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石室温情

    笑声刚落,就见面前一道红色影一闪而出,定睛看时,却是冬梅,一淡红色穿着,秀发不过松松的扎成个马尾,盘在肩膀之上,看上去恬静淡雅。

    “公子!你的伤都好了?”冬梅面带欣喜的问道。

    “好了好了,这该死的伤,让公子啥事都做不了,想起来就不爽!这下就好了,公子想干嘛就干嘛,哈哈,冬梅,为本公子穿衣,对了,那雪菊跑哪去了?你们两个不是素来都‘焦不离孟孟不离焦’的么?怎么这次就你一个人出现?”我一面回答着冬梅的询问,一面向着冬梅背后张望,寻找雪菊的影。

    “公子别找了,雪菊这丫头一时半会是不能跟在你边了,她呀,也到了瓶颈期,闭关突破去了。想来快则月余,慢则三月,雪菊便可突破到八级后期,跟我一样保持人形了,嘻嘻……”小丫头见我东张西望,嬉笑着说道。

    “哦?这是好事,好事……额,冬梅,萌萌在干吗你知道不?”我贼兮兮的一笑,又问道。

    “女王陛下么?听说刚才召集了五虎将和十小将会议,这会想必还在议事吧,公子问起,难不成有时需要女王陛下?如果这样,那冬梅就赶快为公子梳洗,然后便前去找寻女王陛下可好?不过公子,你的笑容怎么看起来邪邪的,让人看得有点那个……那个毛骨悚然之感……”冬梅面带疑惑之色看着我的笑容言道。

    “笑容邪邪的么?嘿嘿,冬梅,公子现在还真没啥事找寻萌萌,不过有点事需要你来‘做’,此时甚为缜密,你走上前来,且待公子附耳吩咐一下。”我脸上的笑容更邪了,心里打着主意,口中言道。

    这冬梅不疑有他,听到我如此一说,还真以为有什么事需要她做,施施然走近温泉,俯下子,却不防这衣裙领口稍稍有些松弛,却是光大泄,看得我血脉贲张。

    “公子有事但请吩咐,冬梅比不负所托。”冬梅轻声说道。

    “比不负所托么?嘿嘿,冬梅,公子想要你‘做’的事……”嘿嘿一笑,我趴在冬梅的耳边,对这冬梅的耳朵轻轻吹了口气,使得这小丫头一阵面红耳赤。紧接着,我拉长声音轻轻说道:“就是‘’,你可是说了必不负公子我的所托的哦,嘿嘿……”

    说这话,我突然伸出双臂紧紧抱住冬梅,一用力,下一刻,这冬梅便连人带衣服都被我拉出温泉之中。

    “啊~”冬梅一声惊呼,待要挣脱,却又怕一不小心伤到我,只得眼睛一闭,满脸通红的藏在我的怀中一动不动,见此,我更是色心大动,轻轻扶起冬梅的小脑袋,温柔的吻了上去,一双大手也开始在冬梅的体上上下其手。

    “唔……唔……”冬梅被我吻住的小嘴中一阵呜咽,体微微扭动,却并不用力挣脱,任由我上下轻薄起来,没过一会,两个人都开始气喘吁吁。正当我要一把将冬梅上的衣物去除,扫清眼前所有的阻碍长驱直入时,冬梅突然用力挣扎起来,脸色红的像是要涨出血来一般。

    “公子……你,你转过去,不要看,冬梅还没有完全化形,上……上还很难看的。公子先转过去好不好,让冬梅施法化形完全,再与公子那……那个……”

    “呃~”我心里暗自一阵嘀咕,他【娘】的,这一个精虫上脑,竟然还忘记这茬了。

    “公子,你,你转过去,闭上眼睛嘛……算冬梅,冬梅求你好了,只要……只要公子……冬梅等一下任由公子施为好了……”冬梅的声音又响了起来,那小脸,比熟透了的苹果还要红不知道多少倍。

    拗不过这冬梅的苦苦哀求,我收起对冬梅化形不完全的体的好奇心,转过去。就只听到后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还伴随着“哗啦哗啦”的水声,想必是那丫头在脱衣服弄出的声音了。

