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七章 狂妄至极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煤矸石 书名:涅槃真仙
    “嘶。”听到纳达尔如是一说,星月仿佛都能听到从自己牙缝中挤出的倒吸冷气的声音。

    “这,还真不亏是第一狂修啊!”至此一切的谜題终于解开,纳达尔聊聊数语终于解开了星月心目中关于其本人的所有种种谜团,区区培婴就能如此轻易斩杀化神前辈,听着就是天方夜谭,不过面前这个家伙还就真的做到了,就是杀了,而且杀的还不止一个,一次又一次的挑战着众人本就敏感的神经,原來一切的谜題都在这里,他压根就不是什么逆天的培婴修士,人家早就功参造化进阶化神多年,自然熟知化神修士的种种神通,以及修为缺陷。

    化神与培婴纵然如隔天鉴一般,但是对于纳达尔來说,两个元婴拥有的记忆相同,化神功法纵然培婴境界的第二元婴无法全部施展,但是原理还都是想通的,修炼时得到的感悟与体验也是一般无二的,故而种种的一切再加上几件品阶较高的法宝,一般的菜鸟级化神修士还真的不是其对手,当然之所以纳达尔如此做事实也确实具有难言之隐,毕竟一來自己早年在外游历颇有仇家,两个元婴,一个在明一个在暗,任何袭击在明暗的夹击下都显的如此的苍白无力,二來自己的份在火炎谷也是颇为的尴尬,只是一个普通族群的姣姣者,但是在修行一途上莫说普通的同辈族人,就连绝大多数皇室的前辈都早已被落下很远,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当初刚刚进阶化神时,毕竟自己还沒有完全成长起來,隐忍才是王道,于是乎这个秘密一直都被珍藏,直到自己的份被族群中的颇有分量的长老真正承认认可,这才奠定了其在火炎谷中的超然地位,当然也是存在了迷惑对手的原因,火炎谷对于纳达尔真实份一时一直都是闭口不言的,所以对于外界而言,纳达尔就是一个活着的传奇,就是一个活着的逆天型培婴斩杀化神的存在。

    而之所以现如今纳达尔主动将自己的珍藏秘密告之别族的皇室存在,想來也是存了两个心思的,一來通过星月之口向往传播,毕竟拥有皇室份,模棱两可的诉说,可信度极高,能够在一定程度上震慑以往的仇家,二來毕竟自己的主元婴已经神功大成,不就要冲击炼神,只是因为天地法则束缚原因,一旦主元婴冲击功成,第二元婴冥冥中也会受到牵连,所以这次的炎魔界探险也许就是自己近几百年的最后一次亮相而已,为的就是旅行族中遗老的命令权力帮助自己的族人那只五彩腹鸡夺得一枚炎魔之心而已,至于说隐藏已经沒有必要,还不如说出來便于接下來自己对于这位盟友皇室成员的保护,让其心中有数不要自乱了阵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果真当纳达尔说完上述一番轻描淡写的言语后,星月两眼睁的老大,一副讶然之色,显然是被深深的惊到了,毕竟诸如纳达尔如此妖孽的修行天才,相关各个门派的报部门都会尽可能的打听清楚,倒也不是说不信任盟友,纯粹是防范心理而已,2800岁的培婴后期顶峰作为妖兽來说算不得惊艳绝绝,但是能够斩杀化神的培婴那就不仅仅是惊艳绝绝可以形容的了,简直就是一个逆天的存在,但是假如再在这个逆天的存在名讳前加上主元婴化神后期顶峰修为:“这。”星月已经不敢想象,毕竟事的发展已经超过了她所具备的认知,太过离奇了,换句话说,纵然她在百年之内机缘冲击化神功成,面前之人照样也是炼神修士还是自己的前辈:“看來终究真的不是一辈人啊!”

    “纳达尔前辈,有劳了。”星月对着纳达尔款款一礼向着对面的那名出现的红光满面的老者怜悯似的看了一眼,当即脚下轻蹬地面,摇飞向天际,向着远处奔走而去,不过显然依照先前其施展的实力,一众围观的培婴修士还真沒有几个敢尾随抱有什么幻想的,在这纳达尔这绝世猛人不还在这里吗?以前只是听说其能屠杀化神修士,不过那都是传闻,今这可是实打实的现场直播,一场逆天的对决,从中吸收的感悟的价值也无可估量,众人自然乐得隐藏一旁默默欣赏,总比现在离去什么也沒有落着强吧。

