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平府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林家成x 书名:凤月无边
    第六章 平府

    卢萦在自己摔倒的地方看了一遍,没有得出什么结论后,转朝家中走回。不过这时,天色已暗了下来。

    还没有靠近家门,卢萦便远远地看到弟弟捧着一本书站在坪里摇头晃脑地读着,只是读上几句,他便会向路上看那么一眼,再读几句,又抬头看上几眼。

    他是在等自己归家啊。

    卢萦心中一暖,眼中一阵酸涩。

    不由的,她加快脚步,看到她走来的弟弟,这时脸色青了青,冷着声音说道:“怎么这么晚才回?”

    一边说,他一边瞪着那一双与卢萦极为相似的,水灵灵的眸子瞪着她。白嫩俊秀的脸上,也带着愤怒。

    卢萦知道他担忧自己,当下一笑,她温柔地说道:“刚才去了玄元观,因此晚了。”一边朝房中走去,她一边说道:“饿了吧,今天晚上有骨头汤喝哦。”

    卢云本来还想恼一会,可一听到“骨头汤”三个字,肚子便不争气的咕咕响了起来。不过他没有回答卢萦,甚至还转过,从鼻中发出重重一哼,冷声道:“我不饿!”

    听到弟弟口是心非地回答,卢萦只是笑着,她一边忙碌着一边说道:“今天运气不错遇到了一个贵人问路,给赏了一些钱,阿云,明天我们便可以把你今年的束修给交了。”

    直过了一会,卢萦才听到她弟弟轻哼一声,以示他知道了。

    这时,卢萦放低声音,一边把泥灶中的火弄燃一边说道:“阿云,这次受伤后,我好似明白了许多事。”

    “恩。”

    “我的心狠了好多。”

    “恩。”

    “……”

    “外面暗了,到火旁来看书吧。”

    “知道了。”

    弟弟一靠过来,卢萦便向后移了移,同时头一歪,把脑袋轻轻地倚在弟弟的背上。感觉到后的温,卢云先是子一僵,继而悄悄向她靠拢了一些。

    ……

    第二天,整个汉阳镇都在议论阿姣的事,在这个不大不小的街镇中,这种刚刚发了誓,便得了现世报的事还是很罕见的。

    世间的谣言,从来是越传越离谱,不过二天功夫,故事中的阿姣便成了毒无比的毒妇,一些与她沾不上边的事也给扯到了她上。连同二表姐夫,也成了被恶毒之妇愚弄的傻男人,甚至有谣言还说,他早就与毒妇勾结好,只待找到时机便把发妻给休离。也有人说,这一对妇原本是准备毒杀平意的。

    平意这些年怎么对夫家的,众人都看在眼中,当下,那吴郎直是被人骂得连门也不敢出。饶是这样,还是被平意的几个兄弟堵上门狠揍了一顿,平氏还派人把吴家的财产全部统计了一遍,然后在吴氏族老的作主下,全部划归了平意名下。这个时候如果平意和离,那吴家又会变得一文不值。

    第三天傍晚,阿姣自缢的消息传到卢萦耳中时,她发现自己只是顿了一下,便恢复如常。

    她竟是没有一点不安!

    亲手结束了一条人命,不对,加是阿姣肚子里的孩子那是二条人命,她居然没有不安,没有恐慌?她的心,什么时候冷酷到了这个地步?

    卢萦给自己吓了一跳,虽然她一直知道自己是个冷漠的,对很多人事都防备而又漠视,骨子深处甚至有点狠。可她真没有想到,不过病了一场,自己便连人命也不放在眼中了?

    当天晚上,卢萦深刻的反思了一刻钟后,便抱起那本《中庸》,很是认真地阅读起来。还别说,这种圣人之道很能让人心平静,不到半个时辰,卢萦便把阿姣的事抛到了脑后。

    隔又是一个大好晴天。在这光烂漫的时候,明灿灿的阳光,总能给少男少女带来一种明媚的忧伤。卢萦起了个大早,她举目看了一眼不远处粉红嫣红的花朵,扯着唇角出了会神后。转过,朝着平家大院的方向走去。

    还没有靠近平家大院,一阵少女的欢笑声便从围墙里面传来,抬头眺去,恰好看到一架秋千高高抛起,同时抛起的,还有一角粉色的影。

    这便是她的表姐表妹们了,生活在父母的庇护下,她们养尊处优,矜持而骄傲,她们的手,从来不会像自己这般粗糙。

    嘴角扯了扯,卢萦又忖道:不过,她们也从来没有尝到过,如今我与弟弟享受着的那种欢喜和自在。

    一角侧门处,那守门的妇人看到卢萦走近,“哟”了一声,叫道:“表小姐还得好早啊。”她啧啧几声,“再迟来一刻,头都过午了。”

    面对妇人尖酸嘲讽的表,卢萦扯了扯唇角权当一笑后,便低下头,径直越过她向院子里走去。

    这妇人名唤何嫂,是平府中的家生奴仆,因祖孙三代都在平府为奴,也算有点势力。何嫂与卢萦倒不曾有过冲突,她之所以对卢萦不喜,不过是因为看不惯卢萦那张总是冷漠平静的脸,还有她那永远学不会阿谀奉承的子。哼,装什么高贵?不过是个破落户,难道还真以为自己是可以与王孙公子比肩的大家族子弟不成?

    卢萦走过一处走廓,便来到一处小花园外,花园中,婢女来来往往,不时可以听到少女们的笑声。远远地,看到她走近,一个衣着朴素的少妇温柔笑道:“阿萦来请安了?听说上次你伤得很重。哎,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小心?”

    面对这个少妇,卢萦眼眸中闪过一抹笑意,她轻唤道:“青姐姐好。”

    青姐姐应了一声,声音放小了点,“你伤都好了,怎么耽搁到今才过来问安?你三舅母昨还说你了。”

    这三舅母娘家有势,在平府中颇有地位,平城卢萦有点畏她。

    不过这世间,只是有所求才有所畏,这平府,给予自己姐弟的极少,却能纵他们的婚姻,自己便是与曾郎顺利解决了婚约,只怕后来再嫁人,也得由平府来决定。而平府中,最有可能插手她与弟弟的婚姻大事的,便是这个三舅母了,不行,她得想法子摆脱了。

    正在卢萦低头寻思时,从不远处传来几个叽叽喳喳的笑声,“我长得这么大,都没有见过那么俊美华贵的公子。”“他还冲我笑了呢,啊,他笑的时候,我的心都跳出嗓子口了。”

    “听说没有?杨府成府的姑子们,都梳洗一新地去见过那位贵人,我们府中的三姑子五姑子六姑子也都去了。”“五姑子也去了?”“当然啦,她打扮得可美了,听阿螺说啊,那贵人是个有封地的王孙,说不定会是新一任的蜀王,而且,他还没有订下婚约呢。咱们这些姑子任哪一个被他看中了,哪怕是做了贴婢子,也能带契着家族飞黄腾达的。”

    听到这里,卢萦微微一怔:阿因也去了?那个什么王孙真的那么好,使得她做妾做婢也深为荣幸?蓦然的,卢萦发现,自己那位视为好友的表姐,似乎与自己的想法大不相同。

    秋舞文学网最快更新,请收藏秋舞文学网(www.qiu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凤月无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