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恶梦之战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不笑生 书名:我的天网老婆
    这是一个午后,夕阳已经在天空里洒一下一些粉色的光芒。不打算赶夜路的郭震北和他的手下,决定占领眼前这个小村,作为夜间宿营的地方。在这丧尸多如牛毛的时候,夜宿荒野绝对不是一个正确的选择。因为郭震北他们不得不在夜晚来临之前,完全清理一个住处。

    这件事在每天的行程里,耽搁了他们不少的时间。在他们到达之前,三架“同行者”在天空里盘旋着,高分辨率的带有夜视的摄像头,扫描着当前的村庄。并把这里最新的况,通过无线电传输给他们。

    这是一个普通的如同多数生化末世村庄相仿的小村,大约附近并没有什么幸存者的据点,因此小村里的丧尸依然还占据着这儿。如果仅仅从空中看下去,除过零星的扯破了自己上衣裳,好使用皮肤吸引太阳能的普通丧尸之外,并没有看到“暴君”又或者“迅猛尸”那令人头痛的家伙。

    暴君的力量,是不容人质疑的。尤其相当百分之二十五的转化率使“迅猛尸”与“暴君”几乎占据了丧尸的一半。另外一产半才是普通丧尸,但中国有14亿人,就算有10亿丧尸那丧尸的绝对数量也会让人无法忍受。

    这也是丝薇尔据以得到,中国是生化末世之中,受灾最严重的国家的,数个理由之一。

    这样庞大的数量,会让所有从据点里出来的幸存者心惊跳。即便是上穿着第一代“雷神锤动力装甲”的郭震北,带领了一个使用“雷神锤动力装甲”的斯巴达小队,还带领了另外两个使用普通的没有动力的斯巴达装甲的小队,组成的强大力量,在面对这样的小山村的时候,依然不敢掉以轻心。

    “第一小队,上!”

    透过面罩,郭震北看得到他的第一小队朝前面一个小村子扑过去。这是个19人的小队,外带一架“同行者”。根据“同行者”的侦察,小村里并没有多少丧尸,尤其是没有多少变异的丧尸。这让所有人都松了口气,不过小心翼翼的郭震北还是先派第一小队入村。

    这一次随行的人里,包括了单架上的水军,也包括了冷血与藤朗。这是一支加强过的,人数多达60人的队伍。不过不愿意再重回军队的士兵,并没有被郭震北带在边。

    第一小队的率领者是冷血,他的手下除过他之外,全都是穿着没有动力的斯巴达装甲。尽管如此,这些看起来厚重的装甲,并没有带给他们什么影响。手里端着相当大的,如同60机枪外观相似的气动步枪,冲进小村。

    “噗噗噗……”

    无声的击里,村头的几只由老人与儿童构成成的小群丧尸,纷纷倒在他们的气枪下。整个小村里,立即就变得安静起来。几乎所有人都提升了声音系统的敏感,可除过附近队友的心跳之外,他们什么也没有听到。

    “继续搜索,战斗小组清除建筑!”

    冷血名如其人,声音冷、手段冷,而冷冷的话,则短到仅仅能够说明况程度。

    19人的战斗小队,分成6个战斗小组。至于穿着“雷神锤动力装甲”的冷血,则直接控制空中的“同行者”。他自己与“同行者”,将会作为支援的力量。

    当6个小组分别打破附近住宅的大门,进到陕西的大路边的小村的住宅里。

    从另外一架“同行者”上看到这个景的郭震北,不由的叮嘱了冷血一句。

    “小心!”

    这样的小村是常见的,由于靠近路边相对于山村里的人要富的多。这也是靠近城市与道路的村庄,不再种植粮食。而是种一些经济作物的同时,设法开设小店,以扩大自己的收入。

    道路两侧都是些什么渡假村,又或者挂着什么山庄的招牌。大红色的灯笼,这时早已经显得破败不堪。许多建筑的门窗也都被木板死死的钉着,显示曾经有幸存者居住过。

    看着这明显破败的一切,郭震北简直不能相信,几个月前这些道旁的渡假村又或者酒楼,都还是宾客盈门的。这让他想起来bb拍摄的一部记录片——《人类消失后》,相对于更喜欢看国内剧的人,郭震北却更喜欢看这一类的片子。

    从这个角度来讲,郭震北并不是那种,只去看韩剧,又或者读书只图爽的人士。如果说在和平时期,那是各人选择的自由。那么在这丧尸横行的时代,这些人恐怕就只能自求多福了。

    郭震北这样建设在道路的村庄里,人口比往往要比小山村里的人多得多。那么现在就可以肯定,丧尸的数量同样多得多。这是他出言要冷血小心的原因,因为他感觉这一切似乎太过于容易了。

    “收到!”

