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谁送上谁的门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若如烟 书名:皇妹,好诱人
    心似悬在半空,飘飘的没个着落,惊惧、恐慌侵袭而来,夏清妍一时没听见夏翊问了什么。舒榒駑襻

    “是不是‘夏娃的惑’?”

    是了,方面或许小有变化,但除了三年幽期间接触到的陆柏源,还有谁可知?三年前夏翊发动宫变,皇室没能幸免外,就连无辜宫奴也牵连其中。夏翊与她自小不亲,更别说刚认识两月有余的羽景之了,连陆柏源也未怀疑她,而夏翊又是从何发现?她一直都清楚夏翊聪明,但她自问未曾有过异常举动,除了那所谓的证明自价值……

    “你到底是什么时候知道的?”夏清妍不死心地再问,就算是死她也要做个明白鬼。

    虽不知夏清妍指的是什么?但明显和他说的不是同一件事。感受到她的紧张,夏翊不放柔声音,捧着她的脸蛋拇指轻抚,“很早之前便知道了。”不过对于她不是自己亲皇妹这件事,他当时真没怎么放心上,有时候所谓的外人,倒比那些有血缘关系的亲人要有人的多,除了她的真实份,却是让他稍稍惊讶了番。

    被夏翊左拇指上沁凉的碧玉扳指给冰得水眸一怔,她喃喃问,“夏翊,你会怪我吗?”应该,不会吧,否则他怎会把‘夏清妍’丢在清微宫自生自灭?

    她抱有一丝侥幸。

    夏翊不喜欢这种被绕在迷宫里的感觉,长时间撑着手肘,这会便侧躺了下来,将少女轻拢进膛,摸着她的发顶,指尖一路向下,帮她顺开发丝,“皇妹,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朕?”他观察少女泛白的脸色时,亦看出她的不太对劲儿,旖旎心思顿散,不探起她的话来。

    夏清妍一时不知从何说起,这若换在从前,打死她都不敢说,可如今不同,夏翊明显对她付出了感,她虽恋零经验,但一个男人愿抛下一切来寻回一个女子,由其是一个帝王,说不感动那是假的,由其她心深处亦是在盼望着他的到来……

    “皇妹在想什么?”夏翊低沉的嗓音似循循善

    “我在想,我是应该继续瞒着你,还是撒个小谎?”夏翊应该只是怀疑她,凭着这份莫明的感,他能不能不计前嫌的接受她成为‘夏清妍’?

    夏清妍强烈感受到一道冰冽的视线笼在头顶,窝在夏膛的小脸很没骨气的轻蹭了蹭,双手也为之‘顺气’。

    夏翊顿时又有了好心了,大掌抚着美背,最后不轻不重的在小那拍了一下,邪邪一笑,“不说也行,做为你私自逃离,乖乖接朕的处罚吧。”

    “什么处罚?”她抬脸。

    就闻得男人轻笑出声,一只耳朵还贴在夏翊的膛上,微微的震动传来连带着他说话的声音也异常大,“虽然还未到夜间,但一夜应该没限定从何时开始吧……”

    “我……我有点不舒服,可不可以改天?”夏清妍忍不住就想哆嗦,她已经弄不清自己是羞的,还是怕的,还是抱着这如玉的妖孽帅哥蠢蠢动时却又没了早两扑倒他的勇气。

    唔,消费男色果然是极为奢侈的,害她又有流鼻血的冲动了。

    “理由太烂,皇妹,朕已经给你喂过药了,为防止再加重你这副躯的负荷,朕今就稍稍惩罚一下你,若是不配合,休怪朕不客气了……”夏翊凤眸中光闪闪,笑意邪魅蛊惑到夏清妍那颗小心肝扑通乱跳,一张脸通红的似要滴出血来。

    “那,那里还痛。”突来的矫让夏清妍恨不得抽自己一嘴巴。

    “朕的皇妹。”夏翊咬了一下夏清妍的唇,邪笑道,“你要明白,朕虽然可以随时宠着你,但该掠夺时,朕不会委屈自己,由其是朕前一晚早已帮你上过药,不会有所影响的,乖,别拒绝朕。”

    夏清妍目瞠口呆,“你还可以再无耻一点,夏翊。”虽马车停滞不前,但她中暑晕倒前可没错过周遭守护着的人!

    “如你所愿……”

    她错了,夏翊的无耻程度简直无极限啊,因为他说,“皇妹,那强上朕的感觉应该不错吧,虽然你不一定记得起来,但朕不介意再给你一次机会……”

    他轻挑眉梢,面有鼓励,然那眸色怎么看怎么魅惑人心。

    夏清妍突然眸光一狠,宛如打了一针强心剂,很黄很强大的视着男人,“丫的,老子肖想你好久了,这可是你送上门来的!”呃,最后一句话怎么有点耳熟?

    这到底是谁送上谁的门?

