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墨奇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煤矸石 书名:涅槃真仙
    “哈哈,吃惊吗?呵呵,随我来”还没等浩然从惊诧中回过神来,墨言衣袖一卷,就裹挟着浩然一阵风一般飘到了山底家族宗祠中。一进入宗祠,小浩然此时还真的是有点毛骨悚然,“这家伙还真的别是什么妖魔鬼怪吧,活人谁会住到这种地方啊,这可都是死去的老祖宗们住的地方啊”

    “你看,这就是我的牌位”墨言一手指向祖宗牌位中自己父亲下首的一个牌位对着浩然说道,老夫本名就叫墨言,这时浩然顺着墨言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见一个梨花木打造的牌位上书写着规规矩矩的几个楷体字'第二代先祖墨言神位'“乖乖自己的第二代先祖就是叫墨言,难道真的是眼前的这个中年人?不是一个老头吗,怎么看这个人都好像还没有二叔公大吧”

    墨言不急不缓的走到宗祠内一台离子电脑前,熟练的一番作后从中调出了自己的资料,之所以有这么一个跨时代的科技产品出现在宗祠这么肃穆的地方,这也是墨言的临终前定下的规矩,每隔10年,机器设备都要换成最新型号的,就是为了子孙后代保存历代先祖的资料,方便查阅他们的发家史和生平事迹,用以警示后人幸福生活来之不易,务必要戒骄戒躁脚踏实地,拼搏奋斗。

    看着电脑内呈现的二代先祖40岁时的面庞,再比照面前的中年人,仔细看,再仔细看,一连看了10多分钟,恨不得真的能找出一点不同哪怕是一根不一样的头发都行,可是事实就是照片和现实中的两人百分之百吻合。墨言站在一旁一言不发就这样慈祥的看着自己的这个小宝贝。

    “咚”一番内心的挣扎过后,浩然还是决定接受了这个离谱的不像话的现实,对着墨言当即就跪了下来。恭敬的说道“老祖宗在上,墨家第七代玄孙拜见二代先祖”“好孙儿,快快请起”墨言衣袖轻轻一拂,浩然就像被一股力道刚刚好的暗劲从地上托了起来,心中的惊讶更甚,“看来这个老祖宗真的是修士不假了,可是什么又是修士呢?”

    “哈哈,今老百姓真高兴,呀么真高兴”浩然真诚的认祖归宗让墨言心一阵大好,不哼起了他那个年代特有的曲调,这让一旁的浩然更是一阵无语满脸茫然的表示没有听过。

    “走吧随老祖我去山上转转吧”“这”显然浩然有些为难,虽然昨天才回国,径直就来了家族驻地,但是所有子孙不准上山的规矩自己的父母还是老早就跟自己交代过了的。所有墨言一出此言,浩然还真的是显得很难为。“奥,我怎么把这茬给忘了,说起来这还真是我自己定下的规矩,不过既然是规矩还是不要破坏的好,那么我们飞过去吧”一阵腾云驾雾,天玄地转后,当浩然从一片雪花中醒过神来的时候,已经被墨言带到了山顶制中了。

    “这,这”浩然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四周雾霭茫茫,放眼望去,全是一片一片各色各样大小形态不一的草药,其中还零零星星的有不少果树,点缀在草药花海中央,长势茁壮喜人,只不过没有长成结果而已,但是果树的形态让人还是依稀可辨的。“哈哈,这个就是老祖我修行的地方,就在山上,因为有制的屏蔽所以你们可是看不到的”“奥,老祖宗你这么一说,我就释然了,毕竟岛就这么大,早上我几乎转了个遍,还真没有发现这个如仙境一般的人间美景之地,原来是被屏蔽了”。

    就在浩然还在沉浸美景当中紧闭双眼贪恋的呼吸着这漫山充满灵的空气时,一双铜陵般大的眼睛悄然出现在其面前,和其四目相对,吓的浩然一阵狂奔,“这是鬼吗,到底我还是做了个梦啊,人会有这么大的眼睛吗”可是跑了一阵,就在汗流浃背,上气不接下气快要虚脱时停下来才发现后却空无一物,什么都没有“奇怪啊,刚刚明明有东西的”一回头“妈呀就是他就是他,老祖宗这这是什么东西”墨言突兀的出现在浩然旁还坐立着一只堪比狗熊一般大小的大狗,据浩然目测个头站立的有个3米高,体重最少也的有半吨重,就算是狗熊那么在狗熊中也算是超重量级独一无二的。“孙儿莫怕,这是我的守山神兽,熊熬默奇”“守山神兽?”

    对,这就是墨言在峨眉金顶大会灵兽市场花高价购买的小熊熬,经过80年的成长已经长到如此庞大的体型了,一开始的几十年,墨言每天食不断,至少的是一天50斤食不间断供应,这才助其渡过了灵兽最初的成长期,待其后面慢慢长大后,能够自行吸收月精华修炼后,血食的供应才正式中断,也是因为制内灵气异常充裕加上墨言丹药无限量供应的缘故,小熊熬的成长速度也相应的异常迅速,在墨言看来不出十年,恐怕这小家伙就要进阶蜕变了,自己也很是期待啊。因为常年相处在一起的缘故,墨言对小熊熬非常喜,待之如子侄一般,故赐名墨奇。

    墨奇显然对于浩然的出现也很吃惊,因为墨言暗中提醒的缘故,所以并没有采取敌对的攻击,但是毕竟是灵智还未健全犹如人类三四岁的孩童一般,所以就存了戏耍浩然和其玩耍的心思,一个突然的照面果然很奏效,吓的浩然死命的奔逃,一击得手后,颠颠的对着墨言摇尾乞怜,邀功炫耀,惹得墨言一阵开怀大笑,“哈哈,孙儿莫怕,墨奇在和你斗着玩呢不信你看”说完给旁的熊熬使了一个颜色,大家伙一个越步,跳到浩然跟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口中伸出一条长长的有扇子那么大的鲜红的舌头就在浩然惊诧的眼神中把浩然的整个脑袋从头到下巴添了遍。“我来个妈妈呀,这一老一小还真是奇葩啊”这是浩然此时极度郁闷的心最真实的写照。的确墨言随着年龄的增长在对待后代上也是和一个寻常老人没有什么两样,老小,老小就是这般贪玩。

    

    

    

重要声明:小说《涅槃真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