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你有药吗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不笑生 书名:我的天网老婆
    ( ..)    ()    就在车队冷血出发之前,还没等郭震北钻进车里,水军就跑来找他。..

    “别急,等等!”

    从水军跑过来的模样,就知道他现在的体已经没有大碍了。不过他没有再穿什么斯巴达装甲,与他一样的还有军事长荣海源与张红中和杨婷。他们都穿着平民甲,没有电子设备与“大脑伴侣”的配合。

    为了表示区别,郭震北从高速公路休息站里,找到几军队的制式装备交给他们。这些服装在那些浅sè的护甲上当然有些不伦不类,不过外面穿件军装也不大能看得出来。

    不带“大脑伴侣”的“平民甲”,依然带有温控和呼吸系统。也就是说,在任何况下都是与外界隔绝的。这并不是为了应对生化病毒,而是使丧尸完全无法察觉他们的存在。

    这与“中国救援”箱里的“平民甲”一样,不过气动步枪并没有给他们,而是一人一只95式突击步枪,与一枝使用5.8毫米枪弹的92式手枪。

    这不是郭震北小气,而是在于此刻“h县幸存者基地”的生产能力有限,暂时难以提供大量气动武器系统。相信军方,如果还存在的话,应该不会在乎武器的问题。相信他们会喜欢那种冠以“平民甲”之提前的战甲,如果辅之原有的防弹衣与各种侦察设备,那么军队的作战能力还是不可小看的。

    水军说话的时候,眼睛看着郭震北,目光之中有一种怀疑。

    “我可以信任你吗?”

    这样的询问,使郭震北有些不快。

    前来找郭震北的水军,因为没有穿“斯巴达装甲”,而显得有有些矮小。虽然没有摆什么冷脸,但说起话来的时候,还是带着些不愉快。要知道,他郭震北出现在这儿,全都是为了救他水军。不然带着手下的弟兄们,冒这样的危险做什么呢!

    “当然不可以,如果你是指‘侵吞’国家物资、设备,那么我要说我会用那些东西救许多人。而且我想在这个时候,作为一个纳税的公民,我有资格使用那些物资来救我和许多人的命。当然我指的是求生需要东西,而不是什么重型武器或者高jing尖武器!”

    起初听到郭震北说“当然不可以”的时候,水军的脸向下一沉。但听清楚郭震北的兴趣所在时,他反而放松下来。因为除过重型武器以及所谓的高jing尖武器之外,那就只剩下轻武器了。

    水军根本不在乎那些东西,那些东西对于国家轻武器的储备根本不值一提。..无论是03式突击步枪、95式突击步枪.包括过去的口碑好的56式半自动以及机枪等等,能够算成是轻武器的系统,水军根本就不在乎。

    甚至这也包括了外贸用的cqm4突击步枪以及那些单兵用的瞄具,这些对于国家的武装力量根本不值一提。而真正让国家看重的,则是坦克、导弹、火炮以及其他高科技武器。

    “没问题,我想这样,如果您肯送我前往无人战机研究中心,将来我可以请求上级为你们提供轻武器。包括弹药复装需要的所有物资。甚至如果你愿意接受改编,我想一个相当级别的军官的位置以你的能力,应该轻易能够拿下!”

    “这件事,军哥,我看我们还是将来有机会再谈吧!说真的,你说的那些我兴趣不大!要是水锦告诉过你,你该知道我不是什么有大志向的人,我只想种我的一亩二分地,只想好好玩我的弓。至于国家,那不是咱们这些民该想的事!”

    水军看着郭震北的,戴着头盔的脑袋。真想掀开他的面罩,去看看他的表,分辩一下他是不是说的真心话。这些话,倘若放在尸乱之前,是多数平民的打算,也是表明没有什么“野心”的标准答案。

    在尸乱之后,也已经见到过许多倚仗着手里的武器,而产生了巨大野心的人物。那么郭震北回答,显然是缺乏谈话诚意的。水军转转眼睛,知道要找些什么东西吸引郭震北。

    “好吧,那无人战机研究中心的装备你不眼,我想只要你去,我就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许你得到一些你想要的东西!”