    冷血的回答,仅仅只有两个字。这已经足够了,郭震北知道冷血原本就是一个优秀的军人。然后丝薇尔给他灌输了足够的军事作战技术,以及更多的战术选择。

    毫无疑问,冷血的战斗能力。比之此刻穿着另外一“雷神锤动力装甲”,并带领另外一个完全使用,无动力的斯巴达装甲的小队要高。无论是个人还是小队,冷血和他手下的作战能力都要高些。

    而且藤朗小队的任务,主要是注意军事长荣海源以及张红中等要离开“h县幸存者基地”,并“回归”西安的人。说难听点,他们是被关注以及警戒的一群。

    他们这一队负责一辆大车,上面拖着小队的给养以及依然陷入昏迷的水军。郭震北回头看了一眼,他手下的全部穿着“雷神锤动力装甲”的战士,他们包围并警戒的是中间的,藤朗率领的补给并护送小队。

    随后他调过头,继续使用远望以及空中“同行者”摄像头的图像,观察着小村里行动的进行。一切似乎全都安然无恙,四周也安静的让人感觉不到什么危险。

    可惜事的发展往往与人的愿望有着较大的区别,四周的安静原本让郭震北感觉到不安。可当冷血的小队各个战斗小组,在清除了小村的几幢孤零零的利于防守,又能相互支援的房屋后没有遇到危险,郭震北渐渐放下心来。

    虽然他手下都有夜视装备,那都是带有夜视的摄像机。它们拍摄的图像,经过“大脑伴侣”里智能程序的优化并清晰化之后的图像。可以说这代表了这个时代里,最先进的观瞄设备。

    虽然这些东西与真正的军用品无法比精度与适用范围,但丝薇尔编制的智能程序,却是地球上最先进的我的天网老婆。其反应速度,使人在视觉上无法分辨,那是摄像机拍摄来的图像还是眼睛直接看到的图像我的天网老婆。

    这件事,是这个世界上所有军队的观瞄设备,都无法做得到的事我的天网老婆。这包括了扶桑帝国的新师团,以及美军的“骑士部队”在内我的天网老婆。

    就在郭震北刚刚放下心的同时,突然之间通讯系统之中发出了喊叫声我的天网老婆。

    “丧尸、丧尸,我们受到迅猛尸的攻击我的天网老婆!”

    “叭叭叭……”

    显然有人为了武器的威力,切换到了超音速发子弹的方式我的天网老婆。几乎就在枪声响起来的同时,附近的山林如同活了相仿我的天网老婆。一声声尖啸里,冲出来的是成群的“迅猛尸”,还有更多的“暴君”的怒吼我的天网老婆。

    在午后的阳光下,从附近山林里冲出来的大群“迅猛尸”,如同淡绿色的潮水迅速覆盖了山坡我的天网老婆。这给人一种误会,就好像山坡上的青色,已经变成了这般颜色我的天网老婆。

    几乎与此同时,斯巴达头盔里传来了凄厉而又慌乱的惨叫声我的天网老婆。

    “天哪,舌头……舌头,它们的舌头穿透了我们的护甲我的天网老婆!”

    斯巴达装甲,一直是“h县幸存者基地”所有人的骄傲我的天网老婆。无论士兵们穿的斯巴达装甲,还是普通人穿的那种不具有防弹能力的,外表相同的斯巴达装甲,在丧尸堆里的表现,全都是“h县幸存者基地”里所有人的骄傲我的天网老婆。

    因为只要不遇到“暴君”,或者说只要小心些,不要被丧尸们听到声音,那他们就几乎是百分之百安全的我的天网老婆。因为“h县幸存者基地”所有的装甲,都配备了密封循环式的呼吸系统,同时量也会被转换成电能而不会散发出去一丝一毫我的天网老婆。

    这就在丧尸敏锐的红外、量感知、灵敏的嗅觉系统面前,取得了足够的优势我的天网老婆。无声的武器,又能够在相当距离里清除各种类型的丧尸我的天网老婆。即便是完全体的“暴君”,也不过是几个人一起朝着头部或者以及击,就能够搞定我的天网老婆。

    那么现在,这骄傲的安全感,被这凄厉慌乱的惨叫打破我的天网老婆。这不让所有人担起心来,而山坡上冲下来的“迅猛尸”,同时也感觉到了郭震北他们的破碎我的天网老婆。这了预示着,量隔绝达到的红外、量隐,密闭循环呼吸系统,在同一时刻一体失效我的天网老婆。

    “击我的天网老婆!击我的天网老婆!”

