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三章 火炎谷纳达尔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煤矸石 书名:涅槃真仙
    ‘哞,’‘轰,’最终牛妖法力不支,最先败下阵來,不过显然这个畜生异常的义气,在最后关头选择了奔向白毛巨猿处破丹自暴,一声巨响过后,牛妖凄惨的绝望声连带旁大的妖躯都化做了片片血雾,支离破碎,而白毛巨猿在最后关头也是紧急提升密法最大限度的透支法力,凭蛮力借助牛妖的巨大自爆力道轰开了前的无形界壁束缚,

    当然也仅仅只是在雪玲珑施展构筑的小型雪域界壁上的一个小口子而已,毕竟冰霜雪女也只是区区培婴后期修为而已,祭起极品法宝消耗法力何其之盛,如此长时间的消耗拉锯终究还是让其寻到一丝的破绽,如果换做化神修士祭起施展的话,恐怕这幻化出的雪狱牢笼将更加厚实坚硬,牢不可破,顺着这股连接外界的暖流,白毛巨猿沒有丝毫犹豫迅速缩小型穿孔而出,

    远处的青莽和腹鸡一见白猿得手,当即也不恋战,且战且退,向着白毛巨猿原來消失的方向奔逃而去,不过显然对方根本就不打算有丝毫的手下留放过这几个家伙,屈指一弹,一股冰寒的白霜自其指尖缭绕而出,激向白毛巨猿奔走的方向,

    “沒有人可以在雪玲珑的围困下安然逃脱,以前沒有,现在也决不许有。”“啊,轰。”白霜迅疾飞驰瞬间穿过小孔无击打在白毛巨猿缩小形化做的瘦小团上,很快连带附近虚空都是沾染上一股浓浓的寒意,处在正中攻击位置的团整个都被冰冻成一块晶莹透亮的球雕塑,最终在冰霜雪女的掐诀下轰然爆裂,化做点点荧光消散虚空,如果说先前其余十几只妖兽丧时,外界修士不名所以,只是听到一声声惨叫,那么此时刚刚逃出升天的白毛巨猿的震撼下场无疑不让在外界观战的一众其他修士内心好好衡量思考了一番,如此形到底自己出手值不值得,

    显然十几名妖兽即使不是來自同一势力,至少也是先前就认识的,如此协同作战,一道出手恐怕化神之下难逢敌手,但今天还就出现了一个逆天的存在,如此小的概率都让这十几个家伙碰上,不得不说这个美的冒泡的女子端是无比的可怕,

    就在众人踌躇不前,顾目四望之时,雪玲珑构筑的雪狱之内最后的战斗也逐渐接近了尾声,在冰霜雪女法力的加持下原本被牛妖和白毛巨猿连手轰开的那道细微的裂缝瞬间闭合如初,彻底封死了青莽和腹鸡二人逃生的希望,在最后博命时刻青莽步了牛妖的后尘选择了自爆化做片片火海守护着中央的五彩腹鸡,不过就当冰霜雪女无空周遍冰霜化做一把把利刃齐齐向着已经被周遭寒霜压制法力不堪,济济可危的腹鸡轰杀而去的时候“轰。”一声巨响咆哮而起,紧接着就见一团巨大的深红色火球破开雪玲珑构造的雪狱封锁从天而降,瞬间整片冰寒的空间在火球的哄烤下迅速冰雪消散,大地硅裂,从火球中走出一个一脸胡须,浑长满长毛的挪威大汉,生有一对异常猩红的双眸,冷峻而残酷,

    “大哥。”腹鸡一脸哀鸣的上前跪拜道,“总算赶到了,小弟你的血脉纯净,如若出事怎叫我与族中长老交代,去吧,下去养伤吧”

    “可是大哥,他们,他们都死了”腹鸡语气哽咽尤有不甘的嘶吼道,“死了又怎样,本就是族中挑选出护卫你的勇士,死就死了,莫说他们,就是本座死了换來你的小命也是应该的,去吧”,牛妖等人暂且不提也罢,毕竟交浅薄,可是青莽毕竟是自幼与腹鸡一同长大的玩拌,同手族,青莽死,腹鸡自然对冰霜雪女狠之入骨,恨不得将其抽魂炼魄,奈何自实力有限,而來人又根本不与自己提起丝毫报仇之事,只是一味叫自己退下养伤,擒着不甘的恨意,腹鸡迅速化做一道五彩霞光顺着來着开辟的通道飞奔离去,整个过程中冰霜雪女沒有丝毫的异动,可以遇见这二者真正的棋逢对手了,