    “嗯,看出来了。”自解了她幽居清微宫的命令,三年后的初次相见,他就从她的眼神中看出迷恋,虽然很不满夏清妍最初看上的是自己这张脸,但不可否认,她时不时压抑着对自己的垂涎,着实取悦了他。

    更何况,谁上谁下,又有什么区别,总归得便宜的还是他,被吃的永远都是她,只有这摸不清状况的臭丫头恍然不知罢了。

    呵呵,她迷糊的时候,真是可呢。

    “很好,呆会好好侍候爷吧。”夏清妍豪气万丈的拍了下夏翊的肩膀,顺带揩了一把油,丫的,真有料。

    夏翊俊脸一抽,这死丫头还真是大言不惭,那是谁哭着求他不要再继续的,他要不要做得她下不来地,好挫挫她的锐气?

    他眉梢一挑,笑容中漾着些许痞意,“那先给朕脱衣服。”

    夏清妍心跳如雷,脱,脱,脱衣服?

    虽然她有了觉悟,知道逃不过,干脆享受好了。

    不是有句话说,生活就像强,jian,与其挣扎反抗,不如好好享受?不过不同的是她早就觊觎他的美色,除了那别扭的关系,她倒不排斥和夏翊欢,

    毕竟她心中的悸动骗得了别人,却骗不过自己。

    大不了,她吃完再逃呗,等会夏翊累得睡着了,她着龙形玉佩再躲到萧兵中去,哈哈。

    “……好,你…你躺好……”夏清妍俏脸通红,素手颤抖着去扯下随意披在夏翊肩上的墨裳,眼睛死死地,她心跳如雷鼓。

    她早就知道夏翊肤色极其白皙,却从未如此仔细打量过……

    夏翊微侧开体,配合着夏清妍脱衣的动作,他凤眸微眯,看着夏清妍那被她动过手脚的小脸染上激动,眸中满是兴味盎然,亦满含期待,眸光一闪,轻撇俊颜,道,“看见这道伤痕了,这可是你当初强上朕时的证据呢,可咬得不轻……”

    两排整齐的牙印在肩上,结着薄薄的红痂,见此,夏清妍面色愈发涨红,夏翊却笑道,“皇妹回忆不起来也无妨,说不定今次一过,你就又全部想起来了。”

    夏清妍刚要甩手丢掉墨裳上的素手一顿,一股没脸见人的羞愧扑天盖地而来,她恨不得钻进马车缝里去,瞄了夏翊还未褪下的裤子,顿时犹豫了。

    夏翊隐忍的难受,但这会他真不急了,“肖想朕如此之久,皇妹就不想将朕真真正正变成你的?”毕竟两人的第一次说到最后还是他在主导,“做为曾经强上过帝王的你,面对一条裤子怎能犹豫不决?皇妹,拿出你的狠劲来。”

    吞了一口口水,夏清妍小手抖了又抖,心口漾复漾。

    她这样是不是不太好呢?虽然自己不是黄花大闺女了,但总归第一次是在被下药的况下,如今她可清醒着,如此大胆未免太有失矜持了,要知道,她曾经也是一朵纯洁的小女子……

    夏翊看着夏清妍堪称龟速的动作,眼角抽了又抽,“皇妹,这两根裤带是铁做的吗?”那么难解?

    “呀,成死结了。”夏清妍惊呼声中藏了那么一点两点的小欣喜。

    ‘嘶拉--’顿成节节碎。

    “继续。”男人沉声命令。

    夏清妍纠结的神经寸寸断裂,“好饿,能不能先让我吃点东西再来?”

    “借口太烂,驳回。”

    “享受男色也是要力气的,皇兄……”

    “想想你垂涎朕的美色如此之久,如今就可得到,你就有力气了。”

    “你以为你是珍馐佳肴?”

    “比之珍馐佳肴更甚。”

    “我可不可先去洗个澡?”

    “无妨,朕清晨有过沐浴。”

    “好哇,原来你早就算准了要吃我,太险了!”

    “乖乖的,取悦了朕,朕心一好就免了你的惩罚……”

    “……”

    少许。

    “可不可以让外头那些人离远点?”虽然已经没什么好瞒的了,但她委实做不到隐的‘开放式’,再隔着马车木板,那声间也是能飘出去的。

    夏翊唇角微勾,“可以。”说罢,他冷沉着声喝退外头守护着的众人远离三丈之远。

    马车外。

    虽武功在四大龙卫里是最低,然听雨却是听得清马车中的对话,待得自家主子要求退后时,不大舒了口气,羞得满面通红之际,惊觉幻云正定定的瞧着自己,呼吸一窒,她只觉得脸要冒烟了。

    “我去查探下萧国使臣的况,马上就回。”听雨揪着衣角,急急要走。

    “别去。”幻云上前捉住她的小手,眸光微暗的看着她,“无需担心,有暗卫随时汇报

重要声明:小说《皇妹,好诱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