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章 拼死一跃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不笑生 书名:我的天网老婆
    “快,我们快离开这儿……!”

    雷肯中士大声吼叫着,站在门口的他依然在向电梯井内shè击。一只手搬着电梯门框,另外一只手里的m4a1在手中跳跃着,不断喷shè出火舌。10楼并不像他们想象之中那样安全,几只听到枪声的丧尸正在晃悠过来。

    这时米雪儿与萨米都刚刚离开电梯井,萨米与米雪儿这时抱着伊莉的腿,正把她的体扯离电梯井。

    “小心,下来了!”

    无线电里传来的是伊莉带着压迫的声音,随着她的呼喊,一只跳到她上的迅猛尸暴露在诸人眼前。

    “啊!”

    吓了一跳的米雪儿与萨米下意识的松手,伊莉的体就向电梯井里回而去。雷肯中士举着手里的m4a1突击步枪,紧张的看着那中迅猛尸。很明明他想开枪,然而又担心伤害到伊莉。要知道只要划破一点皮,那么她在丧尸的世界里就没有办法再生存下去。

    “让开!”

    随着一声低吼,挥舞着短矛的马丁回过。他庞大的体一下子就挤开了米雪儿与萨米。手里的短矛像是他习惯挥舞的冰球的球棒那样,接着一个单手的突刺。

    马丁作为一个运动员,加上在生化末世之后的战斗,这让他变得手更加敏捷。手里的短矛准确的刺入舌头刚刚出口,打算刺入伊莉上的迅猛尸。随着他短矛的拔出,大量的黑sè尸液喷shè出来。

    他灵巧的一个小跳躲到一旁,他知道黑sè的尸液是一种危险的物质。因为如果上有足够大的伤口,进入的尸液足够多的话,那么被喷溅的人则很容易就会被丧尸化。

    在躲开尸液的喷shè之后,他随手从自己上掏出一个饮料桶。里面装着个避孕,避孕里面则是一个明显的可以遥控引爆的引信。在避孕

    外面,则是一些淡淡的红sè的液体。

    显然与郭震北他们一样,想要与丧尸作战,丧尸的习xìng总是要掌握的。相对而言,越是文化程度高的人,越是能够提早想到这些相互关联的事物。而越是缺乏足够教育的人,就越难以正确的认识这些事物的本质。

    当然这得排除那些在“社会大学”,即在社会里摸打滚爬里出现的没有文化的成功人士。但肯定的是,在美国这个发达国家里,一个没有文化的人想要如同当年的西部牛仔的时代那样,靠贩牛就成功,那几乎是绝对不可能的。

    即便是农业在今天的美国,依然是一个有着相对科技含量的产业。而那种一字不识的所谓“成功者”辈出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一个国家愚昧的程度有多深。越是愚昧的国家,越是文盲可以成功的地方。因为在那样的国家,文盲们才可以凭借完全不需要科技为基础的事业获得所谓的“成功”。而越是发达国家,因为技术含量的问题,成功者往往都有着不俗的学识。

    当然这不是看不起文盲,而是关于一个国家是否真正发达的讨论。请记得,富裕不是发达。就像萨达姆很富裕,但问题在于他被绞死了!

    小声的爆炸的轰鸣里,10层的丧尸被混合着血液的爆炸所吸引。它们耸着鼻子奔过去,这让5个人边的丧尸迅速减少,安全重新回到他们的边。

    “快拉我!”

    急的伊莉低吼了一场,在钢缆回的时候把自己的腿直直的伸过来。从地下爬起来的米雪儿与萨米抱住她的腿,而强健的伊莉,这时已经设法把迅猛尸从上弄下去,接着用手扳住了电梯门的门框。

    “啪!”

    随着电梯门被手动关住,来自电梯的威胁就消失了。多数丧尸,并不会开门,尤其是数量巨大的丧尸兽。

    “嗨,我想我们该按我说的走外面!”

    >

    所谓的外面,是一根固定在大楼外面的长登山绳。虽然因为气流的原因,那会使多数丧尸不会感觉到他们的存在。但纽约的冬天不会让大楼外面的人喜欢,更别提那些玻璃,在冬天只要一点点的水气就会变得异常滑溜。

    对于雷肯中士小声的抱怨,没有谁回答。固然喜欢极限运动的伊莉表示赞同,但此刻的她正在试图清理掉上多余的尸液,而无法与雷肯中士多说。清理过后的她带着一尸液的味道掠过雷肯中士的边时,低低的在无线电里说了一声。

    “我带路!”

