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一见如故

    眼见着一战完结,五人之中倒有三人死于我的剑下。擦干兵器上的血迹,收回召唤出来的灵兽,三人收拾妥当,这才重新见礼。

    “在下五庄观弟子昊天,原本是天界的天兵,因灭魔降妖的战斗中,屡立战功,资质又不错,由李天王推荐,拜入五庄镇元子大仙门下,现为内门五级弟子!”这昊天上前抱拳言道,转而又说:“五庄虽为道家门派,然而在下却是俗家弟子,并未出家。”

    “在下西海龙王第九子敖闰,现在正在东海龙宫之中,跟着我敖广伯伯混。资质嘛,一般般,不过家学还算渊源,打个雷下个雨倒算拿手,不过杀人嘛,就不如老兄你利索了。老兄你这剑术真不错啊,剑速竟然如此之快。有机会可要跟小弟切磋两下!”昊天刚刚说完,那敖闰就抢着说道。

    闻听敖闰之言,我是一阵苦笑,这都叫什么事,哪有刚一见面就要跟人切磋切磋的。打架狂人,还真是名符其实!

    “我这兄弟适才之言,兄台莫要当真。这家伙也不知道怎么长大的,为西海龙王之九太子,本该自带一龙威,可这家伙却极为顽劣,处处打架闹事,惹是生非。好在心地善良,说起来倒也还算可交之辈。不过别看这家伙表面上没多大,其实也是天界赫赫有名的战将之一。”昊天说道。

    “呵呵,昊天兄哪里的话,这位敖闰兄弟天使然而已。况且如果时时处处将龙威放出,现在在下恐怕都不知道能不能在这里站得住,早就滚尿流,逃之夭夭了吧。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做刘远志,现在还无门无派,刚入修行之门不久。”

    “哼哼~昊天老大又说我坏话!要是每个人都跟你一样,每一天都穿这黄金甲,头戴紫金冠,一脸威严,生人勿进,那这世间得多无趣。本太子这叫幽默风趣,懂不懂。”敖闰哼哼道,接着上下瞟了我两眼,一副老气横秋的点了点头:“嗯,不错不错,你叫刘远志是吧?一副好皮囊嘛,拉出去示众应该还不错。脾气也对本太子胃口,不想昊天老大,天天板着一张脸,看着脑袋都发怵!你这个朋友,本太子交定了。”

    “噗”的一声,我一口老血险些喷出老远!我靠,什么叫“一副好皮囊”,又什么叫“拉出去示众应该不错”!小爷我又不是牲口,这都什么跟什么。

    “呃~九太子所言,在下可是愧不敢当啊。不过在下倒也却是欣赏昊天兄和九太子的为人,倒是一见如故,也却是颇有结交之心,不知道两位兄台是否愿意给在下这个薄面?”心下苦笑,我嘴上却说道。

    “什么在下在上的兄台不兄台的,别这么婆婆妈妈的行不行?看你这模样上,比本太子看了起来老相一点,本太子吃点亏,就喊你一声‘老兄’好了,你要是愿意,那就喊我一声‘老弟’,至于昊天大哥嘛,看起来也比你大,你也跟我一样叫声一声‘大哥’就得,算起来也不吃亏。”

    我的话音未落,这敖闰便如同机关枪一样就叨叨了出来,听得我脚下一个踉跄。好吧,我还能说什么,人家既然这样,咱也不能端着。

    “好,既然九太子老弟如此一说,若是昊天兄台不介意的话,那在下也就不客气了。”我抱拳说道。

    “兄弟这说的哪的话,我观兄弟,也是侠义之人,正想着如何结交,怎会在意一个虚名称呼?这以后,我就叫你兄弟了,你就称呼我一声‘大哥’就成,或者我看兄弟,格中也有多少灵动的成分,跟这敖闰一样叫我一声‘昊天老大’亦无不可!”昊天哈哈一笑,也是欣然说道。

    “既如此,那兄弟我也不再多言,昊天老大,还有敖闰老弟,此处血腥气甚浓,不是说话之地。况且这荒郊野外,万一被人发现我等在此,说不得也会有麻烦出现。我看还是先行离去的好,但不知二位兄弟住在何处?”