    “雪蚕一族的道友,很好,我想不用说你也知道我的名讳吧,交出炎魔之心,任由你离开,他们的死我一概不纠如何。”沉默,冰霜雪女回应大汉提议的是长久的沉默,二者一直就这般持续对峙有一刻钟有余,最终冰霜雪女轻启朱唇说道“久闻火炎谷的纳达尔道友乃是年轻一代的翘楚,小女子星月不知深浅,愿出手像道兄讨教一二如何,如若技不如人我自当退去如何。”

    “奥小姑娘,你确信,要知道,本座杀的化神修士也不止一指之数了,本座出手太过凌厉,万一伤到你就真的不妙了,毕竟你我两族都是妖兽族群,自上古时就联系异常紧密的,本座还真的不想在这个节目演上行这破坏两族大局的事。”到并不是纳达尔狂妄不羁,口出如此妄语,实在是实力太过逆天,培婴和化神本就是鸿沟,即使墨言施展阳玄功也只有败落一途,而这纳达尔却可以,一烈焰神诀已经出神入化,一旦施展,被笼罩的整片对战区域,都在纳达尔的绝对掌控中,任何培婴修士除非逆天怀绝世法宝或者功法的存在可以逃得一线生机,就连法力稍弱一些的化神修士都根本避无可避,就连隐匿虚空都做不到,唯有生死道消一途,并不是狂妄,而是实打实杀出來的威名,在过去的一百多年中,被其击杀的化神初期修士还真的是超过了五指之数,这也就是为什么此次由他來领衔率领一众低阶族人护卫火炎谷这一代的未來族长传人腹鸡前來历练的真正原因,

    “道兄,多说无意,手底下见真招吧,小女子还真要好好领教领教了”虚空中现出了那道曼妙的影,不过此时的星月公主已经收起了自己的逆天法宝雪玲珑,笼罩整片天空之上的冰霜之气瞬间消失不见了踪影,毕竟从现场大地被烘烤的龟裂干固就已经实打实的说明了问題,來人论法力深厚根本就不是自己力敌的,若想取胜,不能硬拼,只得以柔克刚,在争斗中找出对方的破绽求的一线生机了,

    “是你,雪蚕一族的公主。”纳达尔曾经随族中遗老拜访过雪蚕谷的列位先贤,毕竟现今的世道要乱了,妖兽间也是需要强强联合抵御未來的危机的,而星月作为雪蚕谷最为尊贵的王族成员之一,纳达尔自然是见过的,只是两者份悬殊自然沒有机会攀谈一二的,所以纳达尔只识星月本人,而不知其名讳倒也理解,至于说雪玲珑自然也就只有雪蚕一族才有,毕竟祭练雪玲珑的材料需要的就是成年雪蚕蜕变下來的外壳,让别人祭练也找不到材料不是,

    “雪蚕公主恕在下冒昧了,不过毕竟这炎魔之心太过重要,我族少主也是势在必得,在下也是皇命难为,我纳达尔发誓一会对决只出三招,一旦公主下接下,在下绝不提抢夺之事,而且会按照贵我两族的约定,一旦遇到对方的王室成员,一定拼尽全力像守护己方王室一般尽心守卫如何。”

    “好,道兄如此大义,小女子出手也就沒有什么顾虑了,还请道兄赐教。”突然星月两手掐诀,从其后显现一柄巨大之极的寒冰利刃足有几十丈之巨,就在巨大冰刃出现的瞬间,一众围观的众人明显感觉到从其中散发的冷冽肃杀之气,就连自的空气都是为之一冷,一众修士似乎都有一种凡人遇到冰霜不由自主紧了紧衣冠的下意识举动,“去”巨大的寒冰利刃在雪蚕公主的控下夹杂着寒霜无狠狠向着对面的中年修士劈砍而去,

    “呵呵,小丫头还有点料嘛,不错不错,至少在你和山鸡那家伙两个比较之间,你已经占了上乘。”“去。”只见中年人一挥火红衣袖一枚足球般大小的深红色火球脱体而出,在空中变换成一个无面无相只是长了一副巨大嘴齿的火球怪物向着迎面奔來的寒冰利刃撕咬而去,

    “轰。”一声剧烈的碰撞过后,只见从寒冰利刃中出道道冰冷至极的寒气化作一道道流光向着火球包裹缠绕而來,‘砰,’一声闷响过后,原本被寒气包裹眼看就要湮灭的深红色火球瞬间爆破,人们只见就在火球爆破的一瞬间整片天空都呈现出一片火红火烧云之色,巨大寒冰利刃迅速溃散,深红色火球也在纳达尔的控下自生自灭消散虚空,显然刚才这一击看似简单,但是对于冰与火的控明显纳达尔要更胜一筹,毕竟纳达尔只是被动防御,如果刚才那一击是纳达尔主动攻击,人们可以预见至少此时的雪蚕不会如现在这般淡定的,(记住本站网址,Www.XS52.CC,方便下次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涅槃真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