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九章 激斗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煤矸石 书名:涅槃真仙
    “谁。”突然还在言语相商。详谈甚欢的黄袍老者伏晨真人等三人瞬间感应觉什么大声对着虚空某处呵斥道。

    “我说是谁如此大胆敢攻打我三清门的盟友。原來是这么几只烦人的臭虫。还真是活的不耐烦了”一现墨言就攻心为上。以极度蔑视的语气将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到自上來。

    “云道友。这什么天地人三阵墨某是不懂的。想必阵眼就在隐匿虚空的那三名黄袍铸神修士上。就拜托你了”“教主放心。自从进阶铸神以后。一直紧闭山门还未曾与人一战。说真的到还一时技痒來。正好拿他们这些个藏头鼠辈练练手。”

    下方三人听的突然从虚空中探出形的墨言两人如此狂妄言语一时气语惊叹的无法说出话來“这是哪冒出來的野人啊。哥们我们可是三个铸神后期顶峰修士好不好。找死也不是你这么随意的狂妄的吧。”

    “嗖。”云飞子如一道流星一般迅划过天际。上黑白两气缭绕在周化作一道巨大的黑白护卫八卦。如此动静落入三人眼中。原本还轻蔑不已的脸庞瞬间如遇冰霜。一脸的惨白“圣教修士。”

    “一群丑陋的家伙。蝼蚁妄图撼象。不自量力。既然出來了。就要做好死的准备,去!”“轰隆。”一声巨响过后。几人所站立空间百里范围之内瞬间天色大变。翻云覆雨。电闪雷鸣。‘嗷。’一声声渗人的纯正龙吟不断自云层中穿透而出。忽隐忽现之间数十上百条几丈粗细犹如真龙之躯大小的闪电雷龙擒着晶亮的双眸在云层中不停穿越翻滚紧盯着下方的三名敌对修士。

    “哼。口气倒不小。圣教又如何。龟缩不出到罢。既然出來了正好一并解决。死。”突然黄袍修士伏晨衣袖一挥。瞬间滚滚煞黄尘甚嚣尘上遮天蔽。从漫天飞舞的黄沙中探出一只只巨大的骷髅鬼头飞向天际向着雷龙飞奔腾跃的的方向主动撕咬而去。而其手中则凭空出现一柄黄沙宝剑。老者踏尘前行向着墨言站立的方向劈杀而來。

    “塔明兄。你看如何。”“观其骨龄修道不过千余年。到底是无知者无畏难怪口气如此之大。也罢。杀了又如何。”巨大血人猛长巨嘴从其中突出一颗颗人类头颅大小的血色小球在虚空中幻化成一柄柄血色宝剑。似乎是一种腐蚀极强的物质。在穿越虚空行径中就连周遭空气都无法忍受。冒起一股股白烟被侵蚀殆尽。

    而阿瓦的师尊裂天道人一见二位盟友即刻出手。当即也不再有丝毫迟疑。口中默念法决。瞬间浑金光大放。左手持宝镜。右手持一杆黑色长枪真掠动向着墨言站立的方向轰杀而去。

    “哼。一起出手吗。老伙计。我一个人可搞不定。要不你选一个。”“好。那个手持战矛的家伙看起來够味。本座就先杀了他吧”“蹭。”突然一道巨大金黄色影从墨言站立虚空高窜出。一柄金色长矛如闪电直接贯穿苍穹一般急向着裂天攻來的方向轰杀而去。

    “大乘修士。裂天道友小心。”“哼。死到临头你们两个小东西还有闲心管别人的死活。本座劝你们还是自求多福吧。死。”突然一抹寒光乍现。如一道惊雷一般迅划破天际。伴随着一声轻吟的鸣叫。墨言背生一对金色翅翼。手持漫舞狂杀宝剑高向着伏晨真人劈杀而去。而伴随着墨言随心动。一团团蕴含太极之力阳之道的八卦小球也自虚空显现化作一面面盾牌向着塔明激的血剑撞击而去。

    “黄泉陌路。”突然在伏晨后显现一条通天大河。河中怨灵无数。死尸遍野。说不尽的哀嚎嘶吼。就在大河出现的瞬间。如此怨念不停吸食墨言的心神将墨言的元神拖入其中抽魂炼魄。

    “哼。小道尔。阳玄光。”‘嗖。嗖。’一道道黑白相间的仿佛从无尽虚空中穿越而出的深邃光束无无尽疯狂向着伏晨真人后的通天大河激而去。瞬间就高洞穿整条大河虚影各个部位。当即伏晨一口老血喷出显然受创不小。

    “含沙影。”神魂创不小的伏晨不甘如此顺势一剑朝着即将靠近的墨言狠狠劈下。瞬间二人畔虚空位置处处都是剑影遁光。无法分辨真假。“哼。曼舞焚天。”股股精纯真气自墨言指尖汇入手中的曼舞狂杀宝剑之中。瞬间一道巨大剑芒四。从中飞出一道道细小剑芒漫天飞舞。全无死角涵盖整片周天。片刻二人所在虚空气爆连连黄沙曼舞。就连虚空都有些坍塌的迹象。一片迷雾看不清真切内部变幻。

