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八章 无影剑与体修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煤矸石 书名:涅槃真仙
    “诸位你们这是何意?”面对突然闯入來势汹汹的对面凌空而立的这八个陌生的面孔,墨言无所畏惧,依旧风轻云淡的揣着明白装糊涂一脸欠揍摸样故作不知的问道。而此时本蒂也乖巧的站立到了墨言的旁,双方冷眼相对,谁也不曾先行动手,场面一时之间僵持下來。

    “还在等什么,你们都不想活了吗?”突然虚空中传出了胡德急促而震怒的呵斥声。

    “得罪了”突然从对面呆滞的人群迈出一人,一袭白衣,神冷峻,青丝飘带十足的一美男子。结丹后期顶峰修为,“名号金太恩,朝鲜万剑门,请指教。”一把锋利无比的宝剑,散发着阵阵慑人心魂的光辉,摇摇指向对面站立的墨言。此剑又名无影剑,顾名思义,虚中有无,无中生有,防不胜防,无影剑法这就是万剑门的镇派绝学。

    一剑挥出,只见金太恩手中的无影剑瞬时化作点点荧光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当中,只是见到两人之间弥漫着一片耀眼的金色光雨,而金太恩依旧手指悬空做挥剑状,突然,墨言的前空间光雨背后似乎有什么东西将要穿透而出,散发着缕缕寒光激而來,直指墨言的命门心脏。

    “障眼法吗?”墨言俨然一笑,手持宝剑也如法炮制,曼舞狂杀宝剑在吸足墨言疯狂灌输的真气后一声极其富有灵的轻吟彻底打破现场的宁静,所有人都被宝剑所展现出的天赋给吸引,“具有如此自我意识的兵器,莫非是传说中的神兵,那么此人的份?”众人纷纷猜测着墨言极有可能來头甚大咳人的真实份。“也对,能够以区区结丹修为无惧培婴长老的人这出生恐怕也决计不是什么小门小派那么简单的”一面是胡德以死的威胁,一面是背景深厚莫可明辨的神秘东方修士,两边都是一种艰难的抉择,前者还好至多生死一线,而后者说不得稍有差池就会惹上不可力敌的强敌,说不得还会连累上自己的门派,现实的场景众人不得不再心中不住的衡量着。

    磅’一声清脆的金属撞击声过后,刚刚从光雨中冒出头的无影剑还沒有來得及华丽登场就被墨言的宝剑一剑拦腰斩断,灵大失跌落地底,眼见于此其余众人立即都向金太恩投去了质疑的眼光,高手之间即使搏命也是要讲究个名正言顺的,轻易不会去做那以多欺少惹人不齿之事,刚才金太恩自恃结丹后期修为率先挑战墨言其他人虽然明面上沒有说什么,但是如果金太恩果真就这两下子,即便使出闻名遐迩的无影剑法还不是墨言一击之敌,恐怕众人对其的态度就不会再如这般友好下去了。至少鄙夷的声音与眼神自是决计不少的。

    “嗯?原來是这样”就在墨言挥剑一斩后,又从光雨从陆陆续续窜出数十上百把一般无二模样的无影剑來,而且最让人吃惊的是,此时的光雨已经彻底将墨言包裹其中,整个墨言所站立的空间范围内金光灿灿一片,无数虚空剑影夹杂着实物宝剑仄仄生辉的以狂风卷落叶之势猛轰向墨言的躯命门各个部位,360度无死角攻击防不胜防。

    “功法不息,剑影不止,墨兄得罪了”金太恩突然停下手中挥剑的动作,面容冷峻,双眸微,伸手虚空一招,不知何时还是那把剑芒四的无影剑又悄无声息的回到了金太恩手中,紧接着金太恩挥舞着夹杂冲天剑芒的宝剑迅速飞空直直刺向对面深陷剑阵之中看似一时无法自拔的墨言。“虚中有实,实中有虚,于无形中化有形,与有形中化无形,无影剑法果然名不虚传”众人看到真正的无影剑法后都各有思量,若是自己多上对半也是立即逃遁的成分居多。

    “剑阵吗?宝贝就看你的了”突然墨言提气丹田疯狂的向手中的宝剑灌输进海量的真气,一阵荧光大放后,曼舞狂杀宝剑剑芒四溢,犹如剑雨一般绵绵不绝不断攻击着墨言周的团团光幕,‘乒乓乒乓’从光幕中传出一声声兵器剧烈撞击的声音,显然对于本也具有阵**能的法宝曼舞狂杀宝剑來说无影剑的虚中有实的阵法特质如若对上,针锋相对,相互克制之下自然无法顺利施展,双方的剑芒一时之间僵持了下來。

    眼看金太恩持剑迅疾向自己劈來,墨言一时之间也生起了争雄之先,挥剑迎面而上,“轰”的一声剧烈的气爆声传出,两人飞奔交错过后,只见金太恩神呆滞的站立虚空,而墨言依旧一副风轻云淡的欠揍摸样。

    “磅”在众目睽睽之下,金太恩手中的无影剑段成了数节,‘磁’一道亮丽的血花自其口位置冲天而起,金太恩一脸不可思议的从虚空坠落,不过除了精神上的打击以外,似乎体上的伤害还绝不至于致命,显然墨言手下留了,并沒有对其一剑封喉。“师傅说过,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原來我是不信的,但是今一战,这一切都是真的,真的有同阶修士能走出无影剑阵。师傅我不甘啊”金太恩仰面朝天不住的发自心中的不甘怒吼着。