    “公子,你不许睁开眼哦,好了我会叫你的……”水声停下,稍微安静了一下,冬梅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好好,公子答应你不看就是不看,放心吧。”我说道,不过心里面却是暗暗计较着:“对,本公子是答应你了不看的,不过可没答应你不用精神力探测一下下。”

    想到这里,我心中笑着,也不动作,就在那里静静的站着,然后就将一股精神力悄悄的散发出去,将自己后覆盖起来,刹那间,就感觉到自己脑海中闪入一道白色光芒,这光芒越积越多,慢慢在脑海中形成一幅图画,正是上不着寸缕的冬梅。

    “咦?这精神力感知竟然能够形成画面了,以前不过只能感知到有人或者灵兽的气息,但是不可能形成画面。想必是那七窍玲珑心的缘故,使得这精神力感知的能力提高到了这种程度。嗯,看这冬梅的体,竟然如此清晰,连上的毛发都可以分辨出来……”我心里一边暗自嘀咕着,一边欣赏着脑海中冬梅那清晰的体。

    只见这冬梅,一手指天,一手指地,眼睛微微闭上,正在施展秘法。细细观瞧脑海中冬梅的影像,果然这冬梅,部以上,肌肤胜雪,光滑如玉,而那部以下还有短短的茸毛,却也只不过如同稍微有点长的汗毛一样。只不过女人天生美,怎么可能容忍赛雪的肌肤上面这稍许有点长的汗毛,所以才天天都在说自己化形并未完全。

    “嗯?怎么鼻子中有点黏糊糊的?”我感觉到有点不对,抬起手来,在鼻子上摸了摸,放在眼前一看,血红一片,竟然鼻血都流了出来。开玩笑!看着如此一个美人,不着片缕,那一对饱满笔的“双峰”,那双腿之间的“芳草地”,那修长的一双长腿,一个男人看着这些,能不鼻血狂流,不是太监,就是喜好男色!

    眼见着脑海中的冬梅法力施展开来,上那本就微不可查的茸毛以眼可见的速度消失殆尽,冬梅睁开了美丽的双眼,见我正盯着自己的手发呆,羞涩的说道:“公子,你……你可以转过来了,冬梅化形已然完成……咦?你的手是怎么了?呀,公子你流鼻血了……”

    听闻冬梅所言,我无奈转,一副失态的样子便落入冬梅眼中,这小丫头一见,大呼小叫起来。

    “呃~我说那个冬梅,别大呼小叫的,公子没事,只不过……只不过你施法之时的旖旎光,还有你这这秀美之躯,公子我看了之后,忍不住就流了点鼻血而已……”

    听到我如此一说,冬梅稍微有些错愕,嘴里嘀咕了一声:“看了?啊~公子你好坏,说话不算话,竟然偷看冬梅,呜呜……冬梅的一副丑陋的体都被公子看在眼里了,那一的茸毛,公子看了肯定甚是不喜……呜呜,公子不会不要冬梅了吧……”竟然开始呜咽,看到这,我这心里一阵发苦,头大无比。

    “额?那个冬梅,本公子真的没有偷看,只不过用那个精神力稍微感知了一下而已,嘿嘿,嘿嘿……不过你这丫头!哭个PP呀,本公子说过不要你了么?且不说你以后修为再增长,这上茸毛便会慢慢完全化去,就是保持现状,公子爷不会不要你的。你看看公子上,就你上那一点点茸毛,还没有公子上的汗毛长,有什么可担心的。”

    “真的么?公子不会不要冬梅了?”这小丫头还是不太相信,半信半疑的问道。

    “傻丫头,公子骗你干吗?不要你,只会然让本公子损失一个大美女,却是没有一点好处。如此百害而无一利之事,以本公子的聪慧,怎么可能去做?不过嘛,为了让你完全放下心来……”我安慰了小丫头一句,拉长声音说道,故意吊起了这小丫头的胃口。

    “不过什么?公子你就别卖关子了。”小丫头听我夸她美女,满脸羞涩,小脸又红了,却又好奇的问道。

    “不过,为了让你完全放心,那就要让你尽快完全化形,所以,就需要你跟公子加紧双修功法,公子我来了,哈哈……”我大笑着,便向冬梅扑了上去。

    “呀!公子你好坏,冬梅不依……”说完,扭转形便躲闪开来,温泉之中嬉笑之声一时之间此起彼伏。

    片刻过后,这冬梅半推半就之间,便落入了我的魔掌之中,闭着眼睛,红着脸。这小丫头现在,长长的秀发已然淋湿,马尾和散开了,披散下来,正挡在前,使得一对高的“双峰”若隐若现;长长的睫毛一眨一眨的,沾上温泉中笑闹是溅起的水滴,充满了无限的惑。

    “公子~”小丫头将脑袋埋入我的口,轻声呼唤。

    “嗯?”

