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五章 光明圣体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煤矸石 书名:涅槃真仙
    “炎魔令?居然在剑芒轰击之下就连这鬼物的躯体都全然溃散,如此小小令牌还能得以完好残存,有意思”虚指对着天空一勾,原本悬浮在天际的那道黑色令牌便乖顺的飞入墨言手中,仔细探查一番居然发现如此细小物件果真内涵乾坤,水火不侵,就连墨言培婴初期雄浑法力全力施法拿捏之下,毅然立没有丝毫变形的异象发生。<-》

    “莫非真是宝贝?”一阵内心暗喜,墨言只是下意识的将这小小物件置入随携带的储物袋之中,就在此时更为诧异的事赫然显现,无论墨言如何心神并用控储物袋内部乾坤,小小黑色令牌就是无法顺利进入容,始终徘徊在储物袋外部没有丝毫进入的意思。

    “嘿?真是个鬼东西,鬼物上的东西果真不能以常理踱之,罢了,留待以后找高人指点迷津也可”收起令牌墨言折向着飞机迫降处急速飞去。

    就在墨言离去不久,几道黑影从周边的树丛中缓缓蹿出,在虚空中幻化出几道黑色鬼魅的模样,其中一人口吐人言说道“诸位,还要追吗?”“罢了,就连德姆都被其斩杀,就算我三人一拥而上,搏命一击恐怕也不一定能拿的下这个东方修士”“嗯,本座也如此认为,此人必定怀某种绝世功法或者法宝,不然就连我等都猝不及防一击毙命的血色炎火此人明明命中居然还能若无其事,奋起反击,恐怕其中还是真的大有文章,诸位放心,追逐德姆这个叛徒的又不止我们黑暗教廷这一路人马。”

    “大哥你的意思是?”“哼哼,放心吧,这炎魔令哪是这那般容易索取的,本座相信不仅我们就连光明圣教等己方大能修士但凡过手的人都已经在上面烙印下有隐秘追踪印记,就凭他一个区区培婴初期修士,还真的没有这个发现的本事,走吧,此地不宜久留,德姆这个叛徒结仇过多,外加炎魔令这件事早已经公之于众,跟着他借刀杀人吧”最终在为首者的决断下,三人凭空而散化作一道道黑影没入虚空在夜色的掩映下向着墨言离去的方向追踪而去。就在几人走后又从四面八方显现几股不同气息的修士鬼物,不过也仅仅只是在战场停留不久目标都是齐齐放置在墨言离去的方位。灵域

    “老人家让你受惊了。”一回来墨言就抹黑栖到了小汤姆爷孙俩临时休息的空地,歉声说道,毕竟夜已深,前方陌路茫茫,大都是老弱病残,碰上飞机失事,大难不死,只得留在原地,已经通过飞机自带的光杆定位呼唤了附近机场的求救,众人此时只是依照对方机场的要求留在原地等待救援而已。按照白雪的粗略统计,除了机组人员以及那名疑似医生的老人当场丧命以外,其余众人也只是有惊无恐,没有大碍的,这到让墨言内心一阵心安,毕竟修道之人对于积德行善积累善果之事还是相当看重的,自己先前如此一番搏命不就是为了这些凡人不是?

    “多谢你了年轻人。”小汤姆的爷爷颤巍巍的站起形对着墨言鞠躬感谢道。“呵呵,年轻人,这小家伙有意思”显然对于凡人称呼自己年轻人的话语墨言还真的一时无法调整好自己的心态的,毕竟自己已经是实打实一百余岁寿元了,而这个面目沧疑的老者至多也就是七八十岁的模样上下,搞不好还没有自己的重孙子大,如此一句年轻人脱口而出,老墨一张老脸顿时还真是有些微微发红,不过在夜幕的掩映下到时丝毫也不得见的。

    “不客气,举手之劳,老丈,墨某有一事不解,希望你能够实言相告可否?”墨言一把将老者按下,接着问道。“是关于小汤姆的吗?”

    “奥?莫非老人家你早就知晓?”

    “唉,实不相瞒,你已经不是第一个了,老头子我的儿媳儿子曾经就因为保护小汤姆而丧敌手,曾经听我的儿媳妇说过,她是一个修士,而我们家族就是他们教派的某个大能的血脉遗留,自古至今这个神秘的教派就一直有派人以各种份混入我们家族中保护着我们家族成员的安危,不过无尽年月过去了,我们家族就一直都是凡人形态没有出过一个修行者,直到小汤姆这一代,血脉之力返祖现象严重,几近觉醒,按照儿媳妇的话说,如果成功活到18岁必然修行一途顺风顺水,就是将来大道功成也并不是没有可能,可是自从儿媳妇被人杀死,儿子也莫名其妙的夜梦魂归,我们爷孙俩就踏上了流浪的旅途,承蒙家族祖上福荫,遗留财产无数,老头子我也没有什么奢望,只是希望小汤姆能够顺利的活过18岁就好。”说着说着老人家老泪纵横,一脸慈的看着怀中熟睡的孩童。

