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我恨淬体

    越是接近传承之地的方向,封印的力量就越来越狂暴,前进起来也越发艰难。没走上一步,都要呼哧呼哧喘上老半天,脸色涨得越发通红起来,狂暴的力量打在脸上,留下道道血痕,一道道血丝从之上迸出,在这狂暴的力量之内,被击得粉碎,瞬间便无影无踪。

    两个时辰之后,终于前行了十里。这十里一过,我早已气喘吁吁。停在原地,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看看上,一白袍沾满了点点血迹,而且早已破碎不堪。白色的头带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吹走了,此时此刻一头紫色的长发披散着,为这狂暴的力量一吹,高高的向后扬起,不由得心中苦笑:“天天臭自己什么玉树临风,英俊潇洒,看这会的样子,就跟垃圾堆里刚爬出来差不多。算了,管不了那么多了,顶多被这几个小猴子取笑就是,本公子脸皮厚似城墙,怕个P。”

    想到这里,我定定心神,缓缓坐下。冬梅雪菊见此,也停下来,静静地站立于我的后。这个地方已经可以淬体修炼了。闭上眼睛,静静的感受着这力量的淬炼。那金之力量,乃是破坏之力,冲击于体之上,将皮肤切割开来,拉出一道道血丝;那木之力量,为生命之力,把整个体包围住,使得新的皮肤缓缓生成,弥补着金之力的破坏;那水之力量,乃疗伤之力,到达体之后,温凉如水,就如同疗伤圣药,使得伤口缓缓凝结;那火之力量,为煅骨之力,及之后,迅速渗入体内,煅烧骨骼;那土之力量,为凝骨之力,紧随火之力量,渗入体内,修补着煅骨之时,骨内杂质被煅烧出来之后的缺失。五行之力,神奇如斯!只有风雷之势,于淬体却是无甚大用,然而却可以提升速度,被我努力运功,将大部分融于四肢百骸。体外的淬炼基本无需我的关心,这封印的力量自然而然就可以做到。我所做的,只是当偶尔有少许五行之力和风雷之势侵入经脉之时,便依样画葫芦,按照之前的分解五行之力之法将之分解开来,使之融入五脏六腑,锻炼五脏,并在行功过程之中,淬炼经脉。

    眼见着体表的皮肤破碎,修补,再破碎,再修补,就这样过了一个时辰,逐渐的我已经可以适应了这种力量,体的破坏和修补也逐渐达到了一个平衡。我缓缓站起来,深深的呼了一口气,咬咬牙,异常艰难的向前迈出去一步。

    “公子,你这是!”两只小猴子神色异常惊讶,声音颤抖着说道。

    我轻轻摇了摇头,没有说话。不是我不想说,而是实在没有力气开口说话,剩余的力量,恐怕仅够前行,即使多说一句话,也要浪费不少气力。

    一步一步,我艰难的前行着。一里,二里……九里了,距离盘古之心传承之地五百里之处越来越近,坚持,再坚持片刻就到了,我咬着牙,一步一个深深的脚印砸在地上。近了,近了,更近了……终于,最后一步落下,耗时整整两个时辰之后,走完这十里,来到距离传承之地五百里处。此时,封印的力量已然狂暴到几近体之极限,金之力量的狂暴尤甚!而因此,金之力量对于**的破坏已然不再仅仅局限于外表,而是深入**。皮肤上的裂口也越来愈大,木之力量水之力量的疗伤修补根本已经来不及,一白袍被鲜血染红,早已褴褛不堪。

    “啊~”我不由得双目圆睁,大吼一声,叫声惨烈,然而在这封印的力量之下,声音还未传出多远,便被击散,消逝于这虚空之中,无影无踪。

    “公子!”两只小猴子惊呼一声,正要上前,我又是轻轻摇了摇头,不让两女上来。然后意念一动,便即找到存放于空间指环中的千年保心丹药瓶,下一刻,这瓶子便出现在我的手上。也不知道瓶子的材质为何物,竟然在这狂暴的力量之下并无半点损伤。略一停顿,我打开瓶口,取出一枚药丸置之手中,然后盖上瓶口,意念一动,瓶子又重新回到空间指环之中。细看眼前之灵药,那可真个是温润如玉,药丸表面用蜡封住,却也难以掩盖住一阵阵药香味,好药!我不赞叹了一句。

    “这是……竟然是千年保心丹!公子还真是让人刮目相看,竟然有此灵药。若有此药,恐怕五百里之数不足以限制公子,当可再前行二十里!”冬梅揉了揉眼睛,难以置信的说。看来这药还有人认识啊!堪堪想到此处,冬梅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公子尽快服下此药,运功引导药效!”

    轻轻点了点头,我颤抖着手捏碎蜡丸,将药丸置于口中。没想到此药入口即化,直接化为液体流入腹中,就觉得一股暖流从丹田之内缓缓升起。感受至此,我急忙盘膝坐下,默运通灵诀,引导药力。未及半柱香的时间,药力便融于血脉之中,到达四肢百骸,被金之力割裂开来的伤口,竟以眼可见的速度生长起来,不一会,竟然结痂脱落,露出新。只可惜在这狂暴的力量之下,新的出现也只不过是一瞬间,然后随着金之力的到来,重新被割裂开来。不仅仅是修补,这千年保心丹竟还有修补经脉骨骼之力。适才一路之上,尽管侵入体的五行之力和风雷之势为我所化,然而这力量毕竟过于狂暴,五脏六腑和全经脉已然出现微不可查的损伤。如若不是此药功效,以后修炼之中,恐怕伤上加伤,最终引起质变,虽不会致命,恐后也必将影响到修炼。

    “既然冬梅姑娘说还可前行三十里,那还等什么,我们出发吧!”打坐运功引导药力之时,也是顺便休息之时。一炷香时间,我已经再次有了力量,开口说道!然后挣扎着站起来,向前继续前行。这一走不要紧,就觉得全上下没有一块不疼的地方,上的衣服也化为寸缕,一片一片被这狂暴的力量撕下,到最后除了腰间那一片挡住了要害,上已是不着片缕。看得两个小猴子面红耳赤,不时偷看我一眼,然后指指点点,“嗤嗤”笑个不停。

    “要命,太要命了。我恨淬体!”我心里暗暗腹诽道,早知道淬体还有这么一出,就不让这俩小猴子跟着了。这小猴子虽然为猴体,可怎么说也是雌的,更何况已然基本修成人形,就等着修为继续增长,脱去猴毛,真正化为人形。在俩雌动物面前玩片缕不着,小爷脸皮再厚,也干不出来这事啊。

    “两……两个小丫头,还笑,再笑公子回去扒了你们的皮。”我有气无力的威胁道。

    “啊,拔了我们的皮啊?嘻嘻,可是公子现在的皮却早于我们被拔掉了呢,嘻嘻,嘻嘻。”雪菊那猴头根本就不吃这一,出言笑道。

    “你……”这丫头,我还真是无奈了。于是我便不再说话,闷头前行。这一次,速度更慢了,二十里的路,走了三个时辰,知道天空马上要黑了下来,才堪堪到达。伴随着最后一步迈出,“噗通”一声,我倒在地上,“哇”的一声又是一口血喷出,眼前一黑,最后一个念头闪过:“四百八十里,还真是到极限了。”然后便又晕了过去。隐隐约约之中,只听到一阵阵手忙脚乱的声音,应该是冬梅雪菊那两只小猴子抓住我后退吧。好吧,我继续晕着,然后就真的不省人事。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我的梦幻修仙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