    郭震北顾不得其他的事项,他只知道一件事,倘若不开枪,恐怕他们就没有离开的机会了我的天网老婆。

    “突突突突……”

    这一次几乎是集体的连,因为面对密集的,正迅速奔来的“迅猛尸”再进行精确攻击的话,只能说指挥官不合格我的天网老婆。而现在所有人都挤了命一样,死扣着扳机,把气动步枪的子弹发出去我的天网老婆。

    这时也没有人在乎超音速的子弹,会不会带来枪声我的天网老婆。

    在40个人的密集攻击之下,“迅猛尸”成片倒下去我的天网老婆。然而后面更多的“迅猛尸”扑过来,更糟糕的是“暴君”手里的石块,也跟着一起朝正在击的人飞了过来我的天网老婆。

    “啊我的天网老婆!”

    惨叫声中,只穿着没有动力的斯巴达装甲的士兵被“迅猛尸”和舌头刺穿我的天网老婆。随着靠近的“迅猛尸”越多,被杀死的人就越多我的天网老婆。这让所有人都明白,今天就是他们葬之时我的天网老婆。

    “弟兄们,拼了我的天网老婆!”

    郭震北扯破喉咙的呼喊里,所有的穿着“雷神锤动力装甲”的士兵,全都抽出来不长的短刀我的天网老婆。前面是破甲的斧头刃,后面刀笔直、厚实、沉重我的天网老婆。也只有“雷神锤动力装甲”,才能够挥动这样的冷兵器我的天网老婆。

    随后所有的人在郭震北的带领下,一起如潮水一样涌来的丧尸扑了过去我的天网老婆。虽然他们带着极大的勇气,虽然他们手里的战刀挥过,能够斩断一排“迅猛尸”,然而太多的丧尸,即几乎立即就把他们全部淹没了我的天网老婆。

    “不……”

    尖叫声里,恶梦里的藤晴猛的坐起来,发出了凄厉的尖叫声我的天网老婆!

    这是安静的卧室,所有“h县幸存者基地”里的人全都得承认我的天网老婆。尤其是结过婚的人,哪怕他们在竞夜“战斗”,也不会影响到另外一个人的休息我的天网老婆。

    因为恶梦受到惊吓的藤晴坐起来,薄薄的被子从上滑下来,露出她人的上我的天网老婆。只是被藤晴一声凄厉喊叫的郭震北,可没有心去欣赏,这暗暗的夜灯下的“美景”我的天网老婆。

    伸手把藤晴揽入怀中,像哄孩子那样,用手拍着她赤我的天网老婆。的后背我的天网老婆。抚慰着刚刚自恶梦之中惊醒,甚至体还颤抖个不停的藤晴我的天网老婆。

    “小晴,小晴,不怕,我在我的天网老婆!”

    急于抚慰藤晴找不出来更好的词汇,在拥抱着藤晴的同时,嘴里只会两个字、两个字的往外蹦我的天网老婆。像他这样笨嘴拙舌的家伙,如果不是在生化末世,怎么能够得到藤晴的呢?

    那么诸位想过没有,为何在过去就不可能呢,仅仅因为郭震北是**丝青年吗?看书图爽不错,但稍稍品品,也许会更爽也说不定我的天网老婆!

    终于藤晴被郭震北安抚下来,但她的绪却不能平静了我的天网老婆。

    “我怕,我梦到你、藤朗还有冷血,你们全都……”

    梦到底有多长,这是一个问题我的天网老婆。

    如果问整个梦境,那么也许会贯穿人的整个睡眠我的天网老婆。这也包括了深层睡眠里的,低强烈而又进展“缓慢”的梦境我的天网老婆。相对而言浅睡眠状态时,做过的梦境进展“迅速”而又“高我的天网老婆。潮我的天网老婆。迭我的天网老婆。起”我的天网老婆。

    —————————————————————————————————————

    “网,请支持正版阅读,支持作者创作”不笑生a群:35761481

    邮箱:qljrj163

    —————————————————————————————————————

重要声明:小说《我的天网老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