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打狗看主人

    “好吧,包子给你哦,不过你吃完可要告诉我有关这枯萎的金莲的一切哦,不然大哥哥可就不跟你玩了,嘿嘿……”一边面带笑,我把右手中的一笼包子递给雷黑子。

    “废什么话,赶紧给小爷拿来吧!”这小家伙却是不含糊,伸过手一把夺过,三下五除二撕掉包着包子的油纸,抓起一个包子,却也不管烫不烫,一口便丢进了口中,胡乱嚼了两下,脖子一伸,往下一咽,却噎得直翻白眼,好半天才咽了下去。

    紧接着,这雷黑子一个接一个,风卷残云似得,不过半刻钟,一笼包子就这样被他吞了下去,看得我目瞪口呆:“我靠,饿鬼投胎啊!”

    这雷黑子,吃完一笼包子,却是意犹未尽,瞪着一双乌黑的小眼睛,瞅着我左手上的另一笼包子,显然又开始打这笼包子的主意:“喂,我说小子……额,大哥哥……小爷……额,小弟弟我还没吃饱,你看你手上的那一笼……”

    “我了个去的~”听着这雷黑子一句“大哥哥”,有一句“小弟弟”,我这心里面就是一个激灵,一鸡皮疙瘩起来:“这雷黑子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幻化的,竟然如此贪吃不说,还学人家装嫩。”

    忍着想要吐出来的冲动,我随手一丢,包子便向雷黑子的方向飞了过去。这雷黑子,一招手便接住包子,下一刻,又是一阵风卷残云,便将这包子消灭。

    “唔~不错不错,这包子味道果然地道……那个,小子,小爷现在还没吃饱,要想知道枯萎的金莲的消息,赶紧再去给小爷买上个十笼八笼回来,小爷吃饱喝足,说不定心里面一高兴,也就将这信息告知于你了……”

    “他【娘】的,这小子,有包子吃的时候‘大哥哥小弟弟’的,没包子吃了又开始‘小爷小子’的,而且竟然还真的贪心不足,得寸进尺,蹬鼻子上脸!看来小爷不给你点厉害,你不知道这马王爷有三只眼!”想到这里,我脸上冷冷一笑。

    “小兔崽子,公子我看你年纪小,不跟你一般见识,你要包子公子我也就掏腰包给你买来了。现在你这小兔崽子竟然还敢跟老子得陇望蜀,得寸见尺,看来不把你抽得你妈都认不出来,你就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说完,我往上撸了撸袖子,摆出一副要打人的样子。

    “吆嗬!小子,本小爷虽然长得像小孩,你还以为真就是个小孩子?本小爷活了不知道几千上万年,还第一次被你这种小子骂呢!你刚才说什么来着?要把我抽的我妈都认不出来是不?那小爷就让旺财把你啃得骨头都不剩。”雷黑子说完,手一挥,他旁边那狼不像狼狗不像狗的妖兽就冲了出来,对我一阵呲牙咧嘴,嘴中低吼着。

    “嘿嘿,你也就能放个狗出来乱咬人。不过吧,小爷也不怕告诉你,就这种玩意,小爷随便动动小指头,恐怕这狗玩意就一命呜呼了,到时候你个小兔崽子可别伤心哦~”听着这雷黑子唧唧歪歪,又看着他放出狗来,我丝毫惧意都无,反而嘿嘿笑着说道。

    开玩笑,要是放一只没见过的灵兽还需要找要害,这狼了狗了,刚开始修炼剑术的时候就用来练过招,那要害早已知道,还怕个毛线。一边心中计较,我一边手中打开古玉宝扇,脸上带着戏谑的笑容,扇了起来,浑然不把这雷黑子还有这只狗看在眼里,一副闲庭信步状,起得个雷黑子一阵吹胡子瞪眼。

    “好小子,你有种。旺财,给我上,把这小子的鼻子眼的要下来就当你的点心了。”瞪了一会眼,这雷黑子终于忍耐不住,一声喊,催着那狗冲上前来。

    眼见着这狗扑近前,我脸上戏谑的笑容一收,鼻子里冷哼一声,形轻轻一动,已然躲开这扑过来的狗的攻势,却是转到了这狗的腰间部位,冷冷一笑,古玉宝扇“啪”的一声合拢,顺势当做剑点了出去,便是一招金针度人。就只听到“啪啪啪……呜呜……呜……呜……噗”的声音传来,自然是我这扇子点中狗的腰部和那狗中招的惨叫声了,而最后那一声“噗”,却是这狗中招落地时沉闷的声音。

