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春光无限好

    匆匆返回洞府大厅之中,我便带着冬梅雪菊离开萌萌的视线。为啥?受不了这窘迫啊!好在这一回到洞府,萌萌急于化形更换衣物,也就顺水推舟,微微调笑我两句便放我离开了。而我,一路飞掠,急急的冲向温泉所在石室之中,好几次差点转换方向不及,一头撞在石壁之上,看得冬梅雪菊又是好气又是好笑,想想刚才那些话语,又是害羞,不是轻啐一句,就这样跟在我的后。没过多久,我便跌跌撞撞的到了石室,然后衣服都没脱,便一头扎了下去,半天没有再露出脑袋。知道最后实在憋不住气了,我才探头探脑的从水中浮起,费了大半天的劲,把衣服弄下来丢到岸边,自有冬梅雪菊收拾了。

    “糗死了糗死了,这可真是还没逮住狐狸,倒弄一!”我心里暗暗腹诽道,“要是本公子真的想着把俩小丫头怎么怎么样那也就罢了,被萌萌那丫头取笑两句也就忍了,这可好,本公子就是一句晚上还有很多事要做,就被取笑半天,亏大发了。这小丫头,看等会怎么收拾她,本公子一怒之下先将你吃了再说!”我心中一边邪恶的想着,一边哼哼。眼见着上的伤口在温泉的作用之下尽数结痂脱落,露出温润如玉般的皮肤,我晃晃脑袋,不再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转而开始回忆自己这半个月以来的修炼。

    自从第一天到此空间以来,总计十五天的时间,回忆起来,修为上取得的进步还是可圈可点的。想想原本的自己,在半个月之前,由另一个世界重生于此空间,都不知道如何凝成,修为根本就是一穷二白,什么都没有。来到这空间之后,先是菩萨接见,传功赠包,又遇到宠物仙子,竟然获得这个豢石空间——盘古之心!这收获不可为之不大。当然,更大的收获还是在于自修为的进步。

    十五天,短短的半个月,盘古之心之外不过一夜,通灵诀的修为竟然达到第四层,轻轻松松运转九九八十一个周天,体中存储的灵力,是刚开始修炼的八倍之多,这是外界寻常之人将近三十年的功力了,何况这九九八十一周天,根本不是我的极限之数,只不过为了巩固修为,没有继续冲击而已。

    此外,学会了游龙八卦步,形速度得到大幅度的提升,步法已然较为熟练,差的只是经验和修为,相信随着修为深,神行速度必然更快,转换的也将更加娴熟;前世的太极拳法,带到这里,重新习练起来,各种真谛,已然窥得十之一二,加上萌萌以及冬梅雪菊配合,虽然现阶段还无法用于实战,不过用不了多久,当这拳法悟透,必然也是自实力的一大助力了。

    再者,这剑法虽然只修炼了金系剑势,但是剑术相支持之下,却是变化多端,再加上游龙八卦步,一同施展开来,便有了千变万化,根本不能以四招剑势来局限。

    精神淬炼,几下来,精神力竟然提升了近乎三倍,无论忍耐力与承受力,都坚忍无比,精神力蔓延开来,方圆千米之内,一草一木之动向都逃不过我的耳目,恐怕这对以后精神力化为神识,裨益也将良多吧。

    最后是实战,虽然没有有过与人动手的经验,但是在试炼之地的一天训练,不仅是我对金系剑势四招领悟上更深了一层,而且可以学以致用,把握时机,在适当的时候选择适当的剑招进行攻击,只不过现在每每出剑之时,还要考虑思索究竟何种剑招最为有效,什么时候可以不假思索的选用恰当的招数应对战斗所需,那这剑法就算有所小成了吧。至于剑招修炼过程中,如金戈铁马修炼的效果不佳,这也是没法子的事,修为太低,只能待得以后修为提升了,再修炼提高这剑招了。