    “奥?老人家想必墨某的份不用说,你也猜到了几分,实话说,这小家伙我很喜欢,墨某入道百于年平生从未收徒,今一见自觉与你这孙儿实属有缘,收徒之心大起,必然竭尽所能庇护与他,说吧,你的儿媳一定还有什么跟你交代过的,我要知道这小家伙的真实份和来历,毕竟面对这未知的敌人,墨某纵然再是修为深厚也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的,还是知己知彼的好”

    “百余年?莫非”惊恐的看着墨言,老者一阵呆痴过后当即双膝跪地,对着墨言跪拜道“望仙人就我孙儿一命,老头子愿意奉上所有家财,就为保我孙儿一命”“老人家使不得,使不得,起来吧,既然墨某答应了,必定全力出手相助的。”

    “唉,世俗中的家财,莫说墨某世俗中的子孙家财无数,就算是墨某真的贪恋世俗中的金银俗物,如若对方势力颇大,执意追杀,墨某连命都保不住,要这家财又有何用?”

    “小汤姆,小汤姆快醒醒!”老者一脸兴奋的将怀中的小人唤醒。“怎么了爷爷,我刚才梦到妈妈了。”“汤某,你平时不是总说要像妈妈一样可以修行飞天入地吗?你看这个叔叔他就会,他愿意教你,你愿意拜他为师吗?”

    “真的吗?”听的自己爷爷如此惑一说,小家伙瞬间没了睡意,一抹朦胧疲态,睁着一对明亮至极的双眸,紧盯着墨言一脸认真的问道。

    “真的,墨某说道做到,定然要护卫你长大成年!”就是这种冥冥中自有天意的安排使得墨言狠下决心的对着自我承诺道。“小家伙你看!”说着一团红色的火焰自墨言指尖缭绕而出瞬间又脱离手掌在虚空中幻化成一个乒乓球大小的圆形火球随着墨言指尖左右移动而不停摇摆,对于小汤姆而言煞是惊奇新鲜,毕竟母亲死的时候小家伙还不曾记事,一应关于上天下地的传说还都是出自爷爷之口,小家伙也只是梦中向往罢了,今得见真招,自然欣喜莫名。

    “拜师吧!”墨言郑重的说道。“快,汤姆,你师傅答应收你了。”老者催促道,深怕墨言临时反悔改变主意一般。“汤姆愿意拜叔叔为师傅”擒着稚气的童声,在爷爷的告诫下小汤姆恭恭敬敬的对着墨言磕了三个响头。老墨同学一阵心大好,当场应下,一旁显现的墨奇与白雪也是满脸笑意慈的看着这个小家伙。很快在天真的驱使下三人成了形影不离的好朋友。

    “好了,老爷子说吧,将你知道的关于小汤姆的事都告知与我吧,也好让本座心里有个数。”“前辈言重了”先前不知道,对方称呼自己一声老丈,小汤姆的爷爷倒也心安,但毕竟刚才墨言也自报了家门,至少也是百多岁的老怪物了,自然自己一个区区凡人再过托大的全然不合适了。

    “回前辈,据小老儿的儿媳生前说我们的祖上乃是一个大型门派的太上长老,只是在一次对抗外敌的大战中不幸重伤陨落,而我们这一支是他仅存世间的血脉在其前颇多受到照拂,门派中的人始终相信我们这一脉必定终究会有一天有人再次血脉觉醒,辉煌再现的。就这般一连过去了无尽年月,据她估计只怕也有20000多年岁月了”“20000多年前,那岂不是域外大战?”墨言独自嘟囔道。“怎么前辈似乎有所知?”“不,无碍,继续说吧。”

    “就这样门派中所谓大能修士又害怕遭到敌手的报复,所以就一直任由我等先人生活在红尘凡人中,只不过门派派出的暗中守护修士的影一直就不曾断过,为的就是等待这所谓的光明圣体的再次复生!”

    “光明圣体!天生至阳怪不得在飞机上这鬼物唯独对小汤姆有独钟,原来如此,嗯,不好,老丈,这是两块玉牌,毕竟小家伙血脉觉醒还未完全,其他修士如果修为不够自然也是看不出其体异样的,待会我自会施法遮掩住其浑相关气息,你们速速离去,去东方吧。”说着墨言递给了汤姆爷爷两面玉牌,一面雕刻有‘三清门客卿长老’一面雕刻有繁复符文,乃是自己在祖宅的制牵引符,“无论哪个玉牌但凡有人识得都会接引你二人避世隐居的,墨某能做的也就这么多了。”

    一听到老者口中念念有词‘光明圣体’墨言当即就是一阵心神不宁,毕竟据其所知,光明圣教在上古的教皇就是一个赫赫有名的大能修士,而据传他的修行体质就是光明圣体,“不会这么巧吧!”

重要声明:小说《涅槃真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