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水之门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观风捕火 书名:宇宙坏蛋神
    “镜花水月,往事皆空…”赵刚在沙漠中疲于奔命,可不论他跑到哪里,这一句话就如一个魔咒一样锁住了他,让他累了心,伤了心。

    “那不是我,那不是我…”赵刚仰天呐喊,命运就像老天无眼,从来不给他选择的机会。

    全一紧,赵刚从上长坐起,独眼中酝酿着不知名的邪恶光芒,一闪即逝。来不及看看周围的景,他翻一转,人已站在了地上。

    “哼,我怎么可能是一只不知天高地厚的猴子,哈哈…不可能,绝不可能。”目光流转之间,一滴夺目渗人的血sè水光滴落在地面之上,消失不见。

    胡乱地扫了一眼所处的地方:“家具简答,纯青竹所制,蛮不错的独楼小榭…恩?叶子和秃瓢他们去哪了?”突然感觉嘴中有股淡淡的腥涩,他立刻冲到桌前,也不看杯中是何物,直接端起漱了漱口。

    “哗…爽,我必是吃了大还丹,怎么全都是力气?噢…”赵刚发狂地狂叫一声,左拳一屈,整张桌子立刻变得支离破碎。

    “这…这…”他心里也正无语,陡然间自己的气劲变得如此之强,他自己还真没想到。蹲下子胡乱的收拾了一下,然后转将所睡的被叠的工工整整,还将棱角抹的平平整整。

    这是他参训半年的成果,收拾妥当之后,就径直地向门外走去。出了小楼,他转一看,一层蒙蒙的迷雾缓慢地想要将小楼遮盖,在须弥之间,他知道这小楼名为‘镜花榭’。

    顺着耳边似有似无的水流声,他找到了一个庞然大物的影。走近之时,差点吓了一跳。秃瓢与叶子等人都姿态各异的聚集在一座黑铁大山的下面。

    “叶子,秃…僧哥,洛飒,黑屋,猪袖,嫦小娥…”任凭他如何呼喊,几个人做着各自的动作一动不动,活像一尊蜡像。

    秃瓢盘腿在地,睁大眼睛盯着一处不动;叶子抱着跳蛋正用眼神眺望着赵刚出来的地方,目中止不住的担心;洛飒低头失神地想着自己的事;黑屋傲立在地,目中的沧桑似乎跨过了亿万个chūn秋,睹灸宇沧桑。小猪崽龇牙笑出了全天下雌xìng同胞都会干呕的笑容,却只有一鸟可以读懂。

    赵刚的鼻尖耸动了两下,他感觉有种想哭的冲动;一声朗朗之音传入他的口中:“进来吧,神武武士。”

    在赵刚诧异之时,众人的前方突然出现了一道瀑布水门,里面闪烁着五彩斑斓的颜sè,似乎包揽了世间的一切过往烟云与未来无边。赵刚没做踌躇,直接踏步进去,途经叶子等人的时候,他分明看见叶子滴溜溜的大眼睛转动了两下。

    “不是蜡像?”这种想法刚刚冒起,他就想转,可是水瀑的吸力太强,只一个闪烁之间,赵刚的影已经消失了,跟随消失的,还有那一堵门。

    叶子的大眼里慢慢滑落两串泪珠,滴滴答答地滴在跳蛋的上。可是她的体就好像被固定住一样,当真诡异地不能动一下。

    不出于赵刚的意料,里面的景sè果然是天外人间,亭台楼榭,仙境河谷,远处云霞盘绕,妙境至极。若是以前赵刚必要拐骗调戏几位仙女,但现在心忧叶子等人的安危,根本无心观赏美景。

    刚进入就高声喊道:“敢问高人在哪里,可否解开我朋友上的锢。”

    意识中并没有出现高人该有的闭声卖关子,赵刚很快就得到答案:“你顺着脚下的鹅卵石往前走,不要多看也不要多摸。”这言语根本分不清是男是女,倒显得死气很重。

    “噢,好的。”赵刚应了一声,立刻乖乖地顺着脚下的鹅卵石向前走去。说来也奇怪,他明明感觉脚下的石路是一条直道,可是走起来竟然有种头晕目眩的感觉,就好像七拐八拐了一番。

    “她只说了不要多看不要多摸,我多跳应该没事吧…”心里意思打定,赵刚腾一飞,直入高空,往往每过百步才落下点地。之前才飞跃不足百米,可是他有心想知道自己的力量到达何等境界,所以脚下用力越来越大。

    果不其然,他的头开始突出了云层之外。

    “呼…多好的空气啊。”突出之机,他能嗅到一股只属于清晨的腥涩味道。腥腥的,涩涩的。

    在数十跳之后,他感觉前方有血光泛动,立刻运力于眼,独眼以百万倍的分辨率将血光看的一清二楚。

    血光之处乃是一个名为‘血之门’的地方,血之门挤满了无数奇形怪状的种族生物,而整个血之门的上空停留了无数冒着脓血的古老战舰,就连最小的驱逐舰也比赵刚座下的‘17号’母舰大了数倍。

    整个血之门充满着古老邪恶,且难以压抑一股落后荒凉;可尽管如何,赵刚总觉得那一艘艘战舰上的炮口可以泯灭一个星域,战力足以毁天灭地。

    在触目之下,整个血之门脚下的一个泛着土黄sè光芒的星域在眨眼之间就被这股‘血门’大军吞噬的一干二净,所经之地,黄sè变为血sè,并且在外表散发着一股黝黑的光芒。

    “这…宇宙中何曾出现过如此强大的军团?眨眼间…不对,他们没有毁灭星域,可为什么星域的颜sè会变化的如此迅速,血sè是腐化堕落的前兆…”其实他心中最大的疑问是为什么会在这个神秘的地方看到这种况。