    “不管怎样,总算取得了进步,出去之后,恐怕一般的妖兽根本就难以将我当‘软柿子’捏了吧,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有机会跟人动动手,试试自己的修为究竟如何,也增加多一些与人战斗的经验。毕竟,这个世界中,与人斗才是最难的,只因为人类不同于灵兽,狡诈无比,战斗之时,可能无所不用其极,得时时处处小心才可以。”回忆完这一切,我自言自语的说道,闭上眼睛仔细体味这些修炼的意境,一时之间,这空间便安静了下来,只剩下“哗哗”的水流声,还有“叮叮咚咚”的滴水声。想着想着,不由自主的,我又睡过去了,我了个去的,这到底怎么回事?怎么一泡温泉就睡觉,睡梦里,我暗暗腹诽着。

    半个时辰倏忽而过,一阵轻微的脚步声响起,精神力的提高让我的感知力提高了许许多多,听着脚步声,非是别个,定然是冬梅,只有她走路每次都轻手轻脚的,如果换成雪菊,那是一蹦三跳,比这声音大多了。

    “是冬梅吧?有事么?”我缓缓睁开眼睛,徐徐开口问道。

    “呀!公子醒了,是我把公子吵醒的吧,还请公子勿怪。”冬梅小脸一红,小声说道。

    “没关系,早就醒了,闭目养神而已。说说看什么事吧。”我说道。

    “也没什么大事,只不过女王陛下梳洗完毕了,正在派人准备宴席,让冬梅过来看看公子现在如何,如若已然洗浴完毕,就梳洗之后前往洞府大厅。现在雪菊已经去准备干净衣物去了,等下也就到了。”话音还未落下,石室门外传来一阵笑声:“不用等下了,我已经到了,嘻嘻。”紧接着,雪菊的脑袋就从石室门口露了出来,探头探脑一看,眼珠子一转,便捧着一堆衣服走了进来,嘴里说道:“看这况,冬梅姐姐还够意思的嘛,似乎没有偷吃,嘻嘻!”

    “噗……噗通!”就是两声,前一声,是我吐血的声音,这什么跟什么啊!什么叫做偷吃,偷吃,偷……吃……后一声,却是我见雪菊带着衣服进来,眼见自己体上的伤痕已然完全恢复,所有的伤口结痂也都脱落,露出完好无损的皮肤,正打算上岸,一听雪菊之言,一脚踏空,重新掉落温泉之中的声音,溅起大大的水花,直接把岸边的冬梅淋了从头到脚,差点变成落汤鸡,哦不,落汤猴一个!

    “啊!雪菊你这死丫头,口没遮拦,都说了晚上的事你先来,我……我……我偷吃什么!”

    一句话说了雪菊的脸“腾”的一声红了,再也顾不得调笑,一个转,脸一捂,就不敢说话,当起鸵鸟来。这丫头啊,早知今,何必当初呢!我心里暗暗腹诽着。

    “我说两个丫头,晚上的事晚上再说,公子我现在要穿衣服梳头什么的,你们两个是不是过来搭把手啊?天天你们俩帮忙,要让公子自己干这活,貌似还真干不了了!”我嘻嘻一笑,赶紧打圆场。尴尬,太尴尬了,这圆场,那就是救火啊!我心里哀叹着!一边说一边咬着牙爬上岸。得,咱是男人,脸皮厚,只能如此了!

    扭扭捏捏之间,这俩小猴子红着脸,也不敢再说话了,都只敢偷着眼睛看我,手中倒是一如既往的麻利。不大一会,倒是把我收拾的妥妥当当,然后将扇子交给我,我微微一点头,扇子打开,一手轻摇,目视冬梅雪菊,迈步向洞府大厅走去。两只小猴子也红着小猴脸跟在后面,再无言语。

    晚宴倒是没什么可说的,只不过请了五虎将十小将,再加上萌萌的几个贴侍女而已,那冯雷此次也出现在宴席之上,却是没有许多话说,不过喝酒吃。想来格如此,我也不多在意。晚宴无他,吃的无非是荤素灵果猴儿酒而已,倒是萌萌今打扮,依然让我眼前一亮,今的萌萌,一纱质长裙,上部位,若隐若现;云鬓还是湿漉漉的,轻轻拢在一起,用玉钗挽住,眉清目秀,却又成熟有货,真真的一副美人出浴图,看得我狂咽唾液,不时忘记吃饭。时至今,我总算明白了什么叫做秀色可餐了。

