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四章 你懂得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煤矸石 书名:涅槃真仙
    “小家伙你就呆在这吧,圣女需要疗伤,待她伤势好转自会召见,老夫就先告辞了”“前辈慢走”墨言拖着伤躯恭送道。马里谢罗将墨言安置在教廷内部一处人迹罕至的别家小院当中留下一句不疼不痒似交代一般的话语就不管不问的飘然离去了。

    毕竟是处异域人生地不熟加之自伤势颇重未愈,不宜行走,所以老墨同学所幸两耳不问窗外事,房门紧闭,一步也不曾外出,就地闭关,这也倒省却了好多人无谓的担忧,毕竟墨言乃是数万年来第一个以非冥教子弟的份进入冥界的和卡扎菲等后来者根本就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自然引得不少有心人的过多留意。

    马里谢罗府邸卡扎菲在府中来回踱步已是翘首以待多时了。将公主安度好以后,又亲自前往教主闭关之所在将所有的事事无巨细的禀报得到教主克希马的暗示指使后,马里谢罗这才脚步匆匆的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一听到马里谢罗匆匆回府的脚步声,卡扎菲立即兴奋的朝着门外走去“孙儿拜见爷爷!”卡扎菲当即双膝跪地,对着马里谢罗跪拜道。

    “臭小子等急了吧,快起来,随爷爷进来”显然卡扎菲的马拍的太过太做作,但是一生都无子嗣的马里谢罗还就是好这一口,既然认下了这个干孙子自然是全力栽培,尽心尽力的,所以卡扎菲以及他的那只聪明无比的灵兽鹰隼如此大礼跪拜的做派落在马里谢罗眼中除了欣赏之外就是浓浓的亲了,“看看,纵然你们有亲孙子又如何?有老夫这孙子对老夫尊敬吗?”

    如往常一般灵识一番扫视确信不会出现隔墙有耳的事过后,马里谢罗这才不急不缓的开口道“孙儿,今天爷爷已经将外面发生的一切事都跟教主事无巨细的禀报了一遍,跟咱爷孙两预想的一样,格罗索这个孽畜走后,教主已经同意由你统领整合冥卫负责外界的开疆扩土的重任,孙儿,这是绝佳的表现机会,一定不能办砸了,知道吗?”马里谢罗语重心长的对着卡扎菲说道,毕竟如此露脸的机会来之不易,要不是因为自己的强力推荐,冥域之内年轻俊才无数如此大好机会又怎会落在一个区区培婴中期的修士上,毕竟卡扎菲可不比格罗索,才来冥域不到200年根基浅薄的无法言语,当然实力较之已然化神中期的格罗索更加不是一个档次,要知道格罗索可是号称冥域年轻一辈绝对的第一人的,就连绝大多数教中的长老级别的老一辈都不是其对手,所以对于他坐上圣子的位置,不管内心愿不愿意,明面上当时是没有任何人胆敢公然出面反对的。

    无疑对于卡扎菲来说接任这样一个猛人留下的空位,烫手程度可想而知,不过显然对于在世俗中摸爬滚打了几十年的老狐狸来说这些都不是问题“武的斗不过,哥们就陪你们玩点权术,各个击破,谁蹦的高就先收拾谁!现在是哥们主管外界的事宜,一旦哪个不开眼的胆敢跳出来挑战哥的权威,找个机会碰到外界大能修士寻仇的时候,嘿嘿,不死也要你脱层皮,看你服不服!”

    “爷爷放心,孙儿一定不会给您丢脸!”“嗯!”听到卡扎菲的诺后马里谢罗舒缓着会心一笑“不给我丢脸,说的好,等你当上了教主的位置老夫的心愿才是真正的了了啊,如此才算是真的不给我丢脸啊!”

    “孙儿啊,格罗索那个孽畜在外界杀了那么多的人,惹下偌大的麻烦,恐怕教主早就知道了,不过老夫也很好奇为什么那老家伙不派人去制止,毕竟我冥界才刚刚回归如此树敌过多恐怕后的子也不太好过啊!”“奥?爷爷还有这等怪事?莫非教主大人还有别的想法?”

