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六章 银发天尊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煤矸石 书名:涅槃真仙
    “太久了。我们沉浸太久了。久到让世人都忘了这个世界是属于谁的。他的主人是谁的程度了。是该重现世间出属于我们自己的声音了。孤与天道试比高。你们还不配。犯我教门者死。”

    墨言虚幻的影登高一呼。瞬间一轮五色太阳从其后逐渐显现。并且越清晰峥嵘。一条条五色秩序锁链自五色太阳中看似缓慢伸出。实则在以极穿越虚空。将还沉浸在一番生死搏斗之中的其余六名大乘真灵迅疾或直接捆绑或迫倒退苍茫逃亡而出。

    “嗷。”“谁人。”五色秩序法则锁链缓缓从虚空中探出。其中三道上分别捆绑有一只巨大的黑色吊睛猛虎。一只绿色三尾巨鳄还有一个浑的海盗模样的惊异面孔。而岩族异域强者。命魂真人。红毛通天长臂猿等三人因为形极为灵敏幸运躲过一劫。但也被墨言探出的五色秩序锁链上传出的深厚道则法晕迫挤压的不得不从虚空中探出影。亡命奔逃。

    “奥。看來还是个熟人。小东西千余年前本座还未初醒拜你所赐道基差点崩坏。沒去找你的麻烦。你胆子到不小。居然还敢出现在本座面前。真是不知道谁给你的这个胆子。莫非你是天道的仆人不成”

    墨言紧盯着眼前的这个浑的瘸子约克戏谑的说道。同为大乘修为。如此一副长辈呵斥修行晚辈的离奇画面让底下一众外界來犯修士各个目瞪口呆。一副呆滞不解的样子。再者墨言的口气的确太过狂妄了。只言只有天道配作他的对手。那么那些大乘巅峰呢。那么那些成就仙位的假仙呢。几位在场的大乘内心都是一阵长久的震撼。不过他们可不是一众近古晚辈的见识可以比拟的。上古时整片天地间有一人也唯有一人历來行事如此嚣张霸道。莫说大乘巅峰。就连假仙见之无不都退避三色。因为真的只有天才配做他的对手。

    “不会真的是圣主转世了吧。”命魂与岩族大乘内心不住的颤抖。“咕咚。”一声巨响响彻一方天地。只见红毛通天长臂猿就这般在众目睽睽之下对着墨言虚幻的真跪拜了下來。巨大的力道瞬间压塌一座小山激起一片海啸尘埃。

    “兽霸后人叩见圣主。圣主洪福齐天。寿与天齐。”高呼一阵过后学者三清门人的样子自顾三跪九叩起來。如此一幕让一众修士无论实力高低皆纷纷跌了一地眼镜。就连还在墨言秩序锁链下狂暴不已不断力挣脱的黑色吊睛猛虎和三尾凶鳄此时也都瞬间乖顺了下來。一动不动一副任由墨言处置的模样。

    红毛通天长臂猿毕竟是万兽巢老祖的直系血脉。所以在上古时有幸远远见过圣主一面。而黑色吊睛虎和三尾凶鳄纵然实力滔天位列真灵但毕竟份低微。上古时圣教何其辉煌圣主份何等遵崇号称与天道争锋之人又岂是他们这等小兽可以有幸见到的。不过二者显然也都是活了无数年的人老成精。见到红毛通天长臂猿如此瞬间便明了一切。彻底歇菜。全无一丝反抗之意。

    “兽霸那个小家伙还好吗。”“回圣主。家祖一切安好。已经数万年不曾外出。谨遵圣主令一心闭关参悟天道。”

    “嗯。毕竟我圣教还未曾真正现于世间。你等也是无知。退下去吧”“谢圣主不杀之恩。”说完后一道空间漩涡显现。三名真灵带着一众属下洪荒巨兽逃也似的一刻不敢停留。眨眼消失了个干净。

    “地府三祖有意思。当年那三个小家伙到底是谁救走的。这一世一并铲除个干净。你们可以先去死了”“噗。”瞬间捆绑在海盗王约克上的五色秩序锁链法则流转。庞大至极的虚空压迫瞬间将手中的小人大乘真躯压爆化作片片血雾魂飞魄散。

    “尔敢。圣教又如何。这一世你注定还是要死在一众域内域外假仙联手轰杀之下”“轰。”命魂真人一脸扭曲的疯狂叫嚣道。面对墨言从上古传承的内心惧意。他此时除了嘴角逞凶意外。躯体四处早已无法动弹分毫。不由自主不听使唤被墨言挥出的几条秩序法则锁链一穿而过。在狂暴的法则巨力压制下瞬间爆裂成片片血雾步了约克的后尘死于非命。