    这一切,只不过是电光火石之间的事,看得旁边的雷黑子站在那里目瞪口呆,一时之间竟然没有反应过来。等着雷黑子反应过来看时,他那旺财,早已两眼翻白,躺倒在地一动不动,俨然已是一副死狗的状态。

    稍许,忽然之间就见这雷黑子一跃而起,蹦到那狗的旁边,上下抚摸这那狗的尸体,一副哭天抢地:“啊~旺财,旺财,旺财你不能死啊,旺财,你跟了我这么久,对我有有义,肝胆相照,可是到了现在我连餐饱饭都没让你吃过,我对不起你啊,旺财!”看得我目瞪口呆,完全无语。

    他【娘】的,这雷黑子,从哪学到这番话,貌似这是前世某电影里面的经典台词啊!我默默脑袋,一阵无语。

    “你,说你呢!小子,都说打狗也要看主人,你小子敢把我家旺财给打成这样,赶紧的给小爷包赔损失,不然小爷跟你没完。”说完,一头便撞了上来。

    “打狗看主人?看个毛线啊!打都打了,还管那么多。”可是眼见着这雷黑子一头撞来,我却只得展开形,左躲右闪。

    未及片刻,我实在受不了,只得连声说道:“停停停,我说雷黑子大哥,雷黑子爷,我服了,服了,别追了行不?我赔你这旺财行不?你说吧,怎么赔,公子我认了!”

    “嘿嘿,早这样不就没事了。”听闻我这么一说,当下,这雷黑子不再追我,停下脚步,嘿嘿一笑:“小爷也不用你多赔,来个百八十万的随便花花就成。”

    脚下一个踉跄,我差点一头栽倒当场:“多少?百八十万的?你当那银子都是大风刮来的还是土块石块之类的么?随口就是百八十万的,狮子大开口也没这么大吧?”

    “唔~好吧好吧,看你也怪可怜的,随便给个五十万好了。我跟你说,这里面可是包括小爷我的精神损失费,还有我家旺财的丧葬费,另外把旺财养大到今天我容易么我?花费的宠物口粮都有十多万了。还有,小爷要给旺财办丧事,这误工费也得你出吧,五十万算是便宜你了。”雷黑子在那里摇头晃脑,振振有词。

    “我便宜你妹!公子我给你二十万,你要不要!赶紧把那枯萎的金莲一事跟本公子从实讲来,不然,公子连你一起打,哼!”我脸上冷冷一笑,探手入怀,取出二十万两银票,脸色森的说道,好像下一刻就要暴起打人一般。

    “哼哼!这么凶干嘛,二十万就二十万,便宜你小子了。小爷我就吃点亏,至于这枯萎的金莲嘛,也没啥秘密可言,告诉你也无妨,去找小花姐姐一问便知。至于我这里,知道的就这么些了。现在你已经知道了,可以滚了。”劈手夺过银票,这雷黑子说道。

    “我靠!花了二十万两加两笼包子,就得到这么一个信,这他【娘】的……”我心里一边暗自骂娘,只得恨恨的瞪了雷黑子一眼,转就走。却没想到刚走出没多远,估摸着这雷黑子是感觉到我听不到了,便开始小声的嘀嘀咕咕。

    “嘿嘿,旺财,那家伙走了,不用装死了,赶紧起来赶紧起来,等下带你去王屠夫那里好好整点骨头犒劳犒劳你。这次赚的不少啊,整整二十万。以前一次也就能弄个三万五万的,就这傻大个,出手就二十万……不过这小子出手还真重的,差点把骨头都给你打断了……但是二十万啊,也值了,又可以喝酒吃吃包子好多天了……哈哈哈……”

    脚下一个踉跄,我差点一头栽倒在地上:“我了个去的,这……这竟然被蒙了?江湖经验啊!”心头一阵阵发苦,可又无可奈何,总不至于为这点钱回头再去打一架吧?何况看着况,虽然雷黑子没有出手,真要打起来,恐怕我根本不是人家的对手。

    “算了,吃个哑巴亏吧,反正银子是抢来的,就当没有过。他【娘】的,这精神力干嘛这么好,”我自己安慰着自己,快步向南门处轿夫们等待的地方走去。

    “快点起来,快点起来,公子爷过来了。”那钱三刚一见到我影闪现,赶忙从地上跳起来,口中连连喊着其他人也赶紧起来。自己忙不迭的来到我边,躬问道:“公子爷,您的事已经办好了吗?”