    “呵呵…不用怀疑,你所处的乃是一颗移动星球,下来吧…”声音的主人并没有愤怒,而是笑道:“欢迎你来到‘水之门’观察站,神武武士。”

    赵刚心中还未反应过来之时,感觉体被一股强力压制,整个子从云端掉了下来,然后扑通…流星的速度竟然只给地面留下了一个白sè的忧。

    赵刚的体当真也强硬,只是咳出了几口灰尘之后,眼中的jīng光暴突,凝神以对。近处一股微风微微吹来,不仅对赵刚有醒神的作用,更是将那浓浓地薄雾吹开。

    “这…这个楼真像是一个无线电台…”赵刚所言没错,眼前的建筑不仅集聚了矮挫穷的建筑风格,更是丑到了一定程度,显得与周围的仙境有点格格不入。更为难得的是,它还起了个让人起麻疹子的名字‘水月宫’。

    既然已经到了这里,赵刚心里反而有了一种既来之则安之的心思,脚步不停地走了进去。进去之后,眼前豁然一亮,里面也是非常简朴单调的风格,这才让赵刚心里好过几分,这么美的仙境被一个怪胎玷污总有些受不了。

    突然,一个会蹦跳的椅子突然闪到赵刚的股下,在赵刚惊叹‘这比我的灵造之力’强的太多了之下,它载着赵刚来到了房间的zhōng yāng。在那里,有着一张很古朴的朱漆桌子,桌子上摆满了水果食物。而一位全笼罩在纯白衣服里的神秘人坐在另外一边。

    “你好,朝和化。”

    “你好,赵刚。”

    “你一定有很多疑问,但请先用餐,我将为你慢慢道来…”

    “这么耿直?”赵刚龇牙一笑,说道:“朝和化既然如此耿直坦白,必然是有求于我,虽然我本事不大,素质不高,但也知道你应该揭下那个伪装才能够更好的谈心。”

    “噢…呵呵。”神秘人哑然失笑:“实宇宙的人类,你很聪明;但茫茫人海中,对于我来说你并不是唯一的选择,我看中的不是你的本事,而是你怪癖的xìng格;可是以你的xìng格,宇宙中没有几千也有数百。”

    赵刚舌根一绞,话语立刻短路了,为了分开尴尬,就坐下海吃起来,喉部模糊不清道:“说吧,找我有什么事?水之门不太像之前的五大宗门啊,难道你也要对我进行地狱式的训练?”

    “我很佩服你的遐想力;但在我下决定之前,我是不会对你做着任何事;而且我也可以告诉你,五大宗门与我是并行的,他们无法干涉到我;而我找你只是一件小事而已。”

    赵刚狠狠地塞了一颗猪蹄到嘴里,感觉味道还不错,可心里正痛恨这家伙嘴巴严实,恐怕彻底给出底牌之前,他是只会打擦边球的。

    但对于赵刚来说,个人的本事是不会让整个气氛冷场的,耸眉笑道:“我之前受重伤,是不是你救我的?谢谢了…”

    “知恩图报也算是君子之德;但很可惜,我本人并无法将一位濒死的人救活,救你的另有其人。”

    “哦,那是谁?”赵刚心里痒痒的,算起来,上一次到底是谁救他的,他都没弄清楚。

    “依我观察,你这个种族的感因素太过于浓厚了,往往知道了真相之后反而会让事变得更加复杂;综合考虑,我决定守口如瓶…”

    赵刚翻了翻白眼,放过了这个问题,反正他早有准备,又问道:“那我冒昧问一下,你与宇宙破坏魔是什么关系?”说完,一叉子叉住了一颗鱼丸,塞到了嘴里咕吱咕吱地嚼了起来。

    “你的姿态还真是冒昧,呵呵。”这一句让赵刚对他翻了个白眼,神秘人似乎已经摸准了赵刚的xìng格,笑道:“破坏魔是我的合作者。”

    二人就这样在你来我往中进行着言语上的斗争,可奈何赵刚功力不够,神秘人的口封的非常之紧。

    “只要你答应我,我会将你修行的《神武》修改完善,将你上拥有的灵造之力改造完善。怎么样?”

    赵刚拍了拍肚皮,擦了擦嘴,整个人上半前倾,脑袋抵着神秘人的脑袋,笑道:“在你的面前,我就像一个男,你看清了我的全部一切,我却只知道你是一张白纸,白的比你的衣服还要惨白…交易不公平,我拒绝…”

    说完转就走:“哦,这顿饭我会想法子还你的,我赵刚秉承共和官之德,不拿‘群众’一针一线。”在言语上,他小小地占了他的便宜。

    “我将你的元脉与武魂改变,让你拥有修行元武之力的能力。”

    赵刚径直地向前走,体没有一耍顿,懒洋洋地笑道:“我做惯了凡人,突然做了非凡人,可是会找不到朋友的,那该有多么孤独啊…宁要潇洒,不要孤独是我做人的宗旨。”

    “真是个另类。”神秘人心里笑道:“但这正是我所需要的。不会迫于别人的压力,不会屈于别人的惑,虽然流氓的xìng格不能算是个君子,但活的却比君子更加坦。”

    “那他们呢?你这么喜欢朋友,你的朋友怎么办?他们可是成为了蜡像人。”神秘人出言笑道。

    赵刚的体一顿,以yīn森恐怖的语调说道:“哦…这个,算不算…是你最后的底牌?”

    “我看清你做过猴子的过去,那时的你比你现在还要比石头顽固,这种语气本不该属于你…”

    “哈哈,镜花水月,往事皆空…我的目光只会关注边的人,只会关注遥不可知的未来。”

重要声明:小说《宇宙坏蛋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