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第一次杀人

    “少他女良的废话,跟老子装是吧!”那中间恶汉眼睛一翻,“老子问你,你在这石室之中可曾见到什么特别东西吗?”

    “特别的东西?你指的是什么啊?好像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啊,里面乌漆抹黑一片,根本是什么都看不清楚。工资我又忘记带火把灯笼什么的,连火折子都没带一个,什么都没看到不说,有好几次还一头撞到山壁上,疼的我眼冒金星。大侠,难道里面有什么宝贝不成么?”我装出一副疑惑的神色,语气不确定的反问道。心里却是暗自嘀咕:“特别的东西?女乃个熊的,十有**指的是神兽泡泡圆圆了,除了这神兽泡泡,哪还有什么特别的东西,总不会是那只大青蛙吧?咦,话又说回来了,昨夜弄死的大青蛙哪里去了?难道说被其他妖兽给当点心吃掉了?”

    “大哥,我看这小子应该是不知道,看看他上,连个灵兽袋都没有,也没有神……没有那个东西的气息,赶紧让他走吧,我们再进去好好找找,说不定那东西把气息隐藏起来了也未可知。这东西不能用寻常之物来判断。”大汉右边的那个笑着的汉子“桀桀”一笑,然后对中间大汉说道。

    “嗯,我也感觉出来了,这小子上没有那东西的气息,想必确是不知道。否则早就动手干掉他了,那还会跟他如此多的废话。”这中间恶汉也是咧开血盆大嘴,露出一口森然的白牙,脸上挂上比哭还难看的笑:“走是可以,不过嘛,得留下点东西。这小子别看修为不怎么地,我看他手中折扇倒是珍奇,还有背上那把宝剑,虽未出鞘,但想必也不是凡品。想走,那也得把这两样东西给老子留下!不然的话,嘿嘿……”旁边两人听完会意,脸上也挂起来幸灾乐祸的笑,的看着我,仿佛我就是他们跑不掉的猎物一般。看来这三个家伙以前没少干过这以势压人,抢劫夺宝之事,而且恐怕也是草菅人命之辈!

    听闻此言,我这心里就是一怒!这他女良的可真是“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小爷昨夜与冬梅雪菊一片色,今早又与萌萌真闪现。这才离温柔乡,碰上这三个不长眼的玩意,本来不想惹事,忽悠过去就算了,却不料这三个家伙这么不识抬举,竟敢打起我宝剑和古扇的主意,当真是叔叔可忍婶婶不可忍!

    “额~三位大侠,这个恐怕不好吧。折扇乃是小生心仪之女子相赠,是为两相悦之证据,怎好转赠三位?后见到小生心仪之人,似乎无法解释!至于宝剑,乃是小生防之用,赠与诸位,万一遇到妖兽,如何防?不妥,大大的不妥。”我一阵摇头晃脑,装模作样的,活脱脱一副迂腐的书呆子像,还有那语气,能把人酸掉大牙。

    “我去你妹的!老子听了你这么久的喋喋不休,实在忍受不了了,你给我拿来吧!”中间这恶汉刘芒一个按捺不住,手中鬼头大刀冲着空中“刷刷刷”就是几刀,然后右手拿刀,往后一背,伸出左手,形一动就抓向我手中摇着的古玉折扇。

    我一见,心头不惊反喜:“来了!小爷刚刚修炼半个月,实力也算大进,最后这一天的剑招都是招呼在灵力凝结成的灵兽上,还没跟人动手玩玩呢。这几个人实力虽然不怎么样,但是修为也高于我那么一点,刚好用来练练招。”想到这里,我也不拔剑,脚踩游龙八卦步,形一动,变即闪在刘芒后,扇子一合,“梆”的一声,用扇骨敲在他的头上,嘴中“哇哇”大叫:“来人啊,救命啊,打死人了。”直气的这刘芒三尸暴跳,七窍生烟!一溜烟的追着我跑,我是左躲右闪,上蹿下跳,把一游龙八卦步法玩的天花乱坠,让人眼花缭乱。到最后,这刘芒一怒之下,手中大刀也不再背在后闲着了,撤出刀,嘴中狠狠骂道:“小兔崽子,小杂种,原来你他女马的是在拌猪吃老虎!有种别跑,吃老子一刀。”说完之后,一破风刀法耍起,刀刀冲着要害砍来,那架势,完全是要命的打法。

    这一下,看得我不由心头大怒!这王八羔子,小爷本来也没打算要你们的命,不过拿你们试试招,打得过就随便跟你们玩玩,戏弄一番让你们知道天高地厚,打不过小爷风雷步云履用上,一个游龙八卦步便即逃之夭夭!现在竟然对小爷使出的都是杀招,这还不算,看看另外两个人,那皮肤黝黑的文芒,竟然闪堵在离开岩洞的毕竟之路上;而那面色损的严盲,却是不声不响靠近战圈,眼珠子乱转,显然是打算找机会偷袭。这三个恶奴!必然不知道用此方法杀死过多少人了吧!