    “蒙古力士门,巴达尔,望墨兄赐教。”就在金太恩坠落之际,从人群中又走出一位高达一丈如铁塔,肤色一片古铜之色的亚洲面孔男子。“体修,有意思,也罢墨某就陪你好好玩玩”眼见对方手中空无一物,墨言打着公平一战的算盘也收起了宝剑,不过墨言的这与举动落入巴达尔的眼中无疑是一种无比讽刺的挑衅,体修注重的是体修行,早就将一躯锻炼的钢筋铁骨犹如一把人形兵器一般,而墨言如此对战自己空手一搏不是极其刺眼的挑衅又是什么,“要以战胜我吗?好好,姓墨的你会付出代价的。”

    说是迟那是快,体修的最大特点就是近作战移动速度极快,一道道残影尾随着急速前行的巴达尔造型各异的在空中展示停留,不过显然今天巴达尔想近以快至慢战胜对手的如意算盘对上墨言算是落空了,老墨同学最是惜命了,这近作战的闪电步几十年如一的不停修习揣摩那是早已练就的在他这个级数算的上是登峰造极了,同样一道道残影造型各异的停留虚空久久不曾散去,像人们展示着极致速度之美。

    “什么!莫非你也是体修!”当看到墨言同自己一般紧靠体的移动就有如此迅捷的手时巴达尔突然绷紧了神经,彻底收起了自己刚才还一脸轻视的心思。

    “轰轰”两人拳拳入,掌掌辟骨的完全搏命兽一般的疯狂打法,看的其余观战众人神一阵呆滞,“都是绝世猛人啊,如此高强度的对轰居然都不带一丝躲闪的。”

    “这小子体怎么这么坚硬,不亏是体修啊,真的是传说中的钢筋铁骨一般的啊。”越是对战下去墨言越是心惊,还是自己太过孟浪了,与体修对轰,攀比体,这无疑不是一个愚蠢之极的主意。不得不说是自己失算了,但是事已至此,别无他法,好在对方此时也只是纯粹的物理攻击,自己在真气护体之下倒也还好支撑的住,也不至于迅速落败丢人现眼。

    不!这小子绝对不是体修,哼,姓墨的,我还真的不得不佩服你的勇气了,也罢,为了表示对你的尊敬,就让你见识一下我力士门的绝学霸王体吧,放心吧,既然你沒有下杀手的意思,我巴达尔也不会对你下死手的,只不过重伤之下,葬别人的手中,就怪不得我了,怪也只能怪你自己实力不济了。”

    “轰”一掌对轰过后,巴达尔急速后退,“墨兄,结束,下面在下就要下重手不再保留了,你且接好了”说完只见巴达尔口中密语不断迎着两人打斗掀起的掌风站立虚空,眼可见的速度,只见巴达尔一阵虚光大放,本就一魁梧无比的爆炸肌此时膨胀的更加渗人,体逐渐拔高,较之刚才又增长了一米有余。

    “总感觉有些不对,哪里不对呢,嗯,皮肤,对皮肤”突然墨言两眼微紧盯着对面不远处巴达尔那一古铜色的皮肤吃惊的诧异道。“皮肤盔甲吗?”不知何时,这巴达尔的皮肤上闪现出一粒粒铜钱一般的大小的图文印记,浑虚光阵阵,若不仔细分辨还真的看不出巴达尔皮肤上居然会出现如此多的图文印记。

    提气丹田,雄浑的真气迅速外放,护住周,毕竟是未知的事物,墨言打的还是相当的保守,以守代攻的策略不曾改变。“轰”的一掌对轰过后,只见一个狼狈的影自空中急速坠落,烟尘散去,墨言踉跄着从一米深的深坑中重新站立起形,一脸严肃的望着双手倒背站立虚空的那个强壮的男子。

    “怎么会比刚才强悍如此之多,还有这皮肤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一掌拍落居然沒有丝毫效果。”刚才两人动作太快,众人看似两人只对轰了一掌,实则不然,墨言出了两掌,双手挥掌对轰巴达尔,另外还有一只真气化作的巨掌也悄无声息的自墨言体内伸出印在巴达尔的口,还是刚才的力道,不过显然效果却截然不同,对轰的一掌过后,墨言被远远的轰飞,而最让人耐人寻味的是墨言偷袭的那一掌,凭巴达尔体修近战的感知不可能感知不到,不过怪就怪在这厮不闪不避任由墨言一掌印下,而更为奇怪的是,墨言印出的一掌在接触巴达尔皮肤的瞬间,那些奇怪的印记似乎会自行运转,瞬间就将墨言的攻击力道全部化解。

    “墨兄我们体修,体就是武器,你还是拿起你的宝剑吧,我们公平一战”得手后的巴达尔沒有立即出手继续追击扩大战果,而是对着墨言要求公平一战如此建议道。显然一副大义凛然,名门正派的坦摸样,不墨言内心对着眼前这10尺大汉也是顿时心生好感,要不是双方此时正值生死相向之间,就是把酒言欢,畅谈人生,不醉不归又如何。

重要声明:小说《涅槃真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