    “办好一点了,不过后续还得继续,劳烦几位,去寻一下小花姑娘,诸位可知道在哪里能找寻得到?”我沉吟着说道。

    “公子说的小花姑娘,是不是明月桥上那位卖花的小花姑娘?如果是的话,这个时候赶去应该还不晚,再迟一点,小花姑娘恐怕就要离开了。这小花姑娘白在这明月桥上卖花为生,夜晚住处却是无人知晓。”钱三介绍说道。

    “唔,应该就是这位小花姑娘吧。既如此,事不宜迟,我们动前往吧。”说完,我便坐进轿子里面,也不多话,任由四名轿夫将这轿子平稳抬起,一路飞奔小花姑娘所在的明月桥。

    不过一炷香的功夫,轿子骤然停下,就听到外面钱三声音响起:“公子爷,这明月桥已到,小花姑娘还在,公子爷您现在……”

    “既然如此,那就落轿吧。”话音落下,轿子平稳落地,轿帘一掀,我从轿子中走出。整整衣衫,让轿夫抬着轿子先到前头等候,我吸了口气,定定心神,来到小花姑娘面前。就只见,这位姑娘,面如牡丹三分贵,形同青莲一番真!这样的姑娘出来卖花?我心里轻轻一笑,这肯定也是哪位神佛之类的神识附或者什么花草之类的化形而来的吧。

    “敢问这位姑娘,可是小花姑娘?”我躬施礼,开口说道。

    “正是小女子,公子是专程来找小女子的?不知道来自何方,又是所为何事?”小花说道。

    “在下自雷黑子所居之处而来,确是受雷黑子指引,专程前来拜见姑娘的,所为之事乃为枯萎的金莲一事,不知姑娘是否能告知一二。”我徐徐言道。

    “呵呵,既然自雷黑子那家伙之处来的,没少被那家伙敲诈勒索吧?”小花素手轻掩樱唇笑道。

    听到这小花姑娘如此一说,我心下更是明白了。看来这雷黑子同样的手段耍了不知道多少次了啊!一时之间我是满脸苦色,早知道,就先跟昊天和敖闰打听打听了,说不上还能少破费点。

    “呵呵,公子不必介怀,一点小钱公子在公子眼里根本算不上什么。况且雷黑子也是不易,明明一高强修为,却只能压制成一个孩童模样在那里执行这试炼任务,自己又不能出手。无聊之下,也值得贪吃贪财,不过也就仅此而已了。”小花呵呵一笑,出言说道。

    “那他那只狗……”

    “那狗的来历可不一般,乃是天上的天狗,完全的真神之体,一缕神念附于狼,同样执行这试炼任务,却又不能伤人太重,否则怕打击了试炼之人的信心,每每都是挨揍甚多,虽然皮糙厚,但被踢来打去,刀砍斧凿,也确实不是个好差事。所以才跟着雷黑子合伙唱双簧,不过打发无聊的生活而已。”

    “原来如此!”我心下了然,微微点了点头,这么说来,就是再破费点也是应该,想一想,要让一个人天天守在那个小院子里等待着修为如此之低的修仙者前来试炼,一个不能出手,一个虽然可以出手,但是要压制实力,这么憋屈,多不容易!换成我,恐怕呆不上几天就疯了吧。

    “不说这些,公子要问询枯萎的金莲,也就具有试炼资格的人。不知道公子对这魔族知晓多少?如若不知,那小女子就为公子讲述一番,这也是试炼任务中小女子的责任。但是如果公子已然知晓,小女子却是无需多说,将这枯萎的金莲给予公子,公子只要带去交给楚恋依即可。”小花言道,随手在眼前花篮里面一摸索,一朵枯萎的金莲便出现在手中,下一刻,便递给了我。。

    “魔族一事,在下的确知道不少秘辛,当然不尽不全,还有很多未知之事。”我收下金莲,藏于怀中空间指环,点点头言道。

    “以公子如今修为,能知道公子所言之‘不少秘辛’,恐怕已然比一般人知道的多许多。如此,更多的话小女子也不多言,总之这试炼,都是为五百年后对抗魔族而设,天色不早,小女子不再多言,公子去找楚恋依将这任务完成吧。”小花言道。

    “既如此,那在下告辞,小花姑娘自便!”我抱拳施礼,转便冲着轿子所在方向而去。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我的梦幻修仙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