    “冬梅现在觉得好幸福!从来没有想过能够跟公子单独在一起像现在这个样子。冬梅为灵兽之躯,资质尽管出众,被捕获与这个空间之后,也只不过被当成作战的机器而已。之后那一任主人陨落之后,虽然不用继续战斗,但是在这空间之中,同样弱强食。有好几次,都被比我实力强大的灵兽看中,差点成为那些粗鄙之辈的侍妾。”冬梅微微叹息道。

    “冬梅,可是你跟了公子,同样也只能作为侍妾,你心里就不难过,也不会后悔么?”我紧了紧自己的手臂,轻声问道。

    “后悔?冬梅从来都没有想过。冬梅自公子来到这个空间那天起,见到公子温文雅尔,风度翩翩,且言语幽默,一眼就喜欢上了公子,至于像今天这样陪伴公子左右,却是连想都不敢想。蒙女王陛下慈悲,将冬梅赠予公子,冬梅不但不难过,反而因此得偿夙愿,欣喜万分。至于只能作为侍妾,冬梅心甘愿。”

    换了口气,冬梅继续言道:“冬梅能够看出来,女王陛下对公子用至深,且修为高深,后必可伴随公子直到天荒地老。冬梅虽然资质也算可以,但是却比不上女王陛下之万一,难以永生永世伴随公子。何况冬梅多次被那些实力强大的灵兽看中迫,若不是女王陛下多次救助,并收做侍女,恐怕就算现在没有死,也过得一点都不快活。受女王陛下如此大恩,就是女王陛下让冬梅去死,冬梅都不会皱一下眉头。冬梅能得以陪伴公子已是万世修得的福缘,怎敢奢望与女王陛下同起同坐,同为妻室?”

    听了冬梅这心声,我心中一阵阵感动,微微叹息这说道:“也不知道我何德何能,能遇到你们几人。多余的话我也不说了,尽管你与雪菊名为侍妾,但在公子我的心里面,你们与萌萌都一样,是我的女人,并不会因为一个什么未分而又半分偏颇。”

    “公子的话,冬梅虽然愧不敢当,但是闻听之后,心里面真的万分欣喜。冬梅真的很开心很开心,没有看错人。公子,冬梅准备好了,你……你来要冬梅吧。”

    说完,这小丫头眼睛紧紧闭着,满脸羞涩,嘴唇微微张开,长长的睫毛翕动,一副任君采摘的样子,万种风,如果再能继续忍耐下去,那我还算是个男人么?

    想到这里,我也不再多言,提枪上马,在冬梅又一声惊呼之中,长驱直入,大肆挞伐起来,石室之内,立时传来哗啦哗啦的水声和冬梅轻轻压抑着的【呻】吟声。

    不知不觉之中,时间悄悄的流逝而去,我与冬梅的战场,不断地从温泉的水中转移到了岸边石案之上,接着又转移到了石凳之上。一时之间,这石室之中满是色,空气中充满了【靡】的气息。

    将近一个时辰之后,在我一声怒吼中,万千子孙喷薄而出,深深地冲入冬梅的体内。而这冬梅也被这最后的冲击一激,一声呼,白眼一翻,几近昏厥,体之内,一股流也喷薄而出,烫的我一个激灵。

    “冬梅,速速运转功法!此时正是修为大涨之时,不可错过。” 我稍稍清醒了一下头脑,出言提醒道。

    “嗯。”冬梅小声回答道,咬着牙,努力祛除脑海中方才的色,又是一手指天,一手指地,运转起功法。我也同样运转自己的通灵诀,借这双修之势,努力提升自的修为。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我的梦幻修仙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