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三人(下)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林家成x 书名:凤月无边
    第十一章 三人(下)

    曾郎追上卢萦,右手一伸便扣在她的肩膀上。

    感到肩膀一阵疼痛,卢萦回过头来。当她对上那铁青的脸时,心中格登一下,陡然明白,有些事,怕是没有自己想的那么简单。

    彼时正在街道上,四周人来人往,卢萦人才出众,本就引人注目,这一会,更是好一些目光都粘在两人上。

    这时,曾郎含着怒意的声音涌入卢萦的耳中,“阿萦,你刚才说什么?你说你要“让贤”?声音中,有着风雨来的暴怒。

    卢萦看向他燃烧着熊熊怒火的双眼,秀的眉蹙了蹙,提醒他道:“曾郎!”声音微有点高。

    曾郎朝四周众人瞪了一眼,令得他们纷纷退避后,转头朝向卢萦,冷声道:“你刚才那话是什么意思?给我解释清楚?”

    解释清楚?还需要她解释清楚么?对上曾郎愤怒中带着执着的表,莫名的,卢萦眼中一涩,不由自嘲地想道:如果是受伤前的自己,看到他此刻的模样,定然会以为他对自己还是很有感的吧?他与阿因之间,定然是自己误会了什么吧?

    可惜,受过伤后,自己的感觉太敏锐,敏锐得让自己无法忽视,无法装作糊涂!

    想到这里,一股莫名的疲惫涌出心头。眨了眨眼眸,卢萦还在沉默时,曾郎气恼的声音再次传来,“怎么聋了?不敢说了?”

    终于,卢萦抬起头来,她定定地对着曾郎的双眸,好一会,她粉唇轻扬,温柔说道:“阿因过来了。”

    阿因过来了?曾郎一怔,他陡然记起,自己刚才太过愤怒,竟是抛了阿因直接追上来的……

    这时,卢萦看向曾郎后,声音清冷地说道:“阿因来了?你劝劝曾郎吧。”说到这里,卢萦扬着唇角,慢慢抓起曾郎的手,然后,缓缓放向阿因的手中。

    她的动作很慢,很慢,做这个动作时,卢萦的唇角还含着笑,表似是讥嘲,也似有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沉静。

    她乌黑的双眸,一直在盯着曾郎,对上他那一瞬间涌出的迷蒙时,她凑近少许,吐气如兰的轻声说道:“曾郎,我与阿因是最要好的姐妹……有所谓兄弟妻不可戏,这姐妹的夫君,也没有共享的道理。至少对于我来说,是断断不想共享的。你若是择她,就握上她的手,你若是要我,不妨当着阿因的面把事说清楚。”

    唇角扬起,似笑非笑,卢萦对着站在后,正紧盯着曾郎的阿因轻笑道:“曾郎的妻位只有一个,以阿因的长相家,想来没有给人做妾的道理。阿因你说呢?”

    这是将军!

    三人间本来隐晦的关系,竟是猝不及防之下便被卢萦生生撕开。

    曾郎想过,等父亲归家后,自己把想要娶阿因为妻的事跟父亲说道说道。以他料来,父亲向来疼他,母亲又一直不喜卢萦,他只要开口,父亲肯定是愿意换个媳妇的。

    只要父亲松了口,他立马就找到卢萦,找机会破了她的子,然后再向阿因家提亲。这样一来,两个美人儿谁也逃不掉。

    他断断没有想到,这般偶遇卢萦,兴致来潮时随便与她说说话,居然被她到了这个地步!

    卢萦和阿因都在看着曾郎,都在等着他地回答!

    与以往不同,此时此刻,这两个美人儿都没有松口,更没有放过他的打算。

    看着两女非要得个答案的架式,刚才还气势十足的曾郎,一下子痿了起来。他动了动唇,好半晌才低声道:“阿萦,这里人多,不是说这个话的时候。”

    说到这里,他似是找到了最充足的借口,马上声音一提,直腰背严肃地说道:“大伙都在看着呢,阿萦你放手吧。”

    说罢,他动了动,想要抽出自己的手。

    要是以往,卢萦定然会顺从他。一直对他既敬且畏着的小姑子,从来没有得罪他,拂逆他的勇气的。

    可这一次,卢萦却是一笑,曾郎想要抽出手腕,她却握得更紧了,同时,她唇角轻扬,冷声说道:“曾郎,只是让你握一握手哦。阿因姐姐也在这里,你只要握握她的手就可以了。”说到这里,她声音一低,绵绵的,有点苦涩又带着乞盼地说道:“如果你实是不愿意握她的手……”她的话没有说完,只是双眼在刹那间变得明亮之至!

    曾郎见她不依不饶,脸色不由一青。就在这时,他的手一暖,却是阿因伸出手,紧紧地握住他的!

    两手相握,阿因没有看向卢萦,而是朝着曾郎嫣然一笑,“曾郎,我们回去吧。”

    说罢,她推着曾郎转,让他离开卢萦。

    曾郎不愿意转,他的脸色发青,他的眼睛还在盯着卢萦。望着她那越发清丽的面孔,这个时候的曾郎,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恐慌。可是,他也知道自己不能再说什么,他如果再对卢萦流露出意,便会失去阿因。比起卢萦,娶阿因的好处多好多……

    一阵沉闷得让人窒息的气氛中,卢萦慢慢低下头来,然后,慢慢退后两步。再然后,她毅然转,再次晃了晃钱袋,令它发出一阵金铁交鸣声后,算是重新提醒某人后。她脚步轻快地走入人群,转眼间,便彻底地消失了踪影。

    目送着卢萦离去,阿因已是喜笑颜开,那眸子中的愉悦和得意,再没有丝毫掩藏地流泄出来,连头发丝也透着欢喜。

    就在这时,她的手一冷。

    阿因连忙转头,她看到的,却是再次追向卢萦的曾郎的影。不过追出几步后,曾郎又冲到她面前,急急的,安抚地说道:“阿因,阿萦她幼小时便与我在一起,对我百般依赖。我实是担忧她想不开。你先回去,我明来见过你。”想了想,他还是决定让阿因彻底地放下心来,“你放心,等解决阿萦的事后,我会请媒人上你家中一趟。”

    一句话说得阿因眉开眼笑,欢喜无限后,曾郎急急转,朝着卢萦的家中追去。才追出几步,他又折向集市,想道,还是置些礼品再进门吧。

    他想,卢萦一直是恋着他的,她可能是发现了阿因与自己的事,心中生了不满。不过不要紧,我好好哄哄她几次,她也就舒坦了。

    转眼他又想到刚才卢萦那看向自己的眸子中隐藏的冷意,不由又忖道:不能再拖下去了。只等她气一消,我就马上占了她的子。

    一想到这里,曾郎眼中不由浮现出少女那如桃花初绽般的美好段,一时心跳又急又快,手心更是潮湿一片。唇,曾郎暗中忖道:阿因缠我那么紧,可不知怎的,比起阿因来,我对阿萦更加渴望。

    秋舞文学网最快更新,请收藏秋舞文学网(www.qiu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凤月无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