步,清咳一声后,学着学堂里的先生的口气,淡淡地说道:“记得郎君曾经说过,要我学会中庸。今,愿当着郎君的面,读读中庸等孔圣人的经典。”

    有趣,太有趣了!

    贵人目光闪了闪,他含笑道:“哦?倒真要听听了。”说罢,他坐在塌上,仰着头,微笑地看着眼前这个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的“美少年”。

    卢萦很是严肃地打开其中一本书,走动几步后,对着阳光,摇头晃脑地读了起来,“……君子坦,小人长戚戚。”读到这里,卢萦顿了顿,回头用她那乌黑如夜的瞳仁看着贵人,说道:“圣人便是圣人,果然了解世间百态。这不,如郎君这样的贵人,不管做了什么事,永远都是坦,自在得很。而如我这等小人物,却是终忧愁烦恼。”明明这文中的君子和小人,指的都是品德高尚与品德卑下两种人,卢萦却把君子换成了有地位的人,小人换成了小人物。

    诚恳地看着贵人,卢萦长叹一声,继续说道:“便如我,虽然才两不见弟弟,却已忧思于心,郁结难解。哎。”

    听到卢萦那一句拖长的“哎”字,贵人的唇角抽了抽,他从婢女手中接过酒盅,慢慢品了一口后,淡淡说道:“阿萦也可以不忧思。”

    他是说,她只要向他妥协了,便可以不忧思了,是吧?看来她昨的表态,根本没有作用啊!

    卢萦脸一黑,她声音清冷地回道:“贵人有所不知。阿萦生于乡野,自在惯了。平素里,最是厌恶妇人争斗,不喜内宅之事。阿萦真不明白,只要穿暖吃饱,有书可看,这人生便舒服至极。那些个女人,怎地一个个挖空了心思去争什么男人?真是可怜可笑!”

    这话说得直白,简直是太直白了。一时之间,站在贵人两侧的四个婢女都瞪大了眼,而那贵人抿酒的动作,也是一僵。

    在一阵沉默中,那贵人优雅地品了几口酒,没有理会卢萦。

    看来还不行,继续努力!

    卢萦又打开书本,再次诵读起来,“宰予昼寝。子曰:“朽木不可雕也,粪土之墙不可圬也。于予与何诛?”把这凡是读书人都听得懂的名句说了一遍后,卢萦很是认真地释起义来。“宰予大白天睡觉。孔子说:“腐烂了的木头不能雕刻,粪土似的墙壁不能粉刷。宰予这种人也不值得责备。”圣人这话说得对啊,说起来,我也是这种朽木腐土,世间女子都以柔为美,以顺为德。阿萦却觉得,人生在世,自在为美,管它什么德不德,舒心畅意最是重要。”

    秋舞文学网最快更新,请收藏秋舞文学网(www.qiu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凤月无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