    “笨蛋!刚才都说了谁不知道你住在建邺客栈的话了,当然是跟你住在同一个客栈里面了,不然你以为会有那么巧,我和昊天老大大晚上不睡觉到这荒郊野地溜达么?”说完,白眼就是一翻。

    “得,又被鄙视了!”我心里一阵发苦,这敖闰的小嘴,还真跟小刀一样。不过这家伙说的也是,刚才确实说过“谁不知道你住在建邺客栈”这句话,只不过当时注意力都放在打架那里了,心下对这话根本没有注意而已。

    “既如此,那我们打扫一下战场,抓紧返回客栈吧。回去之后,必然还有一番麻烦要应付呢。”我也懒得跟敖闰计较,逞口舌之快,徐徐说道。

    “老弟所言极是!此地确实不宜久留,速速离去为妙。”昊天听完我的话,也点头言道。

    既然几人达成一致,当下立即行动起来,将这五个贼寇上的东西洗劫一空,不过倒也没什么特别之物,倒是银票黄金没人倒有不少,五个人上加起来,竟然差不多有一千万两银票,还有一百多个金锭,被我们三个瓜分殆尽,没人三百多万两银票,三十几个金锭。

    “哇~这收获颇丰啊!三百多万两银票,三十多个金锭算起来也三百多万白银,这加起来足有六百多万呢,不错不错,发财了发财了。”敖闰一个劲的叨叨,一副见钱眼开的样子,让我和昊天在一边大皱眉头。这龙族果然贪财重宝,看这形象,完全一副土财主的样子嘛。

    “好了,敖闰,现在收拾完了,你也消停点吧。我们速速回客栈的好。看这时间,出来也将近一个时辰了,这么久的时间,店家必定已然报官,想必回去还要应付盘查。”

    “知道了知道了,啰嗦,真没劲!”这敖闰小声嘟囔着,眼见着昊天脸一正,一瞪眼,舌头便是一吐,老老实实不说话了,看起来,虽然这家伙唧唧歪歪没个消停的时候,倒还是害怕昊天的嘛。也难怪,这昊天满脸威严,作为天兵征战多年,一杀伐之气,让人心吓害怕也是应该。

    环视四周,检查了一边,发现差不多再无什么疏漏之外,三人对视一眼,互相轻轻一点头,便起离去。就只见昊天脚下一顿,一朵白云出现,托着昊天冉冉升起。

    而那龙太子敖闰也手一招,一朵黑云也凭空出现,下一刻,这敖闰便是一纵,跳到云上,回头对我呲牙一笑:“额,我说远志老兄,这个实在对不住哈,我看你还是凡体,还不能驾云而行,也不能凌空飞行。我和昊天老大这云也载不动凡体,看来你只能跟在后面跑路了,嘿嘿……”

    眼见着这敖闰满脸戏谑的笑容,我心里这个气那就甭提了。无论这天兵昊天还是龙太子敖闰,都是生就灵体,跟本无需修炼,只要习得口诀就可或凌空飞行,或驾云而行,我一凡人,凡事都要从头做起,可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没关系的,两位兄弟先行一步,我跟在后面跑路就跑路吧。”我砸吧砸吧嘴,一脸苦笑,哀叹一声:“好在兄弟虽不能飞行,但是这法步法还行,客栈又无多远,想必也慢不了多少。”

    “哈哈,老弟无需哀叹,以老弟资质,想必用不了多长时间,修为提升便可凌空飞行了。我与敖闰老弟驾云慢行,老弟你也不必着急,我们三人边行边聊,反正也不差那一会了。”

    见我点头称是,三人再不多言,各自展开神通,找准回建邺客栈的方向,一路回去。这点道路,根本就没有多远。因此,不过一刻钟多一点,三人便返回客栈。

    此时的客栈,灯火通明。发生了这样的事,自然不可能没有一点动静。一进客栈,霍然发现一众县衙护卫、捕快打扮的人俱在,簇拥着中间一位穿官袍之人,肥头大耳,一看就不太像什么好东西,想必是这建邺城的父母官了吧。

    “回来了!给本官拿下!”刚一进店门,就听到那穿官袍之人大喝一声,一种护卫、捕快便要上前。三人一见,还真有点面面相觑,这什么况?怎么见人就抓?

