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二章 逃命三剑客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煤矸石 书名:涅槃真仙
    ‘印度之星’大比在一个月后顺利落幕,不得不说此次的比赛结果实在是太过出人意料,让人吃惊不已,但凡是知道比赛结果的人纷纷都表示了及其的不解与疑惑。

    夺得头筹的第一名据说是来自缅甸的一个筑基中期修为的低阶修士,第二名是来自非洲大陆一个小的不能再小的修行门派的一名筑基后期小修士,不得不说当众人知道比赛获得第一与第二名修士的真正修为后,都不由得反问一句,此次参加大比的结丹修士都哪里去了,甚至有更为偏激一些的人当即就破口大骂道“进去这么多结丹后期的修士都死哪去了”,不过当主办方宣布第三名的获得者是一名结丹后期的修士时,众人这才稍稍平息了一下只因这比赛太过无厘头而生起的无名业火,但是就当主办方宣布出这第三名的获得者是大胖子罗多时,这时怒气未消的人们就更加不能淡定了,毕竟罗多已经参加多次‘印度之星’大比,在比赛中联合尼赫鲁甘地三人是出了名的跑的快,如此不堪一战的职业赌徒赢得了比赛,众人心中的滋味更是无比的难受,较之先前知道第一第二名是两个筑基小辈时更加的无明业火冲天而起。

    不过比赛就是比赛,赢了就是赢了,对于比赛的结果即使众人再是如何的不与不愿,至多也就是在底下哼哼几句,决计是不敢公开站出来做什么不轨举动的,毕竟这‘印度之星’大比对外宣传的就是,一切靠运气,练气并非没有战胜培婴的可能。这就是让人又又恨的‘印度之星’大比真正的魅力所在。

    不过就在准备闭关接受印度教一众长老辅助冲关奖赏之前,罗多还是一脸担心的找到了墨言,左摸摸右揪揪发现墨言的确无恙这才彻底心安下来,毕竟追杀墨言的可是正儿八经的赔婴修士,依据自己的经验墨言如若对上还真的是十死无生的。奈何奇迹就这般发生了,这货居然毫发未损的就这般红光满面直的站着,还是那一脸欠揍式的风青云淡的贼笑。

    “罗多道友墨某到现在也很好奇你到底是如何赢的比赛的,还有胡德那厮没有对你下手吗?”“怎能可能,胡德那厮是出了名的手黑,自然没有放过我的道理,你看这是什么?”说完随即从怀中掏出一张人皮面具一般的法器对着墨言杨了杨手,至此一切真相大白。“想当初我和你被迅速融合的墙壁一分开后,就立马凭直觉感到了事的不妙,恐怕这老小子多半是要动手了,当即不再迟疑,直接朝着其他的房间胡乱飞奔过了好久之后,见再也没有其他丝毫异常的动静后,这才取出早就准备好的这个保命物件,当然也不得不说,这次的运气也的确是好,就这么一直抛硬币还真的让为兄走了出来,侥幸侥幸”“靠,怪不得外界人一听说老兄你获得了大比的第三名,都纷纷气不打一出来,尼赫鲁甘地你们逃命三剑客的美名看来还真是名不虚传,修道界自古至今都是以实力为尊,你倒好,就是这么一味的靠运气讨生活,怪不得别人对你有如此大的意见了,想来前几次你老兄参加大比的时候之所以也是如此顺利也是因为这张面皮的帮衬居多吧。”墨言算是彻底的服了罗多的运气与胆量了。

    不过也不得不说罗多的运气还真不是一般的好,本来胡德是决计不会放过罗多的,但是哪想事最后的发展已经脱离了自己的掌控,仅对付墨言一个就连自己都搭进去了都没能完成,自然就更没有什么心思去管什么罗多了,再说易容收腹之后的罗多就是一个辨别不仔细之下,胡德要想在偌大的一处迷宫阵法1000多位参赛选手中及时辨别而出恐怕也决计不会是一件容易的事

    “不同人不同命,这也许就是罗多自个的个人造化吧”墨言也只得同其他人一样在心中默默安慰自己道。因为罗多已经是结丹后期顶峰修为,所以此次冲击的就是培婴瓶颈,非同小可,毕竟期间出现心魔反嗤也并非没有可能的事,要不然这天地间培婴修士也不会如此之少了,按照印度教相关辅助长老的要求自从和墨言会面后自己就必须全心全意闭关了,因为艾琳娜自己已经传信给尼赫鲁和甘地代为照看了,所以除了担心墨言以外,大胖子还真的没有什么太多好牵挂的事了,说不得再次见面墨言反而要喊大胖子一声前辈了,这不得不说真是一件让墨言自己想想都能感到很无语的事

    “墨道友祖师已经到了,还请一见”分别罗多回到住处后,就见本蒂已经恭候多时了,一脸着急当即没有丝毫拖泥带水的对着墨言发出邀请道。“本蒂道友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如此之急?”“的确是大事,道友还是随妾先见到祖师再细说如何?”“好也罢,道友前边带路吧”随着本蒂的引领墨言两人很快出了印度教的圣城制,一直向着东方又飞行了两个小时的时间直至完全飞出了印度教圣城的掌控范围一直到了印度另一座小城比斯万。这才停下飞遁的脚步隐匿形落入一处人迹罕至的庄园地底。“如此小心谨慎,莫非真的有大事发生?”