    “这?虽然爷爷跟随那老家伙已经有2000年的时间了,可是究竟他的内心想些什么恐怕是谁人也猜不透的,顾不了那么许多了,孙儿,既然爷爷已经为你争取了这么好的一个机会,一定要物尽其用好好把握”

    “爷爷您的意思?”“臭小子,在世俗中厮混了那么久老夫就不相信你不知道该怎么玩,你这马拍的也太烂了,不过是老夫的孙子拍的再烂老夫也喜欢听,嗯让爷爷想想,对了路易吉长老那个老不死的他不是有一个培婴后期顶峰的叫劳伦佐的孙子吗?算他一个想办法弄死,决不能留活口,还有一百年前冒出来的那个叫马尔寇的号称冥教新一代第二高手的化神初期修士也绝对不能放过,想办法找机会一并嗯”说着马里谢罗两眼冷冽的对着卡扎菲做了一个横向抹脖子的动作。

    卡扎菲会意说道“爷爷这些都是我们冥教的人才,而我作为此次扩充领域的主事,不能一个人独享胜利果实,必须也得给其他同袍一个共享胜利的机会,所以孙儿会向教会提出增加兵力的要求的,相信爷爷您也会帮孙儿这个小忙批准的。”

    “不能独享胜利果实?奥!哈哈哈哈,放心,孙儿这个小忙爷爷现在就答应你,毕竟教主闭关,爷爷这个大长老可不单单是放着看的”爷孙两皮里阳秋的继续又能尽其详的探讨了几个有可能威胁到卡扎菲上位的名单通通做了相应的部署后这才作罢。

    马里谢罗异常欣赏的看着自己的孙儿卡扎菲一脸的笑意“够狠,够不要脸,不亏是在世俗中做过几十年政客的出,不能独享胜利果实如此冠冕堂皇忒不要脸的话他都能如此大义凌然的脱口而出,不得不说就连老夫自己听了都一阵脸红感到无耻之尤,不过高兴,老夫高兴,哼哼,在冥界中长大的小东西们,就凭你们那点心智老夫看你们怎么跟老夫的乖孙子斗!不得不说你们还差的不是一点半点,差的远着呢!”马里谢罗越看卡扎菲心里就越是喜欢,就好像年轻时的自己一样够狠够不要脸够险就差一件教主的道袍批那就更加完美了。

    “孙儿啊,还有一件事,虽然今天同那老东西见面的时候他没有明说,但是爷爷看的出来他多多少少是有些不高兴的,纵然不能把你怎么样,但是终归心里还是有一点不满的影子,你可要小心了。”

    “爷爷,是因为孙儿没有出手救圣女一事吗?”“嗯,毕竟你才培婴中期修为能将消息及时传递回总部就已经是竭尽全力了,化神那个层次的斗争一个小辈修士自然没有插手的余地,所以即使那老家伙心中颇有不快明面上也决计说不出什么的,倒是那个中国小子的舍命相救一幕,对比之下,孙儿你就落了下乘了,毕竟那小子也只是培婴初期修为的不是吗?”

    “嗯爷爷,孙儿知道了,不过之所以孙儿不愿舍命相救,又何尝不想此事发生意外呢?”“哎!孙儿,教主那老东西的后手颇多,心智沉远远不是你我可以想象的,老夫又何尝不想发生意外呢?可惜这根本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你的传声符传送的很及时,爷爷的反应也无可挑剔,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那个中国修士的突然出现,不过可以预见,就算是那个小东西不出手,你真以为那群隐在冥气之中的冥卫都是吃干饭的?”

    “爷爷您的意思!”“哼!冥卫不能突破培婴修为的把戏都是骗你们这群低阶存在的老把戏而已,爷爷也是在一次意外中得知,早在冥教建立之初历代冥教教主手中就已经掌握了炼制修为层阶更高的冥卫的方法,只是如此凶兽从来没有对外公开现世过而已,但是老夫确定,这圣女出行的时候那老家伙一定暗中委派的有暗中相随护卫,只不过一来有你在场,二来老夫等人也即将敢到,而这圣女也不是坠入必死之局,所以那些家伙一直隐忍着没有动手罢了。当然他们本就是死人与周边冥气融为一体,外人就更加难以发现其存在”

    “化神冥卫?那岂不是?”“嗯!爷爷也曾想过,既然有了化神冥卫恐怕更高修为的也不是不可能,所以自从知道这等秘辛以后爷爷就再也没有动过违反那老东西意愿的心思,纵使内心再是不愿也不得不一如既往的忠心耿耿。所以关于这个圣女的意外这件事,孙儿爷爷在这里也要劝告你一句,仅此一次,再不可有类似的想法,听懂了吗?”

    “是,爷爷,孙儿铭记了,嗯,那么那个中国修士呢?要不要孙儿找人去处理掉?”“不,算了,毕竟那老家伙已经知道了,你派去的人不可能有下手的机会,事一旦败露反而会给自己惹上一的麻烦,大度一点,区区一个培婴初期的小家伙,救了你未来的妻子,难道你不应该去感谢一二吗?”

    “谢谢爷爷教诲,孙儿过几待这位道友伤势好上一些就代表您前去探望一二。”“不?不是代表老夫而是代表你自己”“我自己?”“嗯,新一代的圣子要有圣子的气势和怀,你懂得。”

重要声明:小说《涅槃真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