    “也许吧,不过我想那些装备,也一定值得我们这么多人去冒生命危险!”

    说这句话的时候,郭震北心中有点酸酸的痛。他们这么多人,冒眼前的风险前往“无人战机研究中心”。无非是因为他郭震北的命令,无非是为了救水军的命,和去拿激光通讯装备。

    现在后面的理由已经作废,那么现在拿这75名战士的生命去冒险,就应该有一个足够的理由。虽然郭震北并没有把已经不需要激光通讯装置的事告诉任何人,这让他的心里承受着相当的压力。

    水军也有些恼火,他没有想到,郭震北怎么就变成了个油盐不进的家伙呢。看他的模样,如果不打算管“无人战机研究中心”所的事,那他要么打道回府。要么会搜索附近,使眼前的“公路镇”繁荣起来。

    至于“无人战机研究中心”,他恐怕就不会去了,因为那儿对于他缺乏吸引的力量。..水军仔细想了想,他想不出来有什么东西是“h县幸存者基地”缺乏的。他们现在有了飞行器,有了自己制造不缺弹药的武器。那么作为普通人,他们最基本的生存条件已经具备,想吸引他们,恐怕很难。

    水军脑袋再度转了转,实际这时他用自己的无线电,悄悄与杨婷他们三个商量了一下。

    “你们看呢?”

    “长官,那儿的设备和轻武器,恐怕很难吸引他。而且就我个人的看法而言,倘若他得到过多的武器,恐怕并不是件好事,您知道他们基地的生产能力很强大!”

    这是张红中的意思,军事长荣海源则一如既往的一声不吭。无奈之后,水军决定用“救人”这种只有真正这个民族和国家的人,会考虑的理由来吸引郭震北。

    “震北,西安肯定还有大量的幸存者,你知道我们需要那些飞机。需要它们为我们提供西安周边的况,还能够提供一些火力,让西安的幸存者们好好的活下去!”

    郭震北还是没有说话,他并不是不想去救那些幸存者。但郭震北真的不想惹火上,因为那儿也许会有zhèng fu与军队,自己要是做的太多,会不会让人缘自己的用心呢?就他来说,那完全没有必要。尤其为了这件事要是再起什么冲突的话,就更划不着了。

    水军没有想到,他“坦白”了自己前往“无人战机研究中心”的真正原因。郭震北居然还不买账,这让他真的生气了。冲着郭震北就来了一嗓子,好像要挑衅要他与自己打架一样。

    “那人呢?如果我告诉你,那儿的洞库里,也许会有很多我们没有来得及撤退的军方高级人才。那你是不是不打算管他们的死活,而且只是因为你仇视zhèng fu,在力所能及的时候才不会提供帮助!”

    这话让郭震北大大瞪起眼睛来,只可惜他戴着头盔,水军看不到他的神sè。但语气上还是听得出来,郭震北被刚刚那个“仇视zhèng fu”的帽子给惹恼了。

    “我?我仇视zhèng fu?我的军哥,你给我扣的这顶帽子未免太大了吧!我告诉你,为了救那些人我会去,而且对于他们我也不会有什么多余的想法。我想告诉你的就是,我不仇视zhèng fu,我只想和我的人在这个生化末世里,好好的活下去而已,就这么简单!”

    “活下去的愿望很好呐,我没有说不对啊!可是你有能力帮助别人,尤其是有能力帮助西安所有的幸存者,但你要是不做呢?你要是不努力的去帮助其他人,终究而言你不过是个怎么的小人物而已!”

    水军继续挑逗着郭震北的怒火,虽然他的表,早已经把真相告诉了郭震北。但郭震北不借着这会谈好条件,将来真要是救出来大量的幸存者,那自己和手下会不会被他们收拾掉啊!