    “慢来!”我一声大喊,“敢问这位官老爷,为何要将我等拿下?我等又是犯了哪条王法?”

    “哼哼!为何拿下你等?犯了那条王法?那让本官告诉你一声,你等三人,犯了杀人罪,难道本官不该讲你等三人拿下回衙问话治罪么?识相点,免得受皮之苦!”那肥头大耳的官员喝道。

    “我去你妹的!”敖闰首先忍不住了,破口大骂道:“你这狗官,瞎了你的狗眼吧?小爷三人,杀的乃是入室抢劫的强盗,你竟然不问青红皂白就要拿下小爷三人,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

    “哈哈~这可真是不打自招啊,老爷我本来没确定你们三人杀人,没想到你自己倒是说出来了。如此更不用说废话,左右的,给我拿下,回去直接打入死牢里面候着。待到秋后,禀明上峰,开刀问斩!”这狗官一阵摇头晃脑的说道。

    看着这狗官的表演,我这心中一阵气苦:“他女马的,这狗官,明摆着在敲诈呢!不然哪有听一句话就要把人打入死牢等候秋后问斩道理。算了,破财免灾吧,省的如此麻烦。”

    眼见着那些衙役、捕快就要上前动手,我赶忙跳出来,大喊一声:“慢着!大老爷,可否借一步说话,在下有下回禀,待得禀明大老爷之后,大老爷再决定是否将我等拿下不迟!”

    “嗯?你还有何话说,速速就擒便是,有什么话,留到大堂之上再说不迟!”这狗官听我说完,依旧在那里摇头晃脑,装模作样,看得人忍俊不,又恶心不已。

    “大老爷,此时乃是秘密,不能在大堂之上叙说,还请大老爷明鉴!”我继续说道。

    “既如此,那本老爷就给你个面子,店家,给老爷我和这位……嗯,这位公子吧,准备一件密室!”狗官吩咐道。

    “是,大老爷稍候片刻,小的这就准备。”店老板一溜烟跑走,未及片刻,又赶了回来,招呼说道:“大老爷,公子爷,密室准备好了,请跟我来吧。”

    “嗯,走吧,头前带路!”说完,又环视一圈,吩咐一声:“你们诸人,谁都不许动!待得本老爷回来,还要继续处理此事,你,跟我来吧。”

    这狗官用手点指我所在的方向,转头随着店老板而去。冲着昊天和敖闰略微一点头,给了两位一个放心的眼神,我迅速跟上,直奔密室而去。

    密室之内。叱退店老板,这狗官继续拿捏着官架子,打着官腔:“说说吧,你跟本老爷有什么话说?我可告诉你,本老爷时间有限,说简单点,耽误了本老爷的时间,你赔不起!”

    微微一笑,我探手入怀,一张万两银票便出现于手中,然后我随手一递到了狗官面前:“大老爷,这就是在下要说的话,你看简单不?”

    “嗯?你这是干吗,行贿本老爷,那可是罪上加罪,罪加一等。你以为凭这么点银两就可以收买本老爷么?本老爷为官清廉,两袖清风……”

    女马的,这王八蛋,说的也太直白了吧?什么叫做“凭这点银两就可以收买本老爷”,明摆着是嫌少啊,罢了,反正这钱都是从海沙帮那群王八蛋上得来的,用王八蛋的钱收买王八蛋,也算是物有所值,适得其所了。想到这里,未等这狗官把话说完,我探手入怀,又是一张万两银票取出,往这狗官眼前一推。

    “干吗干吗,本老爷都说了凭这点钱不可能收买的,你还敢继续如此?”

    我靠!给点颜色就开染坊,还来劲了呢。想到这里,我将手中两张银票收起,往怀里一掏,再拿去来的,就是一张十万两的银票,往狗官面前一递,口中说道:“明人不说暗话,这一张银票你拿好了,不要再继续贪得无厌!当心有命拿钱没命花!小爷我虽然不喜欢乱杀无辜,但是对于你这种贪得无厌的狗官,小爷也不介意顺手一剑将脑袋削下来当夜壶!”

    说完,我反手背于后背,手握剑柄,一按机簧,卡崩一声,宝剑拔出半截,又“铮”的一声插了回去。直吓得这狗官脖子一缩,脸色苍白。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我的梦幻修仙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