    “小子你确信你沒有吃错药。”显然鹤发童颜的老者被纳达尔如此妄语给惊到了,外加星月离行前那丝毫沒有做作的怜悯眼神已经先前与对方交手,对方所展现的实力种种,让老者自己也是内心一阵波澜跌宕“不会真的碰到鬼了吧。”心有所想,自然无心他顾,再者此次自己也只是执行魔蜥老祖的命令而已,就算是得到了炎魔之心,自己还真的沒有足够的实力强行留下的,所以权衡之下任由星月离去也是理之中的事

    “哼,小家伙本座是不是妄语,你自己心里清楚,告诫你一声,待会动手的时候最好不要在本座面前耍弄隐匿虚空偷袭那一,不然本座真的会让你死的很惨。”“你,孽畜。”鹤发童颜的老者已经无法掩饰自己内心的燥愤怒了,见过狂妄的,沒有见过如此狂妄的,毕竟从纳达尔此时的培婴份,一而再再而三的口出狂言威一个实打实的化神修士,不管从哪一个角度看简直就是跟疯了无异,完全脱离的正常思维的范围。

    鹤发童颜的老者名叫皮莱斯,乃是魔狼一族的当代族长,实话讲,本來此次外出执行任务就是在魔蜥老祖的威下行事的,根本就不是出自自己内心的本意,如此吃力不讨好的事,技不如人皮莱斯只得打破牙齿往肚里咽,硬着头皮上,刚才初一交手料定对方纵然修为只有培婴,但单论法力而言,实力决计不在自己之下,当然一般况下,化神具有的神通,根本就不是区区培婴能够媲美的。

    如果说刚才还有一丝耐心与对面的这个妖兽废话,其中还夹杂有对于魔蜥老祖詹姆斯的内心抵触恨意,不愿动手,那么此时的暴怒则完全就是发自自己内心的本意了,在皮莱斯看來,对面站立的这个外界修士已经是一具冰冷的尸体了,谁來说也无法解脱自己内心的怒火,唯有杀掉这个让人内心恶寒的臭虫方能一解心头之恨。

    ‘嗖,’化神修士遁术何其之快,一眨眼就消失虚空不见了踪影,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是闪现在离纳达尔不到三丈的咫尺之遥了,一只精纯魔气构筑的魔爪率先狠戾从虚空探出向着纳达尔头顶位置狠狠探去,紧接着就见一柄散发着汹汹黑色炎火的宝剑紧随其后被皮莱斯左手控精准的向着纳达尔心脏位置发起攻击,显然纳达尔心脏元婴两大致命部位都在皮尔斯此次的攻击的涵盖之下,显然一副一招致命,一旦得手根本就不给纳达尔丝毫逃脱求生的机会。

    一众隐匿虚空暗中观战的或者本实力不弱或者有所依仗的修士此时见到真正的化神修士雷霆出手,都不由得一阵心悸,狠狠为纳达尔捏一把冷汗,不是怜悯,甚至跟怜悯搭不上任何的关系,纯粹是出于对强者的畏惧,在他们看來即使是传说中屠杀过化神修士的纳达尔遭此一击恐怕也真的悬了,毕竟纳达尔屠过化神修士那都是传说,今众人终于得以一见,双方功法差距盛大,培婴对上已经能够随意立即调动天地元气补充自的亏损的化神修士,仅论法力雄厚就远远不是对手,跟何况对方还掌握有隐匿虚空的神通,众人的定式思维就是无论如何,化神修士的隐匿形的法根本就不是培婴修士可以比拟的,也就是说你培婴根本就无法及时发现化神的行踪轨迹,在你还未反应过來的时候就可能已经命丧敌手了。

    就在化神修士皮莱斯狠戾出手的同时众人惊异的发现,此时的纳达尔对待化神对手依然如对待刚才的培婴修士雪蚕公主星月一般就这般站立虚空,一副风轻云淡之色,根本就不为外物所动,如此举动落在一众暗中观战的修士眼中明显让众人萌生了两种截然不同的想法,其一就是纳达尔必死无疑,其二就是说不得这纳达尔真如传闻中一般实力超群逆天,必是有所依仗,有恃无恐,如果是前一种,虽然结果众人内心早已注定,毕竟在众人的脑海中培婴是决计无法抗衡化神的,纳达尔的死是必然的,不是意外,这是实力的差距,但是不免少许会有些落寞失望,如果是后一种,众人还真的是很期待,毕竟这种传说中的逆天之战,仅仅是从旁窥伺,感受意境收获也是不同凡响的,毕竟机缘也是众人趋之若鹜的宝贵财富,可遇而不可求,

重要声明:小说《涅槃真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