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六章 逃出升天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煤矸石 书名:涅槃真仙
    嗯。”突然在和墨言等人谈话的雪篱像是感应到什么似的疑惑道:“前辈如此,所谓何事。”墨言也是看出了雪篱的不解表出口询问道:“小友,恐怕你们要有麻烦了,我感到了一股熟悉的波动,看來我们先前猜测的事恐怕要成真了啊!果真是那个家伙,你们看”只见雪篱朝着虚空一划,在其眼前的空间显现出阿瓦祖孙两一脸杀气腾腾的样子,只见此时的祖孙俩,一个手持一面宝镜在前方对着河面探寻着什么,一个在其后方则一脸防备随手准备出手的样子,如果墨言此时脑子沒有进水的话,自然清楚这二人显然是动用了不知从何处搞來的大杀器要至自己于死地了。

    “小友,莫要小看了这个小家伙手中的这个物件,这叫灵光镜,从中出的虚光专门克制修士体内的真气,可谓险至极,当年老夫几人就是在法力全胜的时候面对这件法宝也是丝毫不敢大意的,沒想到那个贼人还真是舍得下血本啊!连这件宝贝都被其赐予手下來对付你了,如此看來,那个家伙恐怕也是醒來的差不多了,也就差临门一脚等天地灵气一恢复就能脱困而出了。”听到雪篱如此一分析,墨言又如何能不吃惊不已,这件让几位前辈法力全盛时都要小心应付的法宝这要是照到自己上岂不是一个瞬间自己就要死道消了:“前辈这。”墨言求助似的问道。

    “不,小友,你误会了,此法宝虽然厉害,但是也是要看是谁在使用了,上面的这个小家伙根本就发挥不出宝镜的百分之一的威力,所以你不必担心,他们如此做的真正目的恐怕还是为了验明老夫的真罢了。”“前辈这是何意。”“实话实话,恐怕就在你我猜测到对方的同时,他们或许也猜测到我的存在了,之所以那个贼人叫后辈手持宝镜沿河搜寻恐怕最终的目的还是在老夫上啊”“前辈,晚辈认为就派阿瓦恐怕还发现不了前辈的形吧。”“呵呵,这是自然,老夫要是让他区区一个培婴后期小辈就这般如此轻易的发现隐之处,一把年纪算是瞎白了,不过对方要的就是这种发现不了的效果。”

    “奥,前辈何出此言。”墨言被雪篱前后矛盾的话语弄得一头的雾水:“小友你觉得在此地沒有老夫的帮助,你真的能如此从容的应付过去这二人的地毯式搜索。”“这。”显然雪篱的这个问话彻底点醒了墨言,的确在阿瓦上下游都布下法阵,而且化不停在河面游走,现在又手持宝镜对河底进行地毯式搜查的境况下,墨言等人要是单凭自己的能力要想脱困而出恐怕还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如果沒有什么意外的话八成是要栽倒阿瓦手中的。

    “前辈那岂不是。”就在雪篱点醒墨言的一刹那,墨言立时顿悟,对方一旦确定雪篱的存在方位,那岂不是后待其真降临的时候,会给雪篱招來横祸:“嗯,孺子可教,那个贼人也就是这个意思,但是他想亲自出手对付我,恐怕是沒有这个机会了,毕竟他的修为较之我还有深厚许多,天道对于其的压制较之我更胜,恐怕到时候我不去找他的麻烦,他就烧高香吧,倒是上面的这个小家伙,不简单啊!我观此人修为已经处在培婴后期顶峰的样子,现在天地灵气渐渐复苏,说不得不久之后机缘一到其就是突破培婴成就化神也不是一件不可能的事,到时候说不得就有老夫头疼的了。”

    雪篱的担心无比的精确,万一阿瓦在近几百年内成就化神修士,到时可初步调动天地元气,不说别的,只要手持宝镜大概锁定雪篱的藏范围,一个渡劫引发附近天地法则动,到时候牵连雪篱也跟着渡劫,那结果还真的是可想而知了,到了铸神后期顶峰那个级数的强者他们的劫数的可怕程度恐怕就远非墨言现在的见识所能领会和预见的了,加上雪篱这20000年來一直在沉睡,修为丝毫沒有精进,也沒有做好相应的应劫准备,一旦天劫将至,十有**死道消是避免不了的:“不,不能让雪篱前辈因我而受牵连”毕竟都是教中的遗老,雪篱这种大能修只要活下來哪怕一个就都是圣教的财富,其对于后圣教的重要程度根本就不是墨言现在的这个级数可以比拟的:“必须不能让阿瓦那个狗贼发现前辈的形”墨言在内心一阵挣扎过后还是像下定决心一般的出口问道“前辈,这阿瓦现在祭起这宝镜,不知原本战力还剩下几成。”“小友,你这是何意。”雪篱一下就猜透了墨言的心思不免担心的问道。

    “前辈,还请实告之。”“嗯,这灵光镜消耗盛大,其勉强祭起就已经实属不易,至于战力恐怕仓促之间,你不去找他的晦气,他反倒要烧高香了,但是真正有威胁的还是其后的那个小家伙,你不是他的对手。”说完之后雪篱也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看着墨言白雪等人自顾说道“老夫已经活的够久了,未來的天下是属于你们的,小友放心,有老夫在纵然他们发现咱们又如何,大不了引发天劫老夫于那贼人同归于尽,未來的圣教还是要靠你去重现辉煌了。”言语之中虽然意志坚定,但是不免还是有些落寞,毕竟是涉及到生死这等大喜大悲,雪篱也解不开人世的怀。

    “前辈,不用说了,阿瓦如此做诚如前辈所言多半就是为了验明前辈的藏位置,一旦让其得逞,于前辈不利,这不是晚辈等人所希望看到的,毕竟后圣教的重建,还是需要前辈等人坐镇创世的,前辈,刚才您也说了,此时的阿瓦恐怕是对晚辈构不成威胁了,不瞒前辈,就凭后面那个家伙,晚辈虽然不敌但是晚辈执意要走,他恐怕是留不住我的。”“这。”显然雪篱还是犹豫不决,毕竟现在圣教就剩墨言这一个活宝了,一旦出事,自己还真的是圣教万世基业的罪人了:“前辈,您看”说着墨言运气丹田在背部位置生出一对晶莹剔透的真气翅膀:“飞升诀,原來如此,也罢就依小友所言,不过待会小友自己还是要当心的好。”说完一掌拍像墨言,墨言顿时一轻松,似乎前段时间因为打斗造成的内部道则损伤瞬时全部复原如初,待雪篱如此做以后,其虚影也渐渐消失,只是在空中留下回音说道“小友,保重。”

    墨言会意,在安顿好墨菲后,相信凭借雪篱在此布置的阵法要是不想被发现,恐怕阿瓦今天根本就不可能有所收获的,出了漩涡沿着河流的方向又漂流了一阵过后,一个飞天冲起,冲出水面,带着白雪和墨奇就以极快的遁术消失在阿瓦两人的眼皮子底下,而漩涡也在墨言等人一出去的刹那就消散于无形了,面对如此,阿瓦两人的表那真叫是一顶一的精彩,犹如打破酱醋茶瓶一般,色彩斑斓,不得已只得收兵悻悻而回,而果实牧场中的神像得知这一结果后也是一阵迷茫犹豫“难道老夫猜错了。”

重要声明:小说《涅槃真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