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祝你与他相爱相杀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林家成x 书名:凤月无边
    第二十八章 祝你与他相相杀

    流言蜚语,以卢萦无法想象,以曾府猝不及防的速度在蔓延。

    也许是太多人觉得,如她这样父母双亡的破落户女儿,本就不应该奢想那样的夫君,因此在很多流言中,卢萦被说得无比的卑微可怜。

    不过,更多的流言还是针对曾郎一家,做为一个新兴的,刚刚爬上去没几年的暴发户,曾府是很招人妒忌的。卢萦退婚一事给了很多人一个攻击的借口,因此曾郎的形像越传越是不堪。

    不过两三天功夫,卢萦走到街道上时,便会时不时地遇到几个熟识的人,在她们好心地安慰下,卢萦一次次落荒而逃。

    傍晚时,卢萦刚刚回到家中,一辆驴车“戛”地一声在她的面前猛地停下,接着,一个人从马车上跳了下来。

    那人气势汹汹,人还没有到巴掌已至。

    看到对方扬得高高的手掌,卢萦双眼一眯,猛然向后退出几步,仓惶避开。

    一击不中,来人红着眼睛哭了起来,“卢萦,你这个人,你,你害得我好苦!”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正是平因。

    看到是她,卢萦平静下来,她歪着头打量起来。不过几天不见,平因瘦了一大圈,原本带着几分婴儿肥的脸蛋瘦得颧骨都露出来了,越发衬得一双眼睛大得骇人。她眼圈红肿红肿的,显然这几天不知哭了多少场。

    见卢萦乌黑的眸子定定地看着自己,那看不出喜怒的表,实让平因感觉到莫大的羞辱。她恨得嘶叫道:“好你个卢萦,你,你真是狠毒啊。你不但要拆散我与曾郎,你,你还害得大伙都笑我,都看不起我。我,我这一生都被你毁了,我拼了这条命也饶不了你!我饶不了你!”

    一边叫,她又一边冲了过来。

    平因尖叫嘶喊着冲过来时,载着平因过来的那个驭夫,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看着。跟着平因,与卢萦打过无数次照面的婢子,则急急地冲了过来,她一边拦着平因,一边用痛恨的目光瞪着卢萦。

    看来后果出来了。

    在主仆两人一个冲一个时,卢萦静静地站在那里。也许是她的姿态太娴静,也许是她的表冷漠得太让人可恨,那婢女咬牙叫道:“表姑子,你怎么能这样?你骗光了我家姑子的私房钱不算,还把她的名声往死时作践,你,你太过份了!”

    “我把她的名声往死里作践?”卢萦亭亭玉立,声音冰冷,“我说了什么话,做了什么事,作践了你家姑子的名声?”

    那婢女一怔,她呆愣中,发作了一会,现在已经气短神疲的平因跳了起来,她哑着嗓子哽咽道:“你,你……那些人骂我不要脸,骂我抢你的夫君,还说我与曾郎早就私相授受,还说我怀了他的孩儿……这些话,难道不是你放出来的?”

    原来如此!

    听到这里,卢萦恍然大悟,她冷冷忖道:你种下的因,便不能得这个果么?若我不是伤过之后大彻大悟,若我还是以前的卢萦,我早就被你们这对夫滔妇伤得体无完肤了!那个时候,谁来同我?

    她心肠冷硬,虽对平因没有强烈的恨意,也没有打算过要狠狠打击她。不过现在事发生了,她却是万万不会同于她。

    她抢别人的夫君之时,便没有想到过今么?人生天地间,既然敢做,怎能不敢当?

    不过,这话只能是在心中想想,明面上,卢萦自然无论如何也不会承认!

    当下,她先是一惊,转眼抿着唇冷声喝道:“你胡说什么?我一个弱质女流,哪里有这个能耐散播这种流言?”她寻思了一会,霍然抬头,认真地说道:“那一我与稳叔上门退婚时,曾府的下人都在,这些话,莫不是他们传出来的?阿因,曾府之人肯定是想败坏你的名声,你嫁给曾郎!”

    卢萦这话,既是说给平因听,也是说给平因边的婢女和后面的那个驭夫听。她可不想让平因的父母也怀疑上自己,进而对自己不利呢。

    这个时候,还是让平因继续燃烧起的火焰,为了她与曾郎的婚姻大事折腾吧,让平氏四房好好头痛一阵,省得闲着无聊把注意力盯到自己上。

    什么?这流言能她嫁给曾郎?

    本来已经绝望的平因陡然止步,她抬起头定定地看着卢萦,看着看着,那肿泡的双眼中,慢慢浮起一抹喜悦。渐渐的,那抹喜悦越来越明显,越来越灿烂。

    颤着声,平因喃喃说道:“你是说,这流言会着我嫁给曾郎?”

    “当然。”卢萦有点不耐烦,她走出一步,衣袖在夜风中摇晃,颇显风韵。卢萦走到平因面前,把她细细打量了一眼后,冷笑道:“那样无无义的男人,也只有你把他当宝了。”

    平因没有理会卢萦的嘲讽,她还陷在无边的喜悦中,双眼发着光,平因喃喃自语着,“我可以嫁给曾郎?这流言是我嫁给曾郎?”

    自言自语了一阵,欢喜无比的平因直恨不得马上转回府。这时,她一抬头,正好看到卢萦越过自己曼步离去的姿,不由恨从中来,便追上几步叫道:“你,你赔我的首饰来。卢氏阿萦,要不是你胡乱说话,曾郎也不会被那么多人指责,我也不会……你,你赔我的金子!”

    卢萦陡然回头。

    她静静地盯着平因,夜雾下,她的双眸又黑又冷,直是寒得渗人。在平因不由自主地向后退出一步时,卢萦冷冷说道:“平因,钱货已然两清。我退了婚约,你得了与姓曾的在一起的机会,当时是这样约定的吧?我可有记差?”

    几乎是卢萦这句话一吐出,隐约中,一个“噗哧”的笑声从不远处传来。那笑声极动听,隐约还有点熟悉,卢萦马上转头,她对上的,是几十步外的幽深巷道,哪里看得到人?

    被那笑声一搅,平因慌臊起来,她抿了抿唇,讷讷说道:“我,我……”

    在她支支吾吾不知说什么好时,卢萦走近她。径直来到平因的侧,在与她擦肩而过时,卢萦侧了侧头,低低说道:“当时得了你的金子,我还想着救你一把……不过看来没用,阿因,祝你从此与曾郎相相杀。哧,说起来,你们两个人,一个不知廉耻,一个凉薄无,这般捆在一起一辈子,定然会很闹。阿因,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平因开始还听得一愣一愣的,听到后来,已气得一张脸涨得通红,就在她尖叫一声想要抓上卢萦的脸时,早料到她的动作的卢萦已急行几步。只见她勾唇一笑,衣袖一振,转眼便走得远了。

    秋舞文学网最快更新,请收藏秋舞文学网(www.qiu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凤月无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