    这时丧尸依然在楼道里游着,10层丧尸的数量也远比楼上更多。作为大户型的高楼公寓楼,楼上的住户并不多。只不过因为生化危机发生的时候是清晨6点,因此许多人是在睡梦之中被旁的人变成丧尸的。

    但10层往下,更多的却是军人,以及其他从大街上涌来的人。那应该是生化危机开始之后,幸存者们奔向一切有军队的地方。现在回想起来的时候,伊莉感觉有点好笑。尽管美国的媒体总在挑军队的毛病,但在这个时候几乎所有人还是感觉在军人的边更加安全。

    伊莉张着弓走在前面,她自己家里也有弩,但她并不喜欢。喜欢用这种反曲弓的她认为,在这个时候弩的发shè速度实在太慢了。

    上披着伪装网的伊莉走在前面,她上的尸液的味道显然通过了丧尸们的鉴定。最少那些被她一匕首刺入眼睛的丧尸们,大概直到大脑被破坏的时候,依然认为伊莉是它们的同类。

    “快些,这保持不了多久!”

    被伊莉催促着她后的人,看着她披着伪装网的背影,全都感觉到眼前的伊莉大概是幸存者之中最强悍的女xìng了。作为女白领,她受到过充分的教育,是华尔街谋律所的助理律师。同时她是zì yóu搏击好者,是包括了攀岩、三角翼等等极限运动的好者。最后,她是一个有着金红sè头发的漂亮女人,由此所有人都认为,她是一个舍得大家依赖的领袖。

    是的,伊莉是他们这个松散的,30多个幸存者的领袖。也许有人会疑问,为何不是雷肯中士呢?

    这大概与美国本的文化有关系,更多的人喜欢相信民选zhèng fǔ的话,或者社会jīng英们的选择。对于军人,虽然在灾难来临的时候,会多些对他们的依赖。但骨子里,他们似乎总在防着这些,随时有可能转换成暴政的战斗机器。

    不用去讨论美国的这种文化是否正确,伊莉恰恰就是那个即是社会jīng英,又具有强悍战斗力,并深明法律的女人。所有的人都愿意把希望寄托在她的上,这也包括了雷肯中士与马丁。大概潜意识里总是认为,这个总拿法律来规定大家职责的人,恰恰是他们舍得维护的,美国的法律。

    10层向下的道路就变得安全些了,尤其在使用了些混合着鲜血的引的弹药之后,路上就变得轻松起来。除过在布满杂物的道路上,要尽量放轻脚步,也要尽量不要碰上什么东西发出响声之外,整个行动进行的相当顺利。

    那么下一步的问题,就在于眼前的便利店。

    “就在那下面!”

    如同中国的城市一样,那样小小的布置的如同超市一样的便利店,开在城市的所有角角落落。可在这尸cháo汹涌的时候,如果能够到那儿去呢!

    “我真后悔来了纽约!”

    说话的是米雪儿,虽然因为脸上扣着防毒面具看不见她的脸sè。但从她的声音里就听得出来,刚刚一路之上的经历,已经让她几乎无法再持续下去。虽然开了枪之后,她有了一些勇气,然而肾上腺素消退之后带来的影响,这时正让她的感觉越来越坏。

    “米雪儿,想想,我们的小宝贝还在等着我们大家回去!”

    依然满尸液的伊莉从一处破了的玻璃幕墙看着旁边那栋楼,用眼睛测量着楼与楼之间的距离。看样子最少得有15~16米的距离,而眼前他们中得有人设法跳过去。不但如此,他们还需要布置下绳索,那是回来的路。

    “可是谁能跳过去哪!”

    米雪儿发出软弱的询问的同时,她自己当然是没有那个本领的,目光落在眼前的几个人上。可在她的目光看过去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低下了头,目光不与她的目光接触。显然那是一件困难的事,而且即便越过去,恐怕也会被摔伤手脚。

    “这样,我来试试……!”

    马丁看着那宽宽的距离,再心中衡量了一下两座楼之间的高低差。他们所在的是8层,而对面则是一幢五层的公寓楼。看看自己手里的短矛,眼睛在附近的杂物上看着,希望找到能够充当撑杆的东西。

    他感觉自己必须“拼死一跃”,毕竟用军用食品去喂孩子,这不是美国佬的作风!

    不过很快,事实就证明,脑袋里有知识的人,而且有着足够想象力并动手能力的人,那一定是可以解决问题的人。仅仅在几秒钟之后,伊莉这个喜极限运动的人就想到了办法。

重要声明:小说《我的天网老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