    “嗯。”就当墨言处理完临死都嚣张叫嚣的地府高修命魂后。突然眸中阳双球不断转动看向虚空中的某一位置。“轰。”一只火红色巨掌硬撼云飞子挥出的银色巨掌穿破层层封锁显现人前抓起岩族大乘瞬间闪烁消失。一干动作一气呵成。沒有丝毫拖沓。转瞬完成。快到极致。

    “教主。属下有罪沒有阻挡住。”云飞子穿越虚空显现人前单膝跪地对着墨言请罪道。“起來吧。你现在还不是他的对手。这股气息好熟悉。上古封存的记忆还沒有完全记起。不过本座记住他了。”随后墨言冷漠的看着底下一干來访的低阶修士道“都杀了。”“是。谨遵圣令。”

    就在墨言一步迈出模糊消失返回教中圣地过后。云飞子起。瞬间滔天气势大放。从太空中悬挂的那轮银月中播撒下一片接连一片的银色光辉化作一只只道则光刃不断飞舞收割着下方一众來访低阶修士的生命。反抗是无意的。尤其在绝对实力面前。任何形式的放抗都是显的那么的苍白无力。云飞子早就封锁了附近万里虚空。任何人无论化神还是铸神在自己灵域感知之内根本毫无退路唯有一死。撕心裂肺的嘶吼持续了只有十几息的时间。数万來犯低阶在云飞子全力出手轰杀下全部毙命。生死道消。就在银色影转复命消失的瞬间。三清门一众低阶弟子在几位长老的安排下井井有序有条不紊的安排战后相关事宜收拾残局。

    “师尊。”“圣主。”墨言望着大之下齐齐跪拜的影。原本冷若寒冰的面孔瞬间杨开三月。满脸欣慰。“众卿都起來吧”“汤姆。你沒有让为师失望。为师对你很满意。”

    “诸位。从即起圣教现世。昭告天下。所有在外圣教大乘教徒即刻回归。不得有误。”“遵圣令。”

    “汤姆。商汤。拜坎穆。雪篱。通天。力霸。达希瓦~~~~”墨言一连点到十余名铸神顶峰修士的名字道“从即刻起你等闭关修行冲击大乘无上瓶颈。教中事物一干不必理会。”

    “嗯。拉克斯曼呢。”墨言突然语气转向问起关于锡克教高修拉克斯曼的消息來。一时让人无法释怀理解。不过知者瞬间明了。毕竟此子天资真非一般聪慧。以一世凡体居然又能与一众转世修士相比肩。自然有足够让圣主看重的本钱与资格。

    虽然锡克教印度教万兽谷冥域等各成体系沒有被强行纳入圣教之内。但是这并不妨碍众人对于圣主墨言的敬仰。在上古圣主二字涵盖周天穹宇。普天之下有幸者听之莫敢不从。

    “回圣主。拉克斯曼道友于千年前进阶铸神后独自进入大荒历练去了。一直不曾回归。只不过其命魂灯一直绽放不曾熄灭。想來一切安好。不必担忧。”达希瓦上前解释道。

    “如此大才。我圣教得之自是我圣教之福。待他回來后。让他前來见我。银天尊何在。”

    “属下在。”一头银的云飞子自虚空显现躬道。“即起。我命你为护教大长老。位列教主之上。你可愿意。”“谨遵教主令。”“广开山门。招贤收徒。复我上古辉煌。”“圣主鸿福齐享。寿与天齐。”

    “千年的等待辛苦你们了”交代完教中一干事物之后。墨言难得享受一份血脉亲的温馨。在住处抱着不知是自己第几代后人的一个虎头虎脑的小家伙一脸含笑动的说道。

    小家伙只有一两岁的样子。调皮至极。一会扯扯墨言的胡须。一会捏捏墨言的脸庞。看的四周一众人胆颤心惊。而墨言丝毫也不见生气。反倒满脸堆笑。任由这小家伙在自己上肆虐不已。而其周陪坐的是自己的四位妻子和三位义兄以及皇弟阿骨打幻姬。庞力魏美夫妇几人。而在大之下站立的则是满满一屋子的墨言的直系血脉后辈。

    此时众人看向墨言的眼神充满了无限崇拜和敬意。墨言就是众人心中的天和地。在墨言闭关的这近千年时间内在座哪一个不是度如年。毕竟都是墨言的直系亲属和最为亲近的朋友义兄。一荣具荣一损具损。墨言才是他们维系辉煌的根之所在。沒有墨言他们只是无根的浮萍。

    “新的一轮圣战随时有可能爆。我们的敌人很强大。不要以为你们是我的子嗣血脉或者至交好友就可以幸免。非但不能退缩。就是战死。你们也不能舍弃圣教的荣耀”家庭的温馨过后。墨言还是对着一众至亲好友告诫道。

重要声明:小说《涅槃真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