    “是啊,我是小人物,我边的同伴也都不过是些想活下去的小人物而已,我没有感觉这让人有什么不好意思。倒是军哥,你说了这么久,不就是想让我把你送去那儿么。没问题,我不但送你过去,回头我还送你回西安。不过从那开始,大家就要拜拜了!”

    说完郭震北气哼哼的钻进车里,猛力着上车门。听着那“澎”的一声,水军居然笑了。

    “果然是请将不如激将啊,这小子还真不吃激!”

    他自己转回到“陆地巡洋舰”,他们这几个“编外人员”,从现在开始就不会再参加作战。不过这更给了他们机会,让他们能够好好坐一起聊聊天,商量下一步的行动。

    为了不被窃听,他们到了车顶上。这里距离地面约为5米,而且有着12.7毫米的机枪保护。最重要的是,四个人都认为这儿能够避免“h县幸存者基地”的人偷听。

    事实上,当他们到达车顶的时候,一个小巧的摄像头就对准了他们,甚至也包括了头顶上飞行员的“同行者无.人.机”。随后声音就传到了郭震北耳机里,虽然那并不是来自于他们的声音,不过是他们的口形被进行了识别而已。

    “水同志,我想让他从我们的无人战机研究中心拿装备这件事,是不是该讨论一下?”

    水军转脸望向杨婷,希望看看她的意思。

    “我……我没有意见,你知道我只负责你的……”

    杨婷的反应,令水军稍稍有些失望。他转脸看了一下张红中与不大说话的军事长荣海源,一付怒其不动脑子的模样。

    “好吧,我来给这次行动定个调子。如果有大量幸存的学者,他们要拿什么装备,只要不是太过于过分那么我们就不阻拦。至于过分不过分,到时我来决定。这里军衔我最高,所有的事我负责,你们下去吧!”

    赶走了军事长荣海源与张红中之后,看着他们两人消失的地方,水军摇了摇头。

    “真不明白这些人怎么想的,那些设备留在那里,我们带得走吗?与其放在那儿,不如……我明白郭震北,他会好好利用那些东西,这样做对于我们大家都有利!”

    杨婷对于这件事依然不发表意见,反而只是微微一笑。拿眼睛看着水军,说的话却透露出某种奇异的语气。

    “不必担心,我想眼下这个况,上级也都十分清楚。只是你不要……”

    说到“你不要”的时候,杨婷的目光里透露出某种jing惕。本能的朝四面望了一望,然后声音变得低了一些。

    “不要用药,那对你的体会有相当大的损伤!”

    水军与杨婷并排坐在的“陆地巡洋舰”车顶上。他们进行了一些低声的,有些敏感词汇只用口形来代替的谈话。对于杨婷和告诫,水军显然没有往心里去。他只是低声的问,同时用手遮住了自己的口形。

    “那么你带了……药物吗?”

    对面的杨婷听到水军的询问,只是点了点头,不过她还是用一种jing告式的口吻告诫他。

    “按照规定我可以给你‘药物’,但你知道这种药物有‘副作用’。它会让你的植入物不稳定,那样的话我恐怕你会像上一次从这儿逃离时一样……那可能会让你再度失去记忆,并引起你植入物的程序混乱,最终你就不再能够控制自己了!”

    水军沉默了一下,抬头看看晴朗的天空。他想了想又摇了摇头,脸上带着某种选择的决绝。

    “我知道,但我不能!这一次去那儿,我担心那里的一些人。你知道他们会变得很厉害,甚至不是震北和他的手下能够对付得了的。我不能不用药,我……我不能对不起水锦!”

    “唉……!”

    杨婷发出无声的叹息声,她仰起头看着天。

    天是蓝天,风是chun风,世,却是可怕而又残酷的生化末世!

    ———————————————————————————————————

    “纵横首发,请支持正版阅读,支持作者创作”不笑生a群:35761481

    邮箱:qljrj163.

    ————————————————————————————————————— ..

重要声明:小说《我的天网老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