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七章 私人聚会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煤矸石 书名:涅槃真仙
    “好了年青的先生,它是你的了,祝您购物愉快,恕不奉陪了。”说完辛德就将那卷功法取出递到这名锡克教徒的跟前,还是一如既往的淡定,仿佛刚才的不愉快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没有发生一般。毕竟涉及到了教派的冲突,墨言很是不解,就当墨言还在暗自思付刚才所发生的一切的时候,辛德则是一脸笑意的朝着墨言走了过来,隔着老远的距离就张开了欢迎的双臂将墨言紧紧的抱住,笑着说道“我的老朋友,一百年了,再次见到你我很高兴。”“是啊,辛德,一百年了,我看你的生意也是越做越大了,真是恭喜啊。”“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的老朋友,咱们楼上贵宾室谈吧。”“呵呵,打扰了。”墨言在辛德的亲自带领下朝着楼上走去。这一举动看的一旁为墨言服务的印度少女一头的雾水。“三楼不都是接待贵宾和培婴修士的地方,怎么这个结丹修士也可以上去?而且看起来,跟管事好像还是老相识的样子。”其实在辛德一下楼的瞬间两人的目光就曾短暂的停留在对方的上,知道了对方的存在,只是职责在,辛德还是以工作为重罢了。

    “墨言道友,请尝尝看,这是我们印度商会的特产红芒果汁”墨言端起前辛德为其准备的一杯红红的果汁仔细端详着。“这个跟世俗中的芒果可是不一样的,是20年一开花一结果的灵木红芒果树所结的果实。”入口即化感觉极其清爽自然,散发着淡淡的香味,犹如少女的体香一般,丝丝渗透融入墨言的颗颗味蕾,令人回味无穷。“好东西”墨言由衷的赞美道。“道友喜欢就好,待会在下就让伙计给道友多打包一些,算是在下的一点心意了。”“有劳辛德道友了。”一些冲品饮料而已,待客之道使然,墨言自然没有丝毫的客气,全然接下。

    “墨言道友,这才区区一百年未见,你的变化可真大啊,我记得上次见面你才筑基中期修为吧,啧啧,如今都已经结丹后期了, 你是得到了神的真传了吗又或者是吃了什么仙丹了?”一阵客过后,辛德还是说出了自己的疑问。“辛德道友,你的变化也不小啊,上次我们见面的时候,你不也才是筑基初期吗,现在不也是结丹初期了吗?而且还经营了这么大一家店铺,说起来,你的变化才是让墨某欣赏的紧来。”两个人互相吹捧着。“嗨,我的朋友,在下也是机缘巧合结丹的,这才被公司委以这个职位,管理此间店铺的。纯属机缘巧合而已。”“辛德道友如此说就谦虚了啊,奥,对了刚才我在楼下见你处理纷争的事还是有些不惑,可否给在下解释一二。”“呵呵,道友,这里是印度,宗教派别很多,各个宗教的习惯信奉各不相同,我们商会不可能都一一满足,所以只能按照我们自己的规定来执行,而这先来后到就是一个最基本的硬规定。”辛德如此一说墨言想想也是,如果过于迁就某个人某个集团的话,那么恐怕这店铺的生意就要做到头了。“可是,似乎这个规定有些?”墨言隐晦的问道。“霸道?呵呵,道友,不瞒你说,在印度,我们的商会还是很有实力的,只要我们不偏袒任何一方严格执行商会的各项规定,安全是绝对没有必要担心的。”“原来是这样的,看来在印度做生意也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啊”“恩的确如此,听公司的一些元老说过,早在几百年前,为了平衡印度境内各个教派的势力,公司可是没有少费功夫,最后就是门主他老人家一家一家的拜访这才形成了如今这种我们在印度一家独大的局面”“一家一家的拜访?”辛德的话的确还真是够刺激的,这个门主也未免太,墨言实在是不敢再想下去了,不过心中对于印度商会这一股势力可是暗自上了心了,准备以后合适的时机要好好的了解一二。

    “墨言道友,你这次来印度?”“红尘历练,寻机缘来了。”“真是羡慕啊,道友这是准备冲击培婴大道了吧,时光荏苒啊。”“道友,墨某有一事不明,你是做生意的,想必刚才墨某在二楼已经转了那么久,为什么到现在你都不开口问墨某是否看中了贵店铺的什么稀奇物件,好向墨某推荐一二,而就是这般和墨某谈心论事?”“呵呵,墨言我的朋友,你就别开我的玩笑了,以你的家,你会看上这些寻常的东西吗?实话告诉你吧,我这间店铺可能没有你需要的东西,说不定加尔各答总部才有你需要的东西,我又何必多此一举呢?”“佩服,现在我算是知道为什么这么大一间店铺贵掌门会交给你管理了,就这识人辨物的本事墨某就佩服的紧啊。”“不过我这里有一个消息恐怕朋友你会感兴趣。”“奥?说说看?”“在商言商,朋友你是知道的?”两人打起了哑谜。“爽快,开个价吧。”“不,我的朋友,这个消息白送给你,我知道你上有不少的好东西,可以卖给我们一些吗?”“原来你是打的这个算盘啊!也罢,相识一场就当支持你的工作好了。”说完墨言从随携带的储物袋中探手抓出几十株药灵至少都在500年以上的灵药,甚至还有几株的药龄都到了千年份的样子。“500万枚低级灵石”辛德丝毫没有犹豫报价道。“成交。”本来就是冲着那个消息去的,至于说灵药的买卖墨言则是丝毫也不放在心上的。‘嗖’辛德依照先前的承诺将一块玉牌抛到墨言的手中,说道“我的朋友,两个月后,在安拉阿巴得的郊区一个叫果实的牧场有一场豪华的私人聚会,这个玉牌是入门的凭证,希望你玩的愉快。”“私人聚会?可否透漏一二?”“恩,在你们中国这个就叫做地下交易场所,也就是所谓的黑市,出售的东西大多都是一些见不得光的奇珍异宝。这样说道友可否明白?”“原来如此,多谢辛德道友了。”一阵寒暄聊天过后墨言起告辞。

    就在墨言离去不久,从会客室的隔壁房间走出一位着印度传统服饰带头巾的老者,仔细一看赫然是一位培婴修士,对着辛德说道“管事,我看这个中国人家不菲,用不用”老者对着辛德做了一个抹脖子的举动。老者是总部派到本店的护法除了平的护卫外还负责专门替辛德处理一些上不得台面的事,就比如说这暗杀夺宝,多年相处下来,辛德对于老者利落干净的手法那是相当的信任,就当老者以为这次辛德也会像以前一样毫不犹如的同意时,只见辛德将头摇的跟波浪鼓一般,一脸惋惜的说道“其实我比你都想,但是这个不能你知道他是谁吗?”“谁?”“东方第一大派三清门的客卿长老,万兽谷洪烈妖王的义子,杀了他恐怕老板出面都不一定能保的了咱们。”

    

    

    &nnsp;

    

重要声明:小说《涅槃真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