    “秉几位老祖。山门外好像生异变。突然显现两名修士与对方缠斗在了一起。”

    “两名修士。缠斗一起。莫不是调虎离山之计。”达希瓦一脸狐疑的猜测道。“有沒有可能是三清门的驰援到了。”“这。两人独对六人。恐怕并非鲁莽这么简单吧。”“是啊。我等示弱。还是进一步观察一二再说。”“走。”三人稍一商议瞬间隐匿虚空消失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站立山门之外。守山大阵边缘的位置。

    “这。墨言墨道友。怎么可能。”几人刚刚出现的瞬间就是墨言与伏晨双双消失在朦胧之中的瞬间。所以几人也只看清了一个面部。通天和力霸二人不明所以。但锡克教老祖一见到墨言那张熟悉的面庞瞬间便血沸腾。“果真还是让老夫猜中了。这三清门却是圣教的后人。”此时三人满眼流露着希望火花。毕竟墨言挥出的阳盾牌与异域修士塔明激出的红色血球迅撞击在一起。侵蚀消融。侵蚀消融。瞬间在阳盾牌的吞噬下漫天飞舞的红色血球便消失殆尽。整片天空再次恢复清明。如此奇异八卦功法除却上古圣教的阳玄功还能有谁。

    “走。”三人怀着激动不已的心迅飞上高空朝着巨大血色影围攻而去。很快整片方圆百里空间乌云笼罩。电闪雷鸣。大地崩裂。江湖倒流。虚空破碎。一片灭视迹象。

    “啊。”“啊。”突然从虚空中接连响起两声悲惨的咆哮。只见云飞子手持一把血迹未干的银色宝剑从虚空中高窜出。化阳虚影再次沒入虚空向着另一方向轰杀而去。

    而墨言与伏晨真人原先对战之处此时漫天迷雾皆尽散去。只见墨言此时倒背双手踏着虚步向着巨大血色影塔明与三名己方修士斗法之地极接近。而就在墨言前脚刚走迈出对战空间远离之时。‘噗。’一声闷响瞬间响起。原本还呆滞站立保持坚毅之色的伏晨真人瞬间内部爆裂化作一片黄沙飘散虚空。

    而在战场的另一边。墨言的第二元婴因为进阶铸神功成的缘故。法力大增凭借大乘魔躯外加圣宝威能一招圣宝真黄金两叉戟气势大涨直接将异域修士裂天部贯穿。狂暴的能量瞬间撑破裂天的真。一道金色元婴破壳而出满脸惊恐亡命奔逃。

    “收。”一道玉牌一般的法宝迅掠出化作一道通天大手迅贯穿虚空将还未逃远的裂天一抓而落。收入千里死界当中。瞬间被无数魔族厉鬼一涌而上。分食殆尽。自从墨言掌控千里死界后真正盘活了锢其中一众魔族鬼修。纷纷修行进阶神。修为最高者已然突破炼神。不过这只神秘的力量始终是墨言的一张暗牌不曾示与人前。

    伏晨与裂天接连伏诛。塔明见状不妙。挥杀更为凶狠。在接连短暂挥退达希瓦通天。力霸三人的轰杀后。突然变换形化作片片血雾。渐渐稀释融入天地之间片刻消失的无影无踪。

    “哼。在本座的眼皮子底下还想逃吗。”突然从墨言体内探出一道道五彩秩序锁链向着周边虚无空间无限延伸。犹如一道道触手一般不断穿越虚空探抓着什么。片刻后从虚空中四面八方同时响起一道道撕心裂肺的嘶鸣吼叫声“该死。”八道小一号的如塔明真一般的血色影被墨言从虚空四面八方拘回重新汇聚成一道巨大的血色影。此时的塔明浑五色锁链缠。丝毫动弹不得。只有一双仇恨的诡异双眼诠释着内心的不甘与怨恨。

    “哼。真以为本座杀不了你。达希瓦道友。将那个家伙放出來吧”“好。去。”突然一座巨大山峰幻化而出。其上蜂窝洞孔无数。不是墨言等人当年所见灵宝万丈崖又是何物。就在万丈崖现的一瞬间。一道道灰白秩序锁链自达希瓦手中幻化而出向着山底内部虚空位置延伸而去。片刻后从中捆绑出另一个虚幻如塔明一般的影。

    “塔明。”“塔坦。”“不。”显然二者就在相互看到对方如此模样的瞬间就已经知道将要生何事。不停挣扎舞动妄图逃脱。

    “阳牢笼封!”“轰。”一座阳八卦牢笼瞬间显现包裹住躁动不安的塔明真。原本暴怒异常预备自爆逃生的后者瞬间丝毫无法动弹就连神魂都被牢牢锢。‘嗖。’“不。”就在二者接触的瞬间。本能的吸引致使二者瞬间融为一体。幻化成了一个完整的异域大能真

    “去死吧。”墨言神冷峻的探出一只精纯的黑白阳大手一捏而落。瞬间将塔明与塔坦合并之后的真捏的寸寸碎裂。支离破碎。彻底死道消。

重要声明:小说《涅槃真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