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我要退婚一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林家成x 书名:凤月无边
    第二十四章 我要退婚一

    卢萦看着稳叔,轻声道:“叔跟在我后,如有人问起,我会说你是我的长辈。”

    卢萦与平因是表姐妹的关系,稳叔本来也是卢萦的长辈,当下稳叔点了点头。

    交待完稳叔后,卢萦转过头看向平因,“阿因,你可有告知曾郎,关于稳叔的事?”

    平因连忙摇头,“没。”她才不会那么傻呢,不管曾郎对卢萦是什么感觉,她做为后来者,迫过甚总是不讨喜的。

    “那就行了,阿云,我们走吧。”稳叔一直深居平宅,识得的人不多,如曾郎那种眼高于顶的人,更不会去注意这么一个下人。

    曾府位于西城区,步行了小半个时辰也就到了。望着眼前高大的,又新加了好些围墙的屋第,一时之间卢萦有点恍惚。

    那么多年了,她都以为,自己有一天会进这个门,然后,会在这里面生活一辈子。

    可惜,有些事,有些人,一旦看清楚,也就不过如此。

    吸了一口气,卢萦和卢云姐弟俩快步几步,来到曾府的大门口。

    曾府现在况好了,门口还有门子把守着。看着站出来的这个中年人,卢萦轻声说道:“阿云,稳叔,我先上前求见。”说罢,她上前一步,清脆地说道:“还请通报一下,便说卢氏姐弟求访。”

    “请稍侯。”

    那门子才进去一会,便有一个材高大的年青人跟着走出来。那年青人面目俊朗,正是曾郎。

    曾郎找卢萦也有好些子了,此刻看到站在大门外面,亭亭玉立,面目越发清丽的卢萦,心中一,倒把一直窝着的那股郁火消了大半。

    哼了一会,他紧走几步来到卢萦面前,低着头盯了她一会,再向站在不远处的卢云和稳叔盯了一会,他收回目光,冷声说道:“居然知道上门来陪罪?看来阿萦长进些了。”虽带嘲讽,可那语气中终还是有几分喜意。

    卢萦抬头看向曾郎,望着这个自己曾经以为,可以寄托终的良人,她唇角勾了勾,算是一笑后,问道:“听说伯父回来了?”

    “回来二天了。你消息灵通的嘛。”昂了昂头,曾郎朝卢萦展开一个有些得意,也有点灿烂的笑容。他想,果然,卢萦前阵子态度恶劣,只是因为怀疑了阿因而犯倔,这不,一想明白她就自己上门了?

    这样也好,他目光投向卢萦越发鼓鼓的脯,暗暗忖道:抓紧这几天把她办了,省得夜长梦多。想到这里,曾郎不由心跳快了几分,看向卢萦的眼神中,也添了几分火和温柔。

    卢萦道:“长志,我想拜见伯父伯母,可以么?”

    曾郎温柔地回道:“我父亲有事外出,”想到母亲这阵子的叫嚣,还有她对卢萦的不喜,曾郎连忙道:“我母亲不便见客,阿萦,你还是回吧。”

    说到这里,他伸出手,温柔地抚上卢萦的额头,低低地说道:“乖,你先回去,有什么事我来替你处理。”说到这里,他又柔声问道:“你的新家在哪里?我今晚会去找你。”语气如水般多

    站在后面的稳叔看到这一幕,慢慢皱起了眉头。如果他记得不错的话,因姑子可是说过这个曾长志喜欢的不是卢萦,而是她。并且他还与因姑子私定了终,还约好了曾父一归家便上门提亲的。可看这架式,这曾长志分明对卢萦这个末婚妻意不浅啊。这其中难道有误差?

    曾郎的手刚刚抚上卢萦的额头,便被她手一挥,干脆利落地拍了下来。

    像是拍掉一只苍蝇的卢萦,浑然无视曾郎转眼又泛了青的面孔,回头朝卢云和稳叔招了招手。等两人上前后,她朝着曾郎福了福,慎重其事地说道:“曾郎有所不知,阿萦此次前来,实有要事。伯父不在,我可以等上一等。”

    卢萦的声音一落,卢云也上前一步,他瞪着曾郎,瓮声瓮气地说道:“曾长志,你不敢让我们进去么?”

    曾郎脸孔一板,正要呵斥,一个婢女跑了过来,大声叫道:“郎君,夫人有请几位客人。”说话之际,那婢女一双眼睛紧紧地盯在卢萦上,眼神中有掩不去的轻蔑和得意。

    做为深得少主人宠的婢子,早就注意到了卢氏女这一行人,因此,曾郎还在与卢萦磨蹭时,她早就把卢萦前来的消息禀告了曾母。正窝着一肚子邪火的曾母哪里忍得住?马上就下令让卢萦进府了。

    听到母亲有召,曾郎一怔,他抿了抿唇,眉间深深皱起,一时有点束手无策。

    而这时,卢萦三人已跟在那婢女的后向府中走去。

    不一会,三人来到堂房处,望着坐在小花园下晒着太阳,做贵夫人打扮的曾母,卢萦上前几步,乖巧地福了福,清声唤道:“卢氏阿萦见过曾伯母。”她的声音一落,卢云也上门见礼。

    面对姐弟俩,曾母股也没有挪一下,她抬了抬眼,声音尖利地说道:“阿杏,去拿根棍子来。真是的,本夫人长得这么大,还没有见过这么愚笨不知事的狗。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货色,能有人要已经了不起了,还拿乔?捉了两只老鼠也不知道送给主家过过眼,自己就敢私自拿去换了房子?房子房子,怎么不干脆换成棺材得了?”

    也不回应,也不叫坐,郁火闷积在腔太久,一直无法发泄的曾母陡一见到卢萦姐弟,便对着窝在她脚下的一只黄毛狗指桑骂槐起来。

    曾母骂得尖酸,可不管是卢云还是稳叔,都能听明白她的意思。毕竟,卢萦以一弱女子之力挽狂澜,破了大案还救得十几个少年的事早就传开了。

    听着听着,卢云俊脸涨得通红,他上前一步就要冲过去喝骂。

    卢萦伸手一扯,她把弟弟拦下来,上前两步走到曾母的面前,盯了正口沫横飞,骂得起劲的曾母一眼后,卢萦突然弯腰在地上拾起一块泥,然后,她右臂一抡一转,“啪”地一声,那泥块生生地击中离她仅有三步远的曾母,在她那张滔滔不绝地骂得欢快的嘴上绽开了花!其中一小半黑泥,甚至溅入了曾母的嘴里。

    秋舞文学网最快更新,请收藏秋舞文学网(www.qiu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凤月无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