    晚宴结束,品过香茗,约定明早上,仍然先前往灵潭修炼,之后再离开空间,回到外界,然后便告辞回房。让我奇怪万分的事,这冬梅雪菊竟然不知道跑哪里去了,难不成真的找地方化形晚上陪我?我心里暗暗想着,推门而入,然后就是一呆!不会,不会是走错房间了吧?我疑惑这,可看看四周,就是我住的地方啊。可是,为什么这房间里面,竟然有两个大美女静静地坐在石案边上,红着脸低着头一句话都不说,难道,难道是冬梅雪菊?

    “你们……”我艰难的咽了口唾液,抖抖索索的伸出手说道:“你们是冬梅雪菊么?”

    “正是。”两女仍然头也不敢抬,红着脸坐在那里,轻声回答道。

    “你你你……你们真的化形了?”我结结巴巴的说道,然后心中一动,接着说道:“抬起头来,让公子我看看!”

    两女听闻,虽然羞,但是依然抬起头来。只见二女,一个面如桃花,一绺靓丽的秀发微微飞舞,细长的柳眉,一双眼睛流盼妩媚,秀的瑶鼻,玉腮微微泛红,滴的唇,洁白如雪的靥晶莹如玉,如玉脂般的雪肌肤色奇美,小,温柔绰约;另一个一头如丝缎般的黑发随风飘拂,细长的凤眉,一双眼睛如星辰如明月,灵动异常,滴流咕噜转个不停,玲珑的琼鼻,粉腮微晕,滴水樱桃般的朱唇,完美无瑕的瓜子脸羞含,嫩滑的雪肌肤色奇美,材轻盈,脱俗清雅。

    “美,真的好美啊!”我开口赞叹道。

    “嘻嘻,多谢公子夸奖了!公子可能分辨出我们姐妹哪个是哪个么?”其中之一巧笑嫣然的说道,不用说,这么大胆的,肯定是雪菊那丫头了。

    “当然没问题,温柔绰约为冬梅,脱俗清雅为雪菊。”我轻轻笑道。

    “嘻嘻,公子好眼力!”雪菊那丫头轻笑道。

    冬梅接过话头,头一低,轻声说道:“公子,既然我们姐妹还能如公子法眼,就让我们姐妹伺候公子就寝吧。虽然修炼千年,可是我们姐妹还从未经历过人事,所以……所以……还请公子能够怜惜我们姐妹!”说完,声音已是有点哽咽。

    轻叹一声,我走上前去,拦着两女坐下,轻轻言道:“两位姑娘相陪,公子我心中甚为欣喜!公子我确乎喜欢二位姑娘,但是不希望两位姑娘是勉强的。”

    “不不,冬梅愿意,雪菊妹妹也愿意的。公子乃是人中之龙,能有公子宠幸,冬梅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会勉强。只不过没经历过人事,心中有点害怕罢了。还请公子勿怪!”冬梅急急回答道。这个时候雪菊那丫头发话了:“哼,怕什么,我就不怕,不就说第一次会疼么?但是听说以后这滋味……这滋味会非常美妙,所以……所以雪菊不怕!公子,让雪菊先来伺候你吧。”一时之间,听得我一个头两个大,好吧,这丫头,知道的太多了,也不怕被灭口!想来想去,却也没什么可想的,这么两个大美女送上们来,平素相处在一起又非常喜欢,根本就无从拒绝,我也就心一横,挥挥手,一手拦腰抱起雪菊,一手牵起冬梅,倒在上。一时之间,石室之中,光无限,不时还有呼之声传出。等到最后,呼之声却是再也听不到了,只有一声声喘,一声声感叹。

    这醉人的色,这**的一夜,就连夜色,都仿佛醉了一般,只剩下萤石的光芒,无声无息的照亮夜晚的洞府,直至那白昼,方才停歇。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我的梦幻修仙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