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退婚吧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林家成x 书名:凤月无边
    第二章 退婚吧

    卢云看到姐姐脚步轻盈,笑容明亮,虽然弄不清是什么缘故,终究还是放下心来。

    卢萦在院子里转了一圈后,头又有点抽痛,便回到了房间。

    她与弟弟住的这小木房,低矮而简陋,只有二个房间,是她外祖家的一个仓库改装成的。父母逝去后,弟弟要读书,家里一直由卢萦劳着。而她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女,哪有什么生财之道?无处乎就是绣两朵花,并仗着一手秀丽的字体,给左邻右舍写上几封信而已。

    收入微薄,姐弟两人的子也过得局促。

    此刻,卢萦坐在房间中,一边抚着塌上补了又补的麻布被,一边蹙眉寻思起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卢云的声音从外面传来,“姐,曾郎来了。”

    曾郎来了?

    卢萦连忙站起,冷漠的脸上也由衷地带上了一抹笑容。自父母死后,她与弟弟两人算是尝尽世间冷暖,对于这个自己要依靠一生的男人,她是倾慕而又由衷地想要依靠的。

    听着外面传来的脚步声,卢萦连忙伸手抹平衣角,待伸手抚向头发时,才发现自己的脑袋被缠了几层布,哪里有什么姿容?

    正在这时,曾郎有点焦急的声音传来,“阿云,阿萦真醒了?”

    “我姐是醒来了。”

    “那就好。”说话之际,一个影出现在低矮的小门口,材高大的曾郎一脚跨起来,就在他抬头看向卢萦的那一刻,卢萦清楚地感觉到,他眉头习惯的一皱。

    我都醒了,他应该高兴啊,为什么要皱眉?还有,为什么我会说是习惯的?

    见卢萦站在边,这么定定地看着自己,曾郎由衷的一笑,他担忧地说道:“阿萦醒了就好,我一直在担心你。”

    他说的是事实,卢萦知道,可她不知怎么的,就是定定地看着他。

    直盯了两眼,卢萦才低下头,她朝他福了福,轻声道:“曾郎来了?我已大好。”温柔地说到这里,她慢慢抬头,娴静地问道:“曾郎,我是怎么摔的你知道么?我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曾郎听到她说自己大好了,松了一口气,站在这个仄的房间让他无法适应,因此他又蹙了蹙眉,最后才好声好气地回道:“是石阶上有青苔,阿因推了你一把,你没能站稳便摔下了。”顿了顿,他替阿因开脱道:“她也是开玩笑推的,没有想到你那么不经摔。”

    敏锐地注意到曾郎提到阿因时,瞳孔放大了些,语气中也添了一分隐藏的温柔,卢萦不由双眼一眯。好一会,她“哦”了一声,见曾郎站在房门口那低着头颇显局促的模样,卢萦提步走向他,温柔说道:“阿郎且站在外间说话。”

    “也好。”

    两人一前一后地走出木屋,卢萦站定后,转头看到眼角瞟到一侧屋角积水的曾郎厌烦地蹙了蹙眉,不知怎地,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酸痛涌上她的心头。

    嫌贫富是世间常态,自己和自己的一切都有点寒酸,难怪他频频蹙眉。阿因也是美丽动人,难怪他提她时有着欢喜。

    可不管如何,她不喜欢这样!

    曾郎四下瞟了一眼,回头见到卢萦低着头不说话,脸上一片苍白,配上她那清丽过人的面容颇为楚楚动人。不由自主的,他心头一柔,一种他自己也不明白的喜和满足涌上心头。可一瞟到她上这件唯一完好,与他相见后还不曾换下的布衣,他又莫名的烦躁起来。

    抿了抿唇,曾郎终是低声交待了一句,“我只是来看看你,既然大好了,那就好好养伤。大夫那里你不用担心,我已付了钱。”

    说到这里,他转就走。

    看着曾郎毫不犹豫的背影,卢萦一直没有转眼。

    不一会,卢云的声音从她后嘲讽地传来,“别看了,人家的父亲都是将军了。你再看他他也不会多做停留。”

    出乎卢云意料的是,一向对曾郎敬重有加,从不许他肆意指责的卢萦这一次却轻叹了一口气。悠悠的叹息声中,卢云听到卢萦低低说道:“是啊。”

    “什么?”

    卢萦依旧看向坐着驴车,扬长而去的曾郎影,低低说道:“你说得对,他嫌弃我了……”

    转过头,卢萦看着目瞪口呆地盯着自己的弟弟,眼圈一红,吐出的声音却格外清冷,“他对我的态度倨傲,隐有不耐烦。他母亲也不喜我……”以一种艰涩的语气,一字一句地说到这里,卢萦抿了抿唇,在一阵沉默后突然说道:“过几天曾伯父便会归家,阿云,到时你带上婚书上得曾家,请求退婚。”

    “什么?”

    惊骇下,卢云睁大了眼。他虽然一直不怎么喜欢这个曾郎,可他也知道,女子的婚姻大事事关她的一生,自家姐姐这个决定,怎能下得如此草率?

    见到卢云惊骇,卢萦自己也是惊骇的,她傻呼呼地张着嘴,都有点不敢相信那样的话出自自己的口中。

    一直以来,被她奉为天,奉为后半生的依靠的那个男人,她怎么这么轻飘飘就否定了?是刚才见到曾郎后,那源源不断涌出的不安,还是此刻无时无刻不在提醒自己的警告声?

    是了,一个女人如果嫁给一个对她并不满意的丈夫,头上还有一个永远在挑剔,永远都不会喜欢自己的婆婆,她这一生幸不幸福,其实不需要再做猜测和幻想。是吧?便是这个警告声,一遍又一遍地呈现在心底,令得她说出那样一番话来。

    轻叹了一口气,卢萦向着卢云点了点头,道:“就这样决定吧。等曾伯父回来你就上门退亲。”

    “可是姐姐!”

    “阿云,你可记得父亲说过的话?他说过,他虽是卢氏一族的罪人,永远都无颜回归族里。可你也罢,我也罢,都是堂堂卢氏的子孙。无论何时,我们不能低下我们的头,便是面见王侯,我们也应当从容而笑!”

    听到卢萦提起亡父,卢云眼圈一红,他咬牙道:“姐姐,我知道了。”

    “恩,”卢萦的声音轻轻柔柔,“我与曾郎的婚约,定于我们父母俱在时。有所谓人在人心在,我想父亲如果在世,他是不愿意他的女儿去接受他人的施舍的。哪怕是婚姻这种施舍。”

    “是,姐姐。”

    有所谓刚极易折,卢萦的父亲,这一生便是由于过刚而被折断。换成她受伤前,她便是想到父亲的这些遗训,也会不以为然。奇怪的是,现在的她,却很自然地接受了父亲的理念。也许,是因为眼前这些摇曳在阳光下的绿树红花是如此清晰明亮的缘故,也许更因为,此刻有一种说不出的通达和自信,充斥了她整个心田的缘故!

    秋舞文学网最快更新,请收藏秋舞文学网(www.qiu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凤月无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