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六章 狂人拜乐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煤矸石 书名:涅槃真仙
    “贤弟,醒醒,醒醒”墨言一掌拍向雅图的肩膀,顿时一股精纯的真气灌入雅塔体内,后者如沐风般的不由自主伸了伸懒腰这才做梦一场似的睁开了双眼:“墨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刚才我喊你你沒有听到,最后我自己怎么睡着了。”“贤弟,你我的运气还真够背的,一传送出來我们就坠入幻境了”“幻境。”“嗯,刚才我看了一眼地图,如果我猜的沒错的话,刚才的那片竹林应该是6000年前坐化的海希尔长老的洞府。”“海希尔,你是说那个在锡克教史上以布置幻境而文明的疯子。”“嗯,看到远处那座城堡了吗?”顺着墨言手指的方向雅塔望去,在地平线的尽头隐约可见一座气势宏伟的城堡。

    “中央主。”雅塔疑惑的说道:“哈哈,哪有那么巧的事,这个不过是一个仿制品罢了,真正的主里面坐化的都是历代教主和大祭司,据传宇周围都是有阵法守护的,而远处的那座我可真的什么也感觉不到,就是一座孤城而已,所以依着地图來看,那座城堡应该就是1000年前坐化的狂人长老拜乐的洞府”“奥,墨兄,这拜乐的洞府跟这竹林又有什么关连呢?”“贤弟你看这地图显示,在其西北角乃是海西尔长老的洞府,不就是这片竹林又是何物。”“可是这不明明标示的是一片花海吗?”“哈哈,贤弟,幻境可沒有什么讲究的。”“也是,不过还是多谢墨兄了”“客气了,谁让我是你的助手不是,走吧”说完两人向着城堡的方向飞去,只是雅塔在离开的瞬间又不自己的向着竹林的方向颇有深意的望了一眼。

    “墨兄,我到现在也沒有明白,这竹林幻境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有我昏迷后到底发生了什么,可否一一告之。”一路飞奔闲來无事,雅塔还是向墨言问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实话实说,贤弟,你刚才摘取竹叶的举动可能触动了这幻境的某种制,所以刚才的形还是异常紧张的,几乎所有的竹叶都向我二人发起了攻击,不过后來我经过一番熟思认为,尽管这片片竹叶的攻势看似勇猛刚烈,但绝不会对我等造成什么实质的伤害,最多就是吞嗤我等体内的真元,迫我等捏碎牵引符离开而已,毕竟这些参赛者都是此地所有坐化者的后人,他们自然不会真正下狠手的。”“原來如此,那么后來墨兄你又是如何破解难題的呢?”“哈哈,贤弟说了也不怕你笑话,为兄当时也是狼狈的紧,眼看就要丧命所幸闭眼装死不曾想,事就这么解决了。”“奥,哈哈,哈哈装死,海希尔这老家伙还真想的出來,破解的钥匙居然是装死。”

    “墨兄,你说我姐姐和黛儿她们到了沒有。”“或许吧,说不定她们二人直接被传送其中也是有可能的,不用担心了,才过去半天而已。”一阵畅快的聊天过后,两人來到了地图上标示的名为拜乐长老的洞府,而这个地方也是墨言两人和雅馨二人约定汇合的地方,之所以选择这个地方,几人也是经过一番考究的。

    说起这座孤城那还真是來头甚大,初一乍看,外形基本上跟矗立在赛场中央的那座雄伟无比的中央主一模一样,无论外表用料颜色还是其上的塔楼与塔楼之间的楼间距据传即使和真的中央主放在一起也绝对可以以假乱真,堪称是整个大比赛场中最为奇葩的建筑,但是比之这座建筑的主人的奇葩程度,显然这座建筑就要黯然失色许多,沒错这座建筑就是锡克教史上最为奇葩的大能长老,修士拜乐,拜乐长老坐化于1000年前,本是一个修炼狂人,刚刚晋升长老的时候就开始对一众同僚一一发出挑战,当时据传几乎所有的长老都被这个好战份子扰过,不过这个人有一个让所有长老既讨厌又钦佩的地方,就是每当他技不如人的时候,总是会回去反思闭关修炼,过上一段时间自认为时机成熟功力见长之后,又继续向对手发出挑战直到真正战胜对手为止,当然如果你随意出手糊弄他,对不起,你会被他打的很惨,这样的结果谁也不能承受,毕竟到了长老的位置,众人将脸面比什么都看的重要。

    200年的时间,这拜乐基本上挑战了自己认识的所有的和其同一时代的锡克教长老,无一不是久战之后取得了最终的胜利,众人对其是如遇毒蝎,唯恐避之不及,要不是教义不许同门相残,凭他这么些年的无故扰,恐怕一众长老早就联合起來将其打的连他妈都不认识他了,哪还会成就其教主和大祭司之下第一锡克修士的美名,不过挑战一众长老只是拜乐万里长征的第一步,他的终极目标则是战胜教主和大祭司,但是很不凑巧的是,当时的况比现在的还要糟糕,尼摩拉仅仅凭借培婴初期顶峰修为就可以坐稳锡克教第三高手的宝座毕竟辛德尔和苏尔也只不过是培婴中期而已,但是当时的拜乐已经培婴中期修为了,事的悲催就是当时的教主和大祭司都是培婴后期修为,法力深厚的程度 远远不是拜乐所能及的,不得已立下弘智,此生不突破培婴后期永不出关,至此隐世400多年在生命的最后大限之前一举突破培婴中期瓶颈成就了培婴后期大修士。

    可惜事往往就是这么的嘲弄人和戏剧,当拜乐兴匆匆的破关而出找教主和大祭司比试的时候这才得知二者早在100年前大限临坐化了,不过这都不是拜乐最为悲催的,让拜乐最为悲催的是,在其闭关的这么些年教中迅速崛起了两个璀璨的明星一个就是当时的教主一个就是当时的大祭司,他们都是上一代教主的徒弟,亲亲的两师兄弟,仅仅修道500多年双双都到了培婴后期顶峰的修为距离化神也就是一步之遥,这还怎么打,落寞的拜乐郁郁寡欢,最终也是因为大限将至选择了默默聊此残生,直到后人继续在长老们坐化之地大比时,发现这座修建的跟中央主一模一样的城堡看到其中拜乐刻下的石刻时,此时人们才明了原來拜乐一生如此勤奋修行也是为了圆年轻时的一个梦,死后能以教主和大祭司的份入主中央主,不得不说这家伙还真是一朵奇葩。

    因为拜乐这朵奇葩希望后人都能够有机会一见中央主的真容虽然只是外表相像,所以整个城堡根本就一点也沒有设防,而自己的尸骨据传就一直静静的盘坐在城堡内最高的塔楼顶上,遥遥望着中央主的方向,也是因为这个城堡外表及其扎眼容易辨识,又沒有任何防护,所以墨言等人经过一番思考后最终决定将集合落脚点设立在这个地方,不过有此想法的人历代大比中都很多,这次也不例外,

重要声明:小说《涅槃真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