    一边思索着,我一边躲闪刘芒的刀,还时刻注意着占全旁边的严芒。只听得我我嘴里一边继续唠唠叨叨:“老兔崽子,老杂种,小生如何拌猪吃虎了!你说不跑是不是?真是傻帽,看着大刀片子都快要砍到脑袋上了还不跑,等死么,不然你别跑,让小生砍伤一剑怎么样。”形却是一点都不慢,游龙八卦步法展开,虽然限于修为,不能翩翩如游龙,但至少这家伙的刀是沾不了,却也是差不多每一刀都是险险的避开来。

    又左躲右闪片刻,虽说修为提升了,但是再怎么说也比不了这刘芒。这家伙虽说面色凶恶粗鲁,动起手来却是不含糊,一手破风刀法倒也真的如同风一般,再加上旁边那个虎视眈眈的严芒,如同阵芒在背一般,若不是精神力强大,恐怕早就被偷袭了不知道多少次,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了。直气的我这心里一阵破口大骂:“他女良的,小爷赤手空拳被这王八蛋追了这么久,想要把剑都没有机会,这可怎么办,不能一直这么挨打下去,得想个法子才行。嗯,有了,这严芒不是在旁边嘛,小爷先吓吓你再说。”

    想到这里,躲着躲着,我慢慢转换着方位,故意用后背对着严芒的位置。这个时候,刘芒突然一招力劈华山就砍了下来,而同时,这严芒也觉得好机会到来,收起手中摇晃着的折扇,“唰”的一声拔出腰间宝剑,顺手就是一剑,冲着我的后心扎来。

    虽然眼睛看不到这严芒的动作,不过我这精神力可一直关注着他的一举一动。看看吧,这果不其然的,这严芒见我后背之处空虚,攻击就来了。

    “女马的,这王八蛋出手这么狠,这是想着一剑就要了小爷的命啊。”我心里暗暗腹诽道,脚下却是一刻不停,眼瞅着这一剑就要刺到我的后心之上,严芒脸上的笑愈发森了起来,仿佛看到我中剑毙命的样子。可惜我早就注意上了他,一见这家伙果然中计,心中暗喜,脚下一动踏出,由乾位移到离位,然后再一步,由离位就转向了坤位。

    话说这严芒,剑招已然用老,却觉得眼前一花,就不见了我的踪影,登再感觉到之后,我已然来到了这厮的背后。而那刘芒,力劈华山的招数也就到了,眼瞅着一刀就要劈刀严芒的脑袋上,直吓得这严芒“啊呀,吾命休矣!”一声大叫,手中剑一丢,闪便往右边窜了出去,刘芒也赶忙左手探出,狠命一拍右手,这力劈华山的招数终于改变了方向。饶是这样,措不及防之下,这刘芒的大刀片子也将那严芒的的左臂连皮带削掉一大片,鲜血不要钱的往外直冒,疼的个严芒“嘶嘶”直抽冷气,险些叫了出来。

    这个时候,我也终于抽空将背后斩月宝剑拔出,握于手中,冷冷看着刘芒和严芒,语气森的说道:“哼!刘芒是吧?小爷本来好好的从这洞中出来,你竟不问青红皂白便呵斥于我。本少爷本来不打算与尔等计较,未曾想尔等竟敢存倚强凌弱夺宝之想!这还不说,本打算教训你等一下也就算了,没想到你刘芒,竟然刀刀紧,招招要命!真真是可忍孰不可忍,小爷我脾气再好,也不能容忍尔等如此猖狂。适才你说什么?说完左躲右闪?那小爷现在就不躲不闪,跟你好好玩玩!”开玩笑,小爷刚才手中无剑,才左躲右闪的,现在宝剑在手,虽然修为有所不如,但是靠着宝剑之利,步法之玄奥,再加上这速度,还怕了你不成?

    却说那刘芒,眼见着结义兄弟竟然被我用诡计伤于自己刀下,真真的气得目眦裂,牙咬得“咔咔”作响,眼睛血红,听我一说,大吼一声:“小子,休得猖狂,给老子纳命来!”变即冲上前来,拦腰便是一刀。这一次,我却是不再左躲右闪。刚才的闪躲,我早就看出这刘芒的弱点了,此人力大,所用武器鬼头大刀乃是沉重的兵器,自然不宜硬碰。不过此獠出招,大开大合,全凭力气而变化甚少,体型庞大又较为笨重,当以灵巧形配合小巧剑招攻击,嗯,那就用金针度人了。

    想到这里,我脚下游龙八卦步一起,形飘忽,只一晃,便出现在刘芒背后。左手一捏剑诀,右手手腕一抖,“刷刷刷刷……”,金针度人招数使出,就只见洞府之中,满天银色的星光闪现,是那斩月宝剑留下的痕迹。这每一颗星光,都迅捷无比的落在刘芒背上。待得刘芒反应过来,手中鬼头刀往后一撩,我却又形一动,下一刻便出现在刘芒子正前方,一招金枝玉叶用出,一瞬间便落于刘芒四肢脖颈。然后一闪,我便退到距离刘芒面前一丈之处,收剑在手,冷冷的看着刘芒。这一切,不过发生在电光火石只见,甚至于守住洞口的文芒和刚吞服了一颗疗伤药的严芒刚刚反应过来,一声“大哥小心”还未传到,便即中招。

    此时,这岩洞之中突然之间安静了起来。就只见那刘芒如同定格了一般,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手中还握着鬼头大刀,保持着刚才的动作。下一刻,这刘芒的脖颈四肢,“嘶嘶”几声,几道血痕闪现,且是越来越明显,背后也不要钱的喷出如丝般的雪线,紧接着轰然一声,分为五块,倒地亡,甚至连最后一声惨呼都没能发出,便去了阎王爷那里报到了。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我的梦幻修仙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