    “小友你可来了,家师已经等候多时了”一见着墨言等候在门口的胡塞甚至都没有听到本蒂对于自己的呼唤就急忙拉着墨言的手往里面赶去。

    “晚辈墨言拜见阿齐兹前辈”在里面的主室中闭眼盘坐着一位容貌颇为年轻的青年,依着胡塞对其恭谨态度来看,这位主应该就是大名鼎鼎的现任伊斯兰总教的大祭司阿齐兹了。“起来吧”从年轻人口中发出一声苍老的应答声,的确近段时间的东躲**,让阿齐兹的心还真的说不上有什么好的,毕竟自己的份太过敏感,如此非常时刻他可是不敢像自己的一众低级族人一般入主印度本地倾向与他一边的这些伊斯兰教派和族群的。万一被拉赫曼知道带着那个怪物来个突袭斩首自己还真是没个说理的地方。

    “小友,老夫也就不兜弯子了,你和胡塞的建议老夫很感兴趣,实不相瞒现在是非常时期,老夫也不想再做这诸如讨价还价之类无聊之事,说吧什么时候可以安排老夫与你的长辈会面。”显然今时不同往,阿齐兹索放手一搏,引入强力外援说不得还真的有咸鱼翻能翻盘的机会。

    “前辈既然是合作可否让晚辈知道到底贵教是发生了什么重大的变故,晚辈好评估一下所需要承担的风险”“嗯?你是什么意思?难道贵我两派的合作你一结丹小辈能够做主?”听到墨言如此一说,顿时阿齐兹有了一种虎落平阳被犬欺的难受,不由得气不打一出来,化神修士的灵压不自觉外放,立即就让老墨同学冷汗淋漓,大气也不敢多出一口。

    “也罢,什么事也都要讲个诚意,告诉你也无妨其实我等也是被人追杀落难逃到这里的”“这?怎么可能,前辈您您不是?”“化神?哼,在那金毛夜叉的眼中不过是一只大一号的蚊子罢了”想到胡塞描述的那个魔鬼的影阿齐兹内心就是一阵恶寒。

    “金毛夜叉!莫非”“怎么小友你知道这只鬼物?”“前辈实不相瞒,如果近段时间再没有第二只金毛夜叉现世的话恐怕应该就是前段时间从锡克教长老葬地封印中逃出来的那一只了。”“什么!是最近逃出来的。”显然墨言将真相实言拖出,阿齐兹反而一时变得无所适从起来。毕竟伊斯兰教和锡克教自古对立,纵然自己这一派和拉赫曼再有不合,但是千万年来自己族人手上也没有少粘满锡克教徒的鲜血,现在反过来,从自己的这个老对手的封印中跑出来这么一只怪物,差点让自己一支灭族,这不得不说是一种极大的讽刺“真是因果报应啊”

    “前辈,实不相瞒,现在印度教中已经聚集了好几位化神前辈为的就是印度教古封印的事,如果这只金毛夜叉真的与贵教的教主联手的话恐怕接下来的事怕是真的不那么好办了”

    “是啊,谁说不是呢?这鬼物及其厉害,恐怕我等化神初阶修为纵使人数再多只怕也不够看啊”两人心知肚明暗语打起了哑谜,伊斯兰圣城麦加地底沉睡的那位根本就不是伊斯兰的真正老祖,如今这金毛夜叉归降了它,自然在接下来的这古封印争夺中,况还真是要乱的一塌糊涂,虽然到现在阿齐兹都不清楚这封印中到底是什么,不过从墨言刚才的话中透漏的信息,值得如此多的化神同道汇集相商多半其中也一定会是什么非同小可的东西,但是二人毕竟是第一次见面,再加上份严重的不对等,如此重要的事自然是不会一一和言脱出的。

    “前辈既然你我两方都碰到了同一严重的问题,何不暂且放弃成见,再加上晚辈先前就已经同我教长辈有过沟通,不如现在就随晚辈去一趟印度教圣城如何?”“你的长辈也到了?”“实不相瞒,我三清门也是印度教的盟友”“也罢,事已至此,老夫也别无选择,事不宜迟走现在就去。”阿齐兹此时退无可退,当即丝毫不再迟疑,拉起墨言就走。

重